拆解《裸浪》:方序中談眠腦專輯設計思路

首張 EP《機體宇宙》至今,時隔六年,另類電子搖滾樂團眠腦終於將首張專輯作品《裸浪》於九月送到樂迷面前,專輯的實體版本也於十月問世。

配合著電子暗湧黑暗與海流般順暢的旋律,實體版的《裸浪》霧面漆黑,用赤裸精簡的配色雕畫上細膩的線條,其特殊油墨印刷出的立體觸感實在難以在螢幕上感受,其真實傳遞著專輯中深刻的情感溫度,更增加了細細品嘗《裸浪》的層次。

專輯背後的幕後功臣包括受金曲、金音獎認可的三位製作人許家維、黃少雍、韓立康,視覺面則由熱愛音樂,設計過三金典禮視覺與諸多專輯作品的設計師方序中操刀,將眠腦的音樂以聽覺之外的感官做出延伸,作為拓展被音樂感動的渠道,獲得在聆聽專輯時更多層次的感受。

這天下午,首度由設計師方序中親自領銜,與眠腦成員們在方序中的究方社工作室中,拆解了這張冷調而情感內斂的《裸浪》實體專輯,樂團也分享了關於內頁私物的的小故事,首次詳盡解說,甚至還有讓樂團也驚呼的小巧思。

如 LIVE 現場演出,實體專輯是一件更大的創作

眠腦主唱顧孟堯因為受到朋友推薦而認識了方序中的作品,認為風格相當適合樂團首張專輯的構想方向,便聯繫上方序中,請他擔任首張專輯的設計師。雙方自開始工作溝通長達二個月,但首次討論便極有默契地對呈現樣貌有了初步共識,也因為信任方序中,便讓其專業全力發揮。

參與許多樂團、發行過多張實體專輯作品的合成器手大慶也說,製作實體專輯就像是共同創作,合作的設計師就像是另一位團員,你必須信任對方,實體專輯就像是一起完成一件更巨大的作品,貼近所謂「作品」應該呈現的樣子。

以前曾在唱片行工作過的方序中做過不少專輯裝幀設計,他自己相當喜歡能看到更多層次的實體專輯,藉由更多的感官增強對音樂的連結;亮面的質感是流行俐落,手作感則是具有特別溫度⋯⋯他說,就算習慣改變,打開唱片的儀式性至今也無法被按下撥放鍵取代,手握著專輯與看著螢幕上的高清主視覺相當不同,甚至每一種打開專輯包裝的步驟、取出歌詞本的方式,可能都巧妙地傳遞歌曲的弦外之音與創作人想說的悄悄話。

回想當初與眠腦見面,團員總有共同默契地穿一身黑,方序中本以為是一群冷酷難以相處的憤青,他坦言一開始對眠腦的音樂想像是較封閉的,猶如深鎖在黑色框框的世界中;但後來看了 MV、官方正式的宣傳照、完整聽完專輯後,他才發覺眠腦是超出黑色的想像,逐漸認識這群對世界抱持情感,又有一顆真誠躁動心臟的音樂阿宅。

儘管《裸浪》歌詞壓抑,但象徵海洋與聲波交互結合的概念,透視人心又充滿人性,溝通後全盤托出,才感受到眠腦是一直往外衝、向外擴展的,這也讓後續的設計思路作出調整。

從黑色方塊裏認識眠腦,看見《裸浪》

打開矽塑包裝,映入眼簾的消光黑上浮現四位團員側臉,《裸浪》這次並沒有採用漂亮的宣傳照或主視覺,而是挑戰如何讓眠腦在黑色的方塊中誕生,在黑色中自在存在著。相較於往常專輯包裝常見的亮面材質,略帶磨砂漆面質地反倒更適合,這份粗糙的手感就像是歌詞中冷冽而真摯的詞句,正恰如其分地描述著難以下嚥的現實。

這次以夜光混墨印刷,是方序中花了最多心力測試的項目。原定專輯上夜光混墨本來是由藍與綠組成,但實際拿到輸出打樣時,才發現藍綠夜光色相太接近效果不佳,試了幾款顏色組合卻在一般日光下不盡人意,最後才決定改用較為衝突的橘紅與綠,反倒營造出眠腦略帶悶騷的衝突特質。

專輯自封面到內裏也具有因果關係。黑底背景花紋設計自隨機、失真雜訊逐漸限縮至邏輯、程式化為幾何圖形,正如腦部神經元處理電子訊號、至大腦活動成為碎片訊息、神經網絡化為人體可以解讀的資訊;最後留下於封底的眠腦團徽看似漂浮,在夜光下卻如鑲嵌一般嵌入掌中,《裸浪》如自傳般作為眠腦首張大碟,重要程度可見一斑。

打開專輯後,接著右邊映入眼簾的是代表四位團員音樂能量的抽象形狀,並對應封面印製的團員名字;也因為「眠腦」團名,專輯展開後左右側內頁設計為人眼圖樣,自然光下白色睫毛位置下垂,看似靜靜闔上如同沉睡,但夜晚降臨,這張專輯便會睜開雙眼,就像是睡眠時腦部仍在運作一般。

而深藏在四位團員名字夾層下的歌本,採用了人類心電圖做書封,讓人想起專輯中律動感十足、與心律同速的類電子 beats,和緩緩流瀉的歌曲旋律,此番安旁讓人感覺創作就好似四個團員共享眠腦的心臟,並由此掏出,分享心中的節奏獻世。

光碟上的噴墨印刷也相當講究,方序中特地挑選不易清楚辨認的黑色,以浮雕的方式製作文字,低調藏著所有的資訊,雖然需要靠反光才能看清楚,但印刷表現銳利分明。

方序中解釋,這就是實體專輯可以拿在手中獨特的感受方式。他希望蒐藏這張專輯的人,可以嘗試很多種「閱讀」方法,所以儘管實體專輯的視覺與螢幕上的數位視覺有差異,但這也成為了實體存在的必要理由。

歌本內頁,眠腦全員帶著代表自己的私物,讓方序中一一掃攝,將各自的故事如自畫像般載於黑色背景上:

亮亮:「以前壞情緒無法釋放的時候會傷害自己,而剪刀也代表我個性難接近人,我怕被他人拋棄或拒絕。所以我很習慣自己先把與他人的關係剪短,所以放剪刀。」
孟堯:「《裸浪》是我們第一張專輯,有些歌的年代很久遠,所以算連貫地說著眠腦的故事,比較像是目前的作品集。所以我選了代表我音樂生涯啟發的物品:我爸送我的 CD Player。從小學畢業一直到大學我都用它聽,本來以為很耐操,結果拍照那時拿出來試還真的壞掉了…這是我一直聽音樂的工具。」
大慶:「我比較複雜,感覺沒有一件東西能正確表達自己,左邊的三塊珊瑚是我離開台北幫朋友演出時留的。那是我人生最焦慮的時刻,我在恆春待了五天,那邊跟都市的生活完全不同…當時每天身體都很放鬆,而且我很難得喜歡戶外、大陽光。這是在核三廠外面撿的。」
阿搞:「這是一張朋友為我打氣的卡片。我彈吉他、玩音樂,每當看到這張卡片我會告訴自己這條路要堅持下去。這位朋友已經不在了,我一直把卡片放在工作桌上的櫃子,時常就會看到它,就會提醒我要堅持練琴、創作,堅持我選擇的東西。」

方序中自豪地說,這次印刷僅用單一銀色發色,粒子層次細膩豐富讓他也相當滿意。不同物體質感與編號、圖案,而歌詞頁面同樣是由印表機列印出歌詞後再進行掃攝的產物。透過調整銳利度與對比,油墨呈現紙張漸層效果奇佳,充滿皺褶的紙張漸層分明,與用於其他版位的透明塑膠袋質感呈現也相當不同。

設計漂亮不難,設計契合才是挑戰

方序中說自己不喜歡提案,提案是設計師給方向讓客戶挑;他喜歡聊天,透過試探與深入每個成員的想法、專輯背後的概念,在討論的時候就可以對焦心中的想像,從大方向去精緻化或實體化。他說自己的設計其實一直是在做整理,經手操刀的專輯都是從音樂人自身出發,主角是這些創作者,所有的呈現都應該圍繞著主角,而不是給予一副巧奪天工的精美外皮,讓他選一副順眼的穿上。

回顧這次製作掃攝、合作,樂團也覺得相當有趣。過去方序中曾以愛貓實驗、掃描貓掌肉球為藍本,這次加以改良,在掃攝私人物品時請團員們分享選擇物件的理由與背景,讓視覺自構圖開始就能呈現團員不同的個人特色,並在圖面上搭配團員自己的手,讓實體專輯成為自我的延伸,分享音樂之外還能分享他們的音樂與自身的連結。

掃描的獨特的光線粒子感非常特別,每個細小的部位都非常明顯,距離掃描器越近的毛孔與缺陷、皺紋與生理特徵都難隱藏,其他遠離的部位則逐漸隱藏在黑暗中,讓掃描部位不只是拼貼在黑暗的背景上,而是讓人感到如自黑暗中茁壯、生長出來。

掃攝亦是超寫真,相較之下攝影就是浪漫的存在,帶著一種獨特的醫學感,冷酷地反映當下,過度的詮釋現實,呼應著專輯內作品如第三人般寫下的冷眼觀察。

《裸浪》專輯靈感來自如同聲音波形的「海浪」符號,波形不僅是合成聲響裡的基礎核心,更與海洋有了直接連結;在專輯中的音樂,眠腦除了玩著原本熟悉的電子樂,更試著融合啟蒙他們的搖滾樂。

掃描的發光感應儀如海浪般在檯面上來回擺動,沖刷新的海岸線,輸出的光波更有著波粒二象性,《裸浪》的實體納入了波型與粒子作為呈現元素,姑且不論是事先設計或是後設巧合,在此都不可否認夾雜著電子與搖滾二像的眠腦與設計師方序中,將一張細膩的作品呈現在我們手中。

攝影/張語軒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