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嘻地2.0】參劈:OG不能只是一個地位,必須要付出,也必須跟上時代

2000 年,林老師是台大嘻研社的創立者之一,因此在這認識到老莫與小個,後來於 2002 年組成了參劈。2008 年,發行首張專輯《押韻的開始》,成為「學院派」饒舌的濫觴。近年,林老師與老莫都在學校任教,各自忙碌的成員,即將在台北 Legacy 所舉辦的「大嘻地2.0」登場。

演出前夕,三人難得聚在一塊,分享一些這些年來看到的變化。

問:先說一下,身為 OG 的心境,怎麼看過去與現在的饒舌場景呢?

小個:年紀比較大的人就叫 OG 啊,對我來說就這樣而已。

老莫:其實就是,一個是年紀,一個是資歷。我們可能就是比較早出來、剛好卡了一個位置,這好像是大家會拿來討論的事情,如一個品牌迷思,OG 就特別厲害,其實也不是這樣,你還是要拿作品或是實力來證明。

林老師:OG 也有經驗傳承的責任與義務,例如知識的傳播,這是如果我們真的算 OG 的話,我們能夠發揮的場域。但如果說音樂製作,那種就不敢當了。

問:那當 OG 的壞處是?

老莫:當然很多時候是百口莫辯。我舉我的例子好了,像是〈Boom Bap With Conscious〉就會被人家吐槽。因為我找了很多人來入鏡,那就會有人說「原來人脈就可以救嘻哈?」或是說「我覺得這樣根本不行,唱這麼老的東西」。可是我心裡就會想,那我就是這麼老,怎麼辦呢?當然,我也是有計畫說,嘗試新的風格,並不排斥這件事情,但對我來說,現在的時間很有限,不是全職的音樂人,所以很難去滿足每一個人的期望,我只能按照步調把事情做好。

小個:不管是不是 OG,每一種類型的人都很討厭被定型;年輕人也會說,那我就是 youngblood 嗎?也有人剛出來就唱很 old school 的東西。OG 只是一個標籤,不清楚你是什麼人的話,有個標籤會比較好辨認。

林老師:我真的意識到,自己有一點像是個 OG 的是,去年在清華大學開始上一門關於嘻哈的課。OG 不能只是一個地位,你必須要付出,你也必須跟得上時代,必須要盡一份責任。

問:怎麼看待這些年來的場景變化?

老莫:比方說,我上個禮拜上了大學社課,問了對我們來說,一個超級基礎的問題「嘻哈是從哪裡來的?」然後,有人跟我回答亞特蘭大。我就沒有辦法回答,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簡單不過的問題。後來我就仔細的想,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講,他們面對的問題其實不是找不到資訊,是他們資訊太多了,沒有辦法去辨識說,到底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我就會有一個責任感,應該把我知道的事情,盡可能去分享給他們。

林老師:我自己那堂課有發一個問卷,問大家的嘻哈是從誰開始聽、最近在聽的人是誰。大概百分之八十以上,不是《中國有嘻哈》就是台灣自己的饒舌歌手,跟我們那時候完全不一樣,最早都是聽國外的饒舌。

小個:時代的關係吧?我們那時候沒什麼中文的饒舌可以聽,有時候會想像,如果我們現在是這個年紀,我會想去聽我們那時候聽的東西嗎?

老莫:不一定。因為中文的選擇已經很多了,沒有非得要去聽國外的了。

林老師:湖人隊之前要捧的 Lonzo Ball,他不是說,他現在也沒有在聽 Nas,每天都在聽 Future。美國那邊也是一樣的狀況。

老莫:另外一方面,現在又是社群網路時代,一定要語出驚人才能吸引到目光,很多人就會想要發表很誇張的言論。

問:那你們會建議大家回去聽一些 80、90 年代的東西嗎?

林老師:譬如說,我有一週專門在講 Trap,如果你要談 Trap,一定要從美國南岸的音樂開始談起,談南岸的音樂一定要從 Outkast 開始談起,也不是說這個東西一定要聽,但就是一種選項。當然他們完全不知道,可是後來有很多人跟我講說,其實很好聽。因為他們沒有機會接觸,現在太多東西要聽了。

小個:我沒有學生,店裡的年輕人平常會聽周杰倫、周湯豪,也會聽《中國有嘻哈》,頑童是 all the time,那都很好。但是,當我們分享別的音樂,他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會更直接地覺得好或不好,沒有立場跟想法的時候,感受其實最直接。

林老師:坦白說,以前東西的深度與複雜性真的蠻多。譬如說,我有一周專門在談 Nas 的《Illmatic》,這跟他在皇后區充滿犯罪的生長環境有關,社會、文化議題都可以跟著談。雖然,你要在現在找這樣的作品,相信也是可以。但就像是讀書一樣,你也會去讀過去的經典,也是一樣的道理,絕對不是貴古賤今。

老莫:Project W 最近不是發了個 EP 嗎?裡面有一首歌叫〈可樂星球〉跟 Karencici 合作,風格很新就是那種跳舞的歌。可是我一看到歌名就笑出來了,因為我知道他在講什麼,但對於現在年輕人來說,不會知道那是什麼,不會知道羅百吉以前有做過嘻哈,可是對我們那時候來說,〈Friday night〉根本是神曲,那時候根本就沒有中文嘻哈可以聽,像這樣的東西就會超級屌,這就有點像是內行人才會知道的事情。

問:當年,首張專輯《押韻的開始》的發表選在河岸留言,那時候還有在哪些地方演出過?哪些地方可以看到嘻哈演出呢?

林老師:那時候超多有的沒的地方,至少在復興南路上面唱過三、四個夜店。

小個:盡量都生存在一些夜店的縫隙,可能有跳舞的表演、派對。

老莫:需要一點饒舌串場就去唱一下,那時候的嘻哈環境是以舞者為核心,饒舌歌手算是一個點綴。

林老師:現在是不是已經沒有像我們那時候 DJ 輪番上陣放歌的嘻哈派對?

小個:可能就是節拍廣場。

問:那以前都是給舞者的派對比較多嗎?

林老師:沒有,四大元素通通都會有。

小個:大部分是 DJ 檯圍著的人比舞池還多。

林老師:如果 DJ 放的那首歌,接歌很有巧思的話,下面是會暴動只是因為他放了很有意思的歌。

問:那時候有辦法常看到饒舌歌手的專場嗎?

小個:專場一定沒有。

林老師:對,這也是我覺得差很多的地方,現在的饒舌表演,八點開始就是八點準時開始。我們以前如果晚上有一個饒舌表演的話,大概八點就開始放歌,饒舌歌手真的登場大概是午夜十二點的事情。那些表演即使是饒舌團體,我們興奮的感覺是在那之前,包括從 DJ 開始放歌,整個舞廳的氣氛就層層疊上去。

問:所謂「嘻哈四大元素」就逐漸聚焦在饒舌歌手上了?

老莫:美國也是一樣,以內需來講,真正紅的也是 in the moment 的這些歌手,Snoop Dogg 可能還算活躍,比方說像 Wu-Tang Clan 這種大家都認識他們,但事實上在美國的演出機會沒有那麼多,對於海外來講的話,可能就會去賣我們這樣的歌迷。所以變成他們的 OG 都在往海外跑。

小個:我的夢想都是跟樂手,音樂是人再演繹出來的,感覺比較有機。

問:最後,怎麼看待近年的嘻哈演出空間?

老莫:我覺得像 Pipe 的話還蠻棒的,位置其實跟住戶有一段距離,再怎麼吵也不會被臨檢或中斷演出,再來就是格局還蠻方正,大小也適中,可能兩百多個人就把場子完全塞爆。Legacy 就像是一個指標吧?你可以完售 Legacy,那你就是一個咖。

Legacy Presents【大嘻地2.0】:O天哪G然是他們!

▎演出日期:10/30(三)

▎演出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演出票價: 我住巷子內(預售票):500元 推坑好朋友(四人套票):1600元 現場來得及(現場票):650元 *每張門票皆附一杯飲料

▎網路購票:https://lihi1.com/EzSEm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記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Apple Music 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