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4・吹專訪

可不可以再多認識他一點點就好?那首神曲之外的巴大雄

2022 年 9 月,一支名為〈可不可以放進去一下下就好〉的 MV 在網路爆紅,短短三天流量便超過一百萬。原式卡拉 ok 曲風、山地歌卡帶封面、裝扮如「朵拉」的歌手、片尾驚喜參演的 A-Lin(化名為 POLIN 康,亦即台東名產藥酒『補力康』),以及用治療痛風藥物「秋水仙」取名的詞曲作者⋯⋯等,奔放的俗元素讓這首歌被封為今年第一首台製神曲。

演唱、表演這首歌的歌手叫做巴大雄,是來自花蓮瑞穗的阿美族歌手。除了〈可不可以放進去一下下就好〉,他也在今年透過「東南美娛樂」發行了兩首歌,題材皆從原民勞動階級的生命經驗出發——〈三個爸爸〉用孩子的視角,詼諧描述家庭狀況的突變,看似是媽媽換了很多男友,又何嘗不是爸爸們有自己的狀況;拉丁 EDM 舞曲〈那位太太〉,則搭擋火辣的原民嬌娃向有夫之婦告白,隱晦描述老公總是不在家的狀態。

後者與〈可不可以放進去一下下就好〉雷同,尺度拿捏在禁忌邊緣,一如 MV 介紹曖昧閃避「跟騷」指控:「看似下流的歌名其實更多的是對愛情渴望的吶喊,異於世俗的情歌,撇開男歡女愛、拋棄撕心裂肺,〈可不可以放進去一下下就好〉更多是描述了一位男子不小心愛上有夫之婦的哀切。」

巴大雄單曲〈那位太太〉,風格向山地歌卡帶封面致敬。(取自巴大雄臉書粉絲專頁)

相對於網路上許多人因為這首歌才第一次認識他,巴大雄之於原民社群並非陌生的存在,在東南美娛樂的 YouTube 頻道上,他便與桑布伊、Matzka 合拍趣味短片,兩個月前,阿爆也曾於社群上轉貼〈那位太太〉的 MV,甚至引薦巴大雄給百靈果 podcast 專訪,隨主持人到卡米地俱樂部表演。

透過視訊接受 Blow 訪問的巴大雄,「盛裝」成〈可不可以放進去一下下就好〉MV 中的「朵拉」造型,出現在鏡頭另一邊,他笑說如果不這樣穿,記者可能就會認不出來了。在新歌爆紅的那天,他還在工地上班沒發現,下班之後看到大量的評論與訊息,一整晚都睡不著。

與表演時的戲劇性相反,今年 47 歲的巴大雄自認性格害羞,當兵退伍後才比較能跟人聊天。小時候會表演,是爸爸媽媽去婚宴場說,小孩子上台「搖一搖」就可以領紅包;年近 30 歲參加很多工地舉辦的卡拉 ok 比賽,「不小心」拿到第四名後,被朋友稱讚能唱,才比較認真地學唱歌、彈吉他。

巴大雄〈可不可以進去一下下就好〉MV 側拍花絮照。(取自巴大雄臉書粉絲專頁)

事實上在成為「巴大雄」之前,他早已組過團齡超過十五年的巴紮溜樂團。

2006 年,巴大雄在淡水的卡拉 ok 唱鄧麗君、張學友、陶喆,共鳴渾厚被團員挖去當主唱:「就被說這個人唱歌怎麼有一點老氣,又有一點 R&B 的感覺。」成團後續幾年,台灣出現許多的音樂比賽與電視選秀,巴紮溜不僅擠進海洋音樂祭前十強,也上過張小燕、黃子佼主持的達人選秀節目《百萬大明星》,闖進前八強。在其中一次競賽橋段,他們把鄧麗君〈我只在乎你〉改編成雷鬼樂:「那首歌算是一首啟蒙,因為小時候媽媽常哼,還有賣菜車經過會播,每天就聽到那首歌。」

關於團名「巴紮溜」,在阿美族語中是「借」的意思,呼應團員的工作時間不穩定,所以他們經常要到處「借」樂手來支援。這些年來除了吉他手跟鼓手較固定,其他來來去去的也有十幾位。他笑著回憶:「Matzka 也當過我的吉他手,當時他還要蒙面,因為已經有簽小小的合約了。」

巴紮溜樂團表演過的場合非常多元,從卡拉 ok 到婚宴場都接,甚至唱過抗議現場。為了省錢,他們多半會去接教會的表演,除了能免費用教會的音響設備練團,還能透過教會觀眾打廣告接案。「人家聽到我們的音樂呀,知道我們有樂團,就會介紹我們去中秋晚會、他們的尾牙呀。」他開玩笑說,早期自己吉他彈不好,也曾拿洗衣板手工製作成節奏樂器:「媽媽就說奇怪,怎麼沒有看到洗衣板呢?」

從那時候開始,他就常常將生活中的小故事、時事寫成詼諧的歌,譬如在工地做工,去便利商店被泰國移工誤認成泰國人,就寫了一首〈我不是來自泰國〉,因為喜歡跟朋友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就寫〈聚會的認識〉,和一些想交女朋友的朋友聊天後寫〈給妳我的愛〉

這些歌,不只在原民社群間走紅,也透過網路被認識與翻唱。2011 年,在綜藝節目《大學生了沒》的「大學盃不負責諧星大賽」單元裡,兩名大學生就曾搞笑模仿巴紮溜唱〈我不是來自泰國〉,卻因為沒有事先取得授權,引起樂團抗議和媒體報導。

妙的是,2017 年,巴紮溜的另一首代表作〈原住民很忙〉,因為一組文化藝術舞團拿去比賽走紅,卻也同樣沒取得授權,在和花蓮縣政府提出抗議後,塞翁失馬地讓〈原住民很忙〉被選為當年的豐年祭大會舞主題曲。巴大雄說,寫〈原住民很忙〉時他過得很低潮,樂團沒有表演機會,只能接了各式各樣的臨時工、剪剪花草,常常聽鋤草機的音律,便拿來和母語歌詞結合在一起,「其實我的念頭是來自(鄧麗君唱過的)〈採檳榔〉,『樹上結檳榔』(唱)那種感覺。」

從 30 歲唱到 40 多歲,巴紮溜樂團從沒正式簽約出道,有經紀公司幫忙接商演。成團至今十五年,儘管很少表演但他們並未想過解散。「這個團算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雖然樂團發展很坎坷,團員現在要團聚也很難,但私下生活都會彼此扶持,「這裡有工作你來幫我一下,那裡有工作你來幫我一下,就互相嘛。」

樂團之外,巴大雄自己的真實人生則斜槓於工地、捕魚與各種臨時工之間,甚至一度到原民台主持選秀節目過。在 TikTok 上,你可以窺見他的日常,本是工作之餘不忘舞蹈、歌唱、表演。那些把鐵板當衝浪板,把保力達化成手榴彈,把工地焊接聲戲劇化成戰爭的短片,搭著〈男人一生就為了家〉、〈用力活著〉等抖音歌曲,皆是一位原民勞動階級的生活切片。

2015 年初,巴大雄曾隨 A-Lin 一起在《我是歌手3》演唱〈老人飲酒歌〉及〈一想到你呀〉組曲,是他少數不同於自嘲、搞笑的表演紀錄。回想起那趟旅程,他頻頻說很好玩,似乎「好玩」就是他生活的旨趣,就像工地天氣熱,總要玩一下紓壓,讓大家開開心心,唱歌當然也不例外:「做音樂很快樂,這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天都在生活,每天都在變,(生活)又不是一成不變的事情。工作會有壓力就把它加一點進去(音樂裡),快樂跟痛苦,不用讓大家想太多,好好生活,好好吃飯。」

巴大雄在過去的打扮經常是原民圖騰的風格加上一頂帽子。(取自巴大雄臉書粉絲專頁)

2022 年透過朋友介紹,巴大雄以個人身份加入「東南美娛樂」。他說,目前的作品其實自己只參與了一點點,歌是秋水仙寫的、編的,錄音都在秋水仙家裡;MV 也是導演想好故事,他就配合演出。如今 47 歲要學著用 TikTok,新科技搞得頭腦挺爆炸。關於族語歌,他有想做、跟公司提議過。「母語的方面,還是會想放進去。」他頓了一下,又加重腔調說了一次:「嗯對,還是要放。進。去。」

面對神曲爆紅的高光時刻,他仍覺得很虛幻,已經幾天沒去工地上班了,知道同事都在討論,仍不忘自嘲:「工地已經在瘋傳了,以後回去工作要小心一點,不要偷瞄人家曬衣服。」

訪問至此,我已不覺得要探討〈可不可以放進去一下下就好〉是經過多少設計與安排,才抵達了那個爆紅的結果,或者這首歌好不好聽、會不會觸怒到誰的道德底線。歸根結底,它本是巴大雄想帶給聽眾與自己,一點苦悶生活的調劑;在那幾支 MV 裡,他用造型和音樂自嘲最多的其實是自己。這份散播歡樂的純心,源自他真實的勞動生活裡,不容誰龜縮在螢幕前隔空分析。如果你硬是想知道答案,我也只能複製貼上,我問他捕魚用的八卦網怎麼撒時,他回我的那一句:「就這樣撒啊,下次你有空來找我,我教你。」



avatar

作者 / 阿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