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珊妮專場憶金曲得獎夜:那是我目前為止的人生中,得到最多噓聲的一個夜晚

甫發行新專輯《Juvenile A》的陳珊妮於週六(10/12)的台北 Legacy 舉辦「404 (not found)」專場演出,並邀請專輯合作音樂人鍾玉鳳、許正泰與呂士軒擔任嘉賓。專場曲目結合經典舊作與代表新曲,加上精細設計的視覺編排,呈現出她的當代反烏托邦科幻世界;幾段 VCR 也透過文字念白,帶領觀眾思考現實並喊話,即使遭受懷疑,也要展現出自己的勇氣與信心去對抗它。

(取自陳珊妮官方臉書,攝影:巫虹)

「404 (not found)」專場以〈女王〉開場,布幕微開,陳珊妮置中配以《Juvenile A》專輯封面的科幻都市登場。動漫腐文化佐以「女王」二字,盛氣凌人;接續〈蘋果花〉與〈載我回家〉,搖滾、陰柔、動漫、暗黑、迷媚,給了樂迷們一個十足「陳珊妮」的 opening。沒想到〈不要不要〉副歌又仿效魏如萱的嗲音,從女王變少女,接續談論美肌修圖的〈恐怖谷〉實在恰好。

專場首先登台的嘉賓是琵琶手鍾玉鳳。去年因為金音獎評審工作,讓陳珊妮認識了這位厲害的最佳樂手獎得主;合作曲〈玉女穿梭〉名稱取自太極拳法招式,當晚投影便出現美人打拳的畫面。演出前,陳珊妮說為了保持神秘的俠氣,不能讓鍾玉鳳拿麥克風說話,只能用琵琶回應她的提問。當她問起鍾玉鳳,會不會怕她搞砸了自己的琵琶演出,只見鍾玉鳳煞氣奏起〈玉女穿梭〉的前奏,毫不遲疑地迷倒眾生。

(取自陳珊妮官方臉書,攝影:巫虹)

陳珊妮難得開專場,這晚的觀眾情緒特別激昂,曲目間不斷驚叫,讓「暗黑系」的她也感到受寵若驚。在唱〈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與〈灼人秘密〉前,得特別提醒大家這是安靜的歌,需要靜下心來。

隨著燈趨柔和,〈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投影一顆光點如彗星往返,在曲末劃出無限符號「∞」,極簡畫面如人生最核心的提問。她唱「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對與錯的總和」,也在〈灼人秘密〉中唱「重要的事比不重要的事重要對吧」,並特別感謝金馬獎讓這首歌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

「404 (not found)」專場的總體資訊量十分龐大,藏滿了她對當代社會的提問與期許,在〈灼人秘密〉之後,她以 VCR 說到:「當多數正在否定你 當生活給予你重擊/請你相信 知識就是力量」,並隨著哲學家尼采的名言「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再次出場、與饒舌歌手呂士軒一起演繹〈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

(取自陳珊妮官方臉書,攝影:巫虹)

呂士軒在當天稍早參加婚禮,特地別著婚禮的花針趕來現場。在台上,他和珊妮手比數字三和四,搞笑自介兩人組合叫「不三不四」,隨後感性地說,自己對台北越來越熟悉,對人卻越來越生疏,在心境轉變很大的今年,他很高興能認識珊妮這位好朋友,並寫出這一首自己很愛的歌:「我很感謝你讓我重新感受那些,生活細小的美好,然後我也很感謝你,讓我發現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陳珊妮一聽便答:「你本來就是啊,大家用掌聲告訴他。」

送走呂士軒後,她笑說下一首〈低調人生〉也很「饒舌」,演出氣氛也從溫馨再次回歸科技諷喻的冷豔基調。《Juvenile A》中貼合專輯概念的重要單曲〈35〉,如禁忌、封鎖的豔紅雷射搭配監控影像,可說是當晚最精彩的畫面之一;〈戰神卡爾迪亞〉搭上網路留言的彈幕,呼應歌曲談論網路匿名者,最後總要面對登出虛擬論壇的時候。

(取自陳珊妮官方臉書,攝影:巫虹)

演出步入最高潮,新一段 VCR 中她以銳利的文句去提問:「生氣的年輕人啊!讓我們至少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生氣?」在一長串冷靜也癲狂的反思最末,她總結出下一位嘉賓是時候登台了:「於是我們會需要一種儀式,從狂喜和與世無爭中抽離出來,他們說那是傷心欲絕——許正泰。」

身高極高的許正泰出場時隨意漫步,配上〈你要去哪裡〉歌詞特別幽默,曲畢還在台上故意「不特別提到」11 月傷心欲絕在 Legacy 的專場演出。演唱會隨著搖滾主唱許正泰的出現,步入搖滾段落,陳珊妮唱起經典曲〈呻吟〉與〈尼可拉斯〉,好似呼應著〈他是末日預言中的宇宙碎片〉那句「躺在搖滾樂無止境的尾奏裡」。最後大合唱〈Oh〉和上一張專輯的〈空廢〉則構成對厭世代的觀察組曲,終以〈口口口口口//亂碼〉作為收場。

(取自陳珊妮官方臉書,攝影:巫虹)

安可曲前,她按照慣例準備了一段描述近日生活的 VCR,提到自己最近因為忙碌中常用以充飢的便利商店食品,以及難忘的歌曲、《阿基拉》中精彩片段、最近交到的年輕好朋友、接金音獎與金曲獎評審團主席的心境⋯⋯VCR 最後回憶,2005 年金曲獎,她以《後來我們都哭了》成為史上第一位獲得「最佳專輯製作人獎」的女性音樂人,並在典禮尾聲得到最大獎「最佳國語演唱專輯」。

本是快樂的事情,VCR 中的聲音卻話鋒一轉:「你們知道嗎?那是我目前為止的人生中,得到最多噓聲的一個夜晚,那個感覺不難受,但是很難忘。當經年累月的鍛鍊成為一部作品,當有些人願意給予肯定,我覺得這樣可能還不夠,我還想努力讓時代走得更快一點,讓更多美好的音樂得到他們應得的掌聲。」她說,這次演出依然當最後一次在做,依然有一句話要送給大家:「Prove them wrong。別人覺得不可能,不相信的事,不代表你做不到,希望大家都從懷疑中思考,證明他們是錯的。如果你相信自己,時間會給予你想要的答案。還好今晚有你們,我是陳珊妮。」

安可〈紅眼睛〉接〈你煩惱些什麼呢? 親愛的〉,末段夏宇的詩,這回換成詩人 el 的〈別人的〉繼續鼓舞眾人。科技冰冷,慣習奴役,但人心並不會輕易凍結、原地就範。「404 (not found)」的台北專場或許是陳珊妮擁抱這世界,最最溫暖的一次演出;一如呂士軒所言,她確實讓麻木的我們能重新注意那些微小的美好。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