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嬉皮饒舌明星歌廳秀(1):我們是「佛系嬉皮饒恕歌手」

採訪、文字:女神殿

金音獎的精神是自由與原創,不同領域的創作與觀點往往也是音樂創作者汲取靈感的來源。金音十年,我們邀請跨領域的創作者擔任訪者,以他們的觀點擴充音樂類型想像的空間,並在互動式訪談裡,體現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在對談裡相互啟發的一瞬。

現在時間是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星期天下午兩點半,女神殿(以下簡稱「女」)邀請到涵養使人驚蟄的地下嘻哈天團黃嬉皮,三位成員——紅粉鍊人(以下簡稱「粉」)、忐忑集(以下簡稱「忐」)、益生菌(以下簡稱「益」)今天全體到齊,特地從台中北上,只為了接受本次專訪。我們重回黃嬉皮經典演出之一的 PAR Store 開幕派對現場,開始吧!

Q1. 這題很瞎我知道,但我一定要問……為什麼團名要叫「黃嬉皮」?為什麼不是「黃嘻哈」或「黃饒舌」?

益:很多人把我們的「嬉」打成嘻哈的「嘻」,謬誤。

忐:首先,我們不是「嘻哈」,是「嬉皮」,我們不是「饒舌」,是「饒恕」。

粉:我有個黃嬉皮的想法,LA 有個團叫黑嬉皮(Black Hippy),Kendrick Lamar、ScHoolboy Q、Ab-Soul 和 Jay Rock,都是饒舌英雄。他們現在做很大,但早期在黑街真的是相對以一種嬉皮的心態去豁。我們高中畢業後,重新聚首,益生菌把我們加到 LINE 群組,群組名稱就叫「黃嬉皮」。

忐:我們是 LINE 群組起家的,呵哈。主要是益生菌先逼我們饒舌。

粉:那時候要辦派對,益生菌說有派對就要有饒舌歌,於是〈YUP15〉(黃嬉皮第一首公開作品)出現。

益:回家立馬錄音,在我家和室裡 MAC 前,以枕頭為吸音棉。

粉:想記錄當下的真實。我們坐在便利商店前寫〈YUP15〉,寫完就去益生菌家錄音。

忐:那根本不叫錄音,那叫對著電腦試著講話,完全不知道饒舌是什麼東西。最後益生菌就偷偷把它存起來,這就是〈YUP15〉的起源。

Q2. 你們怎麼認識的?在什麼樣的契機下成立黃嬉皮?

女:無形中就進入第二題了喔~你們到底怎麼認識的?

忐:我們都是讀同個國中,打拳認識的。

粉:我們當時沈迷於武術會館,以武會友,忐忑集在學校還會飛踢別人。後來很久沒聯絡,高中快畢業才浮出台面,中間這段時間我們各自修行。

忐:以前家裡沒網路沒電視,資訊封閉到我以為全世界只有三個歌手,周杰倫、張惠妹、童安格。紅粉鍊人在圖書館就逼我聽 Slick Rick,一直在那裡「You a pirate? Why you got that eyepatch on for?」

Q3. 紅粉鍊人(PinkChain)、忐忑集(TenderG)、益生菌(St.G),藝名是傳達饒舌歌手風格相當重要的宣示,能否分享藝名由來?

忐:我媽很喜歡龍應台,從小逼我讀《野火集》……後來終於在人生中接觸 IG,覺得自己的詩要有文體,就是「忐忑集」。

女:原來忐忑集起源是詩集,記錄「忐忑」的「集」。

忐:忐忑集這名字就是先取下來,用一生去體會。

粉:Tender,甜的,又是 G (Gangsta),矛盾的存在。「PiNkChAiN」是因為我叫賴品丞。忐忑集以前提過,我都說那種曬衣服的粉紅色的鍊子,可以拿來當 Hip-Hop gear,乾脆就叫「Pink Chain」好了。「PiNkChAiN」翻成中文就是「紅粉鍊人」。

女:刻意不叫「粉紅鍊人」?

粉:講「紅粉」比較詩情畫意,「紅粉鍊人」取中間兩個字就是「粉鍊」。之前參加遊牧影展還被叫紅粉「諫」人。(粉鍊主演的單人作品 MV「一直都放在我房間」入圍台灣 MV 競賽單元,AUSH(阿許)為導演)

益:「St.G」的「Saint」是很多宗教人物的 title,「G」我想說「I’m A G (Gangsta)」,剛好是名字聖鈞的諧音,「益生菌」也是諧音。藝名就是一個身份,一個人在不同階段可以扮演很多角色。

粉:TenderG、St.G,一甜一鹹,黃嬉雙味雞。

Q4. 假如黃嬉皮是一座身體,你們分別是什麼器官?

女:這題比較一般的問法是「誰是老大?誰是核心?誰比較安靜……」,換個具象的方式問。

益:本來想說我們都是細胞。

粉:我當然是血液囉~激素與血液。

忐:我一定是眼睛,我的眼睛已經很老,明察秋毫,察言觀色。

益:還是覺得是細胞,抽象的知覺,細胞可以再分裂,成為一個器官。

Q5. 第一次發現自己有饒舌能力是什麼時候?一開始有沒有特別去模仿誰?誰是你們的饒舌英雄?

忐:都是表達的能力,也不知道為什麼選擇饒舌。

粉:因為我們只會饒舌。

忐:一開始是因為我話太多了,饒舌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字,一首歌就可以表達足夠的思想。過越久文字會越精煉,歌就會變少。

粉:以前我跟忐忑集都覺得一定要講夠清楚,別人才有辦法懂,就一直講一直講,詞寫超爛。我從小就很愛饒舌,聽周杰倫喜歡饒舌的部分,特愛〈四面楚歌〉或〈逆鱗〉的 flow,很鬆的抒情我都跳過。直到益生菌找我們寫歌,才發現自己真的可以寫歌。

益:啟蒙的關鍵是 B.C.W 的〈慾望航空〉(三人高頻尖笑)……那時候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想要 hit some flow。

粉:因為那是來自直覺。

忐:細胞中的蠢動。

Q6. 寫歌過程先有 beat 還是先有詞?說話有 curve,饒舌有 flow,怎麼養出自己的 flow?

益:這個問題還蠻有 flow 的。之前是有 beat 就唱,有 beat 就 kill。我的 flow 就是力求舒適。

粉:我現在覺得一定要有音樂,詞才能搭上去,不講話跟講話的時候都是你的氛圍。我跟忐忑集以前都是狂寫詞,我們有首歌叫《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可以硬套在各種 beat。

忐:我的 flow 是把腦中想到的,任何跟別人有關的都去掉,或者是我想到的東西,故意做一個相反的。

粉:忐忑集的 flow 就像達利的畫,再怪很多。

忐:音色的部分,我的聲音本身就是高頻。

益:粉鍊是低頻。

粉:我的聲音就是隨便ㄍㄧㄥ。

益:我的聲音就是處在有變聲跟沒有變聲中間。

女:有沒有不准許別人翻閱的小筆記本?

粉:(掏出小筆記本)筆記本喔,在軍中就是跟自己講話。

女:在軍中有認識同好嗎?

粉:有,有人有聽過〈強力曬衣鏈〉,我在軍中是 rock star。有長官還會唱「薯條/米漢堡」(〈米漢堡〉副歌歌詞),大家一直瘋傳〈米漢堡〉的連結到群組裡。禮拜六罰勤,一大早就吃薯條跟米漢堡。

益:筆記本喔,以前是手寫,覺得才有創作的感覺。現在有想到韻腳就用 Google 文件或 LINE 記下來。

忐:我沒有筆記本,不喜歡用手寫東西,都用手機。

Q7. 怎麼挑那些拿來當底的曲目?例如〈YUP17〉/〈Choices (YUP)〉(E-40)、〈正能量 is KOOL〉/〈Electric Relaxation〉(A Tribe Called Quest)、〈耳朵裡那股…!?{Hmm?(Flava in ya耳朵)}〉/ 〈Flava In Ya Ear〉(Craig Mack),作為一種詮釋,一種 remix?

益:〈Choices (YUP)〉一出來就是琅琅上口,緣分,一切的起源。這首歌 MV 找超多饒舌歌手喊「Nope」和「Yup」,兩個對立的東西,就像陰陽。另外一個歌名「Choices」,人生就是一直在選擇,影響我們很多。

忐: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 E-40。

粉:E40 是我們三個人共同的偶像。〈正能量is KOOL〉,我們那時候超愛 A Tribe Called Quest,忐忑集還說我們是「A Tribe Called Rambling」,ATCR,漫然一族。〈Flava In Ya Ear〉的話,就覺得幹這曲也太正點了吧!

Q8. 常看到你們被說「走很前面」、「專屬小眾膜拜」,對於這樣的評價有什麼感受?

益:我們的歌就是跟我們同頻率的才會聽,互相吸引,會共振,觸動心弦,求道過程中的同路人,感謝你們懂得 recognize。

粉:「小眾」的話,我們行走在天地間,什麼規則都沒有要聽,保持最自由,能借什麼就借什麼,探求一些「幹你們都沒有發現嗎!?」的事情。 一旦工作朝九晚五,很容易遺忘這些東西。「走很前面」也是必然,我們從小到大就是這種命運的人。

忐:我奉行個人主義,不接受批評和讚美。

粉:忐忑集以前就很愛在教室陽台旁邊清談玄學,我們從小就照見內心。

忐:我們是 tomorrow people。

益:小眾最終都會走向大眾,越多人意識到某種美感,就會有人買單。

忐:我們 represent 的精神,永遠,千年以後還是小眾。錫安(Zion)的精神,人類文明就是往舒服和便利走,照目前 AI 趨勢,一定會走向駭客任務的世界。有我們這種精神的人,就會變成全世界最小眾,最地下的一群。

女:如何定義自己的嘻哈類型?

忐:我們是「佛系嬉皮饒恕歌手」。

Q9. 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最怕什麼事情發生?

益:我最怕沒有觀眾,沒有辦法傳遞東西。

粉:我最怕跟自己失去連結,必須保持在舞台正中央,台中,台中超屌,我的家鄉。

忐:最怕想大便,我是說真的,唱的時候肚子要用力,假如又想大的時候,根本是在跳芭蕾舞。

女:你們會練走位嗎?

忐:我們的一切都是在在台上練出來的。

粉:我們團練真的就是前一天,三個人坐在一起,認識一下大家最近如何。做個 set,走一遍,唱一下,大概知道要怎麼 jam。

忐:團練的東西基本上都不會帶到台上,團練就是純 hang out,現場 jam。看我們表演,台上就是一團亂。

攝影:陳藝堂
場地:PAR Records & Store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