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以台語專輯揭竿而起:夕陽武士

2013 年夏天成軍於高雄的夕陽武士,隔年就發行了首張專輯《日出》,並以此輯入圍金音獎最佳新人。然而,一路向前衝卻忘了休息的結果,導致樂團內部意見分歧,差點面臨解散危機。

剛好當時鼓手兔寶決定出國進修,於是團員們協議休團一年,分頭做自己想做的事。復出後,夕陽武士一舉拿下海洋音樂祭「海洋之星」殊榮,並在今年 5 月發行第二張專輯《風》。

(左至右)吉他手王立、bass手Jason、鼓手兔寶、主唱阿峰。
(左至右)吉他手王立、bass 手 Jason、鼓手兔寶、主唱阿峰。

這張全台語創作專輯找了滅火器的大正和宇辰擔任製作人,並請台語文教基金會的老師協助校正,歌詞附上正確而完整台語羅馬拼音,希望用音樂傳承自己家鄉最美的語言。

事實上,傳承台語,正是武士們的初衷。

組團與休團

夕陽武士是怎麼組成的?王立回憶起自己和團員們當初認識的經過:「我高中時曾經組過一個團叫做『GreenSward』,當時透過 PTT 找到了 bass 手 Jason。後來綠草解散、Jason 去當兵,我也組了另一個團『抗敗』,在某次表演認識了阿峰。」志同道合的王立和阿峰一起寫了幾首歌,並邀請已經退伍的 Jason 加入,組成夕陽武士。但苦惱的是,一直找不到適合的鼓手。

「那時聽朋友說有個鼓手打的不錯,剛好我在駁二工作,輾轉得知兔寶的電話,就主動聯絡他,沒想到竟然被這傢伙拒絕!」被王立靠背的兔寶趕緊解釋:「當時我大學剛畢業,而且不用當兵,卡在一個『要不要繼續玩團?還是認真找工作?』的猶豫期,就想說先不要答應好了。但後來又覺得拒絕很可惜,因為還是想玩團,就主動聯絡王立說我想加入。」

從組團到發行首張專輯《日出》,武士們只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持續地創作及演出,不知不覺消耗掉許多能量,王立表示:「一開始組團大家都想要衝,於是我們大功率地輸出,卻忘了要休息,後來慢慢變得理念不合。剛好兔寶說要出國,就想說那就休息一陣子吧!」休團期間,無法停止創作的王立還另外做了自己的 project

_MG_2753

因為想換個環境學語言,兔寶選擇前往華人較少的紐西蘭基督城。「在國外的期間,我有跟一些外國人 jam。每當我打一打基本節奏、想開始加一些零碎的東西時,他們就會希望我『Keep simple.』,他們要我感受音樂的流動,於是我們就從頭開始堆疊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多……那一刻才讓我發現,原來感受音樂是這麼棒的感覺!」回國後,兔寶發現在編這張專輯時,自己的心態比以往更成熟:「會告訴自己不需要太複雜,或是在想做什麼卻做不到時,會告訴自己,這就是我現在的樣子,那我就把現在的樣子做到最好。」

休團的一年間,Jason 除了認真工作、在王立個人的 project 中彈彈 bass,也透過學習日文充實自己;阿峰則是完全沒有碰音樂,工作之餘便邀約許久不見的朋友們出來聚聚。

休息太久會不會反而不想回來玩團?阿峰說:「休息了以後,反而更知道這個是不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因為在忙碌中,你只會越來越不喜歡,你不知道休息的樣子是不是你想要的。所以休息後,我反而更清楚自己想要玩團。」

這位武士很眼熟

2019 年 5 月,夕陽武士發行了睽違四年多的新專輯《風》,以意象豐富的「風」象徵人的性格,也比喻武士的一生經歷了各種大風大浪。

設計師李昱德 Larda 是之前在《日出》便合作過的老朋友,他將整張專輯聽完後,畫出「武士出征打仗、愛人在故鄉等待」的故事。歌詞頁映襯著兩人的手,將 CD 光碟拿起來後,則會出現兩人小時候的畫面,相當浪漫。

《風》專輯封面的武士和《日出》專輯封面是同一個人喔!
《風》專輯封面的武士和《日出》專輯封面是同一個人喔!

62523682_469856853777301_3181973289140486144_n-vert

阿峰:我只跟設計師說我想要一座橋,沒想到看到這座橋,感觸可以那麼大。
Jason:清明上河圖的概念。
王立:這個設計最棒的就是,歌詞本不會不見。

專輯內特別附上歌詞的台語拼音,並且找了同樣重視台語推廣的李江却台語文教基金會協助校正,希望提供最正確的台語讀音,讓不會台語的人也可以照著唸。

夕陽武士組團的初衷,其中一個就是台語的推廣,希望大家能更熱愛台語。「台語有其獨特的聲韻和發音,但是套上旋律時聲韻就會跑掉,我們以前寫歌沒有想到這個問題,覺得旋律怎麼樣好聽就怎麼寫,但其實這樣會讓人聽不懂到底在唱什麼。」新專輯《風》特別找了楊大正擔任配唱製作人,正是為了改善唱台語歌時容易忽略的聲韻問題。

台語歌的「氣口(khuì-kháu)」

「滅火器跟我們一樣是高雄人,他們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榜樣、一個值得學習的目標,而大正一開始就說,他對於台語歌詞非常重視,至少要讓別人聽得懂,因此幾乎每首歌都大修,修到我們自己都覺得不習慣。」

聽過夕陽武士的樂迷可能有發現,專輯中某些歌的旋律和他們以往表演時唱的不太一樣。「在錄音前,我們先將每首歌的 demo 給大正,他會唱一個他的版本給我,我就狂聽把它聽熟。」阿峰表示,除了聲韻問題,大正也教了許多寫歌和演出的技巧:「他告訴我,有些音會這樣改是讓你在表演時可以休息,也比較有起伏,唱現場時呼吸也會順暢一些,不會害到自己。我覺得幫助非常大!」

阿峰:我們錄音時都用台語溝通,台語嘛,你知道,就會常常講些不入流的話。
王立:台語的「兮(he\)」是人類史上可以最輕鬆發出來的字,而且台語很適合用來喬事情,可以在最短時間發出最大音量。

(團員們開始模仿錄音時的楊大正,並用台語髒話示範什麼叫做「氣勢」)

阿峰:〈煙火〉這首歌唱到「永遠的問題~」時,後面原本有一小段「啊~」,這句旋律有改,但大正回傳的 demo 裡沒有把原本的「啊~」剪掉,所以我錄音時就很順地唱了「啊~」,大正在 control room 立刻把音樂停掉,打開麥克風大喊「啊殺小啦!tê 到底啦!」

阿峰是大正的高中學弟,兩人雖然平時講話都很白爛,卻也常關心彼此的生活。
阿峰是大正的高中學弟,兩人雖然平時講話都很白爛,卻也常關心彼此的生活。

音樂部分由鄭宇辰把關,同為吉他手的王立,也在這次的錄音過程中獲得不少新思維:「以前我喜歡把 gain 開很大,彈起來才爽,但是這樣一來輕輕彈就有聲音了,反而不會有 punch。」宇辰調 tone 時會把 gain 轉小,以至於必須下更大的力道去彈。「雖然錄音時覺得小聲,但後製完 punch 聽起來超爽!」

藝術家或音樂家的作品大多反映了自己的人生,這些年來,夕陽武士經歷了很多事情,團員們各自對的人生也有不同體悟,王立形容,如果說《日出》是青澀的少年,那《風》大概是剛辦完成年禮的大人吧!「編曲時我告訴自己,要把這幾年來吸收到的養分在專輯裡大爆發,結果不小心就編得太難了……我現在要花更多時間練習才能彈得好,有點後悔。」但後悔歸後悔,他也一再強調自己對於這張專輯非常滿意!

王立表情包:不小心編太難了啊……(無奈微笑)
王立表情包:不小心編太難了啊……(無奈微笑)

錄音過程中,有發生什麼讓你們印象深刻的事嗎?

Jason:錄貝斯的第二天,韓國瑜就當選了,大家就開玩笑說「不錄了不錄了!」

王立:兔寶錄完鼓,準備要 editing 的時候,有三首歌出現鬼的聲音,超恐怖!大家就想說怎麼會這樣?結果是他(指兔寶)在那邊給我邊打邊唱啦!

兔寶:不是啊~我平常表演時旁邊又沒有麥克風,哪知道這樣唱會被收進去?(委屈)

王立:他一開始還沒有發現是自己唱的,後來我們越聽越覺得,這個鬼聲怎麼這麼像〈枉費青春〉的副歌(笑)。因為太小聲了,所以後來也沒有重錄,現在兔寶的聲音還在這張專輯裡喔!(但其實後製完就聽不出來了)

錄音帶賽的Jason(誤)
錄音帶賽的 Jason(誤)
搞不好很會唱的兔寶
搞不好很會唱的兔寶

我們請大家分別分享最喜歡專輯中的哪首歌?Jason 選了自己沒有參與的〈好久不見〉:「這首是只有吉他和主唱的抒情歌,本來我沒什麼期待,就讓他們兩個在那邊亂搞,但後來聽到成品覺得出乎意料地好聽。

王立則選了有 36 小節吉他 solo 的〈時代造英雄〉:「那段 solo 特別的是,大概兩、三年前開始,我開車時會不經意地反覆哼一段旋律,可能是什麼電玩的配樂吧?因為記憶很淺薄再加上自己亂哼,早就跟原本的差很多了。後來就把它當作 solo 的發想。」

阿峰和兔寶同時選了〈同款的人〉。

阿峰:節奏很舒服。

兔寶:這是我編鼓編最順的一首,可能是音樂給我的感受特別強烈吧!

王立:「我的學校~叫做輔英~」歌詞一開始長這樣,是我三年前就寫好的畢業歌,後來阿峰把詞整個改掉。

阿峰:原本是想寫給 Jason,因為他那時有跟大家聊到結婚的計劃。後來覺得不要把範圍寫得太窄,不然別人可能不會有感觸,所以就做了一些修改,讓它變得比較廣一點,變成送給樂迷的歌。

王立:這首歌之於《風》就像一個番外篇,一個 bonus 的感覺,所以特別把它放在最後一首。

「宇辰一聽完 demo 就說『這首歌要加口琴』,剛好我有個學生暑假在呱吉那裡實習,認識了上班不要看的成員小歐(曹鈞偉),聽說他的口琴很強,就輾轉介紹給我們。」據說錄音當天,小歐進錄音室 jam 兩遍就錄好了,相當厲害!

與方宥心合作的〈牽手〉,是夕陽武士首次嘗試創作男女對唱情歌。「寫歌初期就設定想找女生合唱,但心中沒有確定的人選。後來是因為大正曾經在音樂劇《再會吧,北投》有跟方宥心合作,強力推薦她。」但表演不太可能每場都找她來唱吧?王立點頭表示:「練團時阿峰有問我能不能唱女 key,我就說,雖然現在已經可以結婚了,但這樣立場不太對吧……」阿峰:「我們團裡有個共識,我們非常支持同婚,但團裡不能談戀愛。」所以表演到底要怎麼辦?可能會變成沒有女主唱的失戀版〈牽手〉吧。

感情很好的武士們,聊著聊著就把兩人綁在一起了(???)
感情很好的武士們,聊著聊著就把兩人綁在一起了(???)

6 月 8 日,夕陽武士在台北 The Wall 舉辦《風》發片演唱會,除了專輯曲目,也唱了不少大家耳熟能詳的舊歌。接下來,他們將參戰七月初在嘉義登場的覺醒音樂祭,雖然無法像專場一樣演唱將近 20 首歌,但據說他們會邀請私房嘉賓同台共演,以準備專場的心態和規模,全力以赴帶來最精彩的演出!

_MG_2699

攝影/Yuming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