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十年 玩音樂對晨曦光廊來說是…?

4 月 6 日,晨曦光廊將在台北 Legacy 舉辦十週年專場演唱會「誠實面對 Try to talk with ourselves」,去年數位發行的作品《貳零壹捌》,也特別為了這次專場做了實體發行,並多收錄一首〈白紙〉的樂團版本(原本是不插電版)。

十年說長不長,而晨曦在音樂上也一直都有所突破和改變,除了發行新作,前些日子他們也嘗試跟不同音樂人合作,像是房東的貓〈時間簡史〉、流氓阿德〈給五十歲自己的備忘錄〉等。在十週年演唱會前夕,我們邀請四位團員跟大家分享自己在音樂生活中的心路歷程。

團照12

Q:你們自己如何看待這段時間曲風的變化?

激情過後的洗鍊。過去曾經驕傲過,也遺失過,曾經瘋狂過,卻也沈寂過,走過十年猛然回首如看見音樂場景的改變,樂團品質在緩慢提升,樂手心理素質逐漸進化,比較顯著的改變應該還是樂曲長度吧!

《貳零壹捌》整張單曲長度都還不及一首〈風中的人〉,這樣的變化對我們來說是有趣且衝突的,不斷推翻自己,往未知的方向前進,不管眾人的標籤,硬是生出一首和後搖無關的〈白紙〉,或許對其他人來說是件奇怪的事,但其實也只是想唱歌而已。晨曦對我們來說似乎已經是個音樂平台,是一個讓我們做任何音樂並分享給大眾的管道。

Q:無論在創作或表演上,與他人合作帶給你們哪些影響?

昶煬:經過這些合作的洗禮,無論器樂技術或是對音樂產業的認識都和過去有不同的認知,這些改變讓團員們對音樂的態度和要求跟著改變。我從 2016 年開始製作樂團,過程中也見識到不同樂團有不同氛圍。我常把工作裡遇到的狀況和團員分享,讓大家更清楚知道該如何面對團裡的衝突。

阿吉:很多是不擅長的樂風,不擅長的技術,在編曲、感情上都有一定的成長,這些養分期待可以為晨曦帶來不一樣的 bassline,最開心的是可以跟不同時期背景的音樂人一起合作。

昆賢:既然是合作,就要把兩團特色展現出來變成一首歌,這是合作上最好玩的地方,成品我自己也很滿意,和德哥(流氓阿德)和房東的貓都各有特色,也因為這些合作,讓我對音樂有「以退為進」的概念。

許花:很開心可以看到正規藝人的作業方式,無論是製作音樂或是行政內容,因為在和這些藝人接觸之前晨曦是個獨立作業的樂團,認識這些唱片公司之後才漸漸理解思考層面和格局多不同。唱片公司看的是大環境,樂團本身只會看到作品和衍伸出來的周邊,因為的角度不同,也讓我從全新的視野看待自己樂團。

Q:從海外巡演的經驗中,曾得到哪些收穫?請分享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巡演故事。

阿吉:海外巡演對我最大的幫助就是在技術和狀態有很大的影響和進步,因為我們演出非常密集,今天演完明天繼續演,你可以在今天演完為明天反省,有點像打怪練等級,心理層面是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地區人文情懷,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很珍貴的體驗。

昆賢:海外巡演的觀眾與我們平常熟悉的人事物都不同,這些經驗讓我覺得我在過著音樂人的生活,可以每天可以用最喜歡的方式把心情分享給大家,並在每個觀眾的生命中留下些什麼。

許花:海外巡演印象最深刻的是 2014 的美東巡演,因為是我們第一次出國演出並把我們音樂分享給異國人,在美東巡演並無任何資源,只有場地,我們和 OVDS 就這樣搭著巡迴小車,帶著樂器、鼓、音箱等家當從波士頓一路奔波到華盛頓,那次的印象直到現在依舊歷歷在目。

團照10

Q:生活面上有哪些變化?

昶煬:晨曦這幾年變化很快,快到連自己都有點跟不上這改變的節奏。加上這幾年專心從事音樂工作,以至於無法像學生時代專心做樂團,常常把自己搞到心力交瘁,其實直到現在都在努力平衡所有關於音樂工作的種種,當生活方式改變也意味著思想得有所轉變再落實到生活上,到目前最大的改變應該是心境吧,似乎比過去更彈性並包容負面之事,也更能體會欲速則不達的智慧。

「樂光計畫」雖然只辦過一場,但緊繃程度不輸九週年的大型專場,那是樂團首次進監獄把我們的音樂分享給受刑人,當天剛好是我生日,典獄長特別準備了獄友親手做的波士頓派,再配上兩百多人對著我唱生日快樂歌,現場畫面異常衝突,在印象中恐怖的地方卻能感受到幸福,當下反而變成是我被他們治癒了。這件事對我影響深遠,那是我第一次全然感受到當一切被剝奪後,就算一點祝福和快樂也很值得被珍惜。但回到現實生活裡,似乎這些都很發生的理所當然,人類真的很健忘也很犯賤。

昆賢:晨曦演出是我焦慮和躁鬱的情緒宣洩出口,另外三位團員也是早我很多年玩團的前輩,對於做音樂的要求和人生價值觀的轉變上都讓我比較安心也貼近自己內心的方向,包括我在思考生活中每件事,對於生活重大決定的時候都會有個心之所向的感覺,這是生活上比較大的影響,在做決定時候會因為身旁有這些大哥建議而比較踏實。有一陣子我哭不出來,現在愛哭是我驕傲的事情,不要因為面子就排斥你一出生就在做的事。

許花:待人處事方面有很大的改變,因爲不喜歡團體行動,所以花很多時間習慣團體生活,在過程中我學會了照顧他人和同理心的培養,過去我總覺得以理制人,現在希望一切平衡圓滿,這是樂團對我來說最大的影響。家人的影響也甚多,小時候家人總很擔心我的未來,但有次哥哥在高雄旅展上居然聽見我們的歌,當晚他很驕傲開心的跟我分享此事,讓他們覺的驕傲也直接影響我對樂團的堅持。

阿吉:晨曦對我來說是一個在工作之餘的興趣和心靈上的慰藉,我一直覺得人生不能只有工作,工作只是賺錢途徑,你必須設法在生命中找到開心和喜歡的事情來做。晨曦是這想法下的產物,我和小花不同,很享受團隊生活,也喜歡眾人往同一目標前進的感覺,過去覺得工作和樂團都可以做到 100%,後來我發現因為時間有限,所以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要怎麼在工作和樂團做時間分配,是我現在在生活中最大的問題和變化。

在我覺得生命不能只有工作的時候,我不停和同事分享這個想法,我身邊很多愛唱歌的音癡朋友,因為我的分享而去找老師學唱歌,對我來說看到這些變化是很有成就感的事。九週年之前我邀請家人來看,我可以明確感受到他們的喜悅和驕傲,當學生的時候常跟家裡拿錢唸書玩樂團,過去家人曾有反對聲浪,但現在這是讓他們開心驕傲的事。

團照9

晨曦光廊-Sun Of Morning《十週年》專場
【誠實面對 Try to talk with ourselves】

日期:2019 / 04 / 06 ( 六 )
時間:19 : 00 入場 / 19 : 30 開演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八德路一段一號 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 中五館)
網路購票: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21732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