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面對脆弱的勇氣:瑞瑪席丹

瑞瑪席丹(以下稱瑞瑪),從行腳節目主持人,跨足到電影演員,去年底更發行了第一張創作專輯〈你知不知道〉。影視三棲,這個五官精緻,講起話來散發自信與魅力的女孩,不怕挫折充滿勇氣的模樣,也直接地反映在了她的音樂上。主打歌〈脆弱的勇氣〉展示了她的人生態度,也縮影了這張專輯製作的心路歷程。

「脆弱一般人都覺得是不好的東西、是一種軟弱,但我希望他是一種勇氣。就像我寫了一首歌,我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喜歡,但因為那份脆弱,我勇於把它拿出來給大家看。不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勇於站在競技場上,展現自己。」

讀完 Brené Brown 的書,瑞瑪寫出了〈脆弱的勇氣〉,令我直接聯想到的,不免是她曾在臉書上曝光車禍與傷疤的故事,坦然面對自己、面對他人眼光帶來的「脆弱」,內化過往的傷成為勇氣。

專訪:瑞瑪席丹

音樂裡的脆弱

近期瑞瑪碰到的「脆弱」,則是創作。面對寫歌這件事,瑞瑪起初帶著許多擔憂與不安,挑戰不擅長的中文填詞更曾是她心中的恐懼。要將自己生澀的作品拿給唱片企劃陳宏宇看,也是最讓她緊張的事。

「因為他(陳宏宇)講話很犀利!」瑞瑪笑著透露,「他第一次聽到〈你知不知道〉這首歌時,只問我說:『妳到底在講什麼啊?』『妳在自問自答嗎?』」擔心這首歌曲的說教意味太濃厚,會被大眾排斥。讓她緊張地想要重寫全部的詞。

後來當 demo 到了編曲人陳君豪手裡,反倒被誇獎。陳君豪建議只需要再多一個 hook 就可以加強原本想要表達的情感。今日大家所聽見的〈你知不知道〉,就是當初 demo 的樣貌,瑞瑪一個字都沒再更動。

瑞瑪意識到,歌曲本來在每個人眼中都是不同樣貌,想法也都不一樣,與其窮緊張,不然好好依循著感覺,寫出能夠感動自己的作品,這就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談到對製作人黃中岳的初次印象,其實是:「這個人很愛講話,然後一直激我!」黃中岳在第一次與瑞瑪碰面時,(據說)一直不停的分享、表達長達三個小時,瑞瑪只是靜靜坐在那邊聽著。黃中岳在對話中不時的刺激瑞瑪,想了解她到底在想什麼,丟問題給她,沒想到只是負面效果。

直到兩人真正開始合作第一首歌,才打破第一次見面時的印象,瑞瑪見識到了黃中岳的耐心與專業,打從心底認定了這位「老師」。

瑞瑪覺得黃中岳的個性跟她很像,很久沒有碰過這麼了解她的人,知道如何在歌手新人的狀態下與她溝通,看透她的弱點、恐懼、關心她每一場表演前的準備,甚至幫她訂做了專用的耳機。儘管嘴上抱怨著黃中岳的碎念,卻也感受到無盡的感謝。

「妳講話可以慢一點嗎?」「妳可以不要這麼躁嗎?」「妳吃飯可以慢一點嗎」都是黃中岳常常提醒瑞瑪的話,想起來記憶猶新,但忍不住要吐槽:「他糾正我的缺點都是他自己有的缺點。」

黃中岳帶著瑞瑪參與每一個製作環節,從編曲、一直到最後的 mastering,給了她很多對音樂上的想像與了解。除了創作的脆弱,聊起錄音時唱歌的「脆弱」,瑞瑪很感激黃中岳在擔任配唱時給了許多一針見血的建議,要她不要害怕破音,不要擔心走音,在錄音室是「非常非常非常」常見的事情。

放下憂慮,無須在乎上一句是否不夠完整、是否唱錯:「妳要往前看,而不是向後,唱錯沒關係,it’s fine.」有了專業的經驗傳授與鼓勵,瑞瑪在這過程中建立了更多的自信心,學會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這個「歌手」瑞瑪席丹。

沒有準備好的一天

從演員轉歌手的過程中,需要很大的勇氣去邊做邊學,永遠沒有準備好的時刻。

一開始公司提出要發行專輯的計畫時,瑞瑪非常猶豫,不管在眾人面前演奏、歌唱、甚至創作,她沒有一件是準備好的。儘管在臉書上有許多 cover 的影片,但面對一台相機與面對人群的差距,還是讓她非常掙扎。

瑞瑪席丹2

由於其他行程的檔期關係,專輯錄製時間也被壓縮至兩個半月,時間壓力與群眾壓力依然不曾擊敗瑞瑪,她下定決心要面對這個挑戰,也在過程中收穫滿滿。

「每天錄音行程可能就從中午吃飽飯開始,一直到隔天凌晨,雖然很累,但卻累得很踏實。心裡充滿溫暖,當所有人聚在一起,只為完成你作品,讓它 come to life(充滿生命),這個經驗是很特別的。」

與經驗豐厚的專業音樂人共事,近兩個多月的時間,瑞瑪自認進步最多的是「看自己的方式」,不再貶低自我,對作品有信心。「幾個月前的我,可能不會喜歡自己的歌,但現在的我滿自豪的,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寫出多首自己也喜歡的歌。」

專輯中另一個密切合作的音樂人是柯智棠,雖然一開始完全是公司的撮合,但見面後兩人卻一拍即合:沒受過正統的音樂訓練、寫歌也全靠感覺、甚至年紀相同等這些相似之處,讓合作過程更加順利。設定了「不要寫愛情」的歌曲主題後,柯智棠一把吉他、瑞瑪用著 KB ,兩人就這樣寫出了大部分的旋律。之後再透過通訊軟體講突然湧現的靈感傳遞給對方,一首輕快的〈WHAT A DAY〉就這樣誕生了。

另一首也由柯智棠譜曲的歌〈甦醒〉,有別專輯其他曲風,寧靜的開場,優美如詩歌般的旋律,深刻而充滿力量的詞。瑞瑪也分享了創作這首歌的過程,寫詞一度陷入瓶頸,腦筋一片空白的她開始禱告,突然靈感湧入,馬上坐到桌前寫完整首歌曲。

「我覺得這個好像是我寫的,又好像不是。事後我被自己的寫出的東西感動,覺得很不像我寫的,完全不敢相信。」看了歌詞後的黃中岳深深被感動,特地在繁忙的檔期中硬塞了時間,幫助瑞瑪將〈甦醒〉一曲錄製出來。創作有時是場奇遇,對瑞瑪來說,面對自己當時困窘的靈感,也是獲得靈感的方法。

瑞瑪席丹1

瑞瑪從不為自己設限,聽的音樂類型也多而廣。從 EDM 到爵士,任何音樂她都接受,只是以前大多聽的是英文歌曲,直到要開始創作前,才大量吸收華語歌。

訪問結束前,我問瑞瑪有沒有在為下一張專輯做構想呢?她告訴我,〈甦醒〉裡原有一段原住民吟唱的旋律,可惜最後在編曲的考量沒能保留,瑞瑪私心非常喜愛那個橋段,想將它放入下一張專輯裡。或者可以的話,最近漸漸喜歡台語歌曲的她,下一張想嘗試看看台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