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五人演唱會音樂總監 黃中岳:樂團站上大舞台該做好什麼準備?

12 月 9 日,告五人首次站上 Lagacy Max 舞台,面對台下 2000 名觀眾,他們穩穩地呈現了一場能量豐沛的精采演出。在演唱會順利落幕之際,我們邀請到音樂總監黃中岳,聊聊他自合作以來對告五人的觀察與想法。長期在音樂產業工作,黃中岳接觸過不少年輕音樂工作者,對於表演者在面對舞台時該做好哪些準備,他也毫無保留地大談自己的內功心法。

告五人《島嶼・雛形》海平面之下演唱會音樂總監黃中岳。
告五人《島嶼・雛形》海平面之下演唱會音樂總監黃中岳

面臨大舞台的表演者,應做好什麼樣的準備?

想站上千人舞台,首先要能夠處理 50 人以下的舞台,先把小舞台的事情做好。

如何控制自己在音樂上的能力和技術?如何在短距離跟觀眾建立關係,讓他們信任、喜歡你?小舞台比大舞台更難做,因為空間不大、音響器材通常不會特別好,但觀眾會非常直接地看到你的音樂能力。當你能克服 50 人以下的舞台,再往上挑戰。

千人舞台要做好哪些準備?我的看法是,你必須把時間軸拉長,千人舞台不過是你為了準備萬人舞台的一個過程。但無論千人或萬人,最主要還是把三五十人的舞台處理得非常好,再往上挑戰,一步步前進。

首次站上大舞台,心情該如何調適?

其實我覺得,面對 30 人的緊張程度,應該會比面對兩萬人還多非常多。每一步都是巨大的困難,任何一點閃失都會被看得清清楚楚。

能力純熟是必要的,無論面對多少人,技術水平都不能因此差太多。反而是隨著人數增加,會有不一樣的興奮感,因此在舞台上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呼吸,如果現在這樣(面對千人)就得意忘形,就走不到後面的路了。一切都是心志的鍛鍊。

站在舞台上要區分出主體跟客體,表演者是主體,所有台下的觀眾其實某個程度都在期待你給他們東西。先反過來思考一件事,這些人為什麼會來看你表演?他們一定得到某些暗示,也許是來自於他們喜歡你的音樂、想了解你這個人,無論原因是什麼,他們都跟路上擦身而過的人不同,觀眾本身來看表演就是帶著期待,你的工作是讓他們的期待得到一種有效的滿足跟解放。

如何做到這點?如果你的心志狀況和觀眾一樣,他們很 high 你也很 high,我認為到最後他們沒有辦法得到一個有效的情緒出口。在舞台上所做的每件事都應該要精準設定好「這就是我要做的」,目標是當觀眾今天進到這個環境中,最後離開時可以帶走我想要你帶走的東西。要做到這點,就必須讓自己處在一個相對冷靜的狀況,「相對」的冷靜,觀眾看不出來的冷靜。

如何讓觀眾覺得你全心投入、非常熱情、所有的演奏都非常感動人的同時,你的內心狀態卻是非常冷靜的?這是在表演上最困難的一點。但就我的觀察,能夠成功掌握舞台的表演者都有同樣的特質,他們在做情緒表達時,並不純然只是情緒,他們的理智都冷靜地讓你無法置信。

一個好的即興,絕對是經過十足的準備才有辦法做到。沒做好準備一定會凸槌,那個凸槌是會被觀眾記得的,你會降低自己對觀眾的說服力,觀眾會在一個自己都還沒意識到的狀況下,對你失去那種仰望注視的心情。

如何掌握跟觀眾的互動?

如果我們苛求地討論表演這件事情,你必須要知道,觀眾現在所有的反應都是你要他們反應的。觀眾等著你給他們東西,所以你要比他們冷靜。

我並不是要剝奪他們(告五人)在表演上的真誠,音樂真的需要很強大的情感去支撐。反而是你要去鍛鍊如何在理智狀態下,表達出真實的情感。例如前陣子來台辦演唱會的 Katy Perry,有段演出是鯊魚人出來跟觀眾互動,Katy Perry 請了一位打扮誇張的觀眾上台。這位觀眾確實是隨機出現的,但演唱會團隊一定早就把現場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想好了,Katy Perry 在這種狀況下該做哪些反應、該說什麼的話,其實都已經準備好了。我覺得這就是夠水平的職業表演者,一定要 care 到的部分。

當然這跟背後的團隊也有關,但表演者必須自己先有這個意識,就算你是沒沒無聞的新人,沒有這樣的意識會根本走不下去。我看過很多 artist,他們環抱著對音樂的熱情,卻不知道怎麼經營自己在音樂上的面向,以至於最終無法在舞台上很有效地把自己想帶給觀眾的東西讓觀眾感受到。觀眾感受不到的話,其實你做什麼都是沒有意義的。

我傾向站在比較寬的角度思考這件事,並不是所謂被操作出來的情感就是假的。

當然,我也認為所有創作者都應該先回到最原點,在創作的面向上,你必須一直去要求自己,要做到別人可以理解你的創作意涵,也包括你必須強化自己在創作上的水平。如果你的歌沒辦法讓別人有共鳴,剛剛說的所有內容(關於表演)就都不用開始了。

如何「優化」告五人的編曲?

告五人的音樂原本加入了大量合成器聲響、管弦樂線條,聲部非常豐富。但在第一次工作會議上,相知的老闆阿凱講了一個原則我覺得非常好:「告五人應該用樂團自己本身的能量去說服觀眾,而不是用非常多外在包裝,讓觀眾覺得這個團很炫。」

因此我們刻意地把管絃樂元素拿掉,重新回到樂團:兩把電吉他、鋼琴、鼓、貝斯、男女主唱、男主唱彈木吉他這樣的編制上,試圖建構出豐富而飽滿的音樂樣貌,像是讓鍵盤或吉他去彈原本管絃樂的線條,或是做一些其他的調整。我們希望達到的效果是,觀眾到現場聽了告五人的音樂,會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改變了什麼、又好像沒有變。

和告五人合作後,對這個樂團有什麼想法?

潘雲安 17 歲時我就認識他了,那時的他完全呈現出年輕人的毛躁,就是那種自己覺得自己很帥、無所不能的樣子。我就跟他說:「我覺得你會有一些未來可以發展,但你現在的很多個性,會讓你未來的發展非常非常不可能(實現)。」我當時完全是用罵的、給他很多負面評價。

告五人主唱潘雲安
告五人主唱潘雲安

我非常非常鼓勵所有以吉他為主的創作人,都至少去認識一下鋼琴,因為鋼琴和吉他的思考完全不同。如果你希望自己在音樂上有些突破,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去認識別種不同的樂器,最好是鋼琴。

但我沒有想到他(潘雲安)真的去學(鋼琴)了。我第一次聽告五人的 demo,還問他們裡面的鋼琴是找誰彈的,潘雲安就說是自己彈的,還說是我當初叫他去學的(其實我完全忘了自己有說過這句話)。

告五人的三位團員以及他們找來的這些年輕音樂夥伴,都呈現出一種想要把音樂做好的企圖心,讓我覺得相當欣喜,印象深刻。

多年來,我跟很多個性、專長、才華都不同的年輕音樂工作者合作過,某些很有才華的音樂家會有點「藝術家性格」,他們不見得會買單你為他們所設計的東西。我不能講說如果他們不買單就不會成功,絕對不是這個意思,可是你會發現,在那樣的狀況下,你所希望帶給他們的資訊就會打折。

跟告五人合作最棒的事情就是,我想給他們的東西,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可以達到我預期以上的效果!也因此,我深刻感受到告五人對音樂的堅持與認真。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