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Space Cake只是一個過程:唐貓

穿越蘆洲狹窄的巷弄,老工廠的二樓,紅蠟燭的神龕讓這間客廳顯得像某人的阿嬤家。

這裡哪像什麼音樂工作室啊?

然而推開走道底端的房門,明亮、簇新的練團室就在眼前。在裡頭,唐貓的雙主唱阿丹與阿蘭一邊招呼我們,一邊搬動 Keyboard 和音箱,試圖移出讓大家可以坐下來好好聊天的空間。

成軍不滿一年的唐貓並非新團,他們的前身是比賽常勝軍 Space Cake 史貝絲考克。2015 年底因阿蘭、阿丹兩位團員去當兵,外界以為 Space Cake 將就此解散了。沒想到兩人在 2017 年的父親節,決定以「唐貓 SUGARCAT」之名重新出發,與新加入的鍵盤手阿少,在短短半年內發行了五首風格不一的單曲與 MV。

(由右至左)主唱/吉他手阿蘭、主唱/鼓手阿丹、貝斯手阿三、鍵盤手阿少(下)。
(由右至左)主唱/吉他手阿蘭、主唱/鼓手阿丹、貝斯手阿三、鍵盤手阿少(下)。

唐貓到底有幾個人?

由於雙主唱的形象太鮮明,令人不禁疑惑唐貓實際上到底有幾位團員?大部分 MV 只有兩人入鏡,莫非演出時其他樂手只是合作性質?換團名重新出發,是不是因內部紛爭導致拆夥?這天一聊才終於了解,其實根本沒有那麼複雜。唐貓共有四位團員,就只是原 Space Cake 換了鍵盤手而已。

早在 SC 休團前,鍵盤手頌亞就表示想離團。「因為當初我們有個簽約的機會,但頌亞要當醫生,如果真的簽了可能無法兩者兼顧。」後來阿少看見樂團徵人消息便主動聯繫,但由於更換團員事件正好發生在阿蘭與阿丹入伍前夕,約沒簽成,樂團本身狀態也相當混亂,這件事便被擱下了。

阿少也是謝震廷 ZT Project的鍵盤手。唐貓組成後,阿蘭回頭邀請阿少加入,因此確立了四人編制。
阿少也是謝震廷 ZT Project 的鍵盤手。唐貓組成後,阿蘭回頭邀請阿少加入,因此確立了四人編制。

「服兵役」是決定樂團能否繼續走下去的分水嶺之一,為求生計,不少人在當完兵後只能選擇放棄音樂之路。阿蘭與阿丹在為期一年的軍旅生活中,曾反覆思索未來,最後還是想放手一搏。

「以前玩 SC 時大家都還是學生,現在已經是社會人士了,做音樂變成正職,壓力和現實問題也接踵而來,那種感覺完全不一樣。」退伍後,兩人不急著找工作,而是開始大量學習如何使用 Logic pro(電腦音樂製作軟體)和 Premiere(視訊編輯軟體),並動手建造自己的練團室。這段時間,貝斯手阿三則在準備律師考試,直到唐貓正式啟動後才回歸。

環顧練團室,牆上掛著 Fender 吉他和 Warwick 貝斯,吸音棉上還放了貓咪照片,器材應有盡有,而且看起來都很新,感覺十分溫馨。但阿丹笑著形容這個空間之前超級髒亂:「彷彿舔地上一口就會死掉,喝這裡的水還會得 A 肝。」

之所以能擁有這間練團室,都要感謝唐貓的重要合作夥伴──Leo。

在 Space Cake 時期,阿蘭曾尬團擔任厭世少年的吉他手(綽號杰倫),當時厭世的首張同名 EP 找了 Leo 當製作人,並在他的 The Dream Pursuer 錄音室錄製。退伍後,阿蘭與阿丹三不五時便跑來 Leo 的工作室混一整天,學習各種音樂技能。「這棟公寓是 Leo 家人的房子,隔壁房間(control room)是他自己原本的工作室,而這裡(練團室)之前沒人用,被拿來堆放雜物。」空間閒置著實在可惜,於是念建築系的阿丹便自己動手規劃,一步步打造出樂團的基地。

雙主唱的發想竟然是日本漫才

 「唐貓」是混種短毛貓的俗稱,也就是所謂的街貓。阿丹表示,當初是先想到英文「SUGARCAT」,簡稱和 Space Cake 一樣是 SC,有種將過去連結未來的延續感;把「糖」改成「唐」,則是因為音樂試圖在 Pop、R&B、Soul、Hip-hop 等曲風中揉合中國情調。同名歌曲〈唐貓〉便是一首策略之作,從歌詞、音樂性到 MV 色調都是為了加深視聽眾對樂團的新印象而做。

唐貓的每張單曲封面皆以紙質壓紋作為圖底,右上角〈唐貓〉特別挑選國畫中常使用的藍綠色做出山水意象;其他歌曲儘管音樂上不一定非常有東方味,但在視覺上依然希望保有類似的元素。
唐貓的每張單曲封面皆以紙質壓紋作為圖底,右上角〈唐貓〉特別挑選國畫中常使用的藍綠色做出山水意象;其他歌曲儘管音樂上不一定非常有東方味,但在視覺上依然希望保有類似的元素。

做歌方式也有很大的改變,以往 SC 是在練團時用 jam 的方式編曲,唐貓則是從電腦出發,用 Logic 製作完整 demo。「以前想做一些聲音但技術不足沒辦法做到,現在創作上的想法更容易實踐,而且做歌速度也比較快。」身為團內的詞曲擔當,阿蘭認為創作的出發點並沒有改變,只是使用的手段不同,唐貓雖然在音樂上加了許多電子元素,但依然希望保留 band sound 的感覺。

阿三表示,因為現在都用電腦編曲,自己彈貝斯的機會越來越少,許多音色也不適合用真實樂器呈現,之後的表演會漸漸變成貝斯與合成器並用。

唐貓

唐貓的另一個亮點是雙主唱編制。我在腦中想了一圈,台灣樂團以兩個男生為主唱的確實不多,於是轉頭問阿丹:為什麼想當主唱?是因為唱得不錯被團員們推崇?只見他靦腆地笑了笑說:「其實我們只是想嘗試新東西,在尋找方向時,我一直想到日本搞笑藝人一搭一唱的樣子,覺得還蠻酷的,就決定乾脆這樣搞搞看。」

由阿丹獨當一面的〈平凡日落〉完全展現其歌唱實力,這首歌由阿蘭先完成編曲雛形,阿丹填詞,創作過程中兩人互丟 reference、花了許多時間討論音樂走向;錄音時也是由阿蘭充當配唱製作人,適時做情緒上的引導。

自編自導自演的一人 MV 團隊

在〈平凡日落〉MV 中,阿丹坐在雲上唱歌、跟牛群悠哉散步好不愜意,但一問之下才知道,這支影片是他自編自導自演、並交由阿蘭掌鏡而完成的,過程相當艱辛。

原本以為拍片是阿丹的專業,沒想到竟是自學!考慮到樂團沒錢也沒有資源,不可能花錢找導演拍 MV,他在退伍後開始主動摸索 Premiere。因此唐貓的每支 MV 從寫劇本、畫分鏡到後製剪輯都由他獨自完成,最崩潰的一次外拍非〈晴天雨天〉莫屬。

「這支是我最不滿意的,因為看起來很窮!確實真的很窮,我想盡力掩蓋那個窮,但實在沒有辦法。」阿丹的語氣聽起來十分遺憾,但更令人難過的是當天飢寒交迫的慘況:「那時是一月底,寒流又下雨,心情超差,第一次找小朋友一起拍,很難掌握,他們也不是專業演員,都是某人的學生或小孩,所以也沒什麼好導的。當天時程很趕,我就一個接一個拍,拍完後發現只有我沒有午餐吃,因為便當被演員的朋友吃掉了。後來還因為那天講了很多話又感冒導致好幾天沒聲音……。」

相較之下,從頭到尾都在車上取景的〈初生無畏〉大概是拍起來最輕鬆的 MV 了(但阿丹還是覺得看起來很窮而不滿意)。此曲設計了大量合音,編曲上使用較多五聲音階,合成器音色扣合著樂團想呈現的東方氛圍,現場表演時彈起來也很爽,是一首獲得多數團員喜愛的歌曲。

「從成軍以來,唐貓改過蠻多次想要操作的方向。每一首歌丟出去後會觀察市場反應,再對下一首歌做些調整。」與渣泥 ZANI 主唱羅西合作的〈水女孩〉便是一例,此曲是阿蘭用編曲軟體創作的第一首歌,邊做邊學花了好幾個月,風格也跟唐貓其他作品不太一樣,但意外在市面上獲得眾多好評。

換團名重新出發後,原本累積的演出/得獎經歷、知名度與樂迷不免流失,難道不覺得可惜嗎?「多少會啊,但我覺得那只是一個過程,現在的東西會更成熟,之後也一定會更好。」阿蘭表示,為了盡快讓大家更認識唐貓,目前傾向一直發行單曲,比起長時間籌備一張專輯,這種做法的曝光度更高。

動作頻頻的唐貓即將於 4 月 12 日登上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舞台,他們也透露與異鄉人合作的新歌〈一二三四五〉將在四月底曝光。

有次異鄉人在自己的版上分享了唐貓的歌,Leo 看到後便主動聯繫,進而促成這次的合作。歌名源自於阿蘭在錄 demo 時想不到歌詞,隨意把數字唱進旋律中,意外變成有趣的梗,再加上異鄉人自寫自唸的 rap,難以預測樣貌的歌曲著實令人期待。

唐貓

Space Cake 已成為過去式,留戀也好,遺忘也罷,唐貓都將以自己的步調重新出發。從〈唐貓〉到〈一二三四五〉,六首歌曲是他們給新舊樂迷的見面禮,打完招呼後,培養感情才正要開始。

正式起跑前的暖身運動做好做足,讓他們能夠在短時間內完成許多目標。然而,衝刺太快也需要暫緩腳步,團員們表示,〈一二三四五〉發行後會稍微停下來,重新思考這個團的定位,也許找更多人合作,也許籌備發專輯,累積更多創作能量,並試圖挑戰音樂上的各種可能性。

 

【快問快答】

Q:有養寵物嗎?

三:家裡有三隻貓,分別叫小乖、Connie 和 Coco,都是去收容所領養的。Connie 的個性很像小狗,只要呼喚牠就會衝過來,還可以帶出去爬山。

丹:有一隻貓,是阿三帶我去獸醫院領養的。牠沒有名字。

蘭:我養了兩隻烏龜,一隻是我跟女友去夜市釣到的,另一隻原本是親戚在養,但他們快把牠養死了,所以我就把牠搶過來。

Q:最近常聽的音樂是?

丹:Bruno Mars。

少:Robert Glasper 的《Black Radio》系列。

蘭:R&B 女歌手 SZA。

三:最近聽很多 Gospel 類型的音樂,還有聽 hip-hop,推薦 Higher Brothers。

Q:音樂以外的興趣是?

丹:最近在學珠算,就好玩而已,想了解它的邏輯。

少:打 2K(著名 NBA 電子遊戲)還有煮咖啡,手沖咖啡。

蘭:打魔物獵人。

三:喜歡怪獸玩具(賣哥吉拉公仔維生)。

唐貓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