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不知道的隨性黑歷史

隨性樂團成軍於 2005 年底,彼時還是大學生的他們,一開始闖蕩的主場,是校園和台北各地的 Livehouse。歷經多次團員變革後,除了主唱蛋糕之外,其他成員全都換過一輪,不過到了 2008 年,主唱蛋糕、貝斯手卓杯、鼓手趴趴、吉他手阿拓四人組合確立,扛著「隨性」這塊招牌,勇奪 2012 年貢寮海洋音樂祭首獎,並在隔年闖進日本 Summer Sonic。

曾有人形容,玩團就像是結婚,團員有如自己的另一半。

輪流走過兵役這關、趴趴短暫離開,由陸大爆(前那我懂你意思了,現 Flux)代打,在〈心內的歌〉動畫 MV 留下印記之後。趴趴在今年,以生涯規劃為由,正式宣布離開,並加入了新血含書。

隨性有了新樣貌,過去四人錯綜複雜的認識歷程,將首度大揭密。這篇文章,參雜了一些考古,跟你可能不知道的黑歷史。

從蛋糕的版本說起,他和阿拓是最早認識的,同為天母人,兩人讀了同一所國中,有次阿拓帶著一把吉他在台上自彈自唱,令蛋糕印象深刻,後來更夥同班上同學,在露營時帶來樂團演出,最後帶動起全校學樂器的風氣。

至於和含書的緣分,可以從 2009 年說起,當年隨性和露魅是存活勢力 EP 發片的共演嘉賓,在西門武昌誠品地下一樓的「地下絲絨 VU Live House」共同演出。談到這段歷史,團員為了地點究竟是在前身,台北車站 Kmall 地下室,或是西門而爭論不休。不過阿拓倒還記得,自己帶了電腦去做〈水果之歌〉,卓杯也記憶猶新地頻頻點頭。

KTV 點得到阿拓的歌

阿拓一開始是來代打的,在前任吉他手突如離團後,就這麼頂替到了現在。加入隨性之前,他曾組過夏卡毛樂團,在 Power Trio 三人編制裡擔任主唱兼吉他手,首張專輯《拼》,標榜著「國台語各半」,主張年輕就該熱血拚命,現在 KTV 還點得到他們的歌。

不過他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作品是〈水果之歌〉。這首道地的那卡西台語歌曲,完整移植了經典台語歌的樣貌,曲末的「恰恰恰」尤其令人會心一笑。YouTube 上的 MV,也像極了早期卡拉 OK 會出現的畫面,雜訊多得模糊不清,主角還是海灘上的比基尼辣妹。

卓杯跟 MP 魔幻力量團員組過團

卓杯的樂團人生,從「花不拉屎」開始,玩的是台語 nu-metal。裡面的成員後來也都在音樂圈打拼,吉他手是 MP 魔幻力量的雷堡,鼓手隆現在打盪在空中,時任主唱的莊逸後來加入了表兒。當時出現在施文彬遊戲主題曲〈電玩 Ahoa〉MV 的樂團,就是他們。說到這部 MV,卓杯連說了幾聲,「那個滿害羞的」。

▲2013 年,非人物種十週年專場的共演團有花不拉屎、BB 彈傷心欲絕

花不拉屎與含書所屬的存活勢力,算是同期,在 2003 年左右起步。卓杯說,「好像是我出道第一場,還是第二場表演就遇到了。」他口中的出道,是樂團的正式演出。

此刻含書彷彿打開了腦中硬碟,補充了很多當下的時空背景,和小細節。「以前沒什麼展演空間,不知道為什麼就很喜歡去西門町表演,感覺像是一個門檻吧!那時候還有『轟炸西門町』系列,所以那時候我們辦了一個活動,卓杯的 17 公分 nu party。」那天的演出者,有 OVERDOSE、花不拉屎、死角、賽德費和 The Scone。

含書玩存活勢力 唱歌比打鼓多

含書是彰化人,2002 年和當地新勢力音樂工作室的夥伴,一起組了「存活勢力」,音樂風格到處沾了一點,又唱又 rap,還融合了點 metal,精神層面納入了宅男、台客文化,現場演出舞台魅力十足,而含書除了打鼓,也兼任一部分演唱,他自己回憶起來,也說「感覺唱歌比打鼓多」。此外,他最早還組過 emo 樂團「本能」,目前亦為「學院王國」鼓手。

「存活勢力發手工 EP 的時候,就認識蛋糕了。以前主唱說,我有一個樂團朋友是出版社,要不要找他代發?」那個樂團朋友就是蛋糕,含書原本以為是蛋糕家開出版社,後來才發現店名就叫「蛋糕出版社」。「因為唱片要開發票,才能給代發公司,就很麻煩啊!又買不到發票就自己開。」蛋糕緊接著補充說明。

後來,含書在海洋音樂祭現場,協助公司攤位賣 CD,買了隨性的首張作品《轉大人》、一次在樂器行與阿拓搭上線;甚至在軍中和蛋糕相遇。「我們都是戰車連,但是最後都去副供站,在買菜的地方遇到。」至於受邀加入隨性的契機,是因為他在輕鬆玩小毛的「Studio-One」擔任助理,協助了隨性十週年演唱會的外場。再次接觸後,含書成了隨性新任鼓手的第一志願。

蛋糕的天母幫之波蘭人事件簿

天母地區是隨性的主場,樂團工作室「騷聲工房」就位在那裡。早期幾個玩團的天母人,在現場演出相識後,開始相約聚會、喝酒聊天,形成了「天母幫」。裡面的成員有蛋糕、雀斑的斑斑、傷心欲絕的許正泰、不熟的朋友派對的鄭平,以及非人物種的阿顯等人。他們常約在天母的 7-11,「今天約我家,就是我家旁邊的 7-11。然後要抽菸就去買菸,要喝酒就去買酒,肚子餓就買東西吃,可以這樣耗上一整個晚上。」

問到當時最印象深刻的事情,蛋糕在開口前,笑得不能自己。一次他找大家來家裡吃火鍋、辦慶功宴,沒想到朋友帶了個波蘭人來,聽不懂他說的英文就算了,對方還喝醉、睡著了。蛋糕心想,如果是朋友的話,就讓他睡自己家,但因為完全不認識,只得把他叫起來,告訴他派對結束、請他離開。後來才知道他住在桃園,但當時已經半夜兩點,根本沒有車可以回去,他感覺自己好像有點過分,但隨後又補了一句,「可是,幹!我又不認識。」

回不去的扮裝演出:小飛俠、媒人婆與丫環、加勒比海盜

對於樂團來說,每一場表演都是獨一無二、無法複製的。成軍超過十載的隨性,也曾有年少青澀的一面,和笑料百出的表演。2009 年在小草地音樂節的演出,蛋糕就特地扮成了科學小飛俠,穿著白色緊身超人裝,披著藍色披風登場,還用國語、台語、日文三聲道唱主題曲。

126064987

同年,八十八顆芭樂籽的阿強,找了他們和非人物種,在地下社會辦了第一代的「古裝派對之仙劍奇俠傳」,全數人以中式古裝出場。卓杯當時一身蓑衣配斗笠,熱得要命;蛋糕穿成了媒人婆、阿拓跟冠伶選了同一套丫鬟套裝,阿強自己倒成了帥氣的新郎倌,時任非人物種鼓手的喵穿了老背少。

一路看著隨性成長的阿強,曾在《隨性 Random 十週年紀錄片》說,「我覺得 Random 是在有一段期間,突然變很完整。一開始我對 Random 的印象是比較放不開的,就相較於非人物種,或是跟芭樂籽比,可是我覺得第一次古裝(派對)完之後,某個地方打開了。」

126064573

126064539

古裝派對_隨性

古裝派對_非人物種

古裝派對_八十八顆芭樂籽

兩年後,古裝派對全面升級,原班人馬前進 Legacy 大舞台演出,還找了亂彈阿翔濁水溪公社小柯、白目高小糕、MP 魔幻力量鼓鼓等人上台大亂鬥,並以「大航海時代 ONLIVE」之名,遠征台中、高雄。

古裝派對01

扮成浪人劍客的非人物種著和服、當武士;隨性是神鬼奇航的加勒比海盜;八十八顆芭樂籽走的是世紀帝國風。

隨性 古裝派對

活動看似熱鬧,但票房成績卻是陰影,讓他們不敢想捲土重來。「那時候票房很慘,台北可能不超過一百,台中三個、高雄五個。以前有這個不好的紀錄,你跟我說再辦一次,會有好的結果,我是不太有信心啦!」說著說著,他們又想了新的扮裝主題,然後說到過去曾想過要扮三國無雙,大家開始你一言我一語,「非人物種潑屎說他要扮趙雲,我就說他應該要扮個董卓之類的吧。」「他扮趙雲我一定會笑,頭上還一顆紅球。」然後卓杯也轉向蛋糕說,「那你扮呂布好了。」「呂布也是可以,蟑螂鬚,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