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頑童普拉斯 三十而立幹大事(上)

「很多人覺得我們是因為兄弟本色才爬到很高的位置,其實我覺得還不夠,因為對我來講,我們三個還沒有到達高的巔峰。」金融大樓林立的敦化南路某處,本色音樂辦公室正坐落於此,牆上一張張演唱會海報彷彿想誘導訪客踏入這十多年來,用音樂與態度堆砌而成的嘻哈堡壘,又像是在提醒 Artists,不管走到哪都莫忘初衷。這裡是頑童 MJ116 的基地,也是他們展翅的起點。但小春似乎覺得,自己與哥兒們飛得還不夠高、不夠遠。

2017 年 4 月,兄弟本色在台北小巨蛋舉辦了「日落黑趴世界巡迴演唱會」最終場演出,為近兩年來 的合作畫下句點。其後,頑童進入閉關製作期,三人沒日沒夜地持續創作、錄音,準備「幹大事」。

(左起)小春(Kenzy/周文傑)、大淵(Muta/林睦淵)、瘦子(E-SO/陳昱榕)。
(左起)小春(Kenzy/周文傑)、大淵(Muta/林睦淵)、瘦子(E-SO/陳昱榕)。

沒日沒夜幹大事,偶爾耍點小浪漫

三人一致認為,專輯同名歌曲〈幹大事〉最能代表現階段的自己。歌詞所展現的企圖心不可小覷,beat 拳拳到肉、直擊腦膜,MV 中甚至出動直升機、多輛賓士車、名車、無數鈔票跟辣妹軍團,並邀集眾多饒舌圈好友助陣,場面浩大,「要幹,當然得幹場大的!」

有趣的是,《幹大事》與上一張《Fresh Game》截然不同,乍聽之下它當然是張嘻哈專輯,但每首歌都有些小亮點企圖使人分心。融合前衛實驗電音的〈Costly Love〉、Hip-hop與日本藍調的創意結合〈金上癮〉、Reggae和南美熱帶風情滿溢的舞曲〈SPOTLIGHT〉……,儘管每首歌都是不同氛圍,整體性卻依然強勁有力,層次飽滿而豐富。

「我覺得饒舌就是一個唱歌技巧,在任何音樂中都可以有所發揮。」瘦子舉例頑童 MJ116 作品中較少見的情歌〈浪漫一下〉便是首度嘗試 Nu-Disco 風格,此曲來自友人真實故事,描述男孩在女友面前想浪漫又害臊的彆扭心情。

「我們(男生)不會聊自己跟女友甜蜜的事,只會講性而已。」瘦子邊竊笑邊解釋這首歌的創作故事:「那天晚上我朋友要約他女友做愛,但在我們面前不敢講,就偷偷在女友耳邊說『晚上浪漫一下啊』,重點是他講太大聲我們都聽到了,於是轉頭看他,他緊張地趕快改口『沒有啦、我是說她(女友)是爛軟囡仔啦』,尷尬表情超好笑!所以我們就把這件事寫成歌。」

「爛軟囡仔」和「浪漫一下」既有押韻,又很直接地解釋了小夥子想裝酷又拉不下臉的窘態,相當生活化又有趣。

二十立大志,三十幹大事

2008 年,頑童 MJ116 剛發行首張專輯《How We Roll》,那時的他們還沒沒無聞;十年後,他們用嘻哈從木柵唱到全世界,演唱會門票秒殺、MV 瀏覽次數累積破億,在舞台上,他們對世界吶喊著「我們來自木柵」。

主打歌曲〈20 30〉是這張專輯的概念原點,從二十歲到三十歲,頑童用音樂走過人生最精華的時期,可能有些聽眾覺得他們變了,但他們不忘初衷,用此曲宣示信念。「很抱歉/我曾經說過我不會變/我變得更強大/我自認沒有虧欠」歌曲開頭,瘦子走上講台唸出這段自白,給二十歲的自己,也給那些對人生感到疑惑害怕的人們。

專輯設計也以此為概念,三位團員紛紛從「提供服務者」與「被服務者」的角度,扮演二十歲與三十歲的自己,前者象徵勞動階級為生活努力著,後者則代表辛苦奮鬥後的功成名就。

「做Hip-hop的人,會說做音樂是『cooking beat』。」二十歲的瘦子煮飯給現在的自己吃,意味著年輕時自己渴望作品被看見聽見,現在則更有能力幫助後輩。
「做 Hip-hop 的人,會說做音樂是『cooking beat』。」二十歲的瘦子煮飯給現在的自己吃,意味著年輕時自己渴望作品被看見聽見,現在則更有能力幫助後輩。(照片提供:本色音樂)
以鋤草工人象徵勞動階級,三十歲的大淵穿著筆挺西裝、功成名就的模樣與十年前的自己做對比。
以鋤草工人象徵勞動階級,三十歲的大淵穿著筆挺西裝、功成名就的模樣與十年前的自己做對比。(照片提供:本色音樂)
二十歲的小春是泊車小弟,幫現在的自己開車門。
二十歲的小春是泊車小弟,幫現在的自己開車門。(照片提供:本色音樂)

白手起家的頑童 MJ116,靠自己努力賺了點錢後,大淵和瘦子各自買了和自己出生年份相同的二手車,由於車輛老舊,需要一再進行修復和改裝,〈二手車 SOUTH SIDE〉的創作靈感便是在這段與愛車相處的過程中油然而生。

「自己賺的我爽就花/奢華的都市/簡單過生活」比起天價超跑,大淵更喜歡開著自己的綠色小車穿梭大街小巷,載著團員們東奔西跑,遇到問題一一解決,在修車改車的過程中,這輛獨一無二的車子也漸漸有了自己專屬的品味。此曲除了描寫開二手車聽饒舌歌的自在生活,也唱出頑童一直以來深植人心的價值觀:出身平凡無所謂,就算沒錢也可以活出自己的生活態度。

22 歲法國電音製作人 & 70 歲日本藍調樂團

頑童不負其名,總是愛搞些讓人跌破眼鏡的合作,「玩」音樂對他們來說倒真像是場遊戲,但要玩就要贏、必須玩得漂亮才行,也因此每項嘗試的結果,都交出了耳目一新的作品。

今年 6 月,他們前往法國巴黎的 Red Bull Studio 與當地的新銳電子音樂製作人 BlackDoe 一起錄製新歌〈Costly Love〉並拍攝 MV。「法國人對自己很有自信,可以感覺到他們不屑美國的 Hip-hop,不會去追求美國在流行什麼。」大淵非常欣賞法國人的態度。

年僅 22 歲的 BlackDoe,其作品受 Hip-hop、R&B 和加勒比海音樂影響,慵懶慵懶又帶了點 Soul 的基底。回憶起當時的合作,瘦子表示雖然語言隔閡造成溝通上難以完整表達雙方想法,但反而因此激盪出「心靈交流」的瞬間。

「那天錄音室工作結束後,我把 BlackDoe 拉回我們住的地方繼續做,他也很熱情、加班也無所謂。我們在調東西,弄很久,忽然聽到一個聲音覺得對了,他也沒有問我覺得這個好不好,我們就是同時看了對方,心裡想著『就是這個』,那種感覺很棒!」

更有趣的是兩年前與日本樂團 Baker Shop Boogie 合作的〈金上癮〉!

2015 年 2 月,頑童一票人因員工旅遊而去了北海道,在札幌街道閒晃時,大淵和瘦子隨意走進一間酒吧。當時的他們絕對沒想到,這場跨世代的戲劇性合作就這麼展開了。

那間名為 BooGie Pizza & Beer Bar 的酒吧裡貼了很多 Baker Shop Boogie 的海報和照片,瘦子在廁所發現一張十年多前「復出巡迴」的資訊,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個「老到翻掉」的樂團原來已經有四十多年歷史。「他們講了很多樂團的事,還指著掛在牆上的一件很帥的夾克,介紹說是某位團員的,而那位仁兄已經過世了。大家都七十幾歲了是不意外啦~但當你看到一件衣服,它是有一個故事的,我覺得很特別。他們實在太酷了。」

瘦子坦承,雖然當時講好要一起做音樂,但其實醉意朦朧的自己並沒有真的放在心上。直到回程途中,上網聽了 Baker Shop Boogie 的歌覺得很帥,才認真考慮合作。「直到後來跟 Redbull 討論案子時,對方提了日本幾個比較紅的線上藝人,但我覺得這樣沒有意思,找紅的人做誰都可以,但跟我們又沒關係。我們想做一些更有故事性、跟自己有連結的東西,所以就提議找他們(Baker Shop Boogie)。」

這是 Baker Shop Boogie 成團四十年來,第一次跟海外藝人共同錄製、創作歌曲,而〈金上癮〉也取樣了收錄在 Baker Shop Boogie 專輯《1972 BROTHER 2》中的歌曲〈Infinitely〉,以吉他作為主旋律,結合頑童寫的饒舌歌詞,是一首風格多元、交織了新舊時代潮流的難得作品。

「他們好老喔!都 70 多歲,整團加起來搞不好有 500 歲,看他們錄音我都覺得好辛苦喔!」瘦子皺著眉,有點在憋笑又有點不忍心地描述:「我很喜歡他(主唱澤內明)那種滄桑的嗓音。第一天錄音我在外面聽,覺得很心疼,因為他很用力唱到爆青筋,我都覺得我快把他弄死了;吉他手(吉田はじめ)也是,看起來好像彈到快睡著了。因為還找不到感覺,請他們重錄時我都覺得很內疚。」

然而令人感動的是,隔天原本沒有安排錄音行程,澤內和吉田卻主動要求重錄。「可能是他們自己也覺得還不夠好,所以我們就再進錄音室,這次狀態非常棒!」

頑童MJ116

《幹大事》這張真實而充滿勇氣的專輯,寫著頑童 MJ116 這十三年來的人生與歷練。」專輯介紹是這麼寫的,而我難得不覺得這種宣傳文案在講幹話。因為每首歌真的就是頑童,是他們三人的生活態度、周邊朋友的真實經歷,以及對於夢想最具體的描述。

看著坐在對面的大淵、瘦子和小春互相吐槽,完全沒有包袱地東扯西聊自己的生活習慣,時而有條不紊地回答問題,時而開啟將話題扯到天邊然後一起放聲大笑,毫不拘謹的自在態度,與舞台上霸氣十足的模樣截然不同。我就像拎了一手啤酒去隔壁串門子的新鄰居,讓他們不藏私地熱情招呼著,還品嘗了那一盤盤味道獨特的家常菜。

 

點此閱讀【專訪】頑童普拉斯 三十而立幹大事(下)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