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是天生】孩子王也會長大:夜貓組春艷(下)

剛開始接觸饒舌,Leo 王迫切地想和不同的饒舌歌手一起合作,其中一個名單就是春艷。「因為看過他被熊仔罵的影片(Diss RBL)。那個比賽有名的人很多,可是有穩定在做自己作品的其實沒那麼多,春艷就是其中一個,我喜歡。」春艷聽了,靦腆地笑著說:「謝啦!」

20170926-夜貓組春艷(下)_750x390

兩人一開始合作的歌,就是〈種瓜得瓜 種 dope 得 dope〉。「他的饒舌感覺沒有一個框架,我那時候印象很深刻,覺得他副歌很像周杰倫。」春艷說。

當時 Leo 王在「怪人屋」Revolver 擔任音控,兩人偶爾會因為嘻哈演出而相遇,但是當時春艷對 Leo 王的印象只有「怪」。歌曲完成之後, Leo 王曾傳訊息給對方,感性地表示,一起合作很開心。沒想到春艷回應,「幹嘛講這個,想幹嘛?」可能因為不熟,或是饒舌圈根本沒人來這套,兩人一直到這張專輯,才開始會互嗆,從單純的工作關係變 homie。

「我從一個內向男孩/到大藝術家/過去他們會說去欺負他/這個瘦小孩子/活該被排斥/誰料到多年後他成為才子」──春艷〈藝術家〉

最早頂著一顆西瓜皮現身的春艷,以孩子王之名走跳,在彼時的饒舌圈中,是一個奇葩,從大一開始,參加了兩次 MADSTREET,卻都落選,之後更積極創作,最後加入氣味相投的饒舌廠牌「戰犯」,發行了《大男孩主義》、《鬧青》兩張作品。異類、無厘頭、中二的形象難以抹煞,但是孩子總會長大,他不再叫自己「孩子王」,「都 24 歲了,不要再講了。」

沒玩過團,春艷在音樂上,一切都靠自己摸索、找答案。過去他因為喜歡吃蛋炒飯,從小看著媽媽做,有天自己試著做就成功了。無師自通除了天分,還要有熱情和好奇心,春艷也學著編曲,儘管毫無樂理基礎,也不會彈琴,仍憑藉聽力、記憶來模仿,揣摩自己喜愛的曲風,做出不少好入耳的 beat

_MG_8003_2 copy

「我是家族中的異類/也懶得避諱/遺傳學在我這失效/學者都閉嘴」── Leo王、春艷、三小湯〈種瓜得瓜 種 dope 得 dope〉

春艷有一個姐姐,身為家中的老么,從小就是家裡關注的焦點,「我覺得很煩,不要管我。」受到束縛的心,渴望自由,所以他不要求別人,不喜歡計較,個性隨和,Leo 王認為他很善良。

不想被家人綁束,最好的辦法就是和朋友們鬼混,春艷在五股長大,國中也曾和不良少年廝混過,當地的立體停車場是他們的根據地,「那塊空地簡直就是一座競技場」春艷的一篇回憶錄裡這麼寫著。打架衝突、夜遊慶祝的種種,都在那裡發生,過往的經驗,形塑了一部分的現在。

後來玩滑板,西門町成了他的地盤,2012 年 10 月和一群因滑板認識的朋友,共同組織了「Lasaboyz」。這個團體沒有明確的定位,臉書粉絲卻超過一萬人,許久沒更新的「La$aWeekend 拉薩周末」記錄了他們玩滑板、闖蕩街頭的片段,不定期推出的 zine 即將發行到第四期,今年更首度辦了兩場派對。不過現在,春艷很少玩滑板,把時間都獻給了音樂,Lasaboyz 則成戰犯的一份子,他說,「我們全部變成一群朋友,這樣我就不用分說,為什麼不跟誰混的感覺。」

西街少年喜歡觀察城市街景的細微變化,有天一時興起,與朋友爬到台北車站新光三越旁的大樓頂樓,看著夜景出神,想起了老歌〈台北的天空〉。春節回到左營奶奶家,也感慨寫下自己多年前發現的廢棄眷村,終於被完全剷平。生活在城市的夾縫中,春艷的眼光,珍視著每個細微末節的不同。

「高中開始拿著底片相機/只有不停創作能夠讓我相信/我很特別」──春艷〈我沒有壞掉〉

不當孩子王,春艷也混操場,那裡的 DJ 不放 EDM,多的是搖滾、Hip-hop,甚至是華語金曲,各種意想不到的名人、藝術家都可能在那邊出沒,派對、音樂是支撐生活的泉源,現在的室友,就在操場上班。

春艷的創作力不侷限於音樂,高中讀復興商工廣告設計科,大學換過兩所,最後落腳文化廣告系,設計背景也養成了插畫的興趣。前年在東京買了一本筆記本,想把當時的所見所聞畫下來,隨手在封面寫下「東京疾行」,回到台北後索性改成「台北疾行」,還曾畫了一部以台北為背景的滑板漫畫《黑鳥 Black Bird》在 LASABOYZ Zine 連載。

春艷的插畫作品(via)
春艷的插畫作品(via

訪問正式開始前,春艷提議把音響關掉。「我怕會影響我的思緒。」過程中,他則多半安靜側聽,發言多數時候,仍低著頭看桌子,偶爾才會轉過頭來正視我的眼神。

脫離了管束,迎向嚮往的自由,春艷有一群朋友,接納他的特立獨行。

_MG_8093_2 copy

「我們是怎樣的人,夜貓組就是一個怎樣的東西。」兩個人並不特別給夜貓組定義一個風格,這個組合的成立,是兩人的成長背景、過往音樂經驗潛移默化的總和。Leo 王回憶,有一次回高雄幫忙淺動音樂文藝營,生祥老師(林生祥)一邊放著 Bob Dylan 的音樂,一面彈起「月琴吉他」跟著 jam,他說,其實在你的創作之中,頂多有 5% 是你自己,其餘 95% 都是來自前人的養分。「這個概念很讓我震撼,我覺得要成為好的創作人,真的必須認識到自己的渺小,你只是一邊為那些巨人的才華所傾倒,一邊寫下一些日記。」

兩人的音樂偏好大相逕庭,正好成了互補。春艷喜歡聽新的音樂,國外哪個饒舌歌手出了新歌,總會第一時間搶聽;Leo 王反而喜歡聽音樂的原貌,爵士、管樂演奏專輯都聽,平時喜歡隨意用一些單字,或無意義的音節,跟著旋律擬音吟唱(Scat Singing),因而和 9m88 一拍即合。過往也可以聽到他在 Jazzy Hip-hop,甚至雷鬼曲風的嘗試。「新的可以聽創意;舊的是聽傳承。」Leo 王為此下了總結,夜貓組多元的音樂風貌,其實有跡可循。

_MG_7984_2 copy

為宣傳專輯,夜貓組在業內展開「辦公室試聽巡迴」,跑到音樂、媒體、廣播公司進行半小時的演出,有一回他們到 KKBOX,剛好遇到熊仔,春艷特別開心。「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大家繞了一圈,又在頂端相見的感覺。」回憶自己在 Diss RBL 對戰當下的情況,他說,「他在創造一個台灣 battle 的歷史,我當下是一直在欣賞他怎麼嗆,因為他真的很屌。」事後這段影片果然名留青史,春艷內心沒有疙瘩,更多的是惺惺相惜與欣賞,看著對方進步,自己也要更好。

「一場 battle 讓我爆紅邀約不斷/我在學校我就盡量裝死/周末夜晚我就復活一次」。──夜貓組〈夜貓組〉

Leo 王和春艷,身材一高一瘦、聽歌一舊一新,一個擅長描繪抽象概念,一個喜歡寫有畫面的具體形象,注意力不集中的學霸,和換過兩間大學的滑板少年,最後都沒有畢業,倒是持續進修饒舌音樂,而且樂此不疲。專輯新歌〈墜機〉,乍看像是一場悲劇,但是他們想要傳達的是活在當下、隨遇而安的 YOLO 心態,「現在要墜機了,可是想一想也不是很怕,因為我們正在前往巡迴的路上。」顛覆常理邏輯,混亂也可以是一場嘉年華。

〈驢子〉則是他們對音樂的固執,「我們不是一匹跑很快的馬,我們是驢子要慢慢走。」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安穩踏實地走好每一步,驢子也有自己的煩惱,幸好身邊有顏社商隊,還能笑著悠悠尋找綠洲,最好能在最後一飛衝天,航向太空,漂流在無垠的宇宙。

 

夜貓出任務之 「The Wall 健康歌曲 OwO 專場演唱會」 

日期:2017.10.21(六)
時間:19:30 進場/20:00 演出開始
地點:The Wall Live House(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主演:夜貓組(Leo王+春艷)
特別來賓:李姓製作人、楊姓饒舌歌手
購票連結:https://goo.gl/ddeRhP(入場票+專輯=$666)

_MG_8175_2

攝影/Yuming

延伸閱讀:

【我的怪是天生】搖滾主唱的饒舌路:夜貓組Leo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