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恥力蔓延不可抗拒:五五身樂團

2013 年巨獸搖滾,彈著吉他的蕭靖謀,隨著節奏進行放下了樂器,開始在觀眾面前彆腳的扭動身軀,同手同腳、掀起上衣,與其說是跳舞,用「求偶」一詞可能更恰如其分。

就算已經討論過、排練過,心中不斷重申著「等一下要跳舞!等一下要跳舞!」的金盃鼓手 Kilo 還是難忍笑意,乾脆閉眼撇頭渡過這個尷尬的時刻。隨著蕭靖謀雙膝一軟,跪地後單手插入口中,配上煽情的神色,貝斯手林冠彣開始發出印第安式的胡亂怪叫「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群眾,一面笑著荒謬,一面叫好。

當時人在英國攻讀研究所的吉他手大太,看到這段錄影頭皮發麻,對於本來在吉他社彈著〈純真〉、翻唱電台司令(Radiohead)、幽浮一族(Foo Fighters)與天蠍合唱團(Scorpions)的吉他社同學,怎麼會變成這樣,他完全沒有頭緒。

20170727 專訪 五五身

巨獸搖滾的〈北上巴士〉,我們的樂團應有盡有

他們三個去報了巨獸,結果變奇葩。第一次表演〈北上巴士〉的時候他們跳舞,變成現在的表演方式,跳舞也變成慣例。」大太說,對於五五身為什麼變成這樣,他沒有經過這段,no comments,真的不知道,聽起來語氣有些無奈。

五五身本來多在咖啡廳演出,卻難掩理工男的動感靈魂,總覺得自己在恬靜文藝場合,常讓台上台下的彼此陷入格格不入的窘境。後來,蕭靖謀去了 2011 年處於能量高峰的巨獸,視野大開,被 fuck up 氛圍與表演的可能性影響震撼,剛剛開始參加音樂節的五五身,便從潛意識中產生了靈感:「在咖啡廳裡,民謠樂團掛羊頭賣狗肉,彈到一半開始滿天飛地上滾爬,最初就是想惡搞,給文青一個震撼。

敬謀

蕭靖謀,別稱雞毛,五五身的創作核心之一,從寫歌衝撞麥當勞的極端的「嚴素」,因為喝了一口學妹的漂浮可樂,而沈淪為妥協素食主義者。熱愛大自然,instagram 追蹤健身豐臀的網美,看戀愛實境劇《夏威夷雙層公寓》與東方冰與火《馬可波羅》,還有可愛小動物影片。第一份工作應徵時說是開發客製化視訊軟體的工程師,正式上班卻成為監看熱情孕婦直播的測試員。

團員們說,蕭靖謀曾是中央大學的校園風雲人物,連往返學校的客運上,都能聽見女學生在議論,甚至同學常抱怨學妹一直在關注他無名小站的最新動態。蕭靖謀對自己校園時期風光直言不諱,那是他人生中重要的回憶,現在是要攀另一個巔峰。

敬謀3

首次創作是被前團員西北雨慫恿,把看阿凡達所啟發的和弦佐陳致遠的故事寫下的〈黃金戰士〉;因為暑修,22 歲的他在操場上看見富含膠原蛋白的青春鮮嫩,出於苦悶、得不到的嫉妒與憤怒,以極度的愛而生恨,寫下〈安全人與小海豚〉。

蕭靖謀:我個人脈絡是懲罰文青,那個時候就是要表現『我比你們更文青,我跟你們不一樣』,大概是這樣。成為另一種文青,野獸派文青,後文青。

聽著 Tricky,他要冠彣彈電電的 Bass,以 trip hop 設定寫出〈尋找山神〉,回望慾望蠕動的〈北上巴士〉是以 Disco 做基底;本想要彈出牙買加輕鬆慵懶的雷鬼節奏,卻令〈還要更多〉聽起來變成亞洲式的血汗雷鬼,一種汲汲營營的代工感,聽起來很過勞的五五身式雷鬼。

吉他手大太用旁白一般平穩地語氣說:「我們都想找一首歌臨摹,但不管怎麼做,結果都變成我們自己的樣子。」

大太1

大太,本名陳宏易,2012 到 2013 年遠赴英國攻讀聲學與震動研究所,現職是檢測 3C 產品噪音指數的聲學工程師,騙女友聽五五身的新 demo,卻放出自己唱回聲樂團〈成為我的新娘〉錄音,是樂團裡唯一結婚的人。敬佩生祥樂隊的樂手水平與議題關注,而自己學生時代參與至今樂團,翻唱 Radiohead 卻輸給了聖鬥士星矢〈天馬座的幻想〉;直到現在他們還記得評審是誰,但還是怕直說會讓對方怒開直播澄清。

出國前對五五身的印象還停留在《我是猛禽》EP 中的形象,直到那年看到〈北上巴士〉的錄影,大太想起畢業時曾跟蕭靖謀說的話:「雞毛,我覺得你真的很有天份。你應該找更強的隊友。」現在聽來,是有點後悔莫及。

大太3

2013 年是五五身重大變化的一年,他們看了網路上 Boney M 的〈Daddy Cool〉影片,又把求學時在中壢的情愛糾葛,寫成一首動感的〈北上巴士〉。大太回國時正是五五身正處於表現能量高峰,那時候要跟樂團參加 Park Park Carnival 的他,也很認真的問過蕭靖謀:「我不懂為什麼要穿法老王?

表演那天,大太穿著斯巴達戰士服裝,在夜裡露著奶頭,彈著木吉他,踩著破音。蕭靖謀回憶,當時買這件衣服大家都很抗拒,演完後團員都換完衣服,唯有大太還一直穿著,還一邊「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地傻笑,蕭靖謀說:「他很快就懂我們這段時間建構出來的美學。」

中央大學位於獨特有機、生猛感的中壢,很多東南亞人,交通非常鷹派:當你看到一個點,思考的是如何將你的身體與駕車移動到過去。

蕭靖謀:因為中壢,是沒有答案的。
Kilo:應該是一開始規劃的時候就沒有想好。

這裡對五五身的創作有著深刻影響,團員一度以中壢人自居而驕傲,甚至〈北上巴士〉更多帶著的情感是一群中壢壞傢伙高呼著「台北我們來了」的心情。

「我覺得 9025 很完美的詮釋了我們的轉捩與新舊價值觀的衝突;我後面那個吶喊也是用這樣的心情喊的。」貝斯手冠彣意外地說出藏於心底,其他團員都不知道的情感。

冠彣1

林冠彣,四年往返台北與中壢的台北人,行動力旺盛,頭腦處理訊息快,又是跳躍型思考,訪問時被靖謀笑稱是大數據腦,用建模方式表達。熱愛美式卡通、Star Trek 迷,喜歡頂呱呱,談過 2.5 次戀愛,〈北上巴士〉中寫的 9025 實際上應該是 1818,是他常搭乘台北西站到中壢中央大學的客運班次,載滿四年的大學時光和回憶。

為求押韻,更致敬〈風神125〉,才把唱起來像客家話的「1818」變成改成路線相近的「9025」,也從投不到馬英九會難過、練團時把國旗插在琴袋上的學生,變成那個超越藍綠、在臉上塗黃泥的林冠彣。

冠彣3

延續在〈北上巴士〉之後,五五身想延續「在咖啡廳懲罰文青」的有趣情境,既然舞蹈蠕動爬都有,索性決定跨足說學逗唱,演出前準備一段口白,做 4D 的民謠新體驗。

_MG_4302 _MG_4298

遙想 2009 年春末,在「UNPLUGGED 不插電音樂大賽」翻唱完〈巴士底之日〉受到廣大迴響後,中央大學吉他社的蕭靖謀、林冠彣、陳宏易、吳宜謙,首次要以樂團形式前往台北大學表演。苦思團名未果,眼看截止期限將近,大家緊張,就在宿舍邊吃火鍋邊討論團名,吃著夫妻肺片(素)鍋,團名也真的差點變成夫妻肺片。

本來樂團要叫沒那麼恥的 The Half,「五五身」是很早以前的廢案,因為過度太可愛。最後在想不到其他名稱的狀況下,大家決定要恥就恥到底,連英文也一起恥,變成 Fifty Body Fifty。

「我在公司我不太敢宣傳我的樂團,不想讓同事知道我下班後在搞這些有的沒的。我有幾個同事有在看團,有看過我們演出,但我絕對不會讓我主管知道的。」金盃鼓手 Kilo 眼神堅定的說。

Kilo1

Kilo,本名吳宜謙,現於知名 NAS 大廠擔任工程師 ,從大學開始參加系籃跟著學長一起健身,為了追求痛苦的感覺,肌肉常保發炎狀態。喜歡夏帆與石原里美,到墨西哥出差不忘帶日劇去看。「放火燒田」是想講自己的故事;明明在吉他社卻一直打金盃鼓,專長是金盃鼓與為情所困。之前曾獲邀擔任知名樂團金盃鼓鼓手,但當時計畫一畢業不再玩團而婉拒,結果研究所畢業後還沒離開五五身,至今不知道為何吉他社都是小矮人在彈吉他,大家還剛好一樣高。

Kilo:一個心智在正常水平線、普世價值的人會來搞這種樂團嗎?不應該啊!

Kilo 的金盃鼓在曲風搖滾的民謠樂團中並不算常見,這次專輯在 Zen 的 112F 錄音,之前 EP 時僅用一支 mic,這次有七、八支 mic,在製作人吳志寧的指導下,也發現自己除了悶頭堆積乳酸之外,是能夠多花一些巧思,補齊整個樂團頻率,讓音樂的層次更豐富。

Kilo2

「專輯特別補了莎莎、鈴鼓、牛羚、Cabasa 這些 percussion,金盃鼓比起爵士鼓,頻率沒有金屬或特別高低,聲部比較平。所以特別加進去。」Kilo 說,這次專場,會找 session 樂手配合,也在構想怎麼自己一人演出這些樂器,已經買了一人樂隊常用的束帶,正在研究。

心靈意淫化作肉體苦痛,樂團人非常的高興

不寫奇幻的歌,五五身圍繞生活與心靈,交通、爬山、替代役⋯⋯開始工作之後,他們的新篇章也來臨。

「還是學生的時候,精力都放在打電動跟睡覺,我會覺得我真的把精力去投入在某件事的話,世界就要被我改變了。所以,看到很多事情會覺得很蠢,這麼簡單的事情怎麼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但直到工作以後,一天投入八個小時,累得跟狗一樣,真的能完成的事情,沒有想像中的這麼多。」蕭靖謀說。

他們漸漸有一種感覺:「對事情很多看法的人,這些人實際動手起來的效率,不好的多。

工作以後多了很多動手經驗,自己真的在地上爬過,就會比較能理解以往精神在天上飛時,是無法洞悉世界的,而他們很喜歡自己有這樣的轉變,也在作品上大方反映出來。

蕭靖謀說,他的轉變就是做出〈加里山假期〉,一篇跟 Kilo 去登山旅遊的流水帳。很多人好像聽了歌詞好像歌詞好有意義,但真的就是流水帳。

來自非洲送給朋友,是當時存在手機中的非洲樂手 Ali Farka Touré 音檔,當天播放給朋友欣賞、香蕉皮上帶著外來菌種,是真的不能亂丟。一路上,把發生的事情寫進去,大家的解讀很多,蕭靖謀說:「可能我們的生活自然就流露出意義了吧!」

五五身1539

這次的旅途,也促成樂團的發片祈福再次攀登加里山。原本想法是登山拍 MV,當時大家都贊成,也認為 Kilo 單純的爬上去爬下來提案不錯,至少比去那邊拍張照、當噱頭更浪漫,也呼應後來創作是肉體在地上爬,而不是精神在天上飛的概念。

等著他們的是繩結跟山壁,讓找來的攝影師們,累到根本沒拍到什麼素材。那天來有電影圈工作者、龐克圈朋友、妝髮師,全都是住台北沒運動的都市人,平常不會出現在山上的,上去下來都一臉臭。

林冠彣:這一次很多人想殺掉我們,堯神下山膝蓋各腫一顆,走路跟音地大帝一樣。下來那一個禮拜帶來的感覺⋯⋯我覺得應該是蠻美好的吧?

冠彣2

再一次雄性浪漫,再一次承受,再一次面對面心交

Kilo:本來這張專輯要叫做《重新做人》,因為發完片之後大家都沒錢了,剛好一起重新做人。

為了將青春期旺盛分泌的荷爾蒙萃取,他們透過地下道的移民,請來《積極與落寞》的製作人吳志寧,擔任《再一次雄性浪漫》專輯製作人,吳志寧對於民謠、搖滾樂團的知識底蘊,協助他們編寫〈午後雷雨〉、〈自由的風〉和聲,錄音版本完成度大增,拔擢到另一檔次,煥然一新的老歌〈午後雷雨〉還成為先發名單,EP 中的人氣歌曲〈英魂厲鬼〉也會釋出全新版本。

若把「雄性 浪漫」拿去餵 Google,會得到兩隻公獅子在草原上「嬉戲」的相片,獅子也是本次專輯的代表動物,由楊盛堯設計,以 CD 固有的膠殼形式包裝,不犧牲收納性去換浮誇矯情的設計。

林冠彣:我還傳給獅子的攝影師,想跟他索取照片使用權,對方本來還回說「可以聽聽看你們的音樂嗎?」傳過去後他就沒回了。

玩著搖滾不搖滾民謠不民謠的風格,在兩邊都交到不少朋友。這次專場有別於音樂祭 30、40 分鐘快速戰鬥,巡迴場次邀來別具特色的共演者,如台北場是對樂團成軍意義重大的回聲樂團主唱柏蒼,桃園場是民謠氣息的楊大葳,高雄場則是好朋友奮樂團,每場來賓都有不同的形象與曲風。

蕭靖謀:我們的〈樂團人〉結束的地方是「面交、面交、面交⋯⋯」,創作啟發的原型是回聲〈戀人絮語〉的「sing it alone、sing it alone、sing it alone⋯⋯」,我們本來要唱「面交、面交、sing it alone!and tonight ⋯⋯」然後迎接柏蒼進場,但他馬上就說有另一個想法⋯⋯。
林冠彣:我有傳 demo 給他,大概被識破了。

2015 年十一月,大團誕生開發場 9,在七百人的現場,蕭靖謀戴著墨鏡靠在音箱上,耍帥許久之後,從自備的瑜珈墊上,以翻滾方式來到麥克風前,一句「Ready To Dance?」,現場氣氛瞬間沸騰。儘管那晚常被解釋為「大家都是來看草東的」,但他們穩健的台風、對表演認真的態度,怎能不期待一場專屬五五身的演唱會呢?

合照1

五五身【再一次雄性浪漫】專輯首發場

活動日期:2017.8.3(四)
活動時間:20:30 開演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 1 號)
演出陣容:五五身
售票頁面: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9674

 

 

攝影/ Yuming 場地/ 棲仙工作室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