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靠音樂吃飯嗎?看看 Scott Hansen 的成功故事

Tycho
音樂人 Scott Hansen 以 Tycho 為其個人及團隊名稱發片,他的音樂生涯雖然不有趣,卻可以作為一個可參考的好例子。

美國新聞網站《PandoDaily》日前刊出美國知名音樂人Scott Hansen 的成功故事,給予準備進入音樂圈的年輕人一些建議。

Hansen 是來自舊金山的電子音樂人,以 Tycho 為名,至今發行四張專輯,定期演出門票皆銷售一空,其他音樂銷售和串流服務收入也足以讓他過著充裕的生活。但 Scott Hansen 的故事與那些一炮而紅的明星不同,他的另一個身分是軟體開發人員以及視覺設計師,自 2002 年開始做音樂,自己經營自己,直到 2011 他 35 歲那一年才簽給主流廠牌,這個成功故事是一個用足夠的時間和耐心,承受了一定的壓力,還有聰明的商業頭腦,來建立了一個維持在一定水平的音樂事業。

Tycho 並非唯一一個在衰退中的音樂產樂,試圖擠壓出零星的價值的音樂人,以下是我們從 Tycho 的經驗中學習到的:

1. 自己能做的,就儘量自己完成。或者,將一些事務委任給你信任的人,不管是錄音、藝術設計、行銷或燈光。當音樂人自給自足的時候,你就能夠在談判桌上站得更穩,也讓自己在和唱片公司簽約時立於更有利的位置。

在和廠牌簽約之前, Hansen 原先是很滿足於將音樂當作兼職,「我的音樂事業運轉順利而且自給自足,我為什麼需要加入廠牌?」

獨立流行樂團 Pomplamoose 主唱兼籌資平台 Patreon(該平台讓藝術家能夠直接用作品向民眾募款)創辦人 Jack Conte 曾形容像 Hansen 這樣的藝人是「正在出頭、創造性的階級」。「我們開始不用『有錢又有名的巨星』、『持續挨餓無人知道的小咖』這樣的二分法來看待藝人了,這兩種階級還是存在,不過現在有了新的「中產階級藝人」,他們是長久的、成功的並且以小型商業模式在經營的。」

而目前有越來越多的平台像是 Patreon 這樣,能夠讓各個領域的藝術家、創作者直接面對群眾,它們讓創作人擁有一個能長久經營的平台,直接和贊助者產生聯繫,知道他們的想法並透過提供自己的作品來收費,既然有了這些籌資平台,所謂的中產階級藝人就不用再仰賴那些狠狠吸血的唱片公司。

patreon
Patreon 這樣的募資平台讓各個領域的藝術家和創作者們得以更直接的面對群眾,並且以自己的作品取得支助。

 

但即使雙向互動並提供贊助的平台持續崛起,現在的音樂產業也還不到完全摒棄唱片廠牌的時候。比起單打獨鬥的音樂人,唱片公司能夠和 Youtube 、 Spotify 達成更有利的協議。

因此,2011年的時候, Hansen 還是和獨立音樂廠牌 Ghostly 簽約了,並以 Tycho 之名發行了專輯《Dive》,這張專輯在美國告示牌舞曲/電子音樂類別的排行榜拿到了第22名的不俗成績,甚至被全球性的線上媒體 Popmatters 選為當年度最棒電子專輯第三名。與業界中名聲良好的廠牌合作, Hansen 不但能堅持維持自己專輯的品質,而且得到了市場和銷售上的援助。

但是創作者們要怎麼知道什麼才是簽唱片合同最好的時機點呢?才不用獨自地在中階藝人之中苦苦掙扎,爭取那些有限的資源?

Hansen 是這樣說的:「有個時間點你會突然覺得自己有股力量,你可以去決定一些事情。」簡單而明確地說,和唱片公司簽約最好的時機就是,「當你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有的時候」。就 Tycho 的例子來說,他們整個團隊是自給自足的,由於 Hansen 本人就是平面設計師,因此他們的影片和現場演出的藝術配置都由他親手設計,而 Hansen 同時又是個理解自己所有設備,經驗豐富的技術人員,並且相當知道如何有效地利用社群媒體來推廣、行銷自己的音樂作品。

「徹底理解並掌握自己的工具,才能夠讓你做出所有你想做到的作品。」Hansen 說。樂團懶洋洋地坐在一旁、枯等工作團隊在台上設置裝備、幫忙調音這種事,對現在的音樂家來說是負擔不起的奢侈了!

 

Tycho_graphic
由於 Hansen 本人就能包辦所有平面設計,因此在 Tycho 的現場演出常常可以看到精心設計的舞台布置和影像播放。

 

 

2. 瞭解商業模式。如果你真的不懂,那就找個瞭解箇中奧妙又值得信賴的人。不管是再良善的唱片公司,都是基於商業立場在跟你打交道,雖然所有的案例不盡相同,但你還是要記得千萬不要把自己的歌曲著作權隨便簽給別人。

Hansen 提到自己唯一欠缺的就是商業的敏銳度,也因為這個缺點造成了他的職業生涯中最大的錯誤。由於 Hansen 一開始沒有靠著音樂賺到相當的收入,所以他把音樂當作是用來賺點錢的的項目之一而已,也沒有意識到簽了錯的合同會讓自己損失掉很多潛在的機會。最讓他後悔的、也是音樂人討論唱片合約時最常重複出現的主題-放棄母帶使用權,這意謂將唱片製品的版權拱手,這表示唱片公司享有對該版本的 remix 及後續各種音樂工程的處理權。

所以要在當代音樂產業中存活,並且不讓自己有任何一絲遺憾,是否音樂人都應該去剖析法律文件、修個 MBA 學位、拼湊可讓人信服的大量視聽證據呢?也不用啦, Hansen 給予的建議是,當你不瞭解商業運作的模式時,你真的需要找個值得信賴的人幫你,「當你沒那麼專業的時候,你就等著被其他人宰制,找個朋友,用你所有能使用的手段來和唱片公司達成交易。」

 

3. 讓現場演出變得值得紀念。這永遠是真的,而且現在因為網路的流通,你的歌迷在家裡就能看到現場演出的影片和紀錄,讓每一場現場演出都是特別的就變的更加重要了,讓他們想要親眼看到你的演出,也讓你的粉絲群能夠藉由討論你的演出而建立出一種團體意識。

Hansen 透露了他收入來源大概的項目,不讓人意外的,主要的來源是巡迴演出,「有很多樂團將巡迴演出視作一種行銷的工具,但這種想法過時了,當沒有人要買專輯的時候,為什麼你還要藉由巡迴演出來宣傳自己的專輯呢?」他認為應該要把巡迴演出的重點放在直接得到利潤上,「這是現在所有人得到薪水的方式」Hansen 說。

 

4. 除了音樂之外,也給他們一些其他有價值的東西。實體的收藏品、海報和 T-shirt ,這些東西讓你的歌迷能夠表現出他們與你的音樂之間的連結。

Hansen 收入的第二大項目是實體商品,像是黑膠唱片、 T-shirt 、還有其他出版品;第三名則是來自數位下載和串流服務的收入;最後一項則來自於出版、同步權,不像以往, Modest Mouse 、 Postal Service 這樣的獨立樂團可以藉由讓廣告使用他們的歌曲賺進大把現金, Hansen 表示這樣的淘金風潮已經過了。

Tycho 的黑膠唱片和其他實體商品也是主要收入來源,應該也是現代很多樂手和樂團的主要收入來源。
Tycho 的黑膠唱片和其他實體商品也是主要收入來源,應該也是現代很多樂手和樂團的主要收入來源。

 

最後,要有耐心。 Hansen 說:「這一切花費了十四年的時間,當我回過頭去看整個過程,還有其中所有的關鍵,我會說它的過程令我滿意,進展也是良好的,但其實這之間是非常緩慢的,一再嘗試著什麼有效、有幫助,什麼完全無用。」

這些建議或許不是最可靠或最能鼓勵人的,但畢竟不管是什麼行業,都不可能會有一套既定的成功標準,做音樂一直都是一個艱難的選擇,但其實你也有個固定的路線可以遵循,熟練自己的樂器和器材、寫幾首好歌、固定的巡演,如果你夠幸運的話,就會有唱片公司帶著大好機會來敲你的門。現在要當音樂人就跟當創業家一樣,你嘗試,然後失敗,然後持續這個循環,當然,那也是因為你有一定程度的瘋狂、有著對於音樂的狂熱。

 

 


作者

Peas Lin

Peas Lin

Blow吹音樂專職編輯,立志成為以筆耕維生的文字工作者,先後經歷過雜誌出版和代編設計的戰場洗禮,決定投身興趣所在的獨立音樂界,期望藉由文字書寫透視音樂內在、穿梭網路平台邂逅廣大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