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歌頌著台灣人的獨立音樂作品

擁有著特殊事蹟、身份特別的人物,不但容易被創作者做為良好的發揮素材寫入歌曲,也是創作者藉此抒發對歌中主角敬意與關切。台灣早年因言論自由受箝制,歌頌對象不免是圍繞當局執政者的愛國歌曲,或那些從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異地先民。

1987 年解嚴後,丘丘合唱團團長邱晨為台灣最年輕死刑犯湯英伸寫下《特富野》概念專輯,伴隨著崛起的原住民族群認同議題,嘗試以音樂報導事件方式;雖然不受主流市場青睞,卻默默留存在來自特富野的歌者以及原民運動者的心中。

在 1990 年後,本土意識抬頭,隨著解禁的社會、媒體、文獻,險些埋沒在歷史洪流中的台灣人與他們的事蹟,成為一首首動人的音樂作品;而題材自由、曲風多元的獨立音樂作品中,則更加恣意地歌頌著人文思想、社會議題獻身的人士。

一起來聽聽這幾組音樂人所創作的作品,更藉此了解這些歌曲中的台灣人吧!


 

楊逵
(照片來源: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一生橫跨日治、光復、二二八、戒嚴與白色恐怖的台灣鄉土文學作家、農民運動及文化運動先鋒。於日本求學時代啟蒙,終生致力於農工、文化運動;二二八獲釋後感念時局動蕩,起草《和平宣言》被關 12 年。其作品〈壓不扁的玫瑰花〉為首度編入國文教科書的日治時代台灣文學作品。

〈玫瑰〉 – 朱約信,出自《辦桌》、《楊逵:鵝媽媽出嫁》

這首歌獻給一位老作家,他的一生活在理想中,沒有與現實妥協。他關心農民、工人,反對官僚暴政,他是一個人道者,一個社會主義者,在戰前曾屢次入獄,在戰後入獄一次,卻長達十五年。〈送報伕〉、〈鵝媽媽要出嫁〉、〈壓不扁的玫瑰〉都是他的著作。在此我們以沈重的心情紀念他,楊逵,台灣台南人,一朵永遠也壓不扁的台灣玫瑰。-《辦桌》專輯解說,1993


 

鍾理和
(照片來源:Wikipedia)

台灣客家籍作家,多以自身經歷發表文學作品,亦包含對土地、民族認同的反思,代表作包括 1956 年獲國父誕辰紀念獎長篇小說《笠山農場》、中篇小說《雨》及短篇小說《原鄉人》、《貧賤夫妻》等,最後於病中修改中篇小說咳血而死,被後人稱為「倒在血泊裡的筆耕者」。

〈山歌一唱鍾理和〉 – 林生祥,出自《大地書房》

鍾理和的文學其實跟竹頭角的地景、那個地方的人、人唱的山歌、講的諺語扣在一起。鍾理和非常非常習慣在一個小說的開頭、中間跟結尾,都引一個客家山歌或客家諺語,而且引的恰到好處,所以這可以讓鍾理和的文學有重量,以前鍾理和的創作跟我們現在的創作,其實很多東西是共通的。- 《大地書房》詞人鍾永豐,2013


 

陳智雄
(照片來源:Wikipedia)

日本殖民時代台籍外交官,太平洋戰爭時派駐印尼,後協助當時為荷蘭殖民地的印尼獨立,萌生台灣獨立想法。獻身台灣獨立運動後,遭放逐,被迫離開印尼妻兒。最後遭國民政府誘捕回台,因不顧警告繼續組織台獨運動遭判刑殺害,臨行前仍高喊「台灣獨立萬歲」,有台獨第一烈士之稱。

〈山鷹低迴〉 – 馳云章,出自《用這隻拖鞋讓台灣獨立》

歌名取自『遠山的鷹低迴,輕聲喚阮的土地』這句歌詞;這一句我想表達的意象是縱使陳智雄在海外的聲望再高(他因為協助印尼獨立而在當地被視為英雄),都還是念念不忘這片自己所生所長所愛的土地,並不惜一切為台灣獨立的理想拋頭顱灑熱血。而不只是陳智雄前輩,這同時也是許多流亡海外台獨志士的寫照,他們多在自己所擅長的領域世界知名,卻願意放棄唾手可得的名利冒著生命危險持續投入台獨運動為這片土地奮鬥。我希望能提醒更多人,我們所享有的一切並不是憑空而來,而是許許多多真正用生命熱愛這片土地的人不惜犧牲一切為我們換來的。馳云章樂團廖峻毅,2016

 

高菊花
(照片來源:野火樂集)

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長女。父親為日治時期培育的知識份子,於二二八後遭抹黑貪汙、叛亂下獄,高菊花中斷教職與求學夢,化名派娜娜以唱歌扛起家計,為台灣第一位原民當紅歌星。承擔污名與冤屈,當局騷擾長達數十年,晚年才回到達邦部落故居,歷經風霜,舉止氣質依舊優雅非凡。

〈優雅的女士〉 – 以莉・高露,出自《美好時刻》

在我生命裡面有很多女性的長輩,特別是她,她們有一種特質『堅強』,命運很想把她們的頭壓在地上,抬起頭來脖子很硬,跟命運對抗,然後堅強地活下去。我常在想,如果是我的話,我可以像她一樣堅強地活下去嗎?- 以莉·高露,2015


 

鄭自才與黃文雄
(照片來源:張世倫)

兩人於 1970 年密謀於紐約市廣場飯店前,行刺訪美的時任總統蔣經國,行動失敗被捕,兩人棄保潛逃,流亡海外多年。當時遭壓制的黃文雄高呼「Let me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兩人移送時仍不時喊著「台灣獨立萬歲」,加上此番鋌而走險的行為,讓台獨議題躍上國際媒體版面。

〈破夜斬〉 – 閃靈,出自《武德》、《失竊千年》

對他(黃文雄)來講,社會在一種被壓迫的狀態,而沒有任何的希望或可能性,所以當初他才希望以刺殺蔣經國的方法,除了暗殺獨裁者、獨裁集團之外,比較重要的是讓西方發現,你以為這個死氣沈沈的島嶼,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但大家其實已經很不爽了。- 閃靈 Freddy,2013


 

許曹德
照片來源:邱萬興

台灣獨立運動參與者,亦為白色恐怖受難者。因台獨主張多次入獄,解嚴後雖受總統特赦,卻因「台灣應該獨立」六字再次遭叛亂罪起訴。在獄中寫下台灣反抗歷史上第一本「人在監獄、公開偷運作品出獄、公開陳述獨立理念」的出版物《許曹德回憶錄-一個台灣人的成長史》。

〈英魂厲鬼〉 – 五五身樂團,出自《我是猛禽》

2011 年在學校圖書館借了這本書,人生第一次思考什麼是「台灣獨立建國」。說實在當時心裡還不是很篤定啦,但我們那時有一首歌剛好創作到瓶頸,副歌怎麼聽都覺得很像高中生在東門城辦熱音成發。回到房間後拿起這本書把剩下幾頁看完,把最後兩頁最動人的幾句告白重新編排成了歌詞:「將我化成英魂厲鬼,盤旋在蔚藍的天空裡;與你共為自由之身,綻放在繽紛的土地上」。- 五五身樂團蕭靖謀,2014


 

鄭南榕
(照片來源:鄭南榕基金會)

台灣著名的政治人物和時事評論員,主張爭取全面的言論自由、民主化和致力推動台灣獨立運動,創辦黨外運動雜誌《自由時代周刊》;因拒絕妥協「主張台灣獨立亦為言論自由的一部分」而叛亂罪名傳喚出庭,最後拒捕於雜誌社自焚殉道。

〈Banyan From the South〉 – Swirrl《Desolated Panorama》

會創作這首歌一開始是受到鄭南榕紀錄片的感動,想要寫一首歌來紀念;由於從 DVD 裡直接擷取演講內容的效果並不好,便決定透過人聲取樣的方式,透過集結很多人的聲音反覆念誦我主張台灣獨立這句話,來表達這個理想所需要的集體性,讓他們的聲音也出現在我們的歌曲裡。- Swirrl,2016


 

李玉坤
(照片提供:地球公民基金會)

高雄後勁反五輕志士。退伍回到家鄉半工半讀,畫廣告維生,1987 年將畫廣告的長才投入反五輕運動,擔任反五輕自立救濟委員會發言人,且在連續六個聖筊的神蹟與廟宇基金支持下,更加堅定後勁反五輕決心。雖未能親眼見到關廠便離世,一生努力也讓五輕於 2016 年元旦凌晨零時停爐熄火。

〈拜請保生大帝〉 – 生祥樂隊,出自《圍庄》

那大概是我最有意義的跨年,在楠梓後勁的鄉親就像是辦喜事一樣,在迎接他們這麼多年來的堅持,終於等到這一天。我曾聽過一個長輩說,他的願望很簡單,他想要在半屏山那邊看到很清澈的星星,就這麼簡單而已,要看到很清澈的星星。- 生祥樂隊林生祥,2016


 

邱妙津
(圖片來源:邱妙津 Facebook Fans page)

台灣同性戀小說家,受村上春樹、太宰治與三島由紀夫、安哲羅普洛斯等影響,以超現實手法書寫自傳式文體。解嚴初社會對同志文化認同曖昧,邱妙津深刻描寫同志的困境、痛苦和認同危機,身故後書信手稿被整理為愛慾強烈、霸道獨裁的《蒙馬特遺書》,為華文世界少有之作。

〈蒙馬特遺書〉 – 落幕表述,出自《黑洞效應》

一開始在拜讀邱妙津的《鱷魚手記》以及《蒙馬特遺書》這兩本作品時,並沒有想要特別去窺看或好奇同性戀的議題,只是單純地欣賞文學作品而已。在閱讀過《鱷魚手記》這本書後,最令讓我訝異的是邱妙津文詞中精準表現出的各種情緒,以及對於觀察社會後的論點,可說是完全跨越時代的經典作品,若不注意《鱷魚手記》的出版時間,根本看不出這是在民國 86 年的小說。邱妙津的作品之所以能夠成為經典,我在閱讀邱妙津的作品時,完全不會特別去注意和同性戀有關的議題,我看到了是關於藝術家的誠懇與靈魂。- 落幕表述 Sean,2016


 

楊儒門
為求政府重視台灣加入 WTO 後即將開放稻米進口、影響農民生計問題,曾於 2003 年到 2004 年間,在台北放置十七次爆裂物,於爆裂物上放置「反對進口稻米」、「政府要照顧人民」等字條,被警方及媒體稱為「白米炸彈客」或「稻米炸彈客」,被捕後持續絕食抗議,服刑年餘受總統特赦。

〈阮不願再種田〉 – 農村武裝青年,出自《幹!政府》

我們向楊儒門學到的是「不要抱持救贖的想法」;沒那麼偉大,由上而下的姿態就是一種壓迫。我們只是跟農民一起生活,不是個人英雄主義。- 農村武裝青年阿達,2009


 

洪仲丘
(圖片來源:國會調查兵團 聲援洪仲丘 Facebook 專頁)

退伍前夕疑似遭欺凌、虐待等不當體罰而身故,其身亡促使網友在網路成立「公民 1985 行動聯盟」,發動「公民教召運動」、「萬人送仲丘」等白衫軍抗議活動,要求真相與制度改革,引發台灣史上最大規模公民運動。令行之有年的禁閉制轉變、促成軍審法於三日內完成修法。

〈兇手〉 – 顏冠希JY

台灣的男生大部分應該都有當過兵,對於軍中的粉飾太平跟表面功夫實在很有感,尤其是長官操阿兵哥更是大家共同的病態回憶。所以當洪仲丘事件發生,瞬間引爆台灣人累積已久的憤怒火藥。這首歌其實也沒很長,我大概用一個晚上的時間連寫帶錄就完成了,因為那時小人的新專輯也剛發行,所以就順便向小人的歌《兇手不只一個》致敬了。那時還故意把國旗調成黑白顏色,來暗喻台灣軍方已經完全失去榮譽心,拍攝的影片也是故意在暗室裡拍,表示被黑暗籠罩的心情氛圍 – 顏冠希,2016


 

張雨生與林飛帆
(圖片來源:wikipedia)

張雨生為台灣知名流行歌手、創作人,注重社會關懷與人文精神,如聲援六四學運及個人專輯《卡拉OK Live‧台北‧我》。林飛帆以學生身份落實公共議題參與,並由反媒體壟斷遊行、太陽花學運後成為新一代學運領袖,政治理念主張台灣獨立,台灣年輕人要做自己的主人。

〈追〉 – 黃建為,出自《我擁抱的是…》

這是我在聽張雨生的一首歌曲〈河〉的時候有的靈感寫出來的歌,這首歌的「追」所追隨的是,台灣有一群年輕人, 20 歲出頭,一群大學生們,他們對整個社會很關心、很有熱情,而這份熱情感動了我,讓我覺得接下來的日子裡,或許也要去追隨他們關心社會的熱情,用音樂去鼓勵他們。或許你也是這樣的人,那我也希望我們的音樂可以鼓勵你,帶給你很多前進的力量。- 黃建為,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