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欲說還休:草東沒有派對

一群來自北藝大,平時愛摸樂器的學生,有事沒事騎車上陽明山晃蕩、玩板,在永公路 245 巷 34 弄附近的建賢街與草東街路口產生交集。尚不知愁為何物的年輕人們,便在那裡開始了屬於他們的派對。幾年之後,草東街還是草東街,但那裡已經沒有派對。

閉關前夕,草東沒有派對接受了 Blow 吹音樂專訪。

草東
一支取自陽明山上的玩板、遊蕩好去處「草東街」的樂團,給了 2015 年獨立音樂世界一抹新與一抹愁。

高台不可望,望遠使人愁;於是青年沒有派對

在 2012 年,由主唱巫堵、吉他手筑筑加上現於「青春大衛」擔任貝斯的李悠、「孔雀眼」的令晴與博任,以及「橙草 Orangegrass」的鼓手鳥人形成樂團雛形,當時受到發跡北愛爾蘭、充滿跳舞節奏的電子搖滾樂團 Two Door Cinima Club 影響,而樹立「草東街派對」的早期風格。 484141_500679729948639_1844425268_n 也許是當時樂團把音樂、表演當成隨興所至的藝術行為,或是這群聽著 Nirvana、Rage Against The Machine、System Of A Down 長大的孩子們,難以忘懷破舊揚聲器裡的類比聲響,無法忘懷龐克搖滾、油漬與金屬帶來的震撼。幾次校內活動與校外演出,經歷無奈的成長與團員更迭,最終從先進的數位節奏「草東街派對」退化回類比的「草東沒有派對」。

2014 年「沒有派對」陣容由巫堵、筑筑、李悠,以及同時為「FUBAR」主唱的貝斯手 Sam 與鼓手威瑪組成,陸續於網路上釋出〈老張〉〈醜〉〈五十〉等作品,不只改名,音樂風格亦隨之迂迴扭轉。在貝斯手 Sam 入伍後,樂團進入近一年的停擺期,這段時間的沈澱讓他們有了不同以往的態度轉變,也更有時間思考新的創作。 「我們以前一直都是很順其自然的,覺得這樣就好,直到…應該是我先開始覺得有些煩了吧!所以想認真宣傳一下。」吉他手筑筑說:「復出場『不都媽生的』跟『徒勞的巨人』,我們開始認真做了一些影像,以前是不會有這些的。」

「甚至在前一天宣布或當天才宣布,寫一個『來』,就上了。」筑筑說。

決心開始將樂團之路當回事的草東,於 2015 年初招募了同樣就讀北藝大的世暄遞補 Sam 的位置,樂團與「鉄屋」、「莫名其妙的一天」於『不都媽生的』正式回歸,接著與「青春大衛」、「康士坦的變化球」舉辦第二回合復出場『徒勞的巨人』,獲得空前好評。 這場活動前公開的新曲〈大風吹〉在 StreetVoice 播放超過三萬次;當時他們還不知道這句「哭啊喊啊 叫你媽媽去買玩具」 將在 2014 上半年開始被政治正確所箝制的諸多作品中,泛起另一波獨立漣漪。

創作為見證你我,成就則感謝彼此

並不是說草東沒有派對歌曲是出世的,而是他們站在第三人角度做入世觀察,並重於內心思量的探究,甚至是莫可奈何的虛無。 樂團中負責演唱、主要作詞的巫堵說,草東的歌詞絕大部份是設想一個人物,有時候可能是從他的角度說話,或者與他對話,或者以第三人稱立場看著這個角色與他自己對話:「幾乎每一首都是這樣。當這個角色有時候、大部份是我們自己(的投射)時,就會取材自身邊的人事物:日常或社會的、工作上的,而不是文藝的。素材比較真實。我們總是去塑造一個角色,然後跟他對話。」

然而草東還是十分在意樂團的音樂性,是否能持續超越。「我們在音樂上一直試著突破,不會一直想要同一個 pattern 做下去。」在樂團中負責主要創作的筑筑與巫堵如此說,也透露近期嘗試的方向,如英國音樂人 King Krule,巫堵則表示:「其實沒有特別設定要做什麼。對喜歡的東西,做不到的先把它做到了,再試試看。」而為了在音樂創作更加突破,筑筑也說他跟巫堵其實正打算重新學吉他,威瑪也在計畫重新學打鼓,開拓自己的風格與視野。

此外,樂團也期待與其他音樂人展開合作。巫堵說,若有天王級、十分動感的合作對象應該會很好玩(笑),但認真來說,雙方有個相同理念才是至關重要,樂團已有心中人選,害羞的他們還只是處於單戀,尚未告白,近日應該會「用力的暗示」。

因 100 張限量手工分軌側錄被搜刮一空,〈我先矛盾〉〈爛泥〉等作品更陸續被樂迷上傳至 Youtube 大肆分享;在樂團沒有下任何宣傳預算的情況下,〈大風吹〉不到半年點閱次數破九萬五千次,新時代的音樂新星悄然誕生。就像魔術一樣,經過今年幾次表演,11 月大團誕生開發場舞台,與黑色收音機派對五五身落差草原WWWW 創下七成滿場票房佳績,對此樂團除了感謝經紀人若君,更謝謝因理念契合而陪伴身旁、給予經驗指引的焦安溥,以及製作人李孝祖,還有最近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特別是,彼此。」巫堵說到。

此外,他們也認為不少的新生獨立樂團實力都很堅強,值得樂迷們聆聽。筑筑提到:「我們身邊的 FUBAR、婆娑人、少女優格這幾個都是值得注意的新團,歌也很棒;他們如果認真經營,我們都會是被屌壓的。」威瑪與世暄也補充,還有像「百合花」「Triple Deer」等近期的新團其實都很不錯,也希望獨立音樂的場景中能更加豐沛。

草東沒有派對
年底壓軸的大團誕生後,草東沒有派對已開始閉關進行專輯錄製。(Photo by TNBT)

愛上層樓,更上層樓;期待相逢

明年 2/19 草東沒有派對將發行第一張專輯。成團至今,累積至少有 30 首作品。巫堵說:「目前在我們製作人李孝祖的好意思錄音室錄音,他在宣傳、發片計畫其實都提供我們很好的建議。專輯預計今年就會錄完,在 2/19 發行。」巫堵與筑筑兩人討論了一下,正式透露他們的專輯名稱:「沒有意外的話,會叫做《醜奴兒》。」

草東沒有派對
Photo by Take Rock

威瑪進一步解釋:「這是一個詞牌名,我們覺得這張專輯應該要包含社會狀況,還有年輕人的處境,該要怎麼面對社會狀況,大概是在探討這方面的問題。」巫堵則補充:「其實也不是要怎麼面對,主要就是自己的情緒與感覺。其實都是充滿了…愛。」他解釋,草東的很多作品聽起來很暴力,可是其實都是愛,充滿愛,反暴力的。筑筑也表示,希望樂迷不要停留在殺與不殺,而是字面之下傳達的事物;樂團也提到〈大風吹〉、〈情歌〉等歌曲都在考慮收錄的範圍,但這不一定代表是好消息,因為「說不定現場的比較爽。」

誠如他們的音樂,草東容納著左右兩端的思維,踟躕與快意相安共存;身為樂團中觀點較為不同的威瑪提到,現在的社會好像熱衷於左派思想,但右派自由經濟資本主義是有其保存價值的,他說:「就算在走在極左的路線上,也要不時回頭看一下右邊的人在幹嘛。」威瑪補充:「總之,希望社會可以和平一些。」

目前樂團透露專輯將以數位、CD 格式發行,且不會上架實體通路,而是隨著樂團巡迴一邊販售,或者寄賣在熟識的咖啡廳。巫堵說,會考慮類似博客來這種網路通路,也會用 Google 表單提供訂購:「超過三片台北市內團員可宅配或面交(笑)!」筑筑立馬補充:「面交僅限北投站!大家都來北投找我們吧!」

後記: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Photo by Take Rock
Photo by Take Rock

「最近一些…戰爭,在日常的世界裡發生,看到這樣的事情,很傷心、痛心,很不舒服。」巫堵說:「但自己半點能力都沒有,去說什麼或想改變什麼都是徒勞,所以覺得自己很廢,這是當下的感想。」他補充:「但繞了一大圈之後,發現全世界都很廢,什麼都不能做。」他引用了周星馳《破壞之王》斷水流大師兄的經典台詞:「所以,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語畢,哄堂大笑。

 

【Blow 吹音樂推出 APP~快來體驗!】
舒適的好讀版型、便利的「收藏夾」功能與即時推播通知,你試過了嗎?

iOS 下載:https://goo.gl/yRWuCx
Android 下載:https://goo.gl/fpb89X
新聞:http://blow.streetvoice.com/17233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