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設計只擺在歌手漂不漂亮,就是在辜負他們的音樂 ─ 專訪設計師 賴佳韋

davidlai_design_00

「跟平常在做主流唱片的歌手不同,會有太多的市場考量、甚至是對歌迷的考量。當我在做法蘭黛的時候,總覺得自己的靈感很像一條河,其實不太確定結果會變怎樣,可是就是能很順地跟著感覺走,在這個狀態裡我非常享受,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曾多次參展國際重要獎項的設計師賴佳韋,至今已連續三年榮獲紅點設計大獎的肯定,近期更以《隨波逐流 我不介意》專輯入圍了 2015 年全美獨立音樂獎的「年度最佳唱片包裝」。他將輕盈的心事、抽離的情感具象化,讓樂迷能透過觸覺、視覺感受音樂中熱烈的溫度。從復出演唱會的平面宣傳開始到合作兩張專輯的包裝,賴佳韋(小寶)的設計幾乎已成為最能代表著法蘭黛音樂的重要映像。某個星期二的午後,我們相約在他的工作室,聊聊這些年與法蘭黛合作的點點滴滴,還有想成為獨立設計師該如何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產業裡生存的訣竅。

與法蘭黛的相遇

因為研究所同學的牽線,開啟他與法蘭黛樂團合作的契機。小寶笑著說,當初在設計復出演唱會海報時,很少聽他們的歌,只憑著法蘭優美的文字想像故事;直到受邀到大河岸第一次看現場演出,才完完全全被他們的音樂魅力震懾住。

「從以前聽到現在,會覺得她是真的變得比較柔軟一些,好像更懂事了。至於第一張專輯給我的感覺,她是疏離、不輕易妥協的,和跟這個世界顯得格格不入。」由於歌者在心境與創作上的轉變,也讓賴佳韋的設計有了不同的變化。第一張專輯是屬於黑白冷調系,而到了第二張專輯就擁有較多的色彩,兩者有所共鳴。

設計的重心從來就不該擺在歌手漂不漂亮

davidlai_design_01
《受寵若驚》的專輯封面照

「《受寵若驚》的專輯封面是採用一個拍攝過曝、負片處理過的人形模特兒,就像第一次聽見法蘭黛的音樂,很鬼魅卻也很有味道,那是一種很詭譎、受寵若驚的感覺。」小寶形容法蘭黛的音樂是鬼魅的,為了能讓整張作品染上一抹神秘感,他決定在專輯上色感溫顏料,這是一種透過物理性質而改變原有顏色的特殊油墨,希望讓歌迷隨著不同的體溫觸摸專輯時,有驚喜出現。他直覺不該把 Frandé 做得很 idol ,雖然法蘭很漂亮,但如果只把設計的重心擺在歌手漂不漂亮,那就是在辜負他們的音樂。

第二張專輯《隨波逐流我不介意》則為了完整傳遞音樂帶來的「流動性」,反倒更耗腦力。呼應著整張專輯的主軸,偷藏了許多巧思,像是在深黑厚實的紙殼上雕刻一朵一朵如雲般的紋路,搭配拉開的歌詞本伸展出的白色紙摺,與外包裝上的紋路連成一線,像一條河流,讓聆聽者可以跟隨著流動的畫面,一同探索音樂裡的世外桃源。

davidlai_design_02
繼榮獲德國紅點設計大獎後,《隨波逐流 我不介意》專輯同時也入圍 2015 年全美獨立音樂獎的「年度最佳唱片包裝」。

與主流廠牌或獨立音樂合作的挑戰與激盪

除了 Frandé,他也曾與韋禮安、邰正宵、郁可唯等歌手有過合作。好奇追問,既然接觸過這麼多風格、性質各異的音樂人,從不同的合作過程中,設計師需要考量與適應的地方是否也有所差別?小寶提出一個有趣的市場觀察,例如有些專輯明明做得很醜,但就是很多人買;有些漂亮的,卻乏人問津,在與主流廠牌合作時,如何兼顧美觀和保有商業利益才是真正的挑戰,「因為每個設計師都是渴望能完全採用自己的想法來創作,但當你的作品漂亮卻不賣錢時,那還算是一個好設計嗎?」,太過自溺反倒會失去設計的本質。

davidlai_design_03
與韋禮安合作單曲《什麼鳥日子》的包裝設計

另外,當與獨立樂團合作,則該思考是在每一個設計環節能幫忙加多少分數,如此一來就成為他們的行銷內容或者是宣傳。要如何幫樂團樹立鮮明形象,更是考驗一個設計師的能耐,延伸出音樂的整體性,是賴佳韋的設計美學。他希望能讓樂迷在還沒聆聽音樂之前,專輯的包裝設計對樂迷來說,就已經是有故事性的,包括:摸起來的觸感,甚至是翻閱歌詞本的方式。

「有的時候,我也會覺得大尺寸很煩,不好收藏,但以設計師的角度來說,如果概念是符合大尺寸我就可以接受。不過你會發現其實許多專輯都是為大而大,好像只在乎能不能蓋掉其他的作品(笑),這只是在浪費資源跟紙張而已,所以說很多時候設計更應該回歸到適不適合及需不需要。」在這個還有歌迷願意掏腰包買專輯的時代,會更希望自己的設計可以賦予更多的收藏價值與意義。

有多元思考的能力才會成長

而在只要會一點「修圖」技巧就能稱之設計師或攝影師的年代裡,賴佳韋認為真正的設計師,要有能給大眾新的角度看世界的能力,這正好是本地設計圈目前較缺乏的。他提起,比較大的問題點是因為台灣從小美學教育的貧乏,造成大家較難去接受或接納不同風格的刺激,太過侷限於傳統美學,這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當我們習慣用一種模式去思考每件事情,即便他們是美麗的,但一模一樣的東西只會讓人覺得空洞,學會用各種不同看待的方式才會讓整個設計圈真正變得更加精采豐富。

面對每年都有大量從設計學院畢業的新鮮人,該怎麼找到自己的設計價值呢?小寶不只一次強調著「維持熱情」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台灣,新人設計師根本就是沒什麼收入的職業。也許起初是因為喜歡某本書或某張唱片的包裝設計引起興趣而想走設計師這一行,但在經過四年努力的學習,終於可以開始在外面接案時,才會發現「世界並沒有你想像中的美好」。你會開始受挫、會開始麻痺、會開始做很多事情變得公式化,當不快樂的時候,它就會影響到你的作品。每個人都會有低潮的時候,保持熱情在你喜愛的事物上,才有力氣繼續走下去。另外,找到一個很好的競爭對手,才會有力量持續督促著自己成長。他舉例,如蕭青陽或聶永真的作品,看到時還是會覺得很驚艷,甚至很驚訝,那就想:「假如是我的話,我會怎麼做,能比他們厲害嗎?」,這個動作其實會刺激你去做出更多的想像,推著你繼續往前。

「如果當一個設計師看到美好的作品卻完全沒有感覺的時候,那一定就是對設計完全心死了。」在賴佳韋身上,還是可以看出對自己才華的懷疑與對於美學想繼續突破的渴望。他並不渴求突然會有一個大鳴大放的機會出現,一步一步慢慢往前,用創作繼續為這個枯燥乏味的世界,妝點上最耀眼的繽紛色彩。

標籤 Hot 賴佳韋

作者

戴居

戴居

一九九二年生,現為音樂廠牌企劃,文字散見 Blow 吹音樂、Taiwan Beats、娛樂重擊、台灣搖滾映像誌、KKBOX、《小白兔通訊》等線上線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