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之日常 五人之群像─專訪微光群島

微光群島」一個甫滿週歲的年輕樂團,卻幾乎可說是台灣後搖滾的最重要參考座標。

前身是「甜梅號」的「微光群島」,從甜梅號時期第一張專輯《是不是少了什麼》,到最新的《微光群島》,期間曾多次與國外後搖團體同台演出,樂團一路走來幾乎見證整個台灣後搖音樂史。

文|麛日鄉     資料提供|Legacy、微光群島

 

「後搖滾」之於「搖滾」,像是什麼?

小白(吉他手):

後搖滾是搖滾的孩子。
這也是我喜歡 Moguwai 的原因,從他們的音樂中,你可以聽到這個是受到那個的影響,而且你一定要聽過那個爸爸才知道有跡可循之處,就像猜謎遊戲一樣。

小蘇(吉他手):

我理解的「後」這個字是帶有質疑的、批判的、解構的、甚至否定的精神。搖滾的範疇太廣,不像後龐克只針對龐克,在後搖滾出現之前已經有很多音樂先鋒試著去顛覆搖滾樂,手法可能是運用極微主義、環境音樂、電子樂器、噪音與無調性等等,現在的後搖滾應該像是按照自己的音樂美學品味集各種手法之大成。

孟諺(鼓手):

我覺得像是把搖滾樂之中有畫面的元素重新組合。

培榮(貝斯手):

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先留給其他人回答好了,我慢慢思考。

 

個人最喜歡的後搖滾專輯是?

小白(吉他手):

Moguwai 正式專輯前的那張合輯Ten Rapid》
ten rapid

小蘇(吉他手):

My Bloody Valentine 的《Loveless》 (我覺得比很多後搖還後搖)
Loveless

孟諺:(鼓手)

其實我最喜歡我們的《金光之鄉》後來的版本。
金光之鄉

小駿(鍵盤手):

Sigur Rós 的《Ágætis Byrjun》
Ágætis Byrjun

 

 

樂團新加入了年輕的鍵盤手,立刻拉大年齡級距來到 14 歲之多,團員們各自聽音樂的行為是否有老中青三代的不同習性呢?

小白(吉他手):

因為之前是唱片行店員的關係,我的 CD 蒐藏大概有兩千多片吧!2009 年的時候,我給自己訂下「CD 櫃完聽計劃」,因為都買回家了,不去拿來聽的話放在那邊就只是塑膠片而已。我聆聽音樂還是習慣專注去聽,可能是利用早餐時光或者晚上去河堤騎單車的時間。就算一天聽兩張,全部聽完也要花兩三年。不過計劃有一陣子中斷,最近又重新啟動,大概聽完八成了吧。
CD 櫃中的五顆星單曲,我會整理在 iTunes 裡面,所以 iPod 等於是我的 CD 櫃精選集,沒有特別要聽什麼的時候就讓 iPod 隨機播放。

小蘇(吉他手):

我在家大多是用 iTunes 或 Spotify 聽音樂。iTunes 裡都是 CD 匯入和下載的音樂,而 Spotify 大多是 iTunes 裡沒有的。
CD 大多是我在一間叫做 45 的酒吧擔任 DJ 時所播放的。

孟諺(鼓手):

我自己是什麼方式都有,Youtube 很方便、可以找到很多音樂,不過如果聽到好聽的我會數位購買。
可能因為自己真的很喜歡音樂,所以開車、坐車、煮菜和放空時都很需要音樂。

培榮(貝斯手):

自從有了智慧型手機之後,就都用手機當音樂播放器了!在智慧型手機之前則是用 ipod nano。

小駿(鍵盤手):

上大學以後開始在 Youtube 上聽音樂,但是比較麻煩的就是要一首一首整理。後來會去小白兔唱片行逛,偶而還是會買 CD 來聽,聽一整張專輯比較有感覺。

 

從 1998 年創立的甜梅號到今天的微光群島,團員們製作音樂的方式,是否已經可以聊出一段科技進化史?

小白(吉他手):

高中的時候用卡帶隨身聽錄音,到大學的時候買了人生第一台四軌錄音座,滿足了我分軌錄音的需求。
後來因為接了「刺青」電影配樂工作,不得不開始用電腦錄音,到現在我用的軟體還是當時接觸到的 Cubase。

小蘇(吉他手):

最早我是用一台可隨身攜帶的小卡帶錄音機錄下一些 demo。我第一個玩的團 78bpm 的時候,有使用 Roland 出的 MC 505(結合鼓機、合成器的編曲機)。
有段時間很不喜歡用電腦做音樂,總覺得很不直覺,後來開始用 mac 就慢慢習慣。現在 iPhone 變成錄下靈感的重要工具,最近也很喜歡玩一些音樂的 app。

孟諺:

我加入樂團的時候,電腦錄音已經開始風行了,但是我覺得對於樂團本身,其實並沒有改變太多做音樂的方式,因為我們曲風非常需要原始的呈現。不過隨著錄音的普及,大家開始可以把自己編寫的片段很方便的記錄起來,是真的很方便。

培榮(貝斯手):

以前曾經有修過大學的錄音課程,買了錄音的套裝自己在家玩。但後來到了別人的錄音室之後,我就幾乎再也沒有宅錄過了, 至於那些設備也都轉手讓人了。

小駿(鍵盤手):

大三買了第一台 Mac 電腦,開始學習使用 Logic,覺得很幸運一開始學習電腦錄音就用到專業軟體。

 

微光由五座小島組成,說說每一座島上一天的生活吧。

小白(吉他手):

生活中一定會有教學、練團這兩個工作跟音樂有關,然後每天會留給自己一個小時運動,前陣子因為右肩膀受傷的緣故沒辦法騎車太久,所以現在改成花一小時邊聽音樂邊走路。

小蘇(吉他手):

起床後,一邊煮咖啡一邊打開電腦隨機播放音樂。
如果不用出門練團,就打開 spotify 或其他網站隨意試聽一些音樂,有緣的就會進到我的音樂資料庫。然後可能玩一下音樂 app 或彈彈琴,有靈感就錄下來,小貓會在旁邊聽或搗蛋。
晚上出門去酒吧放歌,但也可能一整天都不碰音樂。

孟諺(鼓手):

起床聽音樂吃早餐,通勤聽音樂做自己的小小練習,抵達工作室教課播音樂、錄音、混音、練團。
幾乎每一刻都有音樂。
另外也喜歡當聽到喜歡的音樂時,找些書來看,看看可不可以感受到音樂跟文字相呼應。

培榮(貝斯手):

因為我都蠻晚睡的,所以通常起床時間已經接近中午,吃完早餐後,如果沒有要練團或教課就會開始練琴。
差不多三點左右會停下來去外面走走(偶爾會帶狗),順便逛逛附近有沒有什麼想吃的東西;回家吃完東西大概四五點,通常會繼續練琴直到又餓了為止。其實我也沒練到一天七個小時的琴啦!因為練琴真的很容易肚子餓。

小駿(鍵盤手):

剛退伍,漸漸脫離了早上七點起床、晚上十點睡覺的作息。早上起床不用集合點名,先一邊吃早餐一邊聽音樂,然後開始整理家裡,而且我很喜歡洗廁所,哈哈。
可能是剛搬進新環境的關係,會想要把住的地方整理得很好,心裡就會很舒服。

04172
新歌小巡迴最終場(4/17 攝於 Legacy Taipei)

聊聊剛結束的新歌小巡迴,新歌有歌名了嗎?想傳達的意念是?

培榮(貝斯手):

有!歌名是〈新歌NO2〉還有〈新歌NO3〉。哈哈!

小蘇(吉他手):

其實並沒有特定的意念想要表達,但隱約是一種想找回方向感的感覺。

 

聊聊這次巡迴的舞台設計,跟 2014 年底的巡迴是同一班底?

孟諺(鼓手):

新歌小巡迴延續了 2014 年底巡迴的「燈管素材」,不過有全新的風貌,而這次跟音樂有更緊密的搭配。
特別感謝「邊緣人 X Crystal」這個團隊,他們真的是一群很有才華的夥伴。

標籤 Hot 微光群島

作者

Legacy

Legacy

Legacy傳 音樂展演空間以多元的節目規劃、演唱會級的專業器材、跨領域的專業團隊,成功塑造音樂產業起點與生活空間結合的典範,成為音樂唱作人必訪的指標型舞台。並以聲音、視覺和文字傳承現場演出的熱情與力量,持續製造新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