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哪 為什麼我都選不上?六項指標讓你更有機會站上音樂節舞台!

音樂節演出機會相當重要,無論對老團還是新團來說,這是一個到不同城市演出、接觸更多潛在樂迷、認識未來演出夥伴的重要場合, 但是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打動主辦單位,成功入選,為自己的演出經歷添上一筆?與其問別人,不如讓音樂節主辦人們直接來告訴你!


  •  要酷、要ㄎㄧㄤ最受歡迎

若想要在音樂節入選,演出氣氛絕對是關鍵。大港開唱喜歡汗味重的、比較ㄎㄧㄤ的,也會主動要求演出者在大港做一些ㄎㄧㄤ事;Wake Up則偏好奇怪、但很有個性的,有時候特殊性比票房還重要,能給觀眾比較難以抹去的回憶。 Wake Up 主辦人顏廷憲以自己之前在山海屯團隊時,找來「土匪亡靈」首次從網路到音樂節演出為例。當年這群大學生為了完成通識報告而組團,沒料到極致惡搞的影片在網路上爆紅,使他們的現場演出備受期待。甲斐則以經典樂團濁水溪公社為例,他們的演唱總是百無禁忌、徹底失控,台上台下互丟東西、激情四射地砸吉他、脫褲子、各種意外橋段,讓每次現場都猶如暴動一般。為什麼幾乎每場音樂節都有他們?因為已經成為一個傳統,甚至是傳說,這樣的團,主辦單位能不主動去找嗎?

若是要說現場演出最ㄎㄧㄤ,大家一定都會想到濁水溪公社!
若是要說現場演出最ㄎㄧㄤ,大家一定都會想到濁水溪公社!

  • 擁有屬於自己的特色

如果你的樂團不是屬於ㄎㄧㄤ的類型,沒關係,只要能展現自我特色,主辦單位也會買單。像 P!SCO 剛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很懂得怎麼用視覺呈現自己,現場就是想盡辦法帶動跳,這就是樂團最厲害的地方;又或者像大港開唱相當重視Local的元素,所以若你的音樂符合了本土的氣味和幽默感,就能成功入選,Freddy 說其實這次東尼大木的 Tony Band 就是主動找上主辦單位,過往也沒聽過他們的歌,但是覺得彼此氣味相投,就這樣加入名單。

P!SCO無論是視覺設計還是現場演出都經營出自我特色,獲得許多主辦人認同。
P!SCO無論是視覺設計還是現場演出都經營出自我特色,獲得許多主辦人認同。

 


  •   新團看音樂水準未來性

不要因為自己玩團資歷淺,就對自己沒信心,很多音樂節都會保留名額給新團, 如果做的是奇怪的東西,或台灣少有人做,入選的機率就高;若是音樂超過了一般新團的水準,也比較容易被挑中;巨獸搖滾主辦人音地大帝直白地指出:「Demo的品質好壞對於會不會被選中的影響不大,但請不要差到聽不出來在玩什麼;如果Demo差到聽不出來玩什麼,現場八成也會調得亂七八糟。」

「選團像是在押寶,即使是很小的團,選對了就可能產生不錯的化學變化。」顏廷憲表明他們要求選團委員要嚴格、理性,就算跟團員很熟也絕對不能有任何私心,重點是長遠的眼光,要能在新團身上看到很大的可能性及新鮮感,像TRASH、槍擊潑辣、 OverTone、南瓜妮歌迷俱樂部等等,這些很多年前選中的團,後來都有不錯的發展。


  •  持續活動

各個音樂節在安排卡司時會有不同考量,但若是一直有維持固定行程,將自己停留在樂迷記憶中,比較會受到主辦人的青睞。「『動」的意思就是有持續的在發行新作品,或者一直在宣傳自己,總之就是不停的在運作。』山海屯主辦人豆花具體說明,在發片之外,有持續跟群眾互動,也有定期做獨立巡迴售票演出,是比較理想的;Wake Up也會看樂團的曝光率跟活躍度,以及近期票房賣得好不好(總不能老是賠錢)。


  •  不怕推銷自己

雖然音樂節主辦單位都會主動去搜尋樂團,但是別以為龜在家裡機會就會找上門,豆花說他常常聽到樂團抱怨:「我做的東西很棒,為什麼沒有人聽到?」但樂團是用什麼方式給人家聽?用什麼管道?以及用多少力道去推銷?「以前我們會說,把音樂做好就好,但現在這個年代不一樣,除了把音樂做好,整體的運作都要進行,就像業務一樣,你不能只是把產品做好就好,還要努力的推銷,最後創造出自己的產值。」他也提到有些團除了已經有固定的群眾,也會很樂意把他們的產值和活動、平台共享,所以很多做到一定水準以上的樂團,就會主動去找。

豆花說比方找閃靈來唱,不用懷疑閃靈會不會幫我們做廣告、會不會拉他們的人來,主辦單位知道找這樣的團來會有一定的產值。
豆花說比方找閃靈來唱,不用懷疑閃靈會不會幫我們做廣告、會不會拉他們的人來,主辦單位知道找這樣的團來會有一定的產值。

 


  • 維持演出品質,累積口碑

若是真的不喜歡作行銷,別忘了,回歸「音樂」和「演出」這兩項本質,累積樂團的口碑。以巨獸來說,每年名單中都會有平常沒什麼表演、也沒什麼在宣傳的團,有的音樂節可能會考量這樣的樂團,表演比較沒人看就不找,但巨獸希望大家來能看到平常沒看過的團,所以只要演出好就好;顏廷憲也強調現場一定要很好看,因為Wake Up成員真的都會偷偷去看各樂團的LIVE演出。

 


作者

Peas Lin

Peas Lin

Blow吹音樂專職編輯,立志成為以筆耕維生的文字工作者,先後經歷過雜誌出版和代編設計的戰場洗禮,決定投身興趣所在的獨立音樂界,期望藉由文字書寫透視音樂內在、穿梭網路平台邂逅廣大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