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團就是要亂搞 中間階段最需要製作人-專訪閃靈、1976

「創作樂團是否需要製作人?」這個問題沒有單一的答案,不同階段、不同團齡,可能面臨不同的需求。先前有王榆鈞和那我懂你意思了兩組年輕音樂人的分享,此次我們邀請到經驗豐富的重量級樂團發表看法。

閃靈,重金屬天團,揚名國際,主要創作者為主唱Freddy及吉他手小黑,團長為Doris,截至目前為止發行過8張專輯,多由閃靈自行製作並在國外錄音室錄音,也曾由美國知名重金屬樂隊Anthrax吉他手Rob Caggiano擔任製作人共同合作專輯《十殿》。

1976,台灣當代最具代表性的樂團,發行過7張專輯,過去與知名製作人顏仲坤、黃中岳合作,也有多張作品是樂團本身擔任製作人,最新專輯《前王子》即是由吉他手大麻扮演此角色,除了創作者和樂手身分,近年來1976也以前輩身分帶領過不少新生代樂團。

 

剛起步要自己搞 才能呈現真實樣貌

現在的新生代樂團其實很極端,大麻說,一種樂團沒什麼信心,希望製作人能幫忙改編曲、給很多意見。「這種樂團有點懶,覺得自己付了錢就應該得到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甚至希望製作人幫助他們的音樂去達到他們想像中的樂團的樣子。」另外一種樂團則會固執己見,希望自己的東西都不要被改動,即使在音樂上有明顯缺陷處給予建議,樂團仍會堅持不作更動。

既然如此,到底應不應該找製作人來幫忙完成專輯?大麻認為,剛起步的樂團不需要製作人,因為經過製作人修飾的專輯,即使達到了很好的效果,卻顯得不夠真實,不是樂團真正的樣貌。他以1976最膾炙人口的《方向感》為例,當時團齡還輕,剛從Live現場走入錄音室,不太了解唱片製作的流程,即使這是一張成功的唱片,也將樂團地位更加推進,但回想起來,當時由於技術不足,這張唱片相較之下染上更多製作人的色彩。

對此,閃靈的看法不謀而合,Freddy說:「自己對製作的流程、也對作品掌握度很高的樂團我覺得不需要,中間那個階段的團最需要,自己已經弄了一兩張,經歷過夠多失敗以後,就可以來整理別人的意見。如果剛開始都聽別人的意見,你就不會有所謂的風格,不要第一張就找人來聽,要先亂搞一些事,等你稍微成熟以後就能開始試試看有製作人。」

 

樂團走到「中間階段」,想進步就該找製作人了

但樂團要怎麼知道已經抵達「中間的階段」,該走出去、嘗試找製作人合作?閃靈認為,當連續製作了兩三張唱片都沒有達到心中想要的,這時候就該找製作人問到底發生什麼事。Freddy笑說:「有時候是自己技術很爛,作品本身就有問題。」樂團想進步、想改變的時候,就是製作人出現的最好時機。

以閃靈的經驗來說,第五張專輯《十殿》他們飛到美國與Rob Caggiano合作,因為當時遇到創作的瓶頸,還好有製作人讓他們看到過去的盲點。「有別人告訴你應該怎麼做的經驗後,你就知道怎麼走。像我們學到了不用一直塞東西進去,而是用『點綴』讓它變好。如果自己一直埋頭寫,到中後期就會卡住。」小黑說。

1976的第四張專輯《耳機裡的新浪潮》,是他們第一次邀請別人製作,花了很多時間籌備、安排合作,並飛到北京去錄音,當時顏仲坤對他們要求很高,像是拍子不好、音色不對,都不斷被糾正,歸根究底是樂團本身的問題,但是製作人認為這樣不行,1976也努力達到他的要求。

 

確立風格和美學 不好不壞的專輯最爛

除了技術上的精進,「中間階段」的樂團會面臨問題還包括美學風格的建立。例如每個團員各有己見,無法統一;或者已經累積許多作品,需要挑歌使專輯架構完整,此時就應該有前輩一起討論出一個故事性的主題。

1976主唱阿凱認為,製作人的角色能夠幫助統合,在不影響創作者精神的前提下,讓專輯有明確的方向,其實很多經典的美學嘗試,都是有製作人以夥伴或導師身分,在這之間給予很多指導。「音樂一定都會有缺陷,年輕的樂團不必苛求自己要做出完美的作品,不好不壞的專輯最爛。」只要有一個準確的動機、傾向、氣氛的作品就會是好的。

Freddy則進一步建議,成員內部要先統合出想要的東西,以「團」為單位跟製作人溝通,並非以「人」去對製作人,否則當兩方意見不合的時候,若製作人支持某個人,就會讓樂團內部產生不愉快。

 

找製作人幫忙 自尊先放一邊

不過千萬別以為找來了製作人,就會心想事成,首先,要找製作人合作,樂團自己的心態一定要調整好,小黑說:「過程中可能會遇到製作人把你的歌幅度改得很大,像《十殿》當時連歌詞都要重寫,面臨很大的自我挑戰,因為玩樂團的不習慣被改歌,但當你要找人來幫忙聽東西的時候,一定要把自尊放到一邊,要能接受別人的批評,如果你覺得自己接受不了,就不要找製作人。」

Freddy接著提醒:「一個好的製作人不會把你變得不像你,但是樂團也要清楚把想做的表達給製作人,製作人就會告訴你現在欠缺什麼,協助變成想像中的模樣。」年輕樂團有時候錄製出了不滿意的作品,會埋怨沒遇到好的製作人,歸根究底常常是沒有明確地把概念與製作人溝通。

除此之外,不善時間、預算控制的樂團,別誤以為找了製作人一切就解決,閃靈笑提當時去洛杉磯錄音錄到快發瘋,一直重錄、改歌詞,還常常錄沒多久製作人就說要去買珍珠奶茶,開車去買飲料順便吃晚餐回來已經花了四個鐘頭,錄製時程很沒效率,甚至要去搭返程飛機時都被叫回來重錄,最後才匆忙趕上飛機。1976《耳機裡的新浪潮》到北京錄音時,也因為一直無法達到製作人要求,多花了很多時間,導致預算嚴重超支,大麻苦笑:「覺得需要製作人的念頭讓我們花很多錢。」

 

找國外製作人不如本土錄音師 半買半相送多兼製作人

閃靈的作品大多是在國外錄音室完成,是少數有與外國製作人合作經驗的樂團, 主要是因為Metal的製作經驗在台灣依然累積不夠,資格足夠製作的人不多。對於想找國外製作人、錄音師的樂團,Doris認為,有了預算之後,先從曲風來考量,心中有理想的人選再嘗試;但要注意的是,這並不代表作品會因此更適合國外市場,Doris比喻說這就像加州捲,外國人會用他自己的觀點來詮釋亞洲所要代表的價值,即使成品是好吃的,跟原本的理念就有差異。

「其實台灣的錄音師很多都會幫忙兼製作人的工作,樂團應該把握這樣的機會。」Freddy建議,況且目前獨立樂界有各式各樣的團,年輕音樂人可先考慮找自己喜歡的樂團的主要創作者來當製作人。1976也提到,就台灣獨立音樂現況而言,錄音師和製作人之間的職責劃分沒有那麼清楚,大麻雖然是錄音師,但是也會提供樂團意見和指導。

所以年輕樂團要考慮遠渡重洋去國外,製作人和錄音師的工作經常劃分得很清楚,幫你製作一天就是收一天的錢,收費不便宜還要加上在當地的生活費、租借錄音室的金額等等,會是很大負擔。

 

樂團「熟了」 就是自我挑戰的時候了

隨著時間過去,已經掌握足夠的經驗、技術和資源,過去面臨的問題,都已知道如何解決,更因為長久合作,團員之間的連結更為緊密,這時候,就能夠考慮自己製作。

目前的1976已經決定未來的專輯將由團員輪流擔任製作人,最新的專輯《前王子》就是在全團討論過後,決定由大麻掛名,這張作品也因為大麻而有了新的色彩,卻又不離1976的美學。

樂團成員扮演製作人角色,因為默契良好,合作就更加順暢,阿凱說,若在創作過程中,大麻覺得有什麼需要更動的地方,兩人會經過討論;比起外人擔任製作人,對方要求修改時他常不服氣,大麻更為瞭解他的創作理念,他相對就能接受大麻的看法。

閃靈也以過去自己製作和一路走來的心得說明,《永劫輪迴》這張較早期的作品,小黑和Freddy的風格差很多,硬湊成了一張不太統一的專輯,外人一聽就知道哪首是誰寫的;而現在默契已經足夠,大家寫歌的頻率統整得差不多,兩人能猜想到各自聽彼此的歌會有什麼反應,會如何去發展,討論起來就很快。

當樂團從剛起步到發展中,建立起了名聲和銷量,也完成美學突破之後,製作專輯的各個環節已經熟悉、各種技術層面也都理解,就是挑戰「創作者兼製作人做不出好專輯?」的時候了。


作者

Peas Lin

Peas Lin

Blow吹音樂專職編輯,立志成為以筆耕維生的文字工作者,先後經歷過雜誌出版和代編設計的戰場洗禮,決定投身興趣所在的獨立音樂界,期望藉由文字書寫透視音樂內在、穿梭網路平台邂逅廣大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