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再見,是一種長大的方式 - 專訪法蘭黛

再遇法蘭,又是個下雨的天氣。這陣子是法蘭黛樂團的休假期間,團員們各自出國,有的談情說愛、有的忙人生大事。在咖啡廳裡短暫與貝斯手哲毓打了個照面,他便趕忙著去發送喜帖,位置上留下獨自喝著啤酒的法蘭。 「今年我們沒有其他作品,想要留下一個紀錄。」

〈不忘〉,因此而生。 12月初,法蘭黛閃電公布吉他手昆蟲白(小白)將離團消息,而後發行線上單曲〈不忘〉不只紀念大家一起的日子,也要告別這一整年。 fran 「這不是一個悲愴的消息,只是每個人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法蘭說。今年下半年度,樂團界頻傳解散、樂手離團消息,嚇壞樂迷。聊到小白決定離團的事,原來早在九月底就已決定。「我們沒有不愉快的分開,小白的離團是對人生有不同的規劃,算是私人因素吧。加上肩膀受傷,法蘭黛進度很快,他又同時身兼多個樂團,不論在時間或心力都較難負荷。此外,他也想多花點時間做自己的作品。」

昆蟲白的加入是去年的十月,當時法蘭黛已完成《隨波逐流我不介意》專輯錄製,突增一位吉他手,他們花了整年的時間磨合。法蘭描述小白入團後的變化:「我們重編所有的歌曲, 變得比較偏迷幻、後搖,今年看過現場演出的人,應該有發現我們的音樂『變重了』。」

unnamed
法蘭形容小白是台灣難得少見有自己獨特風格的吉他手

音樂是音符、是節拍,亦是樂手個性與風格交織而成的樂章,樂手的變動是牽一髮動全身的棘手難題「小白說離團時,我沒有太多的個人情感,只是腦子裡一直在想 My God 怎麼辦呢,這一年的歌都要重新來過了。」團員間反應也不盡相同,吉他手江江倒看的開,反正只是回到四個人的編制。

這也意味著,法蘭黛將回到四人時期的電氣風格。說到未來方向,法蘭表示,「今年很多歌曲是我彈吉他寫的,樣貌也會不太一樣。」我驚訝的問,接下來的演出你會彈吉他?她笑說「我從小肢體就不協調,上舞蹈課時我都不會,所以要我自彈自唱,應該是做不到,團員也不讓我彈,他們叫我專心唱歌就好。(笑)」

了解小白的離團過程,沒有想像中的感傷或不悅。 「記得小白剛進來的時候,有一場演出哲毓在舞台上說,法蘭就是一個蒐集神奇寶貝的人,我們(指團員)都是她蒐集的神奇寶貝;所以小白要離團,我跟他講說,我隨時會招喚你再回來一起表演,他也說好。」 法蘭回想起大學玩團時,有團員要離團,她是會站在馬路上哭天喊地的。「我跟阿牧(周休八日)都曾經有過這段阿!一邊大哭,對著團員說著『你不要走』。我們這些水象星座的女生,阿達阿達~」

隨著時間的洗練,面對這次的分離,她變得堅強。

相較於以往的沈重,〈不忘〉是首輕快的歌。法蘭說:「我想要用輕快的方式,去說重重的事,如果歌名叫不忘,歌裡要說再見,做的很悲情,我沒辦法;我還是喜歡吊兒啷噹一點。」

法蘭透漏,這首歌年初時就寫好了,起初其實是首關於愛情的歌,是寫給『某個人』的。「有種言歸於好的感覺,並非一定是跟某個人有糾紛,有時候我們也需要跟自己和解。心裡過不去才是最難受的。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你的美好,我記住了。」說完,她好似結完所有心頭的帳,露出神清氣爽的眼神。

說再見,是一種長大的方式。

10869590_10152931419372378_3099043071881815057_o
這是小白加入後唯一一張正式的團照 要依此為離別的紀念

在日常生活中,法蘭是個常忘記繳帳單、忘記與人相約,這種細微末節小事的人,玩團的美好時刻,卻深深烙印在她心中。

她回憶之前上電台通告時,主持人曾問,在音樂這條路上有沒有終極的目標? 江江、孟諺都回答,樂團可以一直延續下去就好,哲毓則說了一段話讓她很感動。他說:「我的答案也一樣,不過,是進化版,我希望可以跟法蘭一起玩樂團,一起到永遠。」說到這裡,法蘭沉默了一會「我覺得對不起我的團員,我好像不夠好,讓他們跟著我一起辛苦。」

「也許有天我們都成家立業、生了小孩,我們團員每個人都是乾爸、乾媽。我們要把孩子帶出來一起表演,還要規劃幼兒遊戲區,讓他們去玩,我們就在台上表演。」眼神中似乎很期待這天的到來。

我好奇地問,但你的團員各個都成家立業去了,那你自己想不想結婚?「想阿!」法蘭毫不猶豫的回答。

據說,法蘭要在哲毓的婚禮中獻唱,當過幾次婚禮歌手的她,總是在別人的婚禮給予祝福,從她的答案中,也早已明瞭,現階段除了樂團,她也期望能步入自己的紅毯。至於,未來,是誰可以擁有這個美麗的女孩?我們一起期待。


作者

TingFei

TingFei

深陷獨立音樂圈,喜歡音樂,更喜歡與人接觸,相信音樂始終來自於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