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5・新歌

遊樂全新EP《仙丹》 深受中南美洲、亞熱帶音樂的影響

自 2017 年的《夜的姿態》後,遊樂終於又有新的 EP《仙丹》(Juourney to the Eternal)。沈潛與累積,經過不斷磨合調整以及生活現實之間的拉鋸,收錄創作的三首曲目,特別邀請到三位不同風格的製作人,三間不同的錄音室,三種不同的獨特體驗。

繼 2018 年入圍海祭後,樂團沉寂 3 年,一舉拿下台灣祭南方大唱音樂大賽亞軍;接著在搖滾台中音樂創作大賽奪得金獎,並未被時間的磨練擊敗,新作品獲獎激勵遊樂設下新的標竿,也給了莫大的信心繼續前進。不同於以往的青春洋溢,注入更多新階段的人生體驗,更成熟的編曲與聲音設計,帶來全新的「ULove 遊樂」。

未發佈新作品的三年,遊樂不斷創作投補助,事情沒辦法照著計畫走,沒有拿到補助,還是卯足全力創作新作品。吉他手邱群四處遊走尋找新靈感,在台灣各地旅行試著激盪出不同的創作火花;貝斯手小胖、主唱勝凱持續在音樂專業上琢磨,過程中加入了新鼓手阿崧。

團員只有少數人靠著音樂維生,音樂創作昂貴的成本只靠著音樂生活是艱難的,樂團夥伴大部分都還有另外一份工作,跑 Uber、劇場打工、在市場擺攤、幫別的樂團打工,不只為了生活,也是為了音樂。

「新作品的錢,我們先墊。」在理想與生活拉扯之際,鼓手阿崧與貝斯手小胖是推了樂團往前邁進一步的最大助力,掏出工作累計的積蓄,二人一股作氣得把創作資金充足,遊樂開始衝刺,終於誕生了新作品《仙丹》。

不同於以往的青春洋溢,現在的遊樂音樂上有了全新的詮釋,吉他手邱群在一次工作中食指斷了,只剩下三隻手指可以創作音樂,於是嘗試著用三根手指創作出了〈新樂園〉,遊樂的新創作風格受到中南美洲與亞熱帶音樂的影響,充滿神祕具有民族風情的律動感,不同於主流創作的三和絃,大量使用掛留和弦,利用四度、五度來堆疊,在特定的和弦上用調式音階譜曲。

另外也加入新樂器「月琴」,吉他手邱群說:「任何弦樂器都是一種介面。我對自己的定位不只是一個吉他手,當我想要不同的音色時就會使用不同的介面創作,月琴只是其中之一。」

主唱勝凱同時也是主要作詞人,受到胡德夫老師的啟發,這次在歌詞創作中也加入許多對鄉土、自然的熱愛,同時加入了自己與夥伴們的生命經驗在其中,跳脫以往年輕熱情,加入更多文化層面,追求更深層的感動。

《仙丹》收錄〈新樂園〉、〈火〉及〈神仙〉,〈新樂園〉象徵著活在當下,也在發覺、超越當時的自我,採滿四分大鼓,讓人奔放自在地舞動起來;〈火〉是祈求快樂或是一種愉悅舒適的狀態,在這樣的狀況下超脫,而火也加入了以往沒有的電子元素,鼓手阿崧說:「火融合了樂團的爆炸感跟電子的舞動感,讓憤怒的人聽了可以紓壓,尤其是當周五還要加班時的那種憤怒。」

而〈神仙〉就是最關鍵的永恆,也是其中最慢的一首歌,吉他手邱群說:「一般鼓動人心的音樂是快的、亢奮的,但神仙是相反,是光譜慢的那一端,是極限的慢、極限的鬆,無知無能與全知全能的平衡。」

《仙丹》希望可以在無聊世代裡可以帶來一口舒坦的氣,貝斯手小胖說:「我希望聽到這張 EP 的人,有沒有愛的感受都很好,有憤怒的感覺也很好,所有感受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你不管怎麼樣都好,我們都會包容。」

音樂是遊樂樂團的必需品,遊樂也希望創作的音樂可以成為聽眾們的必需品,主唱勝凱說:「有時候瑣碎的日常可以壓垮一個人,你過得不好,我們幫你分擔,我們也在用全力撐著,跟你一樣,我們一起同進退。」

他們希望可以帶來的是一個包羅萬象的感受,不需要定義是什麼樣的曲風或定位,沒有一個核心的情緒,「你想什麼就是什麼,如果你覺得你是山就是山,你是海就是海,我們都是鄉巴佬,在混亂的城市努力生活,但鄉巴佬可以玩出好音樂,你們也是。」



吹編輯

作者 / 吹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