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1・產業

音樂展演甘苦談:大團誕生總策劃小樹、貴人散步KK與浪人祭蕭達謙

「組團玩音樂,是很多人嚮往並認真投入的事。近十年,本地樂團市場似乎愈來愈有模有樣,也吸引了更多青年加入。」致力於挖掘好聲音的「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多年來持續不斷地將優秀音樂人推上舞台,讓音樂產業活水源源不絕。大團誕生總策劃小樹表示,除了玩團,還有更多人進場開始選團辦音樂節:「北中南一年下來數十場音樂節,養出了不少觀眾,刺激了不少地方消費,是否也能將樂團帶往更高更遠的地方?選團人心中想要的是什麼?他們又在市場看見了什麼?」於是這次特別邀請了貴人散步音樂節共同創辦人 KK,以及浪人祭策展人蕭達謙,一起來聊聊辦音樂活動的各種眉角。

COLD DEW 於大團誕生演出。

聆聽 StreetVoice 站上的新聲音,讓小樹可以即時邀請音樂人到大團誕生的舞台。那麼貴人散步和浪人祭通常會用哪些方式尋找演出者?「貴人散步是透過公開徵件來選團的,每年演出者大概佔報名的 10~15% 之間,隨著越來越多樂團報名,未來比例可能會更低。」KK 表示,選團時除了音樂本身,也會透過樂團的 YouTube、Spotify、Instagram、外國常使用的 Bandcamp 和 SoundCloud、台灣的 StreetVoice 和 KKBOX 觀察樂團的聲量、在音樂產業中發展的關係以及他們的發展階段。

除了上述音樂平台,浪人祭會去接觸新的學生音樂祭、觀察社群媒體各版的音樂討論區,有時也會從一些喜歡獨立音樂的大學生交流中獲取資訊;臉書的「非主流音樂板 PTT nmsmusic」粉專和「全臺|音樂祭、專場票券交流區」社團也是得到潛力音樂新人相關情報的好來源。

2021 浪人祭。

關於票價訂定,貴人散步音樂節主要取決於預估的票房和活動成本,「但通常會配合觀眾的接受度有所調整,這時可能就要找到其他的資金來源。台灣的音樂展演相較於其他國家,很難得到企業贊助,會想要在這方面多作努力。」

浪人祭則是會參照台灣各大音樂祭的平均標準,接著依照製作成本、活動話題性、節目安排、預估之總票房、目標消費族群與年齡層、風格取向,進而開始安排主力票種及次要票種的配給數量。「類型與規模大小的設定,確實是拿捏活動盈虧的關鍵因素之一,有了基本的成本觀,才有辦法在每項環節做適當的取捨。」

一直以來,大團誕生都在思索如何突破同溫層,小樹說:「這是我們所遇到最大的困難,並且還在努力中。不過有趣的是,持續找到大家都覺得不錯的新團,並且在大團舞臺交出帥死人的現場,再看著他們入圍金音甚至金曲,就覺得很有成就感。」

林以樂於大團誕生演出。

在台南舉辦音樂節的難題為何?KK 表示:「台南辦活動的難處是場館比較難取得,而且台南人非常有個性,不是不能吵,但不一定能吵,要真誠地面對面溝通。最有趣的是我曾經為了借陳德聚堂,跟我聯繫的窗口了解詳情以後,就說要擲筊問陳家的祖先,還好一擲出來就是聖筊!」

熱寫生於 LUCfest 貴人散步音樂節演出。(攝影:高翊瑒)
FUTURE AFTER A SECOND 於 LUCfest 貴人散步音樂節演出。(攝影:楊氖穎)

達謙則補充,因為在不同縣市舉辦活動皆會有「各縣市辦理大型群聚活動安全管理要點」,難就難在需要「多次」與市府各部會協調所有場地需要的安全維護作業,才能讓前置與撤場作業實行完善。

疫情的爆發也讓策展人們傷透腦筋,像是對於與國際連結性較高的貴人散步而言,在籌備上就因此做了不少白工。「許多外國樂團和海外產業人士都想來參加,但成本暴增無法成行。我們為了這些沒成果的事花上人力時間,是一般觀眾比較看不到的地方。還要另外建立有效的線上媒合管道,訊息的布達也很受疫情新聞影響。加上必須跟著政策調整售票張數,實在不容易。」

SoulFa 靈魂沙發於 LUCfest 貴人散步音樂節演出。(攝影:楊詠琪)

原本預計七月舉辦的浪人祭,也因疫情爆發後立刻決定延期至十月底,但宣傳及行政作業整個癱瘓,團隊十分焦慮,深怕做錯任何決策又會再度延宕。「但我相信台灣防疫一定會有好轉的時候。」幸好達謙最後賭對了,讓今年的浪人祭再度成為解禁後首場大型音樂活動。

2021 浪人祭劍獅舞台。

「不能做現場確實讓很多單位失去方向,包括我們。」小樹表示,時局推著這行業更積極開發線上,換個角度想也並非壞事:「然而,互動技術、票務及觀眾都還有待養成,期待大型演出與售票系統的同步進化,也希望演出內容與舞台技術都能同步成長。」



JohnnyWen

作者 / JohnnyWen

發表:2021-12-01 分類: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