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1・生活雜吹

【台日音樂黑白配】滅火器 x TOTALFAT(後篇):台日樂團市場的最大差別是巡演規模

「Our Favorite City~日本X台灣音樂革命」是 2021 年日本與台灣音樂人透過線上交流文化趨勢、認識彼此音樂的特別企劃。企劃內容包含活動官網、線上對談影像與文字紀錄,分別在 YouTube 頻道 SAYULOG 與 Blow 吹音樂(中文)、Taiwan Beats(日文)、Our Favorite City(日文)中露出。

9 月的企劃邀請到台日龐克死黨樂團滅火器與 TOTALFAT,久違地線上對談。本文為 Taiwan Beats 獨家授權刊出的繁體中文版。

TOTALFAT 和滅火器都是出道 20 年的資深樂團,也影響無數後輩。那對於兩團來說,經歷這麼多事情之後,還有什麼樣的理想及初衷等待他們實踐呢?「坦白說,去年做完 20 週年專場之後,我自己心情上有蠻大的轉變。在前 20 年常常會給自己訂下很多目標,會希望完成一些事,這 20 年的時間我幾乎都是保持非常積極且認真的態度追著每個自己立下的目標,我覺得那樣的目標跟心情是好的。但 20 週年演唱會後,我的心態上變得比較沈澱。關於未來還有哪些想追求的事情,可能也因為年紀的關係,我希望找回更多、更純粹、更珍貴的事,如說創作的純粹跟單純的快樂就很重要。我給自己的目標就是,不用急著什麼時候一定要發行什麼,但是一定要好好的生活。等到再次發行或創作的時候,一定要超越過去的創作。我希望以更自在的步調去面對創作,但一定要持續地進步。」大正說。

「另一個目標就是,其實剛剛的訪談也一直有講到台灣跟日本的音樂市場的差別,所以我覺得對於樂團跟創作者來說,有個很重要的東西是 live house 的數量。我常常講,全世界的藝人做一張專輯都一樣辛苦──創作期的煎熬一樣辛苦、進錄音室磨練一樣辛苦。但如果市場只在台灣的話,那發行過後的日子會很不一樣。比如歐美的樂團,他可以做五、六十場,或兩年巡迴;日本的樂團至少可以做到四十場巡迴;可是台灣音樂人常常只有北、中、南,三場巡迴,唱完這張專輯就沒事了,只能等商演跟後續效益。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去擴充台灣可以常態性演出這件事情,就是有沒有一個規模可以被建立。滅火器自己也會想要開啟一個計畫是常態性演出,因為我自己有發現一個問題是:如果沒有發行的時候,找不太到理由去 live house 演出,每次啟動都要想一堆企劃。可是對於一個樂團的生命來講,不是應該一直在演出嗎?就像如果問日本樂團,他們一定也是這樣,反而他們會覺得有商演、或有政府免費活動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接下來有一個很大的目標是在建立這件事情,同時也會希望這樣的巡迴可以跟更多年輕一代或不一樣的音樂人做交流。我覺得透過樂團跟藝人間的交流,即使是我們自己這種二十年的團,一定也有很多新的學習機會。同時對於資淺的音樂人來說,也許我們身上有一些他們會受用的經驗。所以我會希望透過未來建立這些計畫,把我們這些既有的價值分享出去,這是蠻重要的。」

TOTALFAT 的 Shun 則回應:「經由這次訪談滅火器的回覆中,我回想起那年 TOTALFAT、BRAHMAN、滅火器三個樂團在台中、台北的共演。那是《海上的人》發行 10 週年的演唱會,對滅火器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日子,觀眾的期待也很高,但卻剛好遇上香港通過《國家安全法》,可說是影響中國、香港跟台灣政治情勢的重要時機。那場演唱會上大正一邊唱一邊哭,我在日本真的沒有看過這樣的演唱會。現在日本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也希望能把當時在 The Wall 看到滅火器這樣演出的場景作為目標,思考接下來要為渴求音樂的樂迷們帶來什麼樣的作品。龐克音樂最原始的意義應該是要有率領眾人的能力,很多人因為疫情都在尋找接下來的答案,整個世代更需要龐克音樂,所以要怎麼帶領大家進入新時代是現在的重要課題。」

提到疫情,大正也藉這機會感謝日本前陣子捐贈一批疫苗給台灣。「真的很感謝他們的情誼。去年第一波疫情的時候,台灣是有完全封鎖起來的,也讓去年締造了連續一個月的零確診紀錄,到六月的時候是相對比較安全。整個去年的表演狀況都算是正常的,非常非常幸運。那今年的話,五月有一波社區感染,但是我覺得台灣防疫蠻厲害的,兩個月前每天大概五、六百例,到現在十例上下,所以我覺得要回到正常的生活應該是可以期待的。不知道 TOTALFAT 打疫苗了沒有?」Shun 回答:「這個禮拜會去打。雖然 TOTALFAT 的年紀不是在這次的範圍之中,但是日本有一個機構叫音樂製作聯盟,有進行針對音樂人的接種計劃,所以我們這個周末就可以去注射莫德納疫苗。」

訪談最後,不免俗要問雙方下次見面時要做什麼?

宇辰:「我想要給他們一個大擁抱!」
大正:「我想要一起表演一場很開心、很盡力的演出,結束後再好好一起去喝一杯。」
柯光:「沒錯,結束以後好好地玩。」
宇辰:「真的還蠻想念他們這些在日本的朋友。」
Shun:「如果滅火器來日本,我想帶大家去超級一般但很在地的居酒屋。」
Bunta:「我們可以去露營!」

滅火器 與 TOTALFAT 在這1年半中的音樂活動和生活上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台日音樂藝人黑白配 | SAYUNOTE 下集



avatar

作者 / BR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