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3・硬評論

金曲獎典禮後:請撕掉偏見,去認識更多音樂

金曲獎典禮過後的兩天,同溫層容易看到恭賀饒舌歌手蛋堡落日飛車得獎貼文,他們從地下場景發跡將邁入第二個十年。此次分別獲得「最佳華語男歌手獎」與「最佳樂團獎」的肯定,可說水到渠成。我認為這也反映著,嘻哈與另類搖滾作品在台灣的成熟度,以及大眾的接受度。

當然,也能在同溫層外看到「OOO是誰」、「沒聽過OO」的留言,但尚未有草東沒有派對以〈大風吹〉擊退五月天、周杰倫得到「年度歌曲獎」那年,在業內掀起流行/獨立意識形態的爭論,此景或將成過去式。

反倒在社群媒體能引發更多迴響的是,炎亞綸在個人臉書所呼籲的「打開好奇,撕掉偏見,去認識更多音樂」;顏社創辦人迪拉胖,同樣在個人臉書上分享,藉由這次初審挖到「不少有趣的小眾好作品」。

巴奈以第二張專輯《愛,不到》入圍這次金曲獎。這張專輯用探戈為基底,並注入了電子聲響,不同元素產生聽覺上的刺激。

原住民音樂人在本屆表現依然出色,憑藉的第二張個人專輯《愛,不到》入圍兩項的巴奈,手持著印有標語的毛巾,走上星光大道的紅毯,她說:「在這裡要呼籲大家,沒有人是局外人,守護土地是我們的責任。」

可惜巴奈沒能以《愛,不到》這張用「小愛」扣「大愛」、電子結合探戈的優秀專輯站上頒獎台,但同樣來自於台東的桑布伊,相隔 4 年的新作《得力量 pulu’em》,再度拿下「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這位 43 歲的歌手是第三次獲得此殊榮。

這張受疫情影響而生的《得力量 pulu’em》,另獲得「年度專輯獎」。桑布伊邀來曾仁義與洪子龍擔任共同製作人,以及鍾興民擔任製作總顧問,收錄 9 首卑南語創作與一首融合滿州民謠的改編歌曲,可以感受到創作與編曲的嘗試,但概念還是離不開他所要傳達的理念,也就是「人與萬物的關係」。

春麵樂隊編制納入單簧管,創造出當代的客家音樂。

至於「最佳客語專輯獎」由成團 3 年多的春麵樂隊獲得,首張專輯《到底》由獨立廠牌三十而立老闆、製作人陳品先操刀,能聽見四人將客語融入擅長的古典、爵士之中,打敗謝宇威年過半百的首作《那三年》及來自廣東的樂團九連真人等厲害對手。

評審團主席由知名音樂人鍾成虎擔任。那晚,他將「評審團獎」這個時常從缺的獎項頒給《給你們》,這是萬芳的第 17 張專輯。

這些年來,離開主流樂壇,萬芳經歷世界音樂的洗禮。《給你們》除了有堅強的製作班底,更嘗試獨立製作歌曲,整張充滿另類民謠的氣味,有過往熟悉的歌聲,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樣貌,這讓出道 30 年的她,聽來依舊很新。

萬芳:「我希望能夠將這個生命的過程,這些創作的過程的珍貴,分享給很多很多的人,可以讓很多角落,一些微弱的聲音,有一點支持的力量。」

萬芳在台上激動地表示,完全沒有想到會獲獎,她以為這個獎是要給巴奈的:「在她過往的創作,在她的聲音裡頭,我得到了飽滿的力量,所以才會有我日後的創作,以及面對自己的這些作品,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如同專輯的名稱「給你們」,在這人心紛亂的當下,像是一場療癒的過程,同時是樂於分享的。

本屆金曲獎由 171 件作品入圍,角逐 27 個獎項,除了前述提到的音樂人,有些得主可能是連業界都不甚熟悉的名字,例如漂流出口五香放克hirsk,作品都不算太主流,有融合原住民色彩的 Grunge,有隔離時所創作的爵士演奏,有將香港元素化為聲響的實驗,都相當值得一聽。考量到作品的傳播度之外,仍不吝給予各式音樂人肯定,顯示一個獎項對於文化與風格的包容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