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2・人物

【吹專訪】音樂金融雙棲歌手——June Pan:上班生活激發靈感,將「成為自己」的過程寫成歌

從翻唱到創作,有「金融斜槓創作新人」之稱的 June Pan,繼首張 EP《Milkomeda》後再度與製作人李詠恩合作,推出收錄了 11 首歌的完整專輯《25 歲的我明天還是要上班》,此輯在各大數位串流平台紛紛取得好成績,不僅攻佔 StreetVoice 雙榜冠軍,更獲選為 Apple Music「Up Next」本季潛力之星,也擠進 KKBOX 新歌週榜,登上不少串流熱門播放清單封面人物。

 

特別選在 6 月發行專輯的 June Pan,其實是 11 月出生的秋天孩子,因為本名帶「君」字,從小家人朋友便叫她「June」。音樂在她生命中出現的時間並未比英文名字短,小時候學過三年鋼琴,印象最深刻的是參加音樂教室舉辦的年度演奏會,穿著正式的小洋裝登台,整個家族連外公外婆、舅舅一家都特地前來替她捧場。那次經驗在她心中種下了小小的花苗,她隱約發現,在眾人面前透過音樂表現自己,是件很棒的事。

國中開始彈木吉他卻是意料之外。大多數學校音樂課不是唱唱歌、看看音樂電影,就是被借去考試,而 June Pan 的音樂老師卻在迅速帶過中音直笛課程後,開始教吉他。「我後來才知道這件事很酷!音樂教室裡有 40 把吉他,全校學生都會彈。老師還自編教材,印象中有練過周杰倫〈菊花台〉、五月天〈擁抱〉,一路練到國三養成了自彈自唱的技能。」她笑著說,當時最受用的技能就是學會去查喜歡的歌、找和弦來彈唱。

高中加入了鑽研唱功技法的流行音樂社,除了社課安排唱歌課程,社團成員們也會互相交流,討論每首歌要怎麼用各種唱法去詮釋。上了大學後,June Pan 曾和同學一起報名坊間的歌唱教室,不過僅學了短暫三個月,隨後便開啟自學模式。「後來(製作人)詠恩的朋友 Nathaniel(蘇育霆​​)也分享給我很多唱歌前的暖身技巧,感謝他一再提醒我許多平常沒留意到的小動作,照做之後,才發現對唱歌幫助很大。」

除了音樂,June Pan 從小也對數學有興趣,國中就讀數理資優班,做了不少科展。「我很喜歡解數學題的過程,用各種算式找出解答,很有成就感。」於是她在申請大學時,選擇了當時全台唯一的、三類組取向的清大計量財務金融學系:「我們的課程內容包含大量的數學、統計、程式等等,實際修完學分也覺得『衍生性金融商品定價』模型、公式那些蠻有趣的,畢業後就順勢往這方向發展了。金融與音樂這兩個領域我都很喜歡,會想要努力兼顧。」

大約四年前,她開始將自己唱 cover 歌的影片放上 YouTube,有次唱了玩命關頭主題曲〈Good Life〉,還意外獲得許多陌生朋友來留言。「但也沒有因此變得更勤勞經營啦!就當興趣在弄。」差不多同個時期,她參加了樂人 Session 舉辦的「校園好聲音」徵選,獲得進錄音室的資格,也因此認識了後來的合作夥伴——製作人李詠恩。

「那次錄音後,李詠恩傳訊息來表示,覺得我的聲音蠻有特色、鼓勵我可以嘗試音樂創作。一開始不熟所以不太敢跟他講話,結果被李詠恩誤會我是很安靜、害羞的女生。後續安排認識配唱製作人、樂手老師的會面時,還搞得很像爸爸介紹女兒的感覺(笑)。」直到後來拍攝〈糖衣〉live session,跟吉他手蹦蹦、鼓手沐恩練團變熟之後,June Pan 的「安靜假象」才被揭穿。

也是因為認識詠恩,她發現自己好像有機會做些什麼,於是在剛畢業、剛踏入職場、對人生規劃還有點徬徨之際,決定離職全心做音樂,試試看自己可以在音樂圈努力到什麼地步。2019 年她發行了首張 EP《Milkomeda》,接連登上覺醒音樂祭、大團誕生、簡單生活節等舞台,原本一切順利,無奈 2020 疫情席捲全球,整個世界慢了下來,演出活動也隨之減少。

「我驚覺這樣的日子持續下去好像有點不妙,因為沒有去上班、少了人與人的互動,感覺自己跟社會有點脫節;加上生活少了點刺激,在『創作』方面也有點卡關,哼得出旋律,但不確定歌詞寫什麼主題比較能讓大家有共鳴。所以我就回歸職場了,想讓自己再獨立一點、再成長一些,經歷多一點社會歷練,也試著搬離家一個人生活。」June Pan 表示,上班對自己而言很有挑戰性、可以一直學到新的東西,活絡腦袋;下班後一個人打點生活的時光,也讓自己的思緒沈澱成長許多。她從生活取材,將「成為自己」的過程寫成歌,在今年夏天推出了新專輯《25 歲的我明天還是要上班》。

相較於 3+1 首歌的 EP,這張收錄了 10+1 首歌(+1 指的是挑選一首歌做 remix)的專輯對 June Pan 而言極具挑戰,她花了很多心思維持整張作品主題的連貫性與完整性,用曲序串起一篇篇生活故事:從〈電梯下樓〉下班開始,衝上捷運遇見一場一見鍾情的邂逅〈State of mind〉,展開飄飄然、甜甜的戀愛〈星期七〉,再到〈燙燙貝〉意識到對方並不是生活的一切,自己還是可以獨自建立生活儀式感;然後化用了〈櫥窗模特〉的視角,觀察著別人的生命,〈黑夜說〉是開啟飛航模式、一個人在夜裡遊蕩,重新想清楚,決定〈先別再見〉、暫別分手,但是想著曾經的回憶還是有點難過,所以接唱〈如果可以〉;沈澱下來之後,一個人終於想明白所謂繞遠路的幽默,於是〈就算閉上眼睛〉,重新找回生活上繼續前進的動力〈Keep__ing〉。

Q:可以跟我們聊聊專輯開場曲〈電梯下樓〉的特色嗎?

電梯下樓〉歌詞是倒數第二首完成的,當時專輯名稱已大致底定,所以歌詞方面就調整納入比較多「上班」相關的話題。製作人詠恩選定這首歌作為專輯裡的怪歌代表,編曲時玩了很多奇特的音效,大量的電子鼓有種《AKIRA》電影配樂的氛圍,間奏也加入「電梯門要關了」的台語廣播,過程中這些大量奇異的調味(?)其實讓我很沒有安全感,花了一點時間調適,才坦然接納這首很奇特的作品。

Q:〈State of mind〉據說是專輯中最早完成的作品,同時也將專輯主軸引導至「前進、成⻑」上,並描述「做自己、成為自己」的過程。當時是怎麼寫下這首歌的?

〈State of mind〉是我很久以前偶然煞到帥哥時誕生的靈感,那股一見鍾情的情緒,讓我很迅速地發展好整首歌的旋律,是專輯中創作最順利的歌。完成時間差不多是剛發行 EP《Milkomeda》的時候,所以 2019 下半年的幾場演出,已經搶先演過 Live 版,如果是從那時候開始關注我的聽眾,對這首歌應該很熟。不過現在回頭看這首歌,真的是蠻少女的。

Q:〈星期七〉是一首什麼樣的歌?為什麼會想邀請知更一起合作?

〈星期七〉歌詞描述甜甜的戀愛,曲式也很飄然,想給聽者舒服、慵懶的甜系迷幻。歌詞很明確描繪了情侶間假日的互動,和專輯企劃育珊討論之後就決定歌名定為〈星期七〉,英文歌名很直覺地想使用「Sunday」、但又希望特別一點,所以翻了各語系的 Sunday,希臘文、拉丁文、義大利文都查了,後來這個發音嚷嚷著,我們想起了一道甜品的英文名「Sundae」,聖代這樣子冰涼的甜點也很符合這首歌給人的感覺。

和知更認識是在 2019 年 11 月,受邀擔任他在 Revolver 演出的嘉賓,當時共演了一首歌〈你說〉。那次合作也讓我有種「哇,這個男生的音質很像輕柔的一陣煙飄過來」的深刻印象。後來專輯創作期,寫出〈星期七〉的曲之後,覺得很適合翻玩人聲疊加效果,營造飄飄然如雲煙的氛圍,所想到的第一人選就是知更,很開心一提出邀約他就爽快答應了。

錄音時,因為我們彼此很久沒聯絡,知更來錄音室的時候全程都很害怕,非常安靜、內向,一直忐忑地問:這樣可以嗎。跟他後來在臉書寫的推薦文有頗大的反差(笑)!

Rap 的部分也是知更第一次嘗試,他真的太厲害了,連 rap 也能駕馭,到底還有什麼挑戰可以考倒他!(不過錄音時有找三十萬年老虎鉗的羅晧宇來幫忙指導,身為一個 Bass 手卻能做到這樣,究竟羅晧宇是不是被 Bass 耽誤的饒舌歌手呢?不曉得)

Q:〈燙燙貝〉這首歌將 vocal 做了很有趣的處理,請問在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

〈燙燙貝〉這首歌詞本來是寫全英文,加上 vocal 獨特的處理,讓編曲老師對歌詞中的「Tell me bae」印象很深,demo 來回傳檔案的過程中,為了節省檔名字數、就暫名「燙燙貝」,後來覺得這個第一眼看不懂意思的歌名蠻有趣的,會吸引人想找歌詞看「燙燙貝」到底在表達什麼內容,就保留了這個中文歌名。

原本寫全英文歌詞的時候,寫了滿多女力角度,比較霸氣表達:男生們不要以為自己就是絕對正確,後來和製作人討論還是把調性拉回來一點,先不要做全英文的作品,調整成中文歌詞後委婉一點,希望比較容易讓大家有共鳴。

Q:〈櫥窗模特〉的 grooving 以及躍動感強烈的 bass line,明顯呈現出專輯的電氣迷幻氛圍,此曲還特別收錄了青醬肉絲 remix 的版本!請問這首歌是怎麼完成的呢?

〈櫥窗模特〉是詠恩在這張專輯中的心頭好,只要看哪一首歌有多推出 remix 版本,就可以發現專輯製作人的私心。

我跟詠恩算是以 co-writing 的合作模式在進行這張專輯,詠恩會先提出一個歌曲雛形,類似空的編曲,然後我會連續聽好幾遍,這時候腦袋裡會出現一些色塊、圖形,甚至是一個場景或是畫面,透過這些想像我哼出旋律,再錄下來回傳給詠恩,透過一來一往、持續溝通並調整的方式逐漸打磨出成品(朋友都笑稱這是「圖像創作法」),比如〈State of Mind〉就是看到很多明度很高的色塊。

〈櫥窗模特〉則是看到很多霓虹色塊,不過哼出旋律後,倒是直接在創作營當場跟樂手們一起發展完成,而不是自己在家錄的。錄音時製作人詠恩還特別開恩,讓羅晧宇即興發揮 solo(他平常很少這麼做)。我很喜歡這首歌的曲,樂手們也是,我們都迫不及待想在現場演出這首歌!

Q:之前也曾跟青醬肉絲合作〈我陪你〉的 remix 版本,請問你們是怎麼認識對方的?

結識青醬肉絲的緣分,是從 EP《Milkomeda》開始,詠恩介紹認識的,當時就覺得她是很酷的女生,風格感很強烈。再次合作還是沒有改變我對她的印象,無論是之前的〈我陪你〉或這次的〈櫥窗模特〉,兩首歌的原作和 remix 版本我都很喜歡,很佩服青醬肉絲能找到保有自己個性,又吻合我作品風格的 remix 方法。

Q:由詹森淮作詞、與 Dizparity 合力譜曲的〈黑夜說〉,歌曲氛圍感覺與專輯中其他歌曲有些不同。可以跟我們聊聊這首歌的創作故事嗎?

〈黑夜說〉其實是停滯很久又重新啟動的歌,停滯再復工的程度堪比大巨蛋(?)。創作過程在編曲卡關很久,雙方花蠻長時間才達成共識;詹森淮的詞很美,完整表達我想要的王后感。從〈糖衣〉到〈黑夜說〉,覺得 Dizparity 是個很酷的人,希望有機會再合作。

歌曲故事在描述,偶爾會有想要開啟飛航模式獨處的時候,對生活中固定模式的交際感到疲於應付,於是在夜裡遊蕩。有點類似一個人去酒吧的時候,酒客、酒保彼此之間互不認識,在交談中淺淺地為自己描繪一個新的人設,有點從旁重新看清自己的生活樣貌,那樣的心情。

Q:〈如果可以〉的編曲以單純的鋼琴和吉他呈現,有種沉澱人心的感覺。此曲也是專輯中唯一一首由你獨自完成歌詞的作品,請問當時是怎麼寫下這首歌的?對於編曲的呈現方式有什麼感想?

規劃專輯內容時,希望能有一首歌可以讓大家仔細地去聽我在人聲細節上的處理,畢竟之前我的作品總是有濃厚的電氣迷幻音牆。於是在〈如果可以〉這首歌中保留了很乾淨、簡約的鋼琴和吉他,把重點放在人聲,歌詞是我在一陣滂沱大雨中完成的,當時家庭旅遊到花蓮,卻因雨困在飯店、暫時無法出門觀光,我就在飯店房間裡寫詞,當時只設定歌詞主題要圍繞在「回憶、戀舊、失落」相關的情緒,殊不知完成之後回頭一看,充滿了各種水系詞彙。

Q:〈先別再見〉、〈就算閉上眼睛〉和〈Keep ___ing〉之前吹音樂曾詳細介紹過(請點入連結閱讀),關於這三首歌,有沒有什麼想要補充跟大家分享的呢?

〈State of Mind〉、〈Keep ___ing〉這兩首歌都蠻早完成的,正式發專輯後回頭看,會感受到:真的有一種小女孩成長的感覺。尤其拿它們和〈先別再見〉、〈黑夜說〉對比,可以明顯感受到我在聲音掌握成熟度的變化。

Q:近期有什麼活動/演出受疫情影響而延期或取消嗎?

原本 5/15 要在小地方展演空間和庸俗救星共演,目前一路延期到 8/29,希望疫情能穩定下來,才有機會表演新歌給大家聽。選在疫情期間發片算是刻意為之的逆勢操作,希望在居家防疫期間用新作品陪伴大家,讓彼此都好過一些。雖然本來是希望用專輯名稱《25 歲的我明天還是要上班》引起樂迷共鳴,殊不知這期間大部分人反而是「25 歲的我明天還是(因為疫情)不用上班」(大笑)!

Q:居家防疫期間你的心情如何?平常在家會做些什麼?

我平常的工作在金融業,因為金管會相關的規定沒辦法居家工作,所以我還是天天出門上班,對於居家防疫的體驗比較沒感覺,只有因為疫情,生活範圍侷限在租屋處到公司,下班時段也不能進餐廳內用美食,蠻扼腕的。

Q:2021 下半年度有哪些計畫?

6/30 發片至今,宣傳上都轉以視訊或文字訪談,也持續準備社群內容、聊聊專輯製作幕後花絮,以及發布新 MV,暫時還不敢安排太多場線下演出,可能再觀望一陣子,希望能盡快發布給大家巡演消息。

照片提供 / June Pan



JohnnyWen

作者 / Johnny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