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3・生活雜吹

現場演出暫停之後,線上拜訪居家防疫音樂人vol.15:來吧!焙焙!鄭焙隆

由 Blow 吹音樂編輯部企畫的「音樂人居家防疫系列」,鎖定以訪問關心因為五月疫情升溫後,原定演出場次受影響的台灣音樂人。除了邀請樂迷朋友一起來關注他們在家的身心狀態,對他們的現場演出回歸保持信心,也望帶大家一窺音樂人私下居家輕鬆的一面,在非常時期尋找新生活的可能性。

好久不見的「來吧!焙焙!」終於回來了!自從 2016 年宣布休團後,睽違四年多,樂團完整六人陣容在今年三月正式現身大港開唱舞台,令眾多樂迷觀眾直呼感動。然而,他們原本預計於五月底六月初在北中南舉辦的 2021 來吧!焙焙!「回到現在」巡演,卻因疫情爆發只好將台中、高雄場次取消,台北場延期至 8 月 12 日(焙隆嘆道:不過現在看來狀況也不夠樂觀)。

在這段不能練團,也不確定演出能否順利進行的日子裡,我們試圖藉由文字與焙隆聊聊音樂、聊聊生活,過不久竟收到將近七千字的回覆!據說他花了五、六個小時仔細書寫,令人十分感動。

Q:演出團隊為這場演出做了哪些特別的準備?

特別的準備就是……我們團六個人重新聚在一起,練團、編歌、錄音、拍團照和宣傳影片,然後開會討論巡演的企劃和製作。我個人是覺得,休團了幾年,團員們每個人的生活安排和步調都多多少少有改變。

來吧!焙焙!做復出這個決定,雖然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實際上就代表每個人的生活都要有所調整,需要付出一些時間與心思給這個團。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把心態調適好就是最重要的事情,這需要最認真準備!

Q:來吧!焙焙!與國國、弘禮、小干和鳥人是合作多年的夥伴,但在休團的這幾年,落日飛車活動頻繁。這次再度重聚,會覺得音樂上多了一些「落日飛車」的影子嗎?

落日飛車重新開始活動,包括他們《金桔希子》EP 的錄製,大概與來吧!焙焙!2016 年準備要休團前的收尾時期有稍許重疊。就音樂內容說起來的話,我覺得來吧!焙焙!休團前的單曲作品,尤其是〈我自願的奉獻〉這首歌,就多少滿有我所認知的飛車的氣質,比方說比較明顯的特徵就是歌曲裡有行板的長段尾奏。

其實這也是因為,從我們 2014 年做《私人經驗》專輯開始,國國就在來吧!焙焙!裡扮演了主導包含編曲的領導角色,所以我想有段時間他的意念與喜好會自然而然同時反映在兩個團的作品上。

話說回來,就原本的問題,我想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如果大家聽了我們配合巡迴新發表的〈豐盈與匱乏的孩子〉與〈回到現在〉兩首單曲,我想大家或許可能也會覺得,復出之後的來吧!焙焙!在音樂上飛車的影子變淡了些。就我自己的解釋,這主要是因為除了我和焙檍之外的所有團員都經歷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歷練,每個人也都在慢慢培養出獨當一面的能力,所以我們總的來說現在能把握、運用更豐富的元素。

而且因為大家都更成熟了,我們也不需要花太多心思如何讓每個人的音樂產出融為一體,那變成自然而然就能做到的事情。那麼另外就是,我想國國已經在飛車完成許多他在音樂上特別想實現的目標,那麼在來吧!焙焙!這邊,既然團員們也都在成長,我覺得沒有必要強求國國全力扮演領導者的角色,我也希望他能在這個團裡比較放鬆心情,繼續享受做不一樣的音樂的樂趣。

其實說到底,樂團的本質是人與人在音樂上以平等地位發出互相共鳴,所以必須儘可能地讓所有人的直覺、想法和感受都被完整納入共同創作出來的作品裡。也就是因為如此,共同創作才能有如此豐富的不同可能,因為那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激盪出來的成果。比方說,身為這個樂團的主要詞曲創作者,我就得要認真對待和聆聽每個團員用樂器演奏對歌曲做出的理解、詮釋和發展。所以換句話說,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和信任才是樂團的基礎。就此而言,既然每個團員都有他們各自人生的經歷與體悟,包括在飛車所體會到一切,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以適合的態度對待他們。音樂上的問題,就用適合我們一起做音樂的方式解決就可以了!

Q:承上題,相隔五年大家再度合作的感覺如何?

我個人覺得感覺不錯!很明顯地,團員像弘禮、小干、鳥人,他們的演奏技巧都有很大的進步,對音樂的理解也更好了,我感覺我真的需要認真花一些力氣去跟上他們。換個角度看,我心裡是覺得,既然這樣,當然也就可以開始用更高的標準去要求我們自己了,只不過我其實還沒想好那標準應該長怎樣就是了。

Q:台北場次延至八月(台中高雄場次取消)後,原本規劃的演出內容是否會作出一些變化?

好像是沒有。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能上台演出!只要能讓台上台下的人以及所有工作人員都順利到場,其他事情都能再安排!

Q:當時聽聞疫情再起,可能影響原定的演出安排時,你與團隊的反應與心情為何?

是啊,春天那段時間我把巡演的相關事情當做生活第一要務,每天起床就是回訊息、寫文案,然後想想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可以改進,簡單地說就是認真地投入這件事情,連跑步都會害怕會不會天上掉下來什麼東西砸到我害我不能演出。一感覺疫情不妙,我就想,天哪,我又要開始重新思考人生了,所以我接下來應該怎麼過生活比較好呢?不過這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還有很多人比我們受到更大的影響,而且我總是有事情可以做的。

Q:演出活動延期,對於你與團隊的收入會有很大的影響嗎?

對我來說沒有。事實上,我現在是個博士後研究員,最近才這輩子第一次領正職薪水。然後順帶一提,我也是前兩天這輩子第一次拿自己的第一份薪水真的捐款一百塊美金給公益團體。我很高興我第一次有額外的錢可以拿去捐款,因為我知道那是對的事情。但我又和許多人一樣,喜歡錢,也想要把錢花在自己或家人身上。所以捐款的那天晚上騎車等紅綠燈的時候我突然又想,如果這一百美金存下來,存幾個月,我就能再買一把吉他了吧。我現在也只有一把木吉他一把電吉他而已,也太少了吧……總之,我真的很高興領正職薪水能讓三十五歲的我有資格面對以前從沒資格面對的事(因為從來就沒有那些錢),做以前從沒做過的事。

其他人……我知道國國手上有許多製作案在走,那麼他應該還是很忙碌。小干經營的肥頭音樂的主要業務是練團室租借,所以應該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希望政府的紓困案能幫助到他。我知道鳥人原本參與的其他單位演出也必須延期,然後他在警戒降級之前應該也太不方便教課,應該也是受到比較大的影響。弘禮應該還是能繼續做錄音製作案,我希望他過得還好。焙檍應該和我一樣也是受到疫情影響比較小,然後政府紓困多少有點幫助。

Q:請問你現居的地點是?居住地區的疫情與防疫狀況如何呢?

我住在台北捷運昆陽站附近的昆陽街上,和太太寶寶一家人租的新家是沒有電梯的五樓公寓,爬樓梯已經很習慣了。疫情還好,防疫狀況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吧我猜。

Q:平常在家會跟兒子一起做些什麼事呢?防疫期間,家人的狀況都還好嗎?

我的兒子名字叫做鄭直,現在三歲三個月大,他喜歡玩車車,然後喜歡學卡通扮演救援小隊的隊員,每天我們都要假裝打電話給他,請他出動救援好幾十次。我晚上陪他睡覺有時候會念書給他聽。最近我在教他試著用手指算數,今天早上我還試著教他把數字寫在紙上做加法。他不是很喜歡學東西,他比較喜歡玩車車還有看電視。我們盡量讓他開心地做他想做的事情,然後快快樂樂地長大。

我的家人大概都還好。我的媽媽比較忙,然後我爸爸大概快要退休了,還在適應,但沒有特別受疫情影響。我太太偶爾會在家辦公,然後我就躲到研究室,寶寶托給我岳父岳母幫忙照顧。

焙檍的話,我想她最近想要認真鑽研的是錄有聲書。她之前去上了課,然後認真練習了好一陣子,發音啊運氣啊什麼的,好像滿有興趣的,然後如果接下來能因此有比較穩定的收入也是不錯。另外,她還有在做工藝花盆以及飾品。這些事情大多都是待在家裡就能做,所以受到疫情的影響也比較小,這樣滿好。

Q:在家三餐如何解決?都吃些什麼?

我現在大多晚上都會和太太一起去岳父岳母家吃晚餐,他們就住在離我們家走路十多分鐘就能到的地方,但騎摩托車過去就更快了。我們都自嘲說,加上孩子也都拜託我岳父岳母照顧,我們也是夠沒用的了,其實已經幾乎就是名符其實的寄生蟲!

我不喜歡吃早餐,主要就是覺得很麻煩。不只是弄早餐麻煩,就連一起床就要動嘴巴吃東西也覺得滿麻煩……所以就是從一起床就一直喝咖啡,然後能不吃中餐就不吃,看能不能撐到晚上。晚上寶寶睡著之後我通常會和太太一起看電視然後吃餅乾冰淇淋什麼的,最近在看進擊的巨人,剩最後四集,有點想今晚就看完!

Q:在家時間變多了,都如何打發時間?

噢對啊時間變多了……我會打傳說對決。這原本是我以前和焙檍住一起的時候可以一起做的休閒活動,結果現在我自己還是玩滿大的,這陣子喜歡用的角色是閃電俠。其實我現在需要花滿多時間在研究上,剛剛說了,這是我現在的正職工作。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話,我研究的是跟平等的觀念有關的哲學問題。然後我還要花點時間充實自己,多讀一些哲學領域的一般書籍。然後我偶爾還是想多讀一點小說啊詩啊什麼的,如果有遇到好的人文社科或科普類書籍也想讀。但就和許多人一樣,我從來就不覺得我有找到正確安排時間的方法。總之,疫情警戒對我最大的影響是,我原本打現場德州撲克的時間就空出來了,那是我這幾年最主要的消遣。

Q:有創作新歌嗎?平常是如何將腦中的靈感記錄下來呢?

還沒有,對不起!認真要把一首歌寫出來的時候我就會用筆記本或電腦上輔助,想辦法一氣呵成然後再慢慢改。之前也曾經試過想到什麼就記下來,養成好習慣。但我的一個問題是,如果我沒有「一定要這次就把歌寫出來」的決心,我通常也從來不會去看之前記下來的東西……基本上就是個很懶散的人,對不起。我寫歌通常都是從一個觀念出發,然後就是慢慢想這個觀念為什麼會和人生中有意思、有重量的東西發生關係。

比方說我最近突然想到然後覺得滿有意思的觀念是「追求」,現在也就是正在慢慢醞釀中。話說,其實我想到「追求」這個詞的時候,我腦中首先浮現的其實是王菲〈矜持〉那首歌裡的第一句:「我從來不曾抗拒你的魅力,雖然你從來不曾對我著迷……」然後我自己就一直滿想知道為什麼這句歌詞說明了我關於「追求」這個詞的直覺或理解或想像。

我最近還在想一首歌,這首歌就像一些我的其他歌一樣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我已經想好幾年了……其實我曾經試著把它整個寫出來,但就是很怪,久了我也就忘了沒理它。現在想到的時候,我也只記得自己當初比較喜歡的第一句主歌歌詞和半句副歌的歌詞而已,分別是「它原本是自動上鎖的房間」和「我在你身上感覺到的是XX嗎?」我原本想XX應該是「愛情」,直截了當,但後來又一直覺得這樣不太對。這首歌基本上就是這樣,因為不知道適切的關鍵字是什麼,所以就沒辦法完成。

另外,之前我讀了 Wilco 的主唱和主要詞曲創作核心人物 Jeff Tweedy 一本叫做《How to Write One Song》的書,內容主要就是關於如何寫歌以及培養適合寫歌的心態跟生活方式,想趁機推薦給有興趣想好好創作的各位朋友。

Q:有沒有和樂團團員或樂手們彼此關心聯絡?大家也都還好嗎?

很不好意思說,其實沒有特別聯絡。一方面是,我自己比較內向,需要比較多時間獨處,然後與人互動社交之後會比較累。另一方面是,我們團員們大概也都是在做音樂的時候才會所有人聚在一起。但我個人是猜大家應該都還好吧!

Q:請介紹房間/家裡最重要的三件物品(附上三張物品的照片)。

我就先姑且把問題中提到的「最重要的三件物品」理解成「如果不見了或壞了會讓我特別心痛的三件物品」,因為如果重要的東西指的是生活中特別必要或常用到的東西,那應該就是電腦、手機和電視吧(啊,還有冷氣)……不過所有這些東西都是壞了不見了重買就可以完全沒差的東西,而能用錢買到替代品的東西應該就不能說是太重要(吧)。那麼,我想提到的是我的木吉他、我的這本書,還有我的錢包。

這把木吉他是大學畢業的時候爸媽送我的禮物,我在那之後就沒有再真的擁有別把木吉他,所以我二十二歲以後所有歌都是用這把吉他寫的,然後每次表演也都幾乎帶著它。我曾經有次跟妹妹騎她的摩托車趕著要去地下社會表演,在路上出車禍,妹妹摔倒了所以我們先趕著去醫院急診室擦藥,然後還回到地社演出,結束後回到家隔天才發現吉他破了一個洞,結果當然是請人好好把洞補起來了。

我最近才在國國的建議下幫這把琴換了比較輕便簡配的拾音器。我偶爾會想,如果我換了一把木吉他,或許寫的歌也會因為聲音的不同而有所改變吧,所以換一下琴大概也是不錯的主意……我對這把琴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依戀,因為根據我曾經很熱切想深入理解的馬克思所說,戀物的癖好畢竟是奠基在一種對價值的幻覺之上,但是我當然還是不希望這把琴壞掉或不見。

這本《A Theory of Justice》是我在讀研究所的時候買的,是本大書,其中幾個章節是我的碩士和博士論文的研究重點,但整本書都是我作研究是隨時都可能要查閱的參考資料。話說如此,書裡面還是有許多地方大概就是看過兩三次,不能說是有特別仔細讀過。那些後來沒有仔細重讀的地方,已經泛黃的書頁上通常還留著我十多年前隨意畫的線,以及我用鉛筆寫的沒什麼用處的註解。後來,我強迫症愈來愈誇張,在書上畫線都想要畫得很直,所以以前畫的線,如果是我需要仔細讀的地方,我一定是看到就先擦掉再說。

一年多前有天我就想,這書已經那麼舊了,書頁又薄又黃又脆弱,但上面還有我十幾年前畫的醜不啦嘰線,我現在把它們擦掉,好像我就也把過去的人生抹去了。但我就是覺得這些線看了很不順眼,抹去就抹去吧!話說回來,其實這樣也沒什麼關係,因為那歪七扭八的線就其自身而言,就像虛度的人生一樣,真的沒什麼價值。要的話,就想辦法把有價值的東西留下來吧。

這個皮包,我現在想,或許是我當兵的時候,也就是我二十五歲左右的時候,也就是大概十年前,我那時候的女朋友,也就是現在的太太,送我的生日禮物。我很希望不要弄丟這個錢包,因為這是她所有送給我然後比較有紀念價值的東西裡面我現在唯一還留在手邊沒弄丟的東西。剛到英國念書的第一年,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兩次差點弄丟了這個錢包。一次是真的弄丟了,但幾天後在學校圖書館失物招領處找到。另一次是我一發現錢包不見,馬上回頭找,然後路邊的一個流浪漢就叫我,說他撿到了要把它還給我。然後,他跟我說他要賞金,可是我看,錢包裡面沒有錢(而我也不真的確定裡面原本有沒有錢)。我就說哎呀沒辦法啦,裡面已經沒錢了嘛,就把原本或許應該要給他的錢省下來,也算是賺到。

現在我跟太太年紀愈來愈大,我在快要十八歲的時候認識她,現在我也快要三十六歲了,也就是說我們彼此陪伴了對方快要半個人生了,所以要送給彼此能有紀念價值的東西也愈來愈難了。

Q:請推薦大家,你在防疫期間聽的音樂、Podcast、影劇或書籍。

這、也、太、難、了、吧!Podcast 最簡單,因為我沒有聽 Podcast 的習慣,所以就不推薦了!

我之前花比較長時間和太太一起看了《How I Met Your Mother》,我很喜歡,推薦(焙檍比較喜歡《Friends》)!對不起這個是有點老派的推薦,但我原本沒有看影集的習慣,是出國念書的時候,其中一年是一個獨居的中年男子,太寂寞了,結果才開始看。然後現在因為有寶寶,也沒有什麼花兩個小時好好看電影的時間了。

書的話,除了剛剛提到的《How to Write One Song》之外,我最近讀到印象比較強烈的休閒讀物還有一本書,叫做《致富的特權:二十年來我們為央行政策付出的代價》。顧名思義,它主要是在批評過去很長一段時期台灣央行的政策,其中一位作者是我和太太以前在大學一起修經濟學的時候的老師。我覺得它討論了一個很重要但大眾或許比較陌生的議題,然後寫得非常淺顯易懂,讓我能很容易理解問題之所在,進而引起我的思考,所以我很高興讀了這本書。大家知道嗎?小時候我們都被教說台灣貿易做得很棒,所以外匯存底很多,但這其實不一定是好事喔!

最後,我當然還想推薦鄭宜農之前出的隨筆集,叫做《孤獨培養皿》。其實我沒有讀散文集的習慣,主要是因為我覺得我很少從這個類型的書中學到什麼。但我想推薦宜農這本書是因為,我讀了覺得,她找到了一個很棒的角度來看待自己過往的人生。她所描寫的每個記憶片段,都因為她那對自己擁有的生命所抱持的珍惜之情而發光!

音樂的話,我只能簡單說我最近比較常聽所以印象比較深的幾首歌(但是我又忍不住加了我最近沒那麼常聽但是前一陣子很喜歡的幾首歌):午夜乒乓〈夜的輪廓〉、海豚刑警〈安平之光〉、熱寫生〈愛與膠囊〉、Alabama Shakes〈Sound & Color〉、Phoebe Bridgers〈I Know The End〉、Nick Drake〈Northern Sky〉、Laura Marling〈Fortune〉、My Bloody Valentine〈Sometimes〉、Angel Olsen〈Shut Up Kiss Me〉、SASAMI〈Free〉、Whitney〈Golden Days〉。

Q:這波緊急狀態解封之後,最想立刻在臺灣做的事情是什麼?

我想要趕快站在台上表演,然後我想要打牌!

Q:可以請給我們一張在房間裡的自拍做文章封面使用嗎?

當然可以!但是我在我們家裡沒有自己房間,如果我要做事情就是用我們家的餐桌,旁邊原本要當做書房的房間就拿來隨便放東西了,現在主要是用來擺我最近要用的書的書架!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要選哪裡當背景所以就隨便了抱歉抱歉。我最近最喜歡跟我的寶寶合照,他是我的寶貝!

圖片提供/鄭焙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