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Fa靈魂沙發燃燒生命之作《Slumber Days》用熬夜失眠詮釋專輯同名 MV

「在季風的尾巴,繫上一排搖曳風鈴,等待候鳥歸來的季節,提醒你我曾經沉睡。」在靈魂沙發上一張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曲〈沙發上的白日夢〉中,主唱本山唱著這段歌詞,講述了這世代玩音樂的人對未來的想像,也暗示了第二張專輯的到來。

第二張專輯的到來象徵樂團脫離了「一片」藝人,也讓團員們鼓起勇氣向世人展示他們對於音樂夢實現的渴望。儘管 2020 年是個充滿未知的一年,但靈魂沙發用第二張專輯的到來向所有粉絲們打了一劑強心針,彷彿在告訴所有聆聽的人,只要擁有面對未知的勇氣,就能見到最美麗且深刻的風景。

在錄製〈Slumber Days〉中的人聲部分時,本山用了以往都沒嘗試過的唱法錄製,而這份嘗試的挫敗感幾乎使本山放棄。「〈Slumber days〉應該是這張專輯錄到最想放棄的一首歌。這首歌嘗試用一種似破非破的唱法,有一點隨性、不在意、murmur 的感覺。因為不是平常習慣的唱歌方式,要抓一個很微妙的點讓破音破的好聽,一句都錄了二三十遍。錄到直接音準失蹤,完全失去判斷能力,很恐怖。」

與靈魂沙發合作近三年的製作人 Leo 表示,團員們從剛來錄音室時完全不清楚該如何製作音樂,到可以用專業的方式表達出對於聲音的想像,「在沒有終點的音樂生涯裡,這樣的成長才是專輯帶給他們最棒的禮物。」

美感的累積會隨著年齡與生活體驗不斷變化,有了第一張專輯的技術累積,Leo 將第二張專輯的聲響詮釋與錄製方式交給了團員與錄音師徐昕溝通,也將混音的主導權交給了團員們。團員們也用了他們的才華,證明了最真實的他們,也能將音樂做最完整的詮釋。

MV 主要的構想來自於「睡眠」與「與世隔絕」兩個元素。導演彭肇萱表示,睡覺本身就是一種與世隔絕的行為,而片中塑造了一個沒有其他人類的環境,更是強調與世隔絕的感受。

吉他手大便:「拍 MV 前一天直接睡公司辦公室沙發,超開心(因為鼓手可沛猜拳猜輸了只能睡地板),起來直接化妝。但我大概只睡了 2 小時,然後一整天這樣下來真的非常累人。」由於 MV 需要拍攝日間的陽光,所以團員們必須起個大清早上妝準備接下來的拍攝工事,每個人都在半夢半醒的狀況演出了 MV 裡的每一個鏡頭,也恰好詮釋了導演所想要的「睡眠」與「與世隔絕」的元素。

玩音樂的人像是沉睡般徘徊在這庸庸碌碌的生活中。在與靈魂沙發的對話中你可以發現,他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像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有說不完的感受,也有想像不完的美景。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