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顆芭樂籽談B festival:我們有B的氣氛,誰來都會變B!

八十八顆芭樂籽即將舉辦 B 級音樂節。

B festival 是八十八顆芭樂籽對過去一整年樂團場景的觀察和回饋,你們對 2020 年的獨立音樂有什麼想法?

阿強(以下簡稱強):去年所謂的獨立樂團變得很重要,金曲獎入圍的團都是獨立團,音樂節也變成另一種型態,大家很希望可以賺錢,很多沒那麼流行的團突然變得連音樂節都上不了,獨立音樂圈的東西變得很浮誇。其實現在也沒什麼獨立音樂圈或流行圈,有點像被同化吧,整個獨立音樂變成更主流的型態,看團的人變得不一樣,樂團的心態也不一樣了。現在整個獨立音樂變得很 M 型化,成功的團很成功,不成功的生存空間就會被擠壓,偏激的音樂和偏激的人就會想辦法去創造自己的舞台跟聲量。

冠伶(以下簡稱冠):今年有個很好的風氣,年輕團開始會留整場,不是表演完就走。

強:現在小型的音樂節也開始變多,而且也辦得很好,像是「意識不能招待所」,去表演的團可能是比較新或是曲風比較偏激的,可是大家也都願意去。那其實就是地下音樂啊,獨立音樂二度地下化。

B Festival 之前不管一天或兩天都在同個場地,今年為什麼想到在樂悠悠之口和 Legacy 開雙舞台?

強:其實是我們只有一個經費,25 週年要辦,B Festival 又不想放掉,就乾脆把它弄成兩個場館,有點類似雙舞台概念。

冠:有點像城市音樂節,因為我們兩間 live house 都在捷運藍線。

強:可是我們演出沒有排在同一天。

冠:不管啦,就是有點像城市音樂節。

強:其實我最早是想辦一個小的音樂節,因為 B 級本來就是跟 A 級對比,要跟所謂主流的精神做出區隔。五月天剛出來那時,很多樂團跟唱片公司簽約發片,我小時候就覺得,為什麼那些公司都不會找濁水溪公社?他們現場那麼多人看。

冠:你小時候在想那個?你好酷喔。

強:他們就不是主流價值,就是所謂的 B 級樂隊。我小時候覺得如果我有錢,我去幫濁水溪發片,他們是不是就會紅?B 級音樂節的概念就有點像這樣,我用一個好像很華麗、很主流的舞台,砸大錢找一些很B級的團,試試看會怎麼樣。我們 07 年辦第一屆 B Festival,17 年復活重辦,第一個找的就是奮樂團,因為他們夠 B。那時候沒人找他們去音樂節,連報名都不會上,可是現場很好,大家去了都很開心,所以不見得你辦活動就一定要是那個樣子,叫大家在網路上寫「我最喜歡的樂團是奮樂團」之類的。

可是今年找了滅火器和拍謝少年,他們已經很不 B 了吧?

強:找滅火器和拍謝算是一個企劃,我們三團是現在超過 15 年的團裡面從來沒散過的,同輩的應該只有我們三團。其實也是想找他們來玩,在這麼 B 的陣容裡面找一個根本不可能出現的團給你看。像我們之前也找過王若琳,經紀公司就會有很多疑慮,擔心我的藝人來這邊會不會很奇怪,我們就跟經紀人說不會啦、很好玩。

冠:後來她的宣傳也很開心。滅火器以前也很 B 啊,改團名唱 cover 什麼的,他們人到現在都沒什麼變。

強:其實王若琳本人很想唱,因為她那時不可能接觸到獨立音樂場景,她超興奮的。可能大家覺得這是一個 B 級的音樂節,來的樂團都會很 B,但其實不是,每個樂團到這裡來,都一樣變成是 B 級,大家可能把他們當 A 咖,但他們心中那個 B 級的魂還在。滅火器現在也很難接觸這種奇怪的表演,所以我們給他一個發洩的機會,告訴大家他們也願意唱這種表演。

B Festival 之後有可能就這樣越辦越大嗎?

強:其實這幾年開始有人寫信來,跟我說我想演 B Festival,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臺灣的很多,也有很多是國外,黎巴嫩、澳洲、韓國、新加坡、日本都有,才會想越辦越大。

冠:臺灣已經變成一個傳說了,從春天吶喊、巨獸搖滾開始,國外 indie 團在巡迴的時候會把臺灣放進來。現在這兩個音樂節不見了,就變成「你要去臺灣?你可以問問 B Festival」這樣。

強:我一直覺得這種音樂節就像過年,邀朋友來家裡玩。

冠:一開始春吶也是這樣,全臺灣邀了十個團去墾丁演,沒想到後來越辦越大。

強:其實跟春吶有點像,來的團都很好、都很棒,你都想讓他們可以來唱,希望大家都來玩,那就需要更多的經費和舞台。

冠:這種越來越大不是主動,是被動的,大家想來,那就越來越大。

強:但還是希望它維持原來的風格,那就會是之後的課題,像今年辦得大一點就有點實驗性。我高中去春吶的影響很深,B Festival 的團就是春吶會出現的那些,我那時候看覺得樂團很棒,後來他們被很多人知道,每年 B Festival 也會有觀眾說哪個團很棒、我第一次看,就有點像是給他們一點舞台……也不是舞台啦,講舞台有點噁心,就是製造一個機會。

剛剛說 B Festival 即使擴大也想維持原來的風格,那會是什麼樣的風格?

強:對我來說音樂節是一個祭典,你走進來就會進入那個氣氛,你會改變自己的狀態,樂團也會改變自己的演奏方式,我覺得這是臺灣的音樂節很難做到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大家會喜歡去 FUJI ROCK,它會讓你強制進入在山裡面求生的狀態,你看到的每一個團、喝到的每一口水都很棒。B Festival 不是主流,可是我們也不那麼地下,我希望它可以更像嘉年華、更像祭典。其實我人跟想法都滿中庸的。

冠:我們在中間的位置,把上面跟下面的資源做很好的融合,這樣跟我們個性也比較像。

強:我希望大家都能維持原來的那個狀況,那就是最 B 的。你如果變得很紅,是因為你是搖滾樂,不是因為你是主流或你進入主流。大家會覺得伍佰那麼重要,是因為伍佰是搖滾樂。伍佰跟任賢齊的音樂是一模一樣的啊!任賢齊的歌是伍佰編的、心太軟是伍佰彈的啊,對不對?所以其實,任賢齊就是伍佰,但是任賢齊不是伍佰,伍佰的形象就是樂團,所以你知道他是搖滾樂、是現場之王,可是任賢齊就是歌手,我說的就是這個。共勉之。

(文/熊一蘋)

B 級音樂節之八十八顆芭樂籽 25 週年祭

確定參演團:
滅火器、拍謝少年、槍擊潑辣、漂流出口、輻射魚市、夢遺如來、漫遊年代俱樂部、佬步槍、毀容姐妹會、八十八顆芭樂籽、DJ鴨豚@@ ……and more
◾️ 3月21日 /八十八顆芭樂籽 25 週年祭@ Legacy Taipei
「四乘廿五一百」四人票:$3000
「廿五歲一匹狼」單人票:$888
「我到時候再說」現場票:$1200
◾️ 3月20日/B Festival 2021@樂悠悠之口 + 3月21日@ Legacy Taipei 雙日票(SOLD OUT)
「四個人+4B」四人票:$3800
「一匹狼+B」單人票:$1000
網路購票:https://pse.is/3bt8qh
實體購票:7-11 ibon 「iNDIEVOX購票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