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0・人物

貓貓巴士即將抵達,下一站是…搖滾樂!? 台中貓奴出來吃手手啦!

遙想 2015 至 16 年間,樂團圈在邁向轉捩點前夕正動盪不安,小團換血不斷,大團休團解散,驚悚程度堪比剛結束的 2020:回聲猛虎大象巨轟焙焙相繼休團,那我與草地人宣布解散,為心愛的搖滾樂團的告別時特別感傷,但也在次年迎來了象虎合一的小福氣,還有強勢復出但沒人知道他們到底想把搖滾樂怎麼了的落日飛車,那時的灰矮星剛改名,那時的搖滾樂團真的還蠻搖滾的。

抵達動盪尾聲,堪稱世代交替年 2017 即將來臨,灰矮星也已經變成 deca joins 了,落日飛車的 Jinji 也已經讓搖滾樂懷孕,這時卻有隻成立於遠古時期、似巨獸般的大樂隊居然越演越烈!

動盪、休團散團而相聚的大樂隊成員在此刻變本加厲,能撈就撈能賺就賺,套路盡出絕體絕命超大型展開。這組本來只是為了免費入場看表演成立的音樂祭限定 Side project 大樂隊,就跟被攻擊村莊的哥吉拉一樣橫掃音樂祭,更讓參與的搖滾樂手們久旱甘霖枯木逢春(?)。

搖滾樂真的就像貓一樣,跟它一起生活,真的是好死不死就會被它絆一腳。

但它還是太可愛了。

樂團圈中許多不同角落耕耘的好手在這隻巨獸體內相遇,本來獨自玩著由搖滾樂衍伸出來的不同曲風,有些人混 Revolver 有些人演河岸,最終仍能找到西雅圖和琦玉縣間的共識,只因為這一個原因:搖滾樂(或貓)。

帶著對搖滾樂(或貓)的純愛,他們在 2017 玩起了名為 My Cat Eats My Hand 的搖滾樂團。

My Cat Eats My Hand 現場演出

抱著「回歸搖滾樂原點」的心情下組成了這個樂團,創團成員深受 1990 以及 2000 年代美國及日本搖滾樂團影響,所以成為現在的樣貌,現任成員是前既視感的美型暴力貴公子 aka DJ TENET 天天,加上大波起司的吉他英雄蛋餅,機踏車和倒抽一口氣的貝斯手符符,尬團為樂的專業鼓職人江爆,去年八月加入的鍵盤手小兔,在硬派又直球的電吉他交鋒中修飾上豐富的弦律並進,細膩地跟貓一樣鬼靈精怪。自 2020 年底發行錄音室單曲〈Neon Spotlight〉與台灣巡演後,已緩緩聚集起愛貓人士和在 R&B 與 Chill wave 中氣若游絲的搖滾樂迷注目。

揮霍了不少青春在樂團裡,自詡為走在搖滾之路上的他們看似有些不合時宜,那些老來放的都是對搖滾樂的偏執與任性,有些老派,但是貓派,就是好派。

他們即將於 3/13 和仰慕的大前輩樂團銀巴士前往台中 Legacy,在此之前我們先來跟他們聊聊即將要發生的演出,與即將變得很派、很大聲的搖滾樂。

 

在音樂創作上,團員的搖滾謬思是誰呢?

天天:The Smashing Pumpkins。我是因為《Mellon Collie and the Infinite Sadness》這張專輯深深愛上搖滾樂,無法自拔。

小兔:東京事變。是一種百聽不膩又很多變的音樂聲響(椎名林檎很性感)。大學的時候聽覺得很煩躁(聲響太複雜),後來再聽聽則是讚嘆。

符符: Tizzy Bac。因為惠婷的詞曲深深打動我的心,乍聽之下很饒口的歌詞,隨著她清脆的鋼琴聲緩緩敲進腦海裡,讓人想繼續細細品味。

江爆:ACIDMAN。就算聽不懂日文不知道大木到底在碎念什麼,但每次聽到都還是很想哭。

蛋餅:LUNA SEA。算是人生樂團上的啟蒙,但現在還是很愛這種抑鬱的音樂氛圍。

My Cat Eats My Hand 凝縮混合許多搖滾樂團的樣貌,像一種屬於 30 多歲壯年世代獨立樂人的聲音傳承(亦如前幾代樂團人接棒他們以前聽的音樂那樣),當然你們可能不會自己這樣感覺⋯⋯但是否有感覺現在的獨立樂團圈好像很不一樣了?

天天:是很不一樣,從以前俗稱的三搖(英搖、後搖、民謠)到目前當紅的 chill wave,到場景的轉移以及因為社群軟體當紅導致的聽眾看團生態轉變,都跟我十幾年前剛開始玩團的時候很不一樣了。

江爆:真的差很多,現在樂團的榮景是我小時候剛開始玩團時根本想像不到的啊(或是說只存在想像裡…)

蛋餅:比例上的不同,現在的樂團注重商業操作的比例多了不少。

My Cat Eats My Hand 天天/Vocal & Guitar
My Cat Eats My Hand 天天 / Vocal & Guitar

依照年紀推敲,大家差不多是 R&B 在台灣最紅(如陶喆)的那時候喜歡上音樂的?但是喜歡上的卻是搖滾樂,對吧?

天天:小時候在家裡媽媽放的音樂都是 Guns n’ Roses、The Doors、R.E.M 等西洋搖滾樂,加上我小學就接觸到Grunge,華語音樂對我的影響反而相較之下沒那麼深。

小兔:小時候只會彈鋼琴,以為古典樂就是最好聽的音樂,大概是從國中有部電影叫《藍色大門》,才遇上自己「可能」會喜歡其他音樂的可能,遇見了 1976、Frente、跟陳綺貞,再聽到搖滾樂應該是高三後的事情了。

符符:陶喆活躍的期間我大概還是國小生,從國中開始因為 Linkin Park 之後開始喜歡上音樂,從這之後就開始喜歡上搖滾樂了。

江爆:我比較老,身為一個「80’s kid」,是聽著當時最夯的搖滾樂長大的。

蛋餅:小時候是從庾澄慶〈只有為你〉開始接觸音樂的,到國中開始接觸 HOT 以及 LUNA SEA 才開始確立這是我想要的東西。

My Cat Eats My Hand 小兔/Keyboard
My Cat Eats My Hand 小兔 / Keyboard

搖滾樂是不是變成一種史學了?你們是否有想過,如何讓新(年輕的)朋友認識搖滾樂?

天天:搖滾樂這個東西說它老它真的蠻老的,但這中間的發展過程它一直不斷在變化、復古、融合,每次覺得它要死了,搖滾樂就會換一種面貌又突然出現。例如我最近很喜歡的 beabadoobee 跟 Slow Pulp ,其實都可以從中聽出 90 年代 Grunge 跟 Alternative 的影響。我覺得這也是讓年輕朋友認識搖滾樂的一個很好的途徑,從目前當紅的音樂後再追本朔源回到經典的樂團。

江爆:「Rock & Roll is DEAD」這句話我也聽了十年有了吧,但搖滾樂就跟 John McClane 一樣永遠死不掉呢!

蛋餅:講到這個我必須稱讚台中的樂團老破麻,就我們來說他們就是年輕的一代,但他們玩的音樂卻是 80、90 的搖滾風格,這點是很不容易的。(還是台中人特別怪?)

 

現在這年紀,你們覺得搖滾樂是什麼?跟年輕時的認知有改變嗎?

天天:其實好像沒什麼太大改變,除了現在比較老了沒辦法整天聽 Metal 之外。(笑)

符符:搖滾樂真的是一個很大範疇的命題,只能說每個時代的搖滾樂都不大一樣,但就我個人而言跟年輕時的認知是沒有改變的,因為我喜歡的搖滾樂樣貌是沒有變的。

江爆:就算全世界都在 chill 你還是在撞,這就是搖滾樂。

蛋餅:搖滾沒變,變得只有自己的喜好,例如以前聽前衛金屬會很亢奮,現在根本安眠曲。

My Cat Eats My Hand 符符/Bass
My Cat Eats My Hand 符符 / Bass

那反觀現在:有因為聽團的人變多,讓搖滾樂場景變得更好玩了嗎?

天天:場景變大、樂風也越來越豐富,以我個人看來是一件好事。

符符:現在聽團的人、聽團的方式都不斷在改變,我想只要有一顆喜歡搖滾樂的心,就好玩。

江爆:我覺得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得其樂的方式就好玩。

蛋餅:受眾越大當然是好事,但個人也因為年事增長從會跟著衝浪變成地藏。

My Cat Eats My Hand 蛋餅/Guitar
My Cat Eats My Hand 蛋餅 / Guitar

但觀眾的喜好從音色豐富遷移到更重視 groovingR&B 復興了?

蛋餅:這就是流行趨勢,不是嗎?

天天:確實是這樣,但也是有表現很好的搖滾樂團,例如康士坦的變化球、傷心欲絕、以及最近剛發片的餵飽豬等等。

 

你們是怎麼樣看待跟你們同齡的台灣搖滾樂團?

天天:跟我同世代的樂手們組的樂團不是已經到了一個高度,就是因為工作和家庭逐漸淡出,很少像我這麼想不開的人,快 40 歲了還在組新團的吧?但無論他們的選擇為何,我都是祝福的。

小兔:覺得他們的想法都很酷,時不時就會蹦出很多新的東西出來!

蛋餅:「能繼續在這個圈子的人都是勇者」,這句話絕對不是開玩笑。

江爆:能撐到現在的人都值得 RESPECT!

My Cat Eats My Hand 江爆/Drum
My Cat Eats My Hand 江爆 / Drum

單曲發行一陣子,接下來的會有些什麼計畫呢?

天天:單曲雖然是 2020 發的,但因為是 12/30 上架,所以還算新。今年會計畫再發一支單曲,之後會進入錄製專輯的製作期。

 

從既視感、My cat eats my hand,天天 aka DJ TENET 又開啟新的支線了?

天天:其實我去年底默默的退出既視感了,但最近有計劃要推出一些個人作品,應該會蠻好玩的。

 

其他團員這陣子有開什麼副本嗎?

小兔:在當貓貓 KB 手前,我是半個打擊人(打爵士鼓跟室內樂的那種)。最近還有兼差大學管樂團的打擊部、也在學習爵士鋼琴(好難)。

蛋餅:結婚生子成家立業。(阿不對這是日常)

 

聊到搖滾樂,不免俗的要大家來張 ROCK 手勢合照(學金曲獎主持人),請不要照做。

天天:我們沒有這種照片。(笑)

江爆:Dio 看到這種照片應該會氣到爬出來吧

蛋餅:^_^ 凸 這樣嗎~

 

銀巴士的風格跟 My Cat Eats My Hand 非常不同,是什麼讓你們想邀銀巴士一起?

天天:對啊,蠻不同的!但因為我以前玩過後搖團「企鵝熊愛吃雞肉球」,一直都蠻喜歡銀巴士的,剛好有這個機會就想說搭搭看,說不定會蠻有趣的。

蛋餅:因為機會難得(非常單純)。

聽說銀巴士是小時候的偶像?

天天:我剛開始玩團的時候都在野台聽 8 釐米天空,所以對孫彼得老師一直抱持著一種偶像的心情。

符符:8 釐米天空偶像+1

蛋餅:不好意思我甜梅號派的:P

銀巴士@Legacy Taichung
銀巴士 @ Legacy Taichung

找大偉當單曲製作人又跟銀巴士表演,你們是不是有一張征服 2000 年前後搖滾樂人的 To Do List

天天:我跟大偉算是同世代,喜歡聽的音樂也有一定的重複性,加上我很喜歡大偉的 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所以就找他當製作人了。倒是沒有特別想征服什麼,只能說臭味相投吧,哈哈。

蛋餅:我曾反省過會不會其實是跟年輕樂團不夠熟……。

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 大偉
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 大偉

銀巴士也是有很多不同樂團經驗的人所組成(構成也有點像 Little Shy),大家還記得跟銀巴士同輩樂團活躍的年代、當時的事情嗎?

天天:當時音樂祭沒有現在那麼百花齊放,每次去音樂祭都會很認真的看團。

符符:不論是天天、銀巴士、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都是我的前輩!他們開始玩團時我大概才高中,對於年代的分野也不是那麼清楚了,小時候只覺得獨立樂團都超酷。

蛋餅:每場音樂祭把看團行程排到最滿,現在也是只是手上從礦泉水跟啤酒變成女兒跟威士忌。

 

你們那時候在幹麻?有記得看過什麼難忘的演出或讓你覺得搖滾、印象深刻的 talking?

天天:當時自己也有在玩團,然後常泡在小白兔唱片。印象深刻的演出應該是 Mono 或 Envy 來 THE WALL 演出時的震撼吧,情緒真的很滿。

符符:高中時第一次在畢業演唱會看 Tizzy Bac 演出,小時候還不懂事,印象最深刻是原來一個樂團可以沒有吉他手的配置,但是卻這麼不可思議的好聽。

蛋餅:當時也是玩後搖團,印象最深刻的演出應該是 2007 年野台的 MONO。

 

這次台中你們做了什麼準備?

天天:其實沒有準備什麼橋段或梗,就是對演出全力以赴。真要說安排的話,這是一場少數我們會自帶 PA 的演出。

符符:是貓貓第一次站上 Legacy 舞台的演出,當然是全力以赴 x1000000 囉!

蛋餅:感恩的心~

江爆:感謝有你~

 

你們都是愛貓成癡的傢伙吧?你家主子破壞過最貴的器材是什麼?身為一介養貓音樂人,有什麼生活習慣是必須配合貓的嗎?

天天:我的貓最近才咬壞一副耳罩式監聽耳機的線。真的要隨時注意不要讓貓靠近任何線材啊!

小兔:小音箱的海綿直接被當抓板 ^_^,只能想一直創造貓咪友善空間了(放出來的東西都是主子可以破壞不會心疼的)。

符符:愛貓是一定要的,不小心就養了四隻。遇過最巨大的破壞是監聽喇叭倒地以及刮壞電腦螢幕,大悲劇!吃一次虧學一次教訓後,器材房從此禁貓。

蛋餅:我家的貓對我的器材類都沒興趣,除了 GIBSON 吉他的皮外盒是完美的貓抓板。(編按:這貓抓板也是萬把塊吧 ^_^)

My Cat Eats My Hand 團員們的貓貓

大家當天來回嗎?巡演時家裡的主子怎麼顧?

天天:我是當天來回,主子就給他很多飼料吃 buffet!

小兔:當作減肥?(沒有啦~會找保姆來家裡放飯)

符符:主子有很多候補貓奴隨時伺候!

蛋餅:給女鵝顧!

 

演完會去找吃什麼嗎?

天天:還沒想好!但希望是可以喝酒的地方!

蛋餅:麥當勞跟酒精是救贖!

小兔:我每次都有找一些,但好像大家都是吃粗飽的,不然就是時間尬不上遭拒。田樂漢堡應該是一直都要吃一下的吧!

符符:我相信台中宵夜王謙哥會給我們答案!(編按:謙哥即台中元氣唱片行老闆陳謙,是樂團人巡演台中站的再生父母)

The Next Stop下一站是…Silver Bus / My Cat Eats My Hand

日期:3/13(六)
地點:Legacy Taichung
售票連結:https://pse.is/3cnq2u
實體購票:7-11 ibon(iNDIEVOX 售票系統專區)



李鑫

作者 / 李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