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年之初,傾聽Indie Pop的沉靜提醒:The Fur.導聆《Serene Reminder》

如果 2020 年的膽怯不安急需一張心靈防空專輯,或許你可以聽聽 The Fur. 的《Serene Reminder》。

《Serene Reminder》中譯為「沉靜的提醒」,對比 2020 年的糟糕像是一口清甜的鎮定劑。以主唱兼詞曲創作人柚子、吉他手中凌二人為核心的 The Fur.,在擅長的 indie pop 曲式裡唱著成長的困惑與恐懼。他們設定人物或食物(〈Julie〉、〈Lobster〉)去形塑小人物,角色原型卻藏有普世個性。他們也對外在世界抱有想像力,用趣味的觀察解讀路人的躁鬱、愛情的非理性(〈Planet of Love〉、〈Friday Love〉)。

相隔首張專輯兩年,The Fur. 這回找上知名製作人老王合作,有了製作規格上的提升。老王不僅協助錄音編曲,也設計了許多電子合成器的聲響,給予樂團曲風脈絡上的整理建議。即使加入打擊樂、鋼琴等新的音色豐富聽覺,亦不偏移 The Fur. 蓬鬆可愛的音樂本質,相當容易入耳。

這次導聆訪問最觸動人心的一段,是柚子提到專輯最後一首歌〈Car of Yours〉的故事。在她剛出社會時,父母親特別買了台車子給她,一方面擔心她繼續騎車很危險,二方面也像是告訴她,放心掌握人生的方向盤,前往你想要去的道路上。柚子解釋這首歌,既是結束也是開始,既是出發也是抵達。老王在編曲時心有靈犀般,在尾段加入秒針音效,彷彿跨年的倒數、日子的輪迴。

在一年之初,有些事變了有些事沒有,但你隱隱然知道有一些新的什麼正在成形。當世界狂風大作,人們逐浪而游,《Serene Reminder》是一顆浮球,支持著你,讓你在汪洋中得以喘息。

問:距離首張專輯兩年,The Fur.途經一張 EP 及團員更替等經歷。目前兩位成員的近況與分工狀態為何?

柚子:雖然之前是四個人,但主要處理團務的是我們兩個人,當時唯任(前貝斯手)有幫我們分擔一些實體的店家聯絡,現在變成我們要自己處理,但其實好像(跟之前)也沒有差很多。

中凌:我除了配樂製作,去年也做了許含光的編曲,就像柚子說的,大部分的行政工作也是她負責比較多,有些她也會分配給我,我們再一起處理。

問:第二張專輯《Serene Reminder》怎麼開始的?聽說製作發行比原訂的計畫晚?

中凌:這張專輯原本預計在 2020 年中發行,但還是有很多變數,去年又有疫情的關係,我們就想說稍微調整一下計劃。

柚子:我們一直很想以專輯為單位做好一個作品。第一張專輯很多事情直接做了沒有想很多,經歷過第一次才感覺到自己有很多需要進步的地方。所以 2020 年為什麼會做很久?就是因為我們太想要突破、想升級。在找(製作人)老王之前,我們都還是一直在調整很多的內容。

問:為什麼會找老王製作?這次製作過程和上一張《Town》低成本錄音的經驗有何不同?

柚子:我覺得就是只有想要找他耶!我很喜歡落日飛車的作品,而且一樣用英文創作,所以那時候唯一首選就是老王,覺得會比較適合,有種「你想要提升?那找他就對了」的感覺(笑)。易修那時發了地球休假日 EP,我們還為了錄音上到底要怎麼執行等等的問題去找他吃披薩,他就推薦老王。我那時候已經有超過專輯的歌量,但跟老王討論完之後,他還是鼓勵我繼續再寫,所以我後來又多寫了兩首,再從中挑選八首歌。我覺得超酷的是,第一次去之前,他說「你的歌詞都要打出來」。我那時候就整理了歌名、歌詞、我在說什麼,他直接看完那些資料後,就完全知道我要說什麼了!覺得好讚喔,可以被理解,概念上我根本不用解釋。

中凌:我們有先進玉成錄了兩首歌的素材,像是鼓,一起把這些東西帶去老王那邊,再跟他討論整體概念。他會把他覺得這些歌的年份,像是哪個脈絡、時期的風格都考慮進去;某些歌在這個區間內,可以整合成一張專輯。這就是我們兩個之前不會去想的。另外,和老王合作最大的差別是器材選擇。器材會限制你對很多事情的想像,老王他提供了很多不一樣的器材,讓我們覺得「哇,其實很多時候會有更多的選擇」,而不是我們在家裡用那些器材只能達到的樣子。

問:從高雄到台北錄音,大概待了多久的時間?

中凌:兩三個月。在台北借住親戚家兩個月,後面就開始來來回回。但我們也不是每天都錄音,還是有安排休息。

柚子:我對台北沒辦法一下子習慣。一開始還想說,是否要找地方租屋,但覺得好貴喔,而且很難找。那段期間也是在適應環境,整個步驟開始快起來後才有熟悉這個地方的感覺。

問:「Serene Reminder」(沉靜的提醒)這個充滿詩意的專輯命名由來?

柚子:「沉靜的提醒」是我們跟一個朋友聊天一起討論出來的,命名的由來是在說,有時候你回頭去想一些可能生活中發生的事件,就會發現,無意間曾經讀過句子或文章、曾經遇到的人事物都是串連在一起的。他們一直靜靜地提醒著你,往你要到達的方向走。我覺得那是個很大、很溫暖的力量。那種沉靜是,「它不想要驚動你、也不想要趕你、不想強迫你當下就要理解」的這種感覺。第一次跟 Mia(專輯統籌)討論時,她說聽起來感覺像是「刺蝟的優雅」(笑)。

問:剛剛說老王會幫忙做年代風格的整理,整合成專輯。你們一開始就想好這張要繼續作 indie pop 嗎?

柚子:那時候找老王,主要是我們想去統整專輯風格脈絡,想知道在製作和執行上能怎麼做,因為很多細節都會造成每首歌的脈絡聽起來不太一樣。老王真的很厲害,他對這些東西非常清楚清晰,我寫出來的歌本來就有一個像是 indie pop 之類的方向,大家也就傾向把這個類型做出來。

中凌:因為老王真的懂太多東西了,有時候會變成他跟我說這邊還需要加什麼,我回去再把這些東西整理出來給他。這次真的有體會到,老王真的非常嚴格,像是老師、教練一樣。後來我回去看那些要求,其實真的幫助我們很多,有些是我們根本沒注意到的事情。差別最大的是,老王很會找脈絡,我有時候會跟他說,我當初會這樣設計是因為我覺得這很像我聽到的某個作品,他聽完就會再給我更多聽音樂的建議。他的 database 真的是超大的!

問:開場曲〈Stay with Me〉相較過去的作品,有鮮明的打擊樂聲變化,以及弘禮的貝斯演奏。這首歌在寫的是什麼故事?

柚子:這首歌大家可能會覺得,我前面在寫愛情,但其實我想要寫的是一個更大的主題,更大的關係。

那時候的我在思考關於恐懼的事情,我覺得我從小就容易怕東怕西,怕黑之類的,想事情會有一些很可怕的畫面。〈Stay with Me〉的主題是怎麼對抗恐懼,在寫歌詞時,曲跟節奏已經大概有一個想像,我當時就一直想說我為什麼這首歌聽起來 aggressive 感覺,當下又經歷了一些事件,就想跟大家分享怎麼去戰勝自己心裡那些無聊的恐懼的方法。你身邊小時候照顧你長大的人,跟你的愛,還有你身邊朋友給你的那些,都是打擊恐懼的因素。後段有點擬人化,但其實我是在描述一個力量,其中一句歌詞說,那個力量也在找你,然後我也在找他。

中凌:〈Stay with Me〉跟我們原本 demo 的感覺蠻接近的,所以在更多細節上想辦法讓整首歌提升,像是 percussion(打擊樂)。我覺得那個「Stay with me」的吶喊有點像是你面對你的恐懼,正面迎擊。

問:〈Oh Why〉是另一首弘禮參與貝斯演奏的歌,為什麼這兩首會由他來彈?

中凌:我們在錄音期間,弘禮也很常去老王那邊工作,拿東西什麼的,有次就剛好遇到。老王問了弘禮(要不要彈),弘禮說有興趣。

弘禮的貝斯真的加分超多!這也是我們之前比較少注意到的事情。之前是柚子先寫完歌,我這邊弄大概的吉他、合成器、簡單的貝斯,再交給唯任這樣。我不太會太想要大家往什麼方向做,也很期待各種化學反應,像弘禮這次錄完後,有非常多的聲音位置跟我原本想像的都不一樣,有大開眼界的感覺!

柚子:畢竟我們都不是彈貝斯的,這也是我們在節奏上進步的一個重點,像這首歌有 slap,是弘禮幫我們達成技巧上的提升。唯任在我們進錄音室之前就離團了,所以節奏比較快的這兩首就交給弘禮了(其他歌曲有些貝斯是中凌彈的,有些是老王)。

問:〈Oh Why〉歌詞依然保有「The Fur. 式的傲嬌」,光前奏就浮現舞池畫面,合成器比例讓風格整體往 synth pop 方向去。這首歌的創作背景是?

〈Oh Why〉這首歌在寫的是,像我們現在溝通用語言,甚至需要研發文字這種東西,或是用音樂。音樂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傳達的形式。寫歌時我看到身邊的朋友們,內心其實都有很強的連結,卻沒辦法傳遞自己的情感。我覺得我們會被一些物理傳遞的工具限制,但有時候你跟一些人已經認識很久了,可能一個眼神你就知道他怎麼了。我們是有這樣的能力的!中間有一段歌詞寫說,沈默的水晶石沒有任何的語言,可是大家會蒐集水晶石,會覺得它有力量。這首歌裡有藏了一小段這個,但主要是在講溝通這件事情。

問:〈Julie〉和〈Planet of Love〉回歸 acoustic,算是專輯裡比較小品且陽光的歌。後者描繪的星球在哪?這是中凌第一次作鋼琴編曲嗎?

柚子:〈Planet of Love〉就是在講我生活的地球。我有一段時間看到路上的人亂發脾氣、開車亂按喇吧、一些阿姨阿伯很沒禮貌⋯⋯我覺得他們很好笑也很可愛,有點像是《探險活寶》裡的檸檬公爵,超 emo 但你就是覺得他很可愛啊!或者像是糖果王國的香蕉衛兵,他們每個都超雷但很有趣,所以歌詞第一句寫「就算你傷害我/我也不會在乎」。我很想將這種感覺分享給大家,大家如果能延續這種感覺,就不會生氣了。最好玩的是,〈Planet of Love〉是我跟老王第一次開完會後寫的;那時候壓力超巨大,決定出去走走就經歷了一次很奇怪的心情轉折。

中凌:〈Planet of Love〉算是我們的作品中第一次有鋼琴音色。我聽柚子最早的 demo,會一直想到有個團叫做 Drugdealer,他們的風格就是比較六零。這首歌的感覺也是落在那個年代,所以就想說可以有個鋼琴伴奏。

問:〈Julie〉讓我想到上一張專輯的〈Messi〉,都是「人名歌曲」。這次的主角 Julie 隱喻了什麼樣的人?

柚子:〈Julie〉這首歌在講家庭小精靈。我覺得我們身邊都會有很厲害的人,像家庭小精靈有魔法、法力無邊。我想像 Julie 是個家庭小精靈,他很有能力可以照顧身邊的人,也可以提供很多保護或建議,但他遇到事情時也會失去方向或難過。我們身邊都會有這樣的人,你覺得他明明可以處理很多情況,但他們有時候就是會迷惘。我那時候也剛好理解到,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原因,所以不管怎樣沒有走到最後都不會知道結果。

問:〈Friday Love〉是專輯最搖滾的歌曲。「討論時間」這件事,不僅呼應你們的代表作〈Short Stay〉,也讓人聯想到 The Cure 的〈Friday I’m in Love〉。柚子對「時間」是否有特殊感受?創作時有想到 The Cure 嗎?

柚子:我很喜歡 The Cure,那時候寫就覺得這首很 Alternative Rock。我是那種喜歡一首歌,就會重複聽四百遍,中毒到不行,〈Friday I’m in Love〉就是其中一首。我一直覺得有件事很怪,為什麼 The Cure 在台灣一開始翻成「怪人」?他們明明就是「解藥」呀!

〈Friday I’m in Love〉這首歌一直給我很亮的感覺,光節奏就讓人很像談戀愛,有個很大的興奮感在,每次聽都覺得能量很大,很想要延續這種感覺,〈Friday Love〉就很適合。這首歌的故事是在講穿越時空的愛,當你談戀愛的時候,你已經對那些東西沒有概念了,你早就昏頭了。或是你遇到一個很興奮的事情,就會對時間沒有概念。所以我寫說他星期五戀愛了,星期六就會捲入漩渦(Friday I found my love/Saturday is twisted into the swirl)。

中:我記得她有跟我說,那裡面的日期蠻好玩的⋯⋯

柚子:我那時有查,2048 年是閏年,2 月 28 日是禮拜五。我們不是每四年才會有一次禮拜六的 229 嗎?我就覺得這就好像其他年的星期六消失了!

問:〈Lobster〉有延續〈Avocado Man〉的感覺,用食材自擬心境。若「酪梨男」是邊緣人,那這次「龍蝦」的隱喻是?

柚子:我回去看第一張專輯到現在,我覺得我很常在講的主題就是成長。〈Lobster〉這首歌也是一種進入自己腦中思辯的感覺,困惑地自問自答。

我曾看過一個蠻有趣的介紹說,龍蝦的殼是硬的,但牠其實是軟體動物,長大到ㄧ個極限後牠的殼會讓牠不舒服,牠會很痛,因此才會脫殼。好似人遇到困難,開始進入撞牆期,自問自答後會找到答案再往前走。這首歌的合成器編排,就有種陷入腦海裡的感覺。我覺得 2020 年就是一直重建,它是個很謙虛的,心境上的一年,多了很多時間去想很多事情。

中凌:2020 年真的是心情起伏很大,但是到後面我們慢慢得把這些事情做完之後,就有趨於平靜。

柚子:好比錄音,你每天都要回去錄音室這件事,就濃縮了 2020 年的練習。練習重建自己,不能覺得自己絕對沒問題,又不能覺得自己什麼都辦不到,要謙虛地重建再開始。其實去年我們原本也有日本音樂祭的演出,共演團是新加坡樂團 Sobs。我很喜歡他們,但因為疫情就取消了⋯⋯

問:負責收場的〈Goodbye〉與〈Car of Yours〉相當符合專輯的沉靜標題,有一種太陽東起、駕車遠去的釋懷感。

柚子:〈Goodbye〉想寫人對於死亡的概念。對生命來說,死亡是最大的破壞,是一個結束,但我其實想要講的是沒有結束,很多事情都是能量的延續。但我昨天也在思考,這兩天接受一些訪問,我分享這些人家會不會覺得我是瘋子?總之,我們在選歌序的時候,大家好像都直覺它要擺在〈Car of Yours〉前面。我其實對車子有個意外的情感,那台車子是我媽媽幫我買的,我覺得它有點像是⋯⋯

中凌:那台車是她正式出社會工作時,她爸媽擔心她騎車很危險,就買了那台車給她。到現在她還是很常開那台車。

柚子:我覺得這是我個人的設定,可能不是每個人對車都有這種成長的情感故事。所以我前面寫「Getting in that car of yours」(搭上你的車),最後寫「I drive that car of yours」(我開著你買給我的車)⋯⋯

這首歌詞我想最久,腦子是多方處理的狀態,我要確定我講的訊息是正確的,確定唱進去是好聽的,確定它跟我的連結性是很大的。歌詞有一句是「我已經回到了我抵達的地方」(I’m back at where I arrived),有些人看了會覺得文法錯誤,但我想講的是,它放在最後一首,很像結束的歌,就像你們辦完一場超累的音樂祭,要開車回家時,結束的感覺。但同時也聽起來像是你剛出發,已經在為下一件事情準備了。它是結束也是開始,是出發也是抵達。作為一個專輯的總結,我們其實一直都擁有所有,現在,此刻,你就要相信自己,開著這台車這樣子。

我覺得最酷的是,老王在後面放了一段音效。它其實是一個披頭四小時鐘的秒針聲,聽起來很像倒數,跨年的感覺,但又會回到〈Stay with Me〉,一個爆炸,一個開始。我明明沒跟老王說,但他都知道我要表達什麼。他就說,「在這裡放時鐘的聲音,就會到第一首,跟你的歌詞那句意思一樣」。

問:柚子負責《Serene Reminder》的視覺設計,充滿塗鴉與手工風格的發想由來?

柚子:前期我們有試圖跟插畫家合作,但我一直想要做的更好,於是買了人生中第一台 iPad,第一次自己畫畫。我平常很少有物慾,除了女生的東西,很少想要買科技類的電子產品。專輯設計上的確有一些我自己對這張專輯的畫面想像跟訊息。車子就像你說的是〈Car of Yours〉,太極星球就是否極泰來的〈Planet of Love〉。我就是一個超級簡單,很容易被別人猜完的人。

問:近期有籌備專場的計畫嗎?第二張專輯的現場編制會是什麼樣子?

柚子:專場時間 3/12 在台中,3/19 在台北,4/16 在高雄。編制上會以 full band 的方式呈現,貝斯手會是少年維持的煩惱、必順鄉村的胡俊。還是很考慮樂手在不在南部,可不可以約時間。我們也考慮新增 percussion,以前其實就有,但一直都是鼓手哲佑用一個「章魚」的方式多工處理。這次專場也許可以有更豐富的設計。

【The Fur.《Serene Reminder》沉靜的提醒巡迴演出】

3/12 台中|《Serene Reminder》沉靜的提醒 巡迴演唱會-台中​​
3/19 台北|《Serene Reminder》沉靜的提醒 巡迴演唱會-台北
​4/16 高雄|《Serene Reminder》沉靜的提醒 巡迴演唱會-高雄

攝影/彭婷羚 P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