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窩自己蓋:Billy Drummed與造音工廠N.F. Studio

相較於潮流的東區、高檔時尚的信義區,擁有機場和小巨蛋的台北市松山區不僅交通便利,更有著對藝術文化的敏銳嗅覺,許多錄音室、音樂製作/經紀公司在巷弄中低調生存,而不少膾炙人口的歌曲也在此處孕育誕生。

位於八德延吉交叉口的凝聚力音樂娛樂是個複合式空間,除了 live house,旗下還有致力於教學的「找我玩音樂培訓中心」、影像團隊「超能影像」以及音樂製作品牌「造音工廠 Noise Factory」。在音樂產業苦撐硬幹的 2020 年,造音工廠的音樂總監 Billy Drummed 選擇成立廠牌,並打造「N.F. Studio」錄音室,為什麼他會選擇在這個一切都不穩定的「非常時期」開啟新事業?Billy 理所當然地笑著說,既然回到了台灣,就想為台灣做點事情。

曾擔任樂團鼓手、音響工程師、製作過電影/廣告配樂、近年來以 DJ 身份闖蕩江湖的 Billy 可說是斜槓達人,他不僅在中國參與音樂節籌劃、擔任電競賽事官方硬體顧問、以藝人身分在世界各地巡演,還在日本開了一間夜店!長期不在台灣的他,去年 12 月因為疫情而從日本返台,回到自己的故鄉後,他不斷思考,該如何發揮所長,替台灣的音樂產業創造些新的刺激?

今年回到台灣後,他與小翼(凝聚力音樂娛樂執行長)聊天,探討凝聚力音樂娛樂這整個空間的利用,除了音樂教學、經營 live house,是否有其他更多的可能性。「像是可以建構錄音室、成立音樂製作廠牌等等,我們開始逐步規劃、統整資源,讓整件事情串成一條線。例如有個學生想來學音樂,我們就可以從培訓開始,然後幫他的作品錄音、後製、拍 MV,最後提供空間讓他表演。」

人材孕育,獨立友善

於是 Billy 進駐凝聚力音樂娛樂,並協助成立了音樂製作品牌「造音工廠 Noise Factory」,以「人材孕育」和「獨立友善」為核心價值,秉持著「讓所有創作者都有機會被看見」的初衷,試圖建立起友善的環境,提供製作資源與錄音空間。

「我覺得有很多樂團或音樂人被綁架了,都向市場妥協了,不是在做自己真正發自內心的東西。」雖說音樂是娛樂產業的一部分,但產品終究是要有藝術性、有文化底蘊甚至要有靈魂的,Billy 認為,不該任何事情都從商業角度去評斷:「身為創作者應該將能量和心思留在作品上,而不是被經營方針分心。」同樣在做藝術文化的產出,獨立音樂人和主流藝人歌手最大的差別是資源,然而現在越來越多人會去想,往哪邊靠一點才會比較有機會被看到,導致作品離自己的內心越來越遠。

「當然,對自己有行銷想法是好的,但往往會在不知不覺中被市場左右。」如果能有人站在客觀的角度,給予一些專業且多面向的建議,也許就能讓創作者更專心在作品上,讓產出到推廣更流暢。「無論外在包裝如何,大家終究是會回到音樂面去看你所做的每一個作品。而我們(造音工廠)的存在就是可以提供比較貼近市場的意見,讓音樂人在創作的過程當中不違背初衷,但不會脫離市場。」

了解自己靈魂的模樣

談及合作的對象,Billy 提到自己手邊有歌手 COZY 周蜜、樂團搖滾大嬸和重擊者等案子陸續進行中。「搖滾大嬸最近在做一些老歌 cover 改編,我跟他們合作製作和混音;重擊者則是預計明年發專輯,目前在前期籌備。跟 COZY 的合作方式比較像是一起創作,我們時常喝酒聊天,什麼事情都不做,彼此分享人生、聊聊家庭和生活之類的,去揣摩對方經歷過些什麼、自己寫出來的東西彼此會不會有共鳴?站在製作人和歌手的角度,我覺得我們的作品是要可以互通的。」

有趣的是,Billy 寫歌很著重畫面感,看見某個風景,會在腦中想像如何用音樂描述。「如果你跟我說歌詞的意境,我其實很難揣摩。所以我跟 COZY 一開始的合作有點卡關,但有次我在她的 Instagram 上看到一張照片,頓時有了可以跟歌曲連結的想像,就一口氣將編曲完成丟給她,而她將詞曲修改過後的成果也跟我要的意境很相近。」繼〈豆腐雲〉和〈STAY〉兩支歌詞 MV 後,COZY 在平安夜釋出新作〈Fancy Babe〉,目前計畫每個月釋出 1~2 首作品,一邊嘗試各種可能性,一邊尋找自己與市場共存的平衡點。

貼近內心的作品即便沒有太多收益或回饋,也會因為是自己靈魂的模樣而別具意義。創作者必須要有一個開關,打開時知道自己的商業價值是什麼,關掉後必須看得到自己的靈魂。「創作這件事,很吃你的靈魂狀態,你必須先了解自己的靈魂長什麼樣子,才有辦法將意象具現化,讓別人聽到、看到。」 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不過度商業化,也不流於藝術性格的盲目任性,才有可能在音樂之路上走得長遠。

音樂製作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你的市場敏銳度

除了 Billy,造音工廠還有三位製作人,分別是 Alien Kid、Levii 和 Angus Tsai。玩團出身的四人認識多年,曾在大直一起租了間工作室,並在一年之後將基地轉移到蘆洲,同時 Alien Kid 去中國工作了一段時間,其他人則在各自的領域努力,並持續跟彼此有音樂上的合作。

過去合作主要是秉持著好玩有趣的心態,如今共同經營造音工廠,四人除了定期開會討論營運方向之外,也經常聚在一起對目前爆紅或討論度高的歌手進行音樂性上的分析。「音樂製作是很吃市場敏銳度的,我們的經歷和對曲風認知的不同,在聽同一首歌時也會產生落差。」Billy 表示,自己和其他人有著大約五歲的年齡差距,然而,在人格塑形時期就已經有智慧型手機的千禧世代,與教育部九年一貫課綱的白老鼠之間的落差並不只是五年,而是從消費行為到藝術文化鑑賞上追根究底的不同。因此,經常交換想法是彼此能夠相輔相成、前進並創新的重要動力。

打造一個讓「不經意」自然發生的創作環境

造音工廠成立後,Billy 將展演空間旁、原本作為後台休息室並堆放雜物的閒置區域蓋成錄音室,並取名為「N.F. Studio」。他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從設計圖、隔間木工、鑽孔拉線到室內軟件的素材選用都自己親力親為,回憶起當初花了數年的時間鑽研音響工程,儘管做過 PA、從事過教育推廣,倒是從來沒想過會自己蓋一間錄音室。

N.F. Studio 將音樂製作軟體的畫面融入 logo 設計中:垂直的線和點是 automation,長長短短的橫線則是音樂人在編曲時熟悉的 midi 圖像。

錄音室最必要解決的問題是聲音的反射,坐在電腦前,聲音來源必須直接從監聽喇叭傳入耳朵,才能減少判斷失誤。「當初算角度時我會在桌上放鏡子,因為聲音的行徑和光一樣,如果可以從鏡子中看見這顆喇叭,就代表聲音會從這個平面反射過來。要試到鏡中看不見喇叭,才表示聲音不是經由反彈進入我的耳朵。」天花板和門上的吸音棉、甚至辦公椅背的高度,都為了減少並阻擋反射而做了精巧的安排。

「這個空間有個限制,只要旁邊有演出就沒辦法錄音,所以我將重點放在吸音,例如用布幕讓裡面的聲音是乾的。此外,線孔全部連到展演空間,窗簾拉開也可以直接看到舞台,因此來凝聚力表演的話是可以在這間錄音室做現場錄音成音或直播的。」Billy 表示,雖然自己無法砸下幾百幾千萬購買高檔錄音器材,但可以營造一個適合工作、尤其適合音樂工作的舒適環境。

「那種可以讓每個人都被觸動的作品,通常不是經由嚴肅討論而來的,比較是我們跟朋友喝酒聊天、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創作出來的吧!所以我試圖營造一個空間,讓那個不經意可以自然發生。」除了聲音考量,Billy也非常注重燈光設計:「每個區域需要的照明感覺是不同的,例如坐在沙發上,你需要的是氛圍燈而不是頂燈,如果有顆燈從上面往你的眉頭打下來,其實會比較沒辦法放鬆,有種『自己正被別人看著、要做好準備』的感覺,腎上腺素會自然升高。像睡覺關燈就是一種生物性上的、感覺自己不會被獵食者發現的安全感。」

因此 N.F. Studio 盡可能使用間接照明,必要時以檯燈輔助,目的是讓待在這個空間的人都能感覺放鬆。「我們不是傳統產業,我們是娛樂業,重點是你要覺得舒服自在,做出來的東西才有辦法影響別人。」

作為音樂產業的雜食者,Billy 不僅幕前幕後雙棲,更從曾擔任過的樂手、音控、DJ、編曲/製作人、樂團經紀等各種身份中培養出多元視角,充滿對創作的熱情,同時也保有客觀看待作品的理性。他將這些年在音樂上的累積投入造音工廠,試圖在夢想與現實中開闢一條康莊大道,「再怎麼包裝、行銷,最重要的畢竟還是音樂的本質啊!我們在做的,只是提供環境、提供機會,協助你將自己的溫度,打磨成更容易被看見的光芒罷了。」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