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體熊專科邀鄭宇辰、劉修齊和四分衛阿山客串演出懸疑MV 18禁劇情請斟酌觀賞

體熊專科〈Knowing the sadness better, hiding them deeper〉

承襲前一支〈With my confession, holding the pieces of crimsoned mind〉的獵奇基調,這支 MV 是以第二部曲的概念出發,試圖繼續建構出體熊音樂下的奇幻世界觀。「我一直認為體熊的音樂是適合搭配畫面服用的,尤其是無歌詞的聲響,更有空間在故事與畫面上爭取空間。」貝斯手海狗表示,自己和導演林軒宇過去曾合作了幾支短片,發現彼此對戲劇的喜好與調性謀合,因此有了持續創作的默契。在疫情年的開頭,決定以體熊專科的歌曲為基底創作,希望以系列的概念開啟體熊宇宙,產出系列的拍攝計畫。

此曲原本想做首部曲的故事續集,但架出大綱後發現與原本的音樂調性有落差,因此重新構思,比照首部曲的關卡邏輯,先設定出規則後開始分次進行,到最後一關展開意外的結局。MV 除了由海狗親自擔綱男主角、鼓手安迪參演不管發生多荒謬的事情都穩如泰山的 NPC 同事,還邀請了海狗多年好友陳彥壯飾演推動劇情的重要角色「老闆」,此外,劇中還有三位彩蛋角色,分別是提供 VR 的神秘外送員(四分衛阿山)和演技渾然天成的呼天搶地緊張同事(滅火器鄭宇辰、美秀集團修齊)。

MV 後製團隊是首部曲的原班人馬,包括多次合作的動畫大神飛鳥(蔡依玲〈甜秘密〉動畫、電影《返校》動畫),特別設計了類似液晶銀幕破損的 glitch 雜訊效果,和最後主角觸摸 glitch 的數位黏液效果,片中的 VR 耀光與遊戲感濺血也是出自飛鳥之手。攝影師萬又銘為本片創造了獨特的視角與畫面動態、剪接師阿斗擅長劇情強化與角色呈現,利用重新排列與選擇片段的眼光強化了影片的性格與流暢度、調光師阿鞭精修了每顆鏡頭的光與色,最後音效師湯鈞傑(樂福樓商行)則是包辦了所有音樂以外的所有聲響。

緩緩 Huan Huan〈水可以去任何地方 Water Can Go Anywhere〉

成軍五年,都市療癒系樂團緩緩 Huan Huan 在十月中旬發行了他們的首張創作專輯《水可以去任何地方》,此曲作為專輯主題概念的核心歌曲,以民謠柔和的曲風為基底,溫柔卻又積極地唱出水的柔軟,能夠流向任何地方,希望可以陪伴每個人度過迷惘的日常,成為自由的水。

MV 由導演、同時也是樂團當代電影大師主唱黃元懋一手策劃執導,悄悄致敬經典電影「愛在系列三部曲」,劇情描述兩個人相處度過道別前的最後一晚,一幕一幕呈現男女主角之間的純情浪漫,其中一場兩人躺在佈滿水藍色的球池裡,臉上映著如水面的波紋光影,彷彿置身於水中,而後畫面跳轉至兩人溜冰的場景,流暢的畫面感像是流動的水,扣緊歌名「水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自由自在,電影般唯美的情愫滿溢令人不禁怦然心跳!

My Cat Eats My Hand〈Neon Spotlight〉

2017 年成團的 My Cat Eats My Hand 即將發行首張單曲〈Neon Spotlight〉,邀請 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 的大偉擔任製作人,此曲描述每個人都曾有過的那些似曾相識的夜晚:在霓虹閃爍的街道上穿梭,只在乎此時此刻與重要的人相伴,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只有當下的瞬間是最快樂、最浪漫的永恆。

MV 導演由 Sophia(出力音樂的主腦之一,曾有過 MV 執導的經驗)擔綱,擅長用意象構圖的她不喜歡把故事說得完美,試圖藉由這支作品傳遞勇敢去愛的渴望:「充滿未知末日感的 2020,如果我們還能愛著,就勇敢牽起那雙手,逃離這一切吧!別管結局是好是壞,因為愛情從來都不講道理的!」

巴奈 Panai〈難題 Difficult Situation〉

巴奈日前發行的第二張專輯《愛,不到》是一張名副其實的情歌選集,收錄了十首青春而私密的創作,而〈難題〉作為專輯中的第一首歌,彷彿揭幕般溫柔地掀起回憶的面紗。歌詞直白到令人害羞,但在巴奈深情真摯的歌聲下,隨著弦樂的線條自在流竄著,堆疊出美妙協調的和聲;輕巧的吉他擔任將節奏向前推動的角色,正如同我們在想念的簇擁下,踟躕不前卻又渴望向愛情奔去。

此曲作為電影《水漾的女人》主題曲,MV 剪輯電影片段與巴奈演出的現場畫面,意外和諧。電影故事描述女主角溫蒂妮是一名城市發展局的導覽員,她的現任男友忽然提出分手,此時一個中世紀的詛咒似乎正要應驗:在傳說裡,溫蒂妮是水之精靈,倘若被心愛的男人背叛,傷心的她就會殺死男人並潛回水中……。劇情從男人出軌展開,再以神話、歷史作為推展,將神話裡的愛與背叛,在現實中重演,再將愛情的救贖,拓展至更深的層面。

城市雨人 Urban Rain Man〈最糟的時代 THE WORST OF TIMES〉

成立於 2014 年 7 月的城市雨人,用略帶滄桑的歌聲及流暢的音樂旋律訴說著城市裡瑣碎的情緒。三年前退伍後,團員們曾灰心喪志、懷疑自己,樂團曾一度停擺了一年多,直到今天六月才重新振作,睽違四年再度進錄音室,他們將散落一片的 demo 慢慢拼湊起來。

〈最糟的時代〉是一首自我嘲解的歌曲,嘲解那些不得志的靈魂,在動盪的 2020 年,給谷底的景色,圓一個謊的機會。MV 剪輯了樂團表演的現場影片,在灰階與彩色間切換,呈現出城市雨人最真實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