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要聞

【2020臺北音樂不斷電】我的作品出了哪些問題?聽看魚丁糸可田、蔡科俊、Tyler及小樹怎麼說

上月底,2020 臺北音樂不斷電公布最終六強前夕,特地舉辦一場創作學堂,提供有報名徵選的樂團參與。講師陣容找來評審團暨製作總召可田、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技術發展協會理事長蔡科俊(Again)、樂悠悠之口光復南店的店長 Tyler,以及主持人暨初選評審小樹,接受樂團提問、解決創作路上的各種疑難雜症,甚至也有人大方直接播放自己的作品,請現場的人提供意見。

(左起)主持人小樹、可田、Tyler 及蔡科俊。

主持人小樹先打預防針,開玩笑說現場氣氛不用搞得太嚴肅,等一下台上即便講了比較嚴肅的話,也不要通通往心裡去,「在這個行業裡頭的一天,你就是有可能聽到難聽的話,但跟你的本人無關,跟你的技術與未來有關。」

他們先從音樂創作與市場環境開始聊起。蔡科俊曾獲得金曲獎最佳編曲人,除了產業經歷豐富,同時在流行音樂相關系所任教,但他發現一個現象,通識跟專業之間在學校裡很難抓到一個平衡,「太過專業的課程,對於不是想要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來說,有一點太艱深,所以在課程的設計上面,其實比較麻煩一點。」

魚丁糸可田擔任這次的評審團暨製作總召,除了分享組團經驗,他也提出這次比賽的觀察:「這次在評選初賽(線上初選)的時候,我的感覺上是,嘻哈的音質都比較好,可是在現場的時候,反而樂團還是可以展現出他們好的一部分。」他表示,一開始玩團的時候,也是只想做自己想做的音樂,但完全不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麼,或是玩的是什麼風格,勉勵大家尋找風格的源頭。

樂悠悠之口光復南店的店長 Tyler,同時是小地方展演空間的負責人之一,身處演出場館的前線,每個月都會看到許多演出。他也觀察到,某些樂團對於自己整年的規劃十分清楚,也知道透過作品想要傳達什麼,「現在網路都是很透明,可以看一下為什麼其它樂團會完售?這些其實都是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去參考看看。」

接下來,樂團提出各式疑問,題目可說有大有小,有音樂技術方向、成員內部的溝通,以及偏向產業層面。講師以各自專業的角度提出解法,台上台下透過討論,更能夠了解彼此的想像。蔡科俊也鼓勵大家,「如果有入選的再加把勁,把自己的作品發揚光大,沒有入選的也不要氣餒,那一首就放掉,再寫新的歌。」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著重於各種音樂創作與技術,好讓在舞台上有更好表現,或是將自己的音樂品質處理更到位,這些音樂比賽重視的層面。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點是,不要忘了將作品上架至各大平台、經營社群網路,以及在各式場館演出,讓自己做到更多曝光,這些通通都是跟「業內溝通」的好機會。

【樂團提問】

獨立音樂如何打入主流市場?

可田:我真的是想要說,現在主流跟獨立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差,而且現在主流完全向獨立靠攏。當一個獨立音樂出來,很多東西是你自己想要獨立製作、獨立做出來的東西,但你進入市場——這個主流市場不要想成是唱片公司,或是唱片的市場——面臨整個大眾的時候,你得知道你被認定成什麼樣的音樂,你才能找到能夠對應的同溫層。

其實我覺得不論它大與小,突破了語言障礙,全世界一定都有人聽這個類型,只是你要找到你這個類型到底是什麼。我覺得跟音樂風格有很大的相關。

Again:我有一個觀念跟大家分享,你如果要進入主流市場,那你就 copy 主流市場的東西,然後比它更厲害。我這麼說,韓國的音樂是怎麼來的?韓國全部都是 copy 英國、歐洲、美國這些主流音樂,可是它的音質、技術、唱功及整個 production 比它們更厲害。

之前有辦了一個活動,我請了韓國的混音師,我第一個提問他的問題是說,為什麼韓國(流行音樂)的聲音會這麼「出來」?聲音這麼大顆?可以進到人的耳朵。他說,因為韓國的幅員很大,可是一半以上的人都住在首爾,不管你坐地鐵或到什麼地方,環境十分吵雜,他們都習慣戴著耳機聽歌,如果韓國自己的音樂沒有更大顆更尖銳更立體,一般在那個環境裡面是聽不到的。

那如果說,獨立音樂如何打進去主流市場,那你就想辦法把自己變成主流。

參加金音獎或是金曲獎時,作品的混音如果沒有到一個高度,還會有機會入圍嗎?

Again:沒機會。因為已經是金音獎、金曲獎,那就花一點錢,如果聲音沒有到達一個高度,要是得獎的時候,那不就會被很多人罵翻嗎?因為作品的完整度,對很多評審來講是非常具備的。

我打一個比喻好了,這次阿爆為什麼這麼全面性,不是只有她的動機,唱跟表演好而已。她是連聲音,各個製作方面都很斤斤計較,是很細緻很完整的。我們做作品都是希望可以達到這樣子的完整。所以才辦這種競賽類的獎項,音質一定也是考慮因素。

小樹:我想補充一個,我覺得特別是金曲獎。因為金曲獎是一個產業內的獎,每年邀請二十幾個評審,以一個產業內的角度,提出產業標準。當然,每年的結果一定會有不同的爭議或討論,但它的心情是那種,比方說我們回頭十年前,一看當年的最佳專輯錄了什麼?最佳編曲是誰編的?那都是作為產業級的一個示範,就是我們告訴人家,今年的作品裡頭,我們選出了我們覺得值得代表今年的作品。

可田:我補充兩個:第一個是自身經驗,尤其是評審的時候,真的是好幾萬首歌,A 的歌曲聽完,B 的歌曲如果音質忽然變得極度差,你就會聽得出來,那就是直接的感受;第二個的原因是,你可能現在覺得家裡器材的能耐,這樣錄出是你最滿意的,可是老師們聽完發現問題,教導你能力之後,下次說不定就錄出不一樣的 tone。所以你會面臨到數十個評審去檢驗你這件事情,一定要達到專業的水準。

可田建議可以去找尋脈絡,絕對不要只聽你現在所聽到的音樂,而是去找這些音樂的源頭,比如說搖滾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你的音樂有這樣的標籤,就很容易讓世界其它的地方聽到。」

請問作為節奏組,鼓跟貝斯搭配,旋律線與節奏上請問套用哪些比例,可以做到段落張力,或是樂句張力?樂器彼此間的音量平衡,誰大誰小可以讓樂器跳出來,有沒有經典樂團可以參考?

可田:小白(李守信)老師跟我說,他光一個 soul 的 8beat 節奏,第二下大鼓是少於第一下,它只有三分之二的力道。我覺得他厲害的是,第一個能做到穩定,第二個是有意識的去控制自己的力道,知道為什麼這樣的節奏,要做出這樣的力道輕重。

回到整個音量平衡,我覺得有點見仁見智,每個人要求都不一樣,有很多方式可以解,像這次比賽,很多吉他手 solo 的時候,第一個音應該要衝出來的,可能害羞不好意思,或是在家裡永遠戴著耳機練,音是沒有衝出來的,其實不只節奏組,旋律組也是一樣。

Tyler:像我們這次初賽,每個樂團都只有兩首歌的時間,哪個地方該是誰要出來講話,其實做到的真的不多。我也蠻訝異的,很多團來比賽,比完就直接走了,不看其它團。所以你怎麼知道,你比其它團好的地方跟壞的地方在哪裡,人家會入選一定是因為有做出這些情緒張力,其實看了就知道了。

Again:我說節奏跟旋律好了,你在沒有旋律的時候,你就可以盡量發揮,只要不要干擾到旋律其實都可以。當然長短音很重要,樂句的張力都在長短音。

有沒有經典樂團可以參考?經典樂團就是你們的團,就是說,你的樂團是什麼作為主要樂器,那你就讓它大聲,如果是吉他團,當然就是吉他大聲一點;如果是鋼琴團,吉他大聲就沒用。

請問樂團中應該怎麼樣安排是由誰負責編曲內容。例如:由一人擔任主要編曲,還是各個樂手各自負責該樂器的編曲?以及當產出意見分歧時,除了多數決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解決?

可田:我可以分享現在魚丁糸玩的東西就在這裡。我在玩樂團的過程,現在回想起來,就是旋律一句,我們要做什麼?或是我們做什麼,旋律要做什麼,或是鼓要做什麼?

其實玩樂團最好玩的方式就是,團員每一個在互丟東西,砸到一個最完美的狀態,對。如果我丟球,你也丟球,那就會混亂了。包括我們這次很多參加比賽的團,問題就在這裡就是,明明 keyboard 手彈的把位,跟吉他手一模一樣,但他們卻混在一起。

所以我們在玩什麼就是,每一個人回家都自己編曲,最後丟出來,我們就會開一個會,說我喜歡你哪一部分、不喜歡哪一部分。當然這已經建立到我們架都吵完了,也了解每個人的個性。我們有很清楚的目標,我們要做完這首歌。

所以說,現在你們得找一個人來主導這些事,不然就讓(吵架)這件事發生。你走得越久,可能活得越久,團員知道彼此想要什麼的時候,就會變得比較容易去討論編曲,不然永遠會卡死在某個人堅持的某件事情上。

Again:既然是樂團的話,我建議是大家一起編,你就尊重團員所弄出來的東西。

在目前宅錄及個人製作的 demo 品質越來越好的狀況下,老師會建議音樂人或樂團成員要更熟悉如何製作音樂 demo 嗎?還是將工作分的更細,混音母帶等等交由他人來製作,想請教老師對於這個狀況的看法、建議。

Again:你拿到了補助之後,或是你拿了一筆錢,找很好的錄音師,很好的製作,花錢學東西,不用自己硬幹。我們業界的很多老師,他們都很照顧新的一代,或有不太一樣的算法。如果你的作品夠成立的話,其實很多合作方式都是有機會的。

Tyler:其實大家在宅錄 demo 真的是越來越好,但不該分得更細,因為你還是要跟這些製作人、錄音師有溝通的語言,如果你對這件事情都不懂,那到時候就無法建立在一個基礎上,互相溝通出你們要的東西。你還是要知道,背後的理由是什麼。

蔡科俊成立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技術發展協會,從流行音樂到演唱會製作,朝向音樂技職教育努力。

想請問老師們,要如何較能提高比賽,以及音樂祭徵選中入選的機率呢?

可田:我覺得錄音品質真的會有差。還有一個小撇步,版權公司不是都會跟大家邀歌嗎?邀歌的時候,其實很多工作室都會做月刊,那它的小撇步裡面,可能混音比別人大聲,或是副歌先出來讓你知道這首歌是什麼。自己在評審過程中,前奏太長又是你完全知道要幹嘛的時候,就會很沒有耐心往下聽。因為你要顧慮這些老師們,可能一次都要聽好幾百份好幾千份(demo)。

Tyler:品質真的有差,假設 StreetVoice 街聲上都會有排行榜,你哪些歌能夠聽完 30 秒,又聽完一分鐘,甚至讓你整首歌都聽完了,那它裡面一定有什麼是,你之前沒有想到的事情。可能有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但是你要自己做過了這樣研究之後,一定就會知道其中的差別是什麼。

Again:音質很重要,一開始進歌的時候,你就要有很強烈的畫面給聽眾,還有一個,進 vocal 的時候,第一句也很重要。作品做好了之後,你要讓它先在網路上大量的曝光,也要密集的演出。

小樹:我覺得音樂祭跟比賽有一點點不一樣,比賽就以這個作品到底好不好來評,並沒有其它太多的考量。但音樂祭徵選這件事情,主辦單位應該都有在想別的事情,比方說我排了這個團,是不是跟其它團形成一種新的風格?或是這個舞台適合什麼?最近這幾年在流行什麼?

所以我覺得音樂祭徵選,比較不那麼單純,但那個不單純不是壞事,每個音樂祭都有自己的風格考量。所以你應該做的事情是,如果你是剛剛出來的團,至少去把你的歌推薦給別人、想辦法做各種演出。因為音樂祭負責徵選的人都是業內人士,想辦法做完「業內溝通」,讓大家排團的時候,你的名字會在前十個跳出來。

想請問如何客觀審視自己的創作?如何從觀眾的角度,思考自己的音樂內容是不是吸引人呢?

Again:不要拿給親朋好友,他們一定會鼓勵你,這是沒有用的,最好就是發表,讓大家去審視。如果要審視的話,最好去現場表演,除了拉基層以外,還可以去檢查你的歌,表演的時候是不是可以達到,你想要跟台下互動的感受。

Tyler:沒有辦法客觀,因為你寫出的東西一定是要用自己的聲音去跟全世界講話,你要客觀就很矛盾。除了網路上分享給大家聽,我覺得很重要的是,現場跟觀眾的感受,有沒有跟著你的音樂搖頭?有沒有覺得聽完作品有滿足?不然為什麼人家要犧牲一個晚上來這邊,你得要為這件事情負責任。

(講師原句經 Blow 吹音樂編輯整理,照片由「臺北音樂不斷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