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爵士女聲薛詒丹新歌〈痛痛飛走〉邀氣質女星翁嘉薇擔綱主角

薛詒丹 Dan Hsueh〈痛痛飛走 Pain Pain Fly〉

以個人首張創作 EP《太安靜》中的歌曲〈糖衣〉入圍金音「最佳節奏藍調歌曲獎」的薛詒丹,憑藉著獨特嗓音特質與音樂風格逐漸展露鋒芒。新歌〈痛痛飛走〉由薛詒丹與製作人夥伴兼吉他手翁光煒,以及大提琴家劉涵共同打造,整首編曲只使用了吉他、大提琴、合成器和和聲去做堆疊鋪陳,緩緩帶著聽者進入一個只為其保留的境界。

MV 由昏鴉樂團陳容寬導演操刀,邀請到曾出演隨性〈想你點煙〉、陳惠婷〈時間的孤島〉、非人物種〈老妖精〉等多支 MV 的氣質演員翁嘉薇擔任女主角,整支作品的氛圍緩慢寧靜而感性,將無處可降落的悲傷,用一首歌的空間與時間托起,捧在手心上,讓疲憊的心靈得以安放。

七月半〈林森北路 Linsen N. Rd〉

七月半發片了!這組由五位 YouTuber——HowHow、蔡阿嘎、蔡哥、馬叔叔和阿傑所組成的樂團最近發行了首張全創作專輯《夜露思苦》,相繼釋出〈一個暴走〉、〈創造青春〉MV 後,這首由蔡阿嘎發想、全體團員一起完成創作的〈林森北路〉也有 MV 了!此曲是專輯中最早誕生的作品,一開始阿嘎在馬叔叔的工作室裡有了靈感,歌詞透過大家討論提供,以阿嘎為主來完成,很快就集體把這首歌的前身版本做出來(新專輯版本邀請董事長樂團參與製作)。由於團員中有四位是北漂來台北打拼的,因此大家表示對歌詞描述的內容都很有感觸。

MV 邀請到獲得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的導演殷振豪操刀,以別出心裁的故事視角與電影質感,量身打造這首揪心力作。此外,演員陣容也不容小覷,邀來「親愛的房客」導演鄭有傑與睽違多年未出演 MV 的電影演員田中千繪共同主演,由於兩人都是硬底子的專業演員,表演到位之餘,更是沒有架子,敬業且真情流露的演出,讓前往探班的七月半團員們佩服。劇情描述日本人在異鄉台灣打拼的故事,導演刻意以不同視角訴說另一種異鄉漂泊遊子的心情,也讓團員們熱愛的日本文化與七月半的台語創作做了完美交融,並碰撞出精彩火花。

固定客 Goodick〈師父〉

固定客回來了!發跡於台中的固定客在 2004 年組成,活躍於 2006~07 及 2010~12 年,多次經歷更換團員的他們,曲風以 Nu Metal 為主體,融合了 emo、funk、rap 等元素,創作大多為批判社會、生活環境的內容。睽違將近七年,固定客在去年站上搖滾台中和山海屯舞台後,開始有所動作的他們也令樂迷十分期待是否會有新作?果然不負眾望,這首〈師父〉是代表固定客正式回歸的作品,以「宗教從來都不可怕,可怕的永遠都是人」帶出對現今社會的觀察與反思。

MV 陣容非常吸睛,飾演法師的是傷心欲絕吉他手官靖剛,飾演牧師的是謝和弦 R-chord,還有演拜金女的莉婭 Liya、演名利男的阿強(八十八顆芭樂籽)……等,每個惡趣味鏡頭都宛如真實事件的寫照,各種嘲諷相信觀者不僅有感,更心有戚戚焉。

呂薔 Amuyi〈找 Matched!〉

曾入圍金曲最佳新人、最佳女歌手的呂薔,這次在全新 EP《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中展現了旺盛的企圖心,不僅親自參與創作及製作三首歌曲,還找了許多優秀音樂人助陣,包括 MCKY 米奇林JADE 的吉他手嘟嘟、HUSH、知名作詞人陳信延、金曲全方位音樂人 YELLOW 黃宣及夥伴余佳倫等,這首時髦復古 80 年代 disco 曲風的〈找〉是她與 HUSH 首次合作的心血結晶,以風行的交友軟體為題材,帶出探討人際關係拜科技而便利卻也因此而冷漠,可說精準捕捉現今新世代的文化現象。

MV 宛如小型 LGBTQ 聚會般熱鬧,劇情設定呂薔在夜店的舞池中,發現大家在熱舞的同時仍然關注手機上的交友軟體,卻不重視人與人面對面的交流。值得一提的是,導演邀請 HUSH 來客串演出,他特別把去年(2019 年)同志大遊行的「戰袍」在 MV 中重現,據說一身漆紅色亮皮套身出現在拍攝現場的 HUSH 當天差點中暑,但他依然敬業地完成演出,並表示對呂薔的義氣相挺。

青虫 aoi〈刺蝟悲歌 Tshì Uī Pi Kua〉

都會民謠樂團青虫 aoi 在今年 8 月發行了首張台語創作專輯《有你的故事 ū lí ê kòo-sū》,音樂風格囊括了電氣、原聲搖滾和民謠等元素,帶出豐富的聽覺紋理卻不失純粹。團員們試圖把存於當下社會與個人日常的經驗反覆咀嚼,並雕琢著既熟悉但又不熟練的語言,鋪陳在旋律之上。這首〈刺蝟悲歌〉談的是哲學家叔本華的「刺蝟理論」:比喻建立人際關係時的情境就像在寒冷雪地中的兩隻刺蝟,會忍不住想要靠近對方取暖,但是靠太近又會無法控制地刺傷彼此;就像人與人的親密關係總伴隨著不可避免的傷害。

陳健禾與順兩位導演以傳統「金童玉女」為故事骨幹,架起七世戀人時空,由林柏宏與李沐擔任男女主角。傳說中行善的人歸西後,會由金童玉女來接引他們前往西方極樂世界,而工作中金童玉女各司其職,在精神上互相依戀,但因其特殊身份僅能依靠嗅覺感受對方,無法有身體的接觸,致使柏拉圖式的關係在玉女心中漸漸產生質變。東方的金童玉女與西方的刺蝟理論,透過音樂和影像的結合,編織出台語歌的新維度。〈刺蝟悲歌〉是〈無你的故事〉的前傳,兩支 MV 的串聯表現出總是想彼此靠近、卻又互相傷害的感情樣貌。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