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流副執行長黃中岳:我們將資源留在南方,以「比賽」名義進行人才培育計畫

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自九月起推出了一系列「高流系」音樂課程,包括老少咸宜的音樂通識課「超營養學分」和「透視演唱會」,專為職人訂做的「音響技術進修班」,以及號召大南方音樂人的「樂團興奮波」大賽。

其中,「樂團興奮波」比賽旨在鼓勵來自「大南方地區」(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澎湖)音樂創作樂團,藉由比賽形式達到人才培育的效果。從籌備活動到目前進入評選階段,執行團隊非常注重賽制、評審陣容等各方面的安排,試圖有效地協助參賽者獲取寶貴經驗。因此我們特地邀請到高流副執行長黃中岳,分享關於「樂團興奮波」大賽的舉辦初衷、核心價值和期許。

以「比賽」名義進行的人才培育計畫

準備充足,上台後卻因緊張或求好心切而無法發揮實力的狀況,相信每位表演者或多或少都曾經歷過。一次次在台上調整呼吸、整理自己的狀態,當越來越能從容面對舞台之後,又不禁懷疑這樣的表演可以嗎?觀眾喜歡嗎?有沒有其他進步的可能?

黃中岳表示,自己年輕時也曾受到許多製作人關照,藉由那些提醒和建議,慢慢形塑出自己的音樂架構,將想法內化的過程也幫助他在音樂的見解上更往前一步。「因此我希望這個比賽能確實幫助到音樂人,無論是學生樂團,或是已經有演出經驗的創作人。」但同時他也描述自己的掙扎:「希望能協助年輕人縮短時間的磨練,但很多東西又確實需要時間累積。」

比賽只是一種形式,「樂團興奮波」的核心價值在於人才培育的過程。從報名簡章中即可看見其獨特性:在網路初賽徵選出前五名後,五組入圍樂團要挑兩首作品在兩回合複賽和決賽中反覆演出,每次演完,評審團會立刻針對整體表現和呈現的各種面向進行講評。這種「重複式競賽」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表演者能透過一次次調整、修正,在短時間內盡可能將自己的演出樣貌進化到比以往更能抓住觀眾眼球。

「任何一個成熟的樂團,都該把比賽當作表演,把表演當成比賽。有機會表演時,必須戰戰兢兢,以『我正在跟別人競爭』的企圖心去演,因為你不會知道台下的觀眾是些什麼人。」比起將觀眾視為自己的囊中物,黃中岳更樂見樂團認真經營台下受眾。相反的,比賽時則該保持輕鬆但不隨便的心情,去思考如何更完整地呈現演出。

過往音樂是聽覺經驗,但在科技的推播之下,與視覺結合已變成現今的趨勢。「觀眾是用眼睛在看你的音樂呈現,因此,去找到適合自己的幕後製作團隊(音控、燈光、VJ 等),不僅能讓演出更完整,也是一種尊重觀眾的全面性思考。」提供優質的節目和音樂創作,讓作品自己說話,讓消費者願意掏出錢、掏出「時間」支持你,才是這個時代致勝的關鍵。

「我們的競爭對手不是同儕,而是美劇韓劇、手遊這些五花八門的娛樂。」只靠音樂就令人震懾的表演屈指可數,與其對自己的作品過度自信,不如多去思考能替自己加分的做法。「你會發現,自己需要多了解消費者在想什麼。而進入消費者的心理層面就是企劃的專業。」

貼近市場,才能給出最實際的建議

攤開評審陣容,除了兩組演出經驗豐富的樂團——滅火器和麋先生,「樂團興奮波」還邀請了 Legacy 品牌經理吳涵婷(阿瞇)、高流企宣部經理吳思樺(小襪)以及企劃文字工作者左光平擔任評審,透過這些來自業界的企劃、行銷和場館方之專業人才,告訴表演者:在觀眾心裡,你剛才在台上做的那些行為,會產生什麼作用?如果你希望在觀眾心裡留下什麼,必須著眼的點是哪些?「像阿瞇在 Legacy 看過非常多表演者,她能夠清楚知道,為什麼有些樂團可以在觀眾認知上獲取成功經驗,有些卻差了臨門一腳。這是個巨大的經驗值,是無法在課堂上口述傳達的。」

最終奪冠的樂團,不僅有獎金十萬元,還有機會擔任麋先生巡演的暖場樂團,以及參加大港開唱或同等級的音樂活動。可別小看「暖場」!這是需要非常強大的心理素質的訓練和考驗,當你知道觀眾是為了看主秀而來,該如何建立起「我要把後面的表演者幹掉」的企圖心?

「音樂產業的特徵就是高風險、高報酬。花很多力氣做音樂,消費者不見得會買單,成本投入很多但被認定的機會相對很低。但反過來想,當作品可以感動別人時,所得到的收穫是其他任何行業的人都無法擁有的。」黃中岳笑著說:「我都會跟年輕吉他手說,如果你想進入這個行業,第一要思考的就是怎麼把我幹掉?因為我們是同行,在競爭相同的資源。」同時他也表示很樂意藉此督促自己,所思所想必須與時俱進、保持市場競爭力。「當我們每個人都拿出自己最好的可能性,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消費者。當觀眾願意把時間分配給我們,這對產業來說才是真的有效益。」

將資源留在大南方地區

文化部中央層級的部門,確實在持續尋找協助台灣年輕的音樂工作者並開發其潛能的方法,政府將經費撥至各地,交由該產業適合執行的單位,試圖促進產業活絡。比起北部,台中以南的資源相對匱乏,因此「樂團興奮波」將參賽資格限定於「大南方地區」,目的是希望能先連結在地性,照顧好台灣南方的創作人和音樂愛好者。

「其實高雄有很多經營很久的中小型 livehouse、音樂教室等,他們都非常努力為高雄做了很多事情,但不容易被看見。」為了不浪費人民的納稅錢,高流所舉辦的活動除了強調在地性,也非常謹慎地確認每個環節,反覆檢視是否有資源分配不均或過度濫用的情形發生。黃中岳也強調,自己很希望能將「大南方」的區域概念建立起來,尤其像澎湖這樣的離島地區,資源比起南部更常被忽略:「所以這次我們包含了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和澎湖,希望讓大家覺得澎湖也是屬於我們的,『屬於我們的』這種共榮感是樂團興奮波未來是否能夠發展自己獨立 IP 的很重要的一個資產。」

數年前,黃中岳曾親自撰寫企劃書,前往 LIVE WAREHOUSE舉辦音樂製作和編曲課程,那次活動後,他也開始經營粉專「黃中岳談吉他」,分享與吉他、音樂、產業有關的知識與看法。因擔任高流副執行長而定居高雄的半年以來,他觀察到當地的消費者非常需要、也很渴望更多音樂活動的誕生:「LIVE WAREHOUSE 成立大約五年,但過往在自辦性的音樂節目上不太有經驗,於是我們(高流)很快決定來辦一場自製音樂活動『零時起義』,沒想到反應相當好!這也讓我覺得,我們之後應該繼續去做、去放大這些事情。」

高雄是許多音樂人在舉辦巡迴時會停駐的城市,當北中南重要表演場域串聯成一條縱貫線後,值得思考的是,該如何創造出屬於自己的 IP,再回到北部共享,達成國內場域策略上的結合,這對全國音樂消費者來說會是很有價值的建構。

「說實話,能夠在音樂產業生存下來的人並不多,這個行業很現實的是,你必須要有天份和運氣。」採訪的最後,黃中岳想對目前尚在音樂圈努力的人們說些話:「如果最終你無法靠音樂生存,其實不用遺憾,因為你們會成為好的聽眾,成為音樂產業往前的重要助力。」雖然讓全台音樂愛好者建立起這樣的共識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好的聽眾夠多,就有機會把壞的產品從市場排除。「產業絕對不是單方面供給,還有需求面。消費者在市場結構中是有很高的自主權的,當他們的美學判斷能力更進一步後,產業才會往好的方面發展。」

【採訪後記

好奇詢問「樂團興奮波」的參賽件數,卻被反問了一個值得省思的題目。在初賽交件截止的前一週只有十幾組樂團報名,最後一天,參賽作品忽然大量湧入,共有 37 組樂團參賽。「有趣的是,有兩組樂團上傳作品的時間分別比 deadline 晚了一、兩分鐘,如果是你們,會讓這兩組樂團參賽嗎?」

高流的執行團隊為此做了很開放、很深刻的討論。「正因為這個比賽的教育意涵勝過比賽本身,我們想要彰顯另一個重要的價值觀:你不應該讓每件事都壓線完成。未來如果有機會進入業界,期程控制會是決定你事業成敗的重要關鍵。」黃中岳強調,作為音樂或創意工作者,更應該要有效率地管理時間:「如果你真的不能讓自己未來的所有行為、所有決策培養出一個『超前部署』的習慣,今天我們讓你參賽,之後,你一定也會在其他地方碰壁。」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意外,提早做好準備,除了有更多心力檢視細節,機會到來時才能緊緊抓好,而不至於眼睜睜地看它溜走。

攝影 / Tweety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