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需要演化空間:Wring Out Laura導聆新作《Medic》

「治療/惡化/治療/惡化/吃藥/惡化/吃/藥爆炸」——〈吸塵器〉feat. 51wee

今年,金音獎的「最佳電音專輯」入圍名單裡,有張封面散發有機科幻感的《Medic》,從創作到後期製作,全來自一位低調的臥室音樂人 Wring Out Laura。

「這張專輯的目的,就是想要做一個沒辦法被界定的東西。所以我在畫面也好,可以聯想的東西也好,其實都沒有太特別的去想像。」他自嘲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十年才做出這張專輯。

他在 18 歲開始學鼓玩團,當時喜歡 Bloc Party,著迷他們混搭的風格,後來開始獨自創作後,漸從後搖滾轉向。「自己做電子音樂之後,變成比較在意聲音的呈現。」

對他而言,每種音樂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像 EDM 的混音,或是編排上像是 Trance、 Big Room 類都有蠻特別的東西,這些都間接影響我。」但自學摸索的過程難免迷惘,畢竟他喜歡的東西太廣泛了,從搖滾,舞曲到饒舌⋯⋯有點難專注某一樣。

直到澳洲音樂人 Flume 第二張專輯《Skin》的問世,不僅建構充滿個性的聲音景觀,並在歐美市場獲得成功,給了他很大的信心,等於開啟一道大門。「他的歌超細膩的,比如說節奏,不會很工整,有點 Wonky beat,也有嘻哈的節奏。對啊,而且他也有 Future Bass 的元素在裡面,像我這張專輯想呈現的一樣,它是一個沒有辦法去定義的東西。」

他化名為 Wring Out Laura 的首張專輯《Medic》,大量運用合成器軟體 Synplant 使音色能隨機產生。他將較實驗性的聲響擺中間,前後則跟多位充滿特色的歌手合作,流行音色摻雜實驗性的處理,全長近一小時。

「我喜歡去創新一些新的風格吧?因為我覺得音樂需要一個演化的空間。現在做很前衛的歌,很難說十年後,這種音樂變成流行了。」他說。「流行音樂可以更多樣子。」

問:開場曲〈Medic And Foxglove〉除了呼應專輯名稱,似乎也跟封面上的有機植物有一點關係?

這首歌本來叫做〈Foxglove〉而已,也就是《Skin》封面的植物,其實歌名有很多巧思是在 Flume 致敬,刻意做成比較像是開場曲的感覺。我又很喜歡 Granular synthesis 的效果,把一段 loop 切成 500 毫秒,然後重複播放,聽起來就會有閃爍感。

問:帶有厭世感的〈Vacuum Cleaner〉,當初怎想到邀來吳乙 51Wee 合作?

大概 2、3 年前,開始出現很多嘻研社,那時候看到他就覺得很特別,因為崑山嘻研的影像與音樂都不像現在主流饒舌歌,他們很 indie。但其實歌名跟歌曲的內容都沒有什麼太大的關聯;原來有吸塵器的音色,後來發現可以再出其不意一點,所以就套在速度較快的編曲。

問:接下來的〈Bee Sting〉與〈Piano Classroom〉則聽起來有連貫感,有做一些特別的處理嗎?

第 3 首想做比較有氣勢的歌。我記得〈Vacuum Cleaner〉跟這兩首都算是一次完成,但組成同一首歌的話太長了。因為我們聽音樂,有時候只喜歡聽某個段落,後來把它們切開。後面的 reverb 延續下一首歌的前奏。

問:兩首有點像串場的片段之後,〈Sink Music〉則找來曾與屁孩合作的饒舌歌手 B-Shot

歌名也是在跟 Flume 致敬,因為 Flume 的英文拿去 Google 翻譯會變「水槽」,再拿去中翻英就變 Sink;也跟原來的 demo 差蠻多,本來是快歌,後來將速度調慢。

這首歌分兩段,第一段是 B-Shot 唱歌的部分,後來有個 outro。我其實跟她合作蠻多首歌,放進專輯就只有兩三首,合作還算蠻有默契的。現在需要一些素材的話,還是會找她。

問:〈Narrow〉加入了一些像是的 industrial 的聲響,充滿戰場般畫面感。

這張專輯比較好玩的點,有些鼓點沒有擺的很整齊,故意把它擺歪的,像 hi-hat 的部分就弄的很「黏」,變成沒有在拍點上面;小鼓是用 midi 鍵盤亂玩出來,所以這首歌在實際彈奏的時候,我是在彈小鼓的部分,還蠻好玩的。

問:〈Not Human〉出現的人聲聽來像是誦經,接續的〈Ringwandering〉、〈Sofia Labs〉開始就偏更實驗吧?

我還蠻喜歡這種宗教感;〈Ringwandering〉用了那種「縮時」吧?把時間調快或是調慢的手法;〈Sofia Labs〉的歌名跟我的樂理老師致敬一下。她跟我說過很經典的一句話,她說:「今天一位歌手唱走音了,難保 30 年後不會變成一種流行。」她給我在創作上很重要的觀念,不要被規則給束縛。這首的旋律本來不是長這樣子,我寫好之後把它反過來播,大鼓的部分把它 pan 成左右邊、hi-hat 弄的很凌亂,就是一首很唱反調的曲子。

問:自己負責詞曲的〈Frain Dance〉,其中獻聲的 York Egomaniac 也是一位樂團主唱。

他是我組雙人組時候的主唱,那時候玩 Techno、House,舞曲類的東西,這首歌是那時候完成,但風格已經完全不一樣了。跟他也算還蠻有默契,他現在也是有團,叫做羣羊島

問:至於專輯裡面最長的一首曲子〈CDreamlike〉,聽來較有單獨完整的起承轉合,好像本來想給饒舌歌手崔鹿唱這首,但他後來選擇下一首〈Serum〉。

原來是兩首歌,一首叫〈C〉,另一首叫〈Dreamlike〉,其實原本找人唱的,可是後來合作的不太順利,所以聽起來比較像 beat;〈Serum〉本來想要放在專輯第二首,但是氣氛的關係吧?有點太釋懷感,放後面一點會比較好,有個總結的感覺。

崔鹿是高雄人。我比較欣賞他的是,他本來是唱饒舌,但後來變得很 indie 很有個性,聽的音樂一瞬間有很大的變動,對音樂的掌握度很好,為了我才又破例饒舌。

問:而〈Rose Red〉的開頭又比較 Ambient,有種要準備收尾的感覺。

這首也蠻久的,化名為 Wring Out Laura 的第一首作品。歌名是因為我以前的視覺概念是玫瑰紅色,不像現在是藍色的;也是在發揮我試出來的一些音色吧?像背景有點像水聲,也是用 Synplant 做出來。

問:〈Typhoon〉裡出現的 KASUMI 又是誰呢?

她其實跟 B Shot 是同個人,但後來就改用這個名字。所以這張專輯裡女生的聲音,幾乎都是她;這首歌也是我寫的,有時候也是有詞曲的創作慾,也想要這張專輯有首平易近人的歌,在講一段三角戀。

問:也是跟 B Shot 合作的〈WARNING!Danger Inside〉,好像是專輯最早創作出來的歌曲。

這首大概兩年多前的歌,原來是 B Shot 與 51Wee 合作的歌,我算是拿一些段落做 remix,也是整張最喜歡的歌吧?我發現我做音樂,做超過兩天就要重做,我是很依賴感覺的人(狀態最好的時候才會做最快),因為這首真的做超快,大概十分鐘就有個架構出來。

問:可以介紹一下在〈Gravity VVave〉出現的 Peter Wang 嗎?

他剛製作完顯然樂隊的單曲,也跟最後一首出現的 PurpoCale 是 Cats on Slide 的成員。他們這算是一個音樂製作團隊,集結一些 beat maker 與歌手,StreetVoice 街聲網站可以找到相關作品。因為整張聽起來都蠻慢的,所以想要做首急促一點的。

問:好奇〈Road To Taipei〉出現東方味道的音階;那跟 PurpoCale 合作的〈You Set My Soul On Fire〉怎麼會想放在最後呢?

這首歌有小巧思,也是跟 Flume 致敬。他之前來亞洲巡迴的時候,有替各城市做了很短的歌曲,有當地音樂的特色,可惜沒有來台灣,所以自己做一首。但我覺得我這首還太保守;我有刻意想做一首歌來收尾,〈You Set My Soul On Fire〉也是最後做的歌。但本來沒有這首,突然 PurpoCale 有空可以跟我玩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