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宰博物館」線上開展!老王樂隊、P!SCO樂團Rachel分享私密故事

「那些無情的東西會讓人很不舒服、很不開心,你會感受到自己是被否定的,即使很想要好好做自己,但那個否定的感覺很難消除……」儘管笑著說自己已經釋懷,但 Rachel 的眼神以及她語氣中的無奈令人不捨,那些就明明沒有惡意的人事物,為什麼總是在無形中影響著我們、甚至傷害我們呢?

為了討好父母而努力、被迫學習不喜歡的才藝、因與眾不同的身材外貌而被嘲笑、從小被灌輸「沈默是金」的價值觀、被社會壓力模糊了夢想與目標……等,人生中太多太多選擇是為了別人,我們到底何時才能真正敞開心胸「做自己」?今年暑假,KOKO 數位銀行打造了一座線上「被主宰博物館」,邀請音樂人 Rachel(P!SCO樂團)、老王樂隊、YouTuber 飽妮和 High 咖、遊戲實況主黑羽和劉萱、圖文創作者好笑刺青店和李優等多位 KOL 們共同策展,透過展品分享自己如何逆轉被主宰的人生。

進入「被主宰博物館」活動網頁,一件件展品正代表著「被主宰的消費」,將過去別人強加在自己身上的抉擇具象化,並透過故事宣告:這些為了別人而存在的東西,將來不會再有!在欣賞展品的同時,還可以搭配聆聽 StreetVoice 主題歌單,由策展人親自挑選符合自己心境的音樂,讓入館參觀的網友們能藉由音樂的引領,感同身受那些被主宰的心情。

在博物館開館之際,我們訪問了策展人 Rachel 和老王樂隊,聊聊他們從「被主宰」到「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過程中經歷了哪些壓力以及如何調適?

P!SCO樂團吉他手兼團長Rachel,同時也是影像工作者,她在七年前正式接受變性手術,並且不遺餘力為跨性別族群發聲。
老王樂隊由(左起)鼓手會元、貝斯手潔民、主唱立長、吉他手偉碩和大提琴手佳瑩所組成,突如其來的爆紅導致他們在尚未做好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受到各方關注,進而對自身產生質疑。經過努力調適,也有了新的體悟。

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感受到社會給予的壓力?覺得這個壓力是怎麼產生的?

潔民:跟太多人走太近時就會感受到社會規範、社會感、規則,譬如教會。

會元:當大家都有、但你沒有的時候就會有壓力,譬如大家都準時畢業的時候。

立長:爸媽想把社會感帶入你身上的時候,譬如就業選擇、階段目標、人生方向。

偉碩:無法隨心所欲的時候,就會感受到社會壓力。

佳瑩:要開始獨自面對責任的時候,扛起一個活動或主持,或領導人。例如朋友邀請我一起組成二重奏組合想要獨立接案,但是當兩個樂器都是弦樂器時,就必須承受低音部的壓力。社會已經給予這個角色一個標準,所以好像不達到這個標準不行。

Rachel:以前只要出門就會感受到很大的壓力,每個人看你的眼神不是那麼友善,可能有些人並沒有惡意、只是感到疑問,但那些無情的東西會讓人很不舒服、很不開心,你會感受到自己是被否定的,即使很想要好好做自己,但那個否定的感覺很難消除,只能靠自己去調適,盡量讓學著釋懷,畢竟我們不可能去控制別人的想法。我覺得社會壓力很多都是刻板印象造成的結果,從小到大都會有人跟你說男生應該要怎樣、女生應該要怎樣,即使在現在同婚已經合法的情況下,要去弭平這種刻板印象還是要花上好幾年,以及許許多多的努力才有辦法彌補。

在這種狀況下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

潔民:離他們遠一點,去找自己的同溫層。

會元:久了就習慣了,時間會療癒一切。

佳瑩:一邊逃避一邊面對(追劇,但也同時面對它提前做預備)。

偉碩:順其自然這樣就好。

立長:順從,讓對方覺得我有聽話,但實際上做別的事情。

Rachel:告訴自己「算了、沒事啦、不要在意」,自己對自己精神喊話。

「被主宰博物館」網頁截圖。

對於這個社會上,也許跟你不同、但在其他方面也有受到社會壓力的人,想對他們說些什麼話?

潔民:順其自然,找到歸屬。

會元: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沒有要鬧家庭革命,就好好溝通,知道自己在幹嘛就好。

佳瑩:學習看到自己真實的問題並解決它,做出讓自己可以接受的選擇就好,如果要跟著社會賦予的責任,那就順著去。

偉碩:往快樂的方向走,隨心所欲而不踰矩。

立長:第一,早點翻牌,跟父母講。第二,堅持到底的迎合。

Rachel:盡量不要那麼在意別人的想法,畢竟自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層層阻礙就是人生的關卡,只能想辦法,就像打電動那樣一關一關去突破。

有沒有可能改變社會,讓這些壓力減少?

潔民:是改變不了,人要改變一個人是很難的,只能練習調適與調和,改變自己吧。

會元:當跟你一樣的人越來越多,整個結構就會調整(被改變),想法也會慢慢被改變。

佳瑩:我覺得應該沒辦法改變,但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只能用這樣的狀態來改變自己。

偉碩:社會外在是內在的物質投射,改變自己的內在狀態,就能改變外在的社會。

立長:沒有對錯 ,父母希望你過好生活,只是他們的嚮往生活與你的不同,所以不用強求改變,只要讓他們知道你過得好就好。

Rachel:改變世界不是靠搖滾樂,而是靠人!例如唐鳳的竄起就是一個改變社會的力量,她在疫情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已經跳脫她的性別認同了,而且她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幫助台灣、拯救了許多人,我覺得當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人出現,大家慢慢就會覺得,像這樣性別認同與大眾不同的人沒有什麼,人們的想法就會改變。

覺得台灣在此方面是有在成長的嗎?

潔民:越來越多元性,就會漸漸包容越來越多種樣貌,那社會壓力就會自然降低。

會元:有,例如延畢的人越來越多。

佳瑩:沒有,因為該負的責任還是有,但是有更多的空間可以讓你犯錯跟改過。

偉碩:有,相較於過去,新的世代越來越有發展及選擇空間,相較社會壓力就變少了。

立長:有的,思維多元開放,近年來跟家人對話的觀察,大家都開始會願意對話。

Rachel:我覺得台灣進步得很快,畢竟是亞洲第一個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這真的很了不起!人們的思想真的有朝著進步的方向邁進!如果我們這一代再更努力一點,也許下一代、下下一代會活得更快樂。

「被主宰博物館」網頁截圖。

正如同「被主宰博物館」渴望傳達的概念: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別讓其他人決定你的人生。儘管台灣社會的包容性越來越高,依然有許多價值觀需要被對抗、被調整,透過這些分享,讓更多人看見改變的可能性吧!

如果你也曾有過類似的體驗:為了別人而活、所做的決定其實是順應外在的期待,或是在社會壓力之下無法敞開心胸做自己想做的事,歡迎投稿自己的故事,成為「被主宰博物館」的館藏之一。也許有些人也會因為你的故事而重新找回自我,再度抬頭挺胸發自內心地微笑。(點此進入被主宰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