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安溥發行〈外婆橋〉紀念外公外婆離世二十週年 除了MV還有限定首播短片

安溥 anpu〈外婆橋 apart from time : nana’s bridge〉

早在安溥仍是張懸、2000 年錄製第一張專輯時,這首歌就已經出現。多年來,許多樂迷在各種演出裡都曾聽過安溥以民謠吉他的形式唱起〈外婆橋〉,但安溥卻一再婉拒此曲的錄製和發行。終於,在安溥懷孕和迎接小朋友來到前後,因為和好友黃小楨聊起,決定託付好友製作,為家人朋友重新編製了這首意義深遠的歌,將〈外婆橋〉作為紀念外公外婆離開二十週年的紀念。

〈外婆橋〉已於今年年初數位發行,相隔半年,唯美迷濛的 MV 也正式上線。跟隨影片進入回憶,卻發現許多殘破不堪的殘影,欲言又止,在童年與成年的時間軸線上晃動著……。想揭開故事的謎底,千萬不可錯過 6/28 晚上 9 點限定首播的短片。

榕幫〈抱抱〉feat. 伍悅

榕幫的第三張專輯《春化作用》已正式數位發行,繼首波主打〈冬天〉與雷擎合作打造暖心浪漫之作,這首〈抱抱〉則是邀請到海豚刑警主唱伍悅 a.k.a. 楊淑芬,以淘氣俏皮的歌聲讓樂迷聽眾充滿好心情!

MV 也沒幹嘛,就一個女孩在床上滑滑手機、抱抱玩偶、發發呆,看起來很廢,但這不就是忙碌都市人最羨慕的度過假日的方式嗎?chill 的旋律配上 chill 的歌詞,正如同歌名〈抱抱〉,給人一種簡單而美好的舒適感,無需任何言語交流,靠在臂彎裡就已傳達了千言萬語。

Crispy脆樂團〈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 Gemini〉

拍 MV 拍上癮的 Crispy 脆樂團,從〈轉圈圈〉、〈離開與到來〉、〈塗抹〉到這首〈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不僅自導自演甚至親自剪接,不僅才華洋溢,也能從每支作品中看見他們的用心。〈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的 MV 腳本由 Skippy 發想,丁丁表示,在聽完腳本後腦中浮現出一個紅色房間,無限寬廣卻又壓抑。

歌詞描述事物的正反兩面,光與黑,笑與淚。每個人也都有兩個自己,面對人群時的歡笑與自信,到了深夜獨自一人時,脆弱竄起,焦躁崩壞佔據全身,然後想盡辦法將自己掏空,在黎明時分重新成為白天的自己。這是丁丁所觀察到的 Skippy,也是許多人的寫照,於是她將 Skippy 的影子做成一隻毛怪,在 MV 中將內心掙扎具現化,影像搭配歌曲使著整首歌曲情緒張力十足。

張雅淳〈開往花蓮的火車〉

從小受到愛看歌仔戲與唱台語歌的父母影響,進而接觸台灣民謠的張雅淳,作品多以旅行與生活中的感觸見聞為題材,醞釀後化成具有影像感的詩意詞句,旋律則皆以月琴彈唱為基底創作而來。

關於〈開往花蓮的火車〉的創作由來,雅淳表示,有次自己搭半夜從台北前往花蓮的火車,經過蘇澳時,有個男人胸前揹著一個小孩子上車了,男人穿著有點舊舊的黑色的皮衣,看起來風塵僕僕,孩子則沉沉睡著。男人入座後,旁邊是一位都市人打扮的大叔,從台北搭車往東。大叔親切地與男人攀談,對話中得知大叔也是蘇澳人,而男人是要帶小孩去花蓮找媽媽的。「這個爸爸的辛苦及溫暖大叔的陌生人友誼很讓我感動,回想著這個相遇的片段,我寫下這首〈開往花蓮的火車〉。」

Lvyan 吕彦良〈Take Me Away〉

成長於上海的 Lvyan 在 16 歲時獨自從創作、編曲到製作,完成了這首〈Take Me Away〉。擁有紮實音樂基礎的他,拒絕照本宣科,從不自我設限。從樂器演奏、寫歌到音樂製作皆一手包辦,精雕細琢的優質作品不拘泥於空間與形式,可以收錄自他的現場演奏,也可以來源於他對電腦樂庫的操控把玩。於 Lvyan 而言,鍥而不捨的自我挖掘是他在音樂創新道路上的催化劑,日新月異的科技則是他作為新生代獨立音樂人強有力的後盾。

以鋼琴與管樂帶出爵士藍調氛圍,輕快躍動的音符令人不禁跟著節奏搖擺。MV 拍出與女友自然甜蜜的互動,日常感十足卻又不至於枯燥乏味,搭配音樂有種舒服自在的感覺。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