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眼2020首支防憶單曲〈未撥來電〉獨立製作呢喃黑情歌

去年 6 月發佈 EP《渴望 Crave》後,孔雀眼展開了密集的巡演行程,也活躍在各大音樂節舞台。時隔一年,獨立製作、發行全新單曲〈未撥來電〉,從詞曲創作、錄音混音、編曲製作到 MV 企劃統籌、編導製片、視覺設計,〈未撥來電〉的方方面面都由孔雀眼親手操辦。不同於過往的精緻疏離,新作品以 Lo-Fi 的演繹方式貼近聽衆,溫柔呢喃著想觸碰又收回手的私密心情。

因疫情而取消了各項演出計劃的孔雀眼,近期在潛心創作新歌之外,也會通過直播與樂迷互動。擔任「知心姐姐」與大家討論戀愛難題的同時,團員自己其實也身處一段曖昧焦灼的關係;以此爲題材,帶著「提防有關妳的任何回憶」的情緒,這首「防憶」demo 就在一個陽光正好的練團日誕生了。

〈未撥來電〉由主唱令晴、吉他手林依璇共同作詞譜曲,在團員們自己完成錄製後,再由負責數位編曲的楊雨欣進行混音。孔雀眼多年的好默契也使得彼此很能共情——在創作過程中,依璇曾笑稱「好有成就感哦,讓兩位團員流淚」;混音時,雨欣也表示「咪到自己在小房間泛淚」;令晴除了問團員「有哭噴嗎哈哈哈」之外,也有鼓勵團員打電話給對方。在接受 BIG ISSUE 大誌雜誌的訪問中,團員們提到「這首歌的歌詞變超~級~多」,這一次孔雀眼自己擔任製作人,期許用有別以往的「說」故事方式,唱出低傳真感的孤單絮語。

孔雀眼 Jade Eyes 獨立製作、發行全新單曲〈未撥來電〉。

單曲的英文名〈Schrodinger’s Call〉取自「薛丁格貓」的量子物理理論,代表了關於一通未撥來電的矛盾想象。歌曲 MV 中更是通過不同物件和情境具體化了真實與想像的隱喻。

「蘋果」比喻誘惑,就像購物台中那份被營造的渴望逸品。「肥皂」代表被消耗的自己,原來畫出的人像始終模糊是因爲對面根本沒有 model,意識到這一點的依璇終於拾起了浴室地板上的肥皂,不再消磨於無盡的猜測。「曡曡樂」表現這緊張拉扯的關係,令晴拿著不再像記憶中一樣新鮮的蘋果,不去想下一秒就會崩塌的可能而抽出了一塊卻沒倒的曡曡樂,也許這段關係並沒有那麽脆弱。「吐司機」象徵這通電話,唯有彈起那一刻才知道吐司是完美烤好了還是一片焦黑,修了許久精密機器才察覺沒通電的雨欣,發現吐司機中並沒有烤吐司。原來,這通在腦海中撥出的電話,最終還是沒能成爲一通來電,不被對方接起的同時也不被未接,故事的結局仍是那不忍揭曉的謎底和不忍去想的回憶。

作爲孔雀眼第一支自編、自導、自演的 MV,團員們除了在 MV 中要出演不同角色以外,還各司其職——令晴首次執導 MV 又包辦劇本,雨欣是負責現場各項雜務的導演助理,依璇擔任製片同時負責美術設計。MV 中除了以電視襍訊的轉場致敬影片《Inception 全面啓動》、以閃現一秒的蘋果致敬《Fight Club 鬥陣俱樂部》,來分割現實與想象的畫面,〈未撥來電〉在場景構圖和美術設計上也十分用心。在對稱平衡的整體背景下,將場景的主角放在相對失衡的不穩定位置,來傳達每一段故事中一重一輕的力不從心。

影片中黑色的精密儀器也是純手工製作,一樣是對稱結構,這台龐然大物並沒有使用真的鐵塊,是由保麗龍和特殊材質拼凑而成。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曡曡樂,令晴在〈未撥來電〉MV 中的著裝也曾出現在去年〈Virgin 返璞歸真〉MV 中的吵架一幕;將失去對方的這個故事講完,也是導演令晴的巧思。而購物台販售的粉紅罐子中到底裝著什麽,則需要觀衆們在 MV 中去尋找蛛絲馬跡了。

在這特殊時期,孔雀眼希望這首全新「防憶」單曲能低聲唱出每個人心中都曾有過的猶豫,也給大家帶去一些支持與勇氣。〈未撥來電 Schrodinger’s Call〉將於 5 月 27 日在各大串流平台數位發行。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