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粉紅噪音陳威達、Vast & Hazy咖咖攜手製作 白頻率〈迷航〉唱出無法得到回應的感情

白頻率 White Frequency〈迷航 Unoriented〉

睽違近兩年,白頻率推出全新單曲〈迷航〉,此曲的創作靈感源自吉他手祐霖,描述一段無法得到回應的感情,在內心激盪不已難以平復。邀請到粉紅噪音吉他手陳威達擔任音樂製作人,在原本的編曲中融入合成器、鋼琴等聲音元素,將歌曲張力推向更高;此外,配唱製作人與和聲則由 Vast & Hazy 的主唱咖咖(顏靜萱)擔綱,其高亢精緻的和聲不僅增添了人聲厚度,主唱芒果也透過其引導,將歌曲詮釋得更加細膩。

MV 由多次在「莫斯科國際攝影大賽」奪得佳績的新銳攝影師邵安澤執導,擁有許多 MV 與活動紀錄製作經驗的他,作為導演,透過影像全新詮釋壯闊淒美的〈迷航〉。故事自男主角在海邊痛失摯愛後開始,鬱鬱寡歡的他,在思念中寫下「Will you marry me?」的瓶中信,投向大海中給已逝的愛人。一年後,他意外發現自己親手投入的瓶中信獲得回應,壓抑已久的情緒瞬間爆發。究竟是誰回了信?就留給歌迷們看 MV 見真章了。

滅火器 Fire Ex.〈百年追求 Cycle of Freedom Soul〉

日前因疫情肆虐沒表演收入銳減、只好透過直播清庫存周邊的滅火器,在言論自由日釋出新專輯《無名英雄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最新一支動畫 MV〈百年追求〉,與插畫師合作,繪製包括史明、鄭南榕……等民主鬥士動畫,向台灣民主道路上的民主鬥士們致敬。

作為專輯的中間點(第五首曲目),〈百年追求〉除了向所有民主前輩們致敬,也承接了專輯後續曲目中,對下個世代傳達的期盼。正因前有民主浪潮衝撞,解嚴後的世代得以釋放過去被壓抑的能量,向更寬廣的世界發起挑戰。

鄭宜農 Enno Cheng〈妖怪人間〉

台灣原創奇幻戲劇《妖怪人間》現正熱映中,這首片尾曲由鄭宜農為戲劇量身打造,理性探討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界線,讓人思考每一個反派角色背後不為人知的痛苦。歌詞不斷詢問著「是誰」,而每一句問話的答案都不一樣,在這個沒有誰比較天真、也沒有誰更有資格去恨的世界,畸形與美麗各自定義,笑容不一定快樂,憤怒卻又渴望重生。

歌曲也呼應了戲劇對環境問題的隱喻。在戲劇《妖怪人間》裡,世界的規則是功利主義,是利益至上的價值觀,所以,人們在自己的階級裡互相破壞,又以人本自居去破壞他物種的生存空間,破壞這片土地,破壞所有原始之美。人可能覺得妖很畸形,但畸形是誰定義的?外表的畸形跟內在的畸形,其美醜又有誰看得見?是誰忘了謙卑,忘了生命的本源?這些,就好像忘了自己的名字。

Crispy 脆樂團〈塗抹 Makeup〉

「多希望能有一天 / 能夠用素顏面對 / 在變得複雜以前 / 我們用真心塗抹 笑臉」歌詞最後一句所指的素顏,不只是沒化妝的臉,更是卸下了人前那個武裝的自己、真誠赤裸地面對世界的「精神上的素顏」。由 Skippy 創作詞曲的這首〈塗抹〉,對脆樂團的兩人來說,是一首救贖的歌。

MV 亦由兩位團員親自擔任導演,兩人表示,與上一支〈轉圈圈〉相比,這次的挑戰無論腳本、演員、攝影、燈光都遠遠超越上次,也很感謝製作團隊夥伴們的用心。拍出一鏡到底的倒轉鏡頭並不容易,而演員彭千祐充滿情緒張力的演出,也讓這首歌曲更撼動人心。

Cemelesai徹摩〈一盞燈〉feat. 李竺芯與碰!樂團

來自屏東縣瑪家鄉崑山 Tjanavakung 部落的排灣族創作歌手 Cemelesai 徹摩,曾於 2016 和 2018 年發行專輯《真圓 ZEMIYAN》和《VANGAV 天窗》,並相繼入圍金音獎「最佳民謠專輯」、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年度專輯」、「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等獎項。

這次,他創作了歌曲〈一盞燈〉,邀請同樣是創作歌手的李竺芯,以及為了推廣詩詞而將其融入各種音樂元素的「碰!樂團 Poem vocal band」的三位團員紀景華、陳虹竹、張維庭一起合唱,將歌曲獻給正在抗疫的每一個人,無論是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正在面對衝擊的業者、治療中的病患、隔離中的民眾、還是擔憂疫情的你,期盼藉由這首歌曲為大家帶來一點正能量,在黑暗中點亮一盞燈,堅定等待那終將到來的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