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創泰雅族語融合黑人靈魂樂《莎韻DOZO》製作人黃士佳淺談原住民歌曲的「再詮釋」

「史瓦力」於 2019 年 12 月 1 日線上發行首張「泰雅族母語」專輯。音樂負責人 Hayung Naraw(黃士佳)談起這張專輯時感慨說到:「要不是深刻體會到身為泰雅族的無奈,也不會出現那麼有力量的音樂。」也因為這樣強烈的感受,《莎韻 DOZO》一改傳統原住民音樂作風,用具有引起大眾共鳴和感召力的黑人靈魂樂,詮釋泰雅族流行歌曲全新樣貌。

史瓦力團體歌手(左至右):方聖傑、沈皖宜、林世傑。

不放棄音樂夢 互相成全「史瓦力 Swali」

「常會聽到我們家族裡的人,小時候都有機會進入國家代表隊或是當影歌星,但是迫於許多傳統觀念的束縛而被迫放棄。」史瓦力的出現即是為了打破泰雅族人,對於自我認同感不足、自卑心態而創立的。「史瓦力」來自泰雅族語「Swali」一詞,意即成全、應允,就好像兩位泰雅族及一位太魯閣族團員歌手:Hayung Wilang(林世傑)、Iwan hagay(沈皖宜)、Teylung Jiru(方聖傑),要是沒有製作人提供音樂技術上的幫助,或族人對自己的成全和鼓勵,就無法將這麽美好的聲音帶出部落,讓更多人聽到。

團員中的三位歌手,分別來自不同的工作領域,有人白天在公司當保全、有的是數位行銷專員、還有表演班出身的專業演員;而因緣巧合下,讓熱愛音樂的他們在史瓦力相遇,最終決定通力合作。

史瓦力團員分別來自不同工作領域,卻都是緊密的一家人。

不會族語還想做母語音樂,怎麼開始?

公司創立初期,因人手不足,必須召集家人或朋友一起幫忙錄製 demo、廣告音樂或微電影主題曲,大家聚在一起玩音樂久了,最終決定製作一張屬於史瓦力自己的專輯。

2018 年起,他們在渾沌懵懂地狀態下一步步向錄製《莎韻 DOZO》的專輯推進。剛開始大家會天馬行空地拋出很多想法和點子,討論也很熱烈,但對於如何執行卻沒有概念。另一大挑戰則是語言,對於都市長大、脫離部落文化的他們來說,選擇以泰雅族語歌唱又是一大難題,有時還必須連夜開車趕回部落,請教母語老師,才能讓專輯進度繼續下去。錄音至三更半夜,或是後期混音、行銷宣傳階段忙到看見太陽升起,都已是家常便飯,但隔天大家還是摸摸鼻子,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毫無怨言。

而本張專輯《莎韻 DOZO》即想傳達一個學生,對生命求知的渴望和熱情,透過南澳鄉為人稱道的「莎韻之鐘」故事一角──莎韻 Sayun,帶出族人善良純樸的性格,及南澳地區文化的多元、複雜性。

史瓦力音樂製作人黃士佳(Hayung Naraw)。

要不被音樂救贖,要不醉倒在路邊

談起音樂之路,製作人士佳表示:「我不能想像要是不做音樂,我的人生會變成怎麼樣?應該會跟其他族人一樣躺在地上喝酒,手上戴滿鑽石(痛風結晶)吧!」因為看見泰雅族人面臨歷史上的遷徙迫害,乃至今日人口外流、資源匱乏、文化失傳等悲觀情緒和惡性循環下,鈍化了泰雅族堅毅精神的光芒,面對問題時常受困於「自卑」、「被侵略」的恐懼思想之中無法前行。

「泰雅族人的背景跟黑人靈歌的源起很有連結性,他們都需要被救贖!」而《莎韻 DOZO》專輯裡的每一首歌,都好像一帖處方籤,讓人聽了就能一點一滴釋放內心的恐懼。

透過泰雅族母語,以流行樂模式融合黑人靈歌元素,《莎韻 DOZO》運用「多聲部合唱」、「呼喊」、「唸唱」等方式,對原住民音樂「再詮釋」,以全新跨國際的面貌,呈現泰雅族母語專輯,促進城鄉的年輕族人,重拾泰雅族文化及對族語的驕傲。

史瓦力首張團體專輯《莎韻 DOZO》已於去年 12 月上線音樂串流平台

音樂製作之外,本張專輯還收錄泰雅族語珍貴的聲音紀實、故事、祖靈精神,除了為原住民音樂注入全新聽覺感受,期盼大家觸發反思及鼓勵,增強文化傳承的軟實力和互動性,將更多元的管道回流部落。

專輯設計十分費工,以莎韻當作主角、「發問求知」的主題作為封面,內部的歌詞本設計也非常獨特,具有族語教學意味。製作人士佳透露,專輯的最後收錄了隱藏版歌曲,未在線上音樂串流平台露出,樂迷們需透過行動支持,到各大連鎖商店、平台購買才能聆聽。

撰文:Joah
照片提供:史瓦力音樂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