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SH成軍十年專訪:暫休一年回歸,是為了走長遠的路。

相隔前作《11:11》兩年,2019 年的 TRASH 總算釋出 EP 新作《Never Die》。這是他們在 6 月簽約華納唱片後的首批錄音作品,幾支單曲製作、MV 規格成本顯然不可同日而喻,長期見證他們十年成長的樂迷肯定看得出來。

事實上在簽約華納前,TRASH 經歷了樂團的最最低潮期。赴日本錄音的信心之作《11:11》在市場上的迴響不如預期,文化部補助款外又自掏腰包作歌、拍 MV 卻回不了本,幾乎是遑論會有下一張的狀況。養不起技術團隊 TRASH crew,加上工作室被鄰居抗議太吵、與老東家的合約即將到期、原訂專場時間延遲、家人的健康狀況等大大小小的問題,團員早已身心俱疲。

2018 年中「前往火星的班機」專場前,最後一次校園巡迴,主唱阿夜認真體會到自己撐不住了,便一一約團員溝通休團決定:「我記得我跟頤原坐在便利商店講了五、六個小時,一整天坐在那邊就講這件事,很嚴肅,講到兩個人都快哭了那種。」

成員有共識,休團整整持續了一年,四人各自發展都有所成長——阿夜以饒舌歌手 Marz23 的身份闖出一片新天地、鼓手金魁剛錄製了皇后皮箱的專輯並參與巡迴、吉他手頤原拍攝「頤原介吉他」節目當起 YouTuber、貝斯手博文則在教會裡駐場演奏。

樂團復出轉機自然是簽約華納,貴人是謝和弦。謝曾帶華納的同仁去看 TRASH 的演唱會,並在 2018 年底與他們合作〈安怎講〉。合體拍攝 MV 一個禮拜後,他們隨即受邀到華納唱片開會。沒想到好事乍訪,壞事又上門;12 月初,阿夜的爸爸在醫院病逝,所有工作行程都暫停,雙方再次相談已是半年之後。

休團回歸 Never Die

TRASH 的 2019 年回歸作《Never Die》坦露了休團與父親離世,對於主要詞曲創作人阿夜的影響。首支主打〈重感情的廢物〉寫於休團期間,當時他以 Marz23 的身份前往上海參加比賽,在那自覺孤身一人,想到兄弟夥伴都在台灣,頓時思鄉(那場比賽也因為爸爸驟逝,而中途退賽沒比完)。

〈希望你回來〉更為明確,呼喚的對象正是亡父。寫詞時,阿夜腦中往往會想起爸爸常常唸他怎麼都不寫些情歌。他說,demo 版本的〈希望你回來〉,自己是吼著撕裂音唱的,製作人陳又齊聽了以後卻希望他收回來一點,因為這首歌很有機會被世人記住,聲線表情要能讓越多人接受越好。

除了陳又齊,《Never Die》也首次與製作人周已敦(a.k.a 嘴哥樂團吉他手大頭)合作兩首歌,過程中他們不斷琢磨 TRASH 的聲音該是什麼?還能往哪走?

在過去,他們的歌往往會疊一些電子音效,這回〈重感情的廢物〉編曲則拉回純粹的搖滾編制。以真實樂器為主,〈希望你回來〉除了配唱雕琢,也錄了真的弦樂;而發片前三週才生成的〈煩惱歌〉則第一次用上烏克麗麗。頤原笑說:「為了這首歌,以後每場演出都要帶烏克麗麗,很北爛。」

製作過程也用上了他們休團一年所得的技術知識,金魁剛分享:「我那時候做了皇后皮箱的專輯,他們就跟 TRASH 的 tone 非常非常不一樣。很輕,groove 感會更重一點,所以〈煩惱歌〉其實是錄皇后皮箱那張專輯裡,會用到的一些 idea,包括錄小鼓的方式。」

以前有太多懷疑 現在想做就去做

儘管阿夜認為,現在的他們頗接近理想中,做音樂所需要的支援狀態,可在談新合約的當下是非常焦慮的。金魁剛在旁補充:「以前有太多懷疑跟不敢,現在覺得有任何機會,任何想做的事情那就去做。」

正式簽約華納後他們的心態調整很多,充足的資金與唱片工業力也讓他們能更為專注:「在華納裡面也是比較能夠真正作回一個音樂人,因為我覺得不論是獨立製作或在獨立公司,有的時候你真的會要去處理太多事情。好比說我以前要拍 MV,要處理很多跟音樂無關的事,當然我不是說這是錯的,也有很多人享受在裡面,但我們團自己的狀態比較想做音樂,做表演。」

由 Spacebar Studio 完成的〈希望你回來〉MV ,賺人熱淚,獲得廣大迴響。曾拍過茄子蛋「浪子系列」與告五人〈紅〉的導演殷振豪,這回將這首紀念阿夜父親的歌拍成了另外一個家庭故事。金魁剛曾問導演為何腳本要這樣寫、這樣拍,答案讓他頗有收獲:「他說他在聽這首歌的時候覺得,這首歌很磅礴,剛開始發想都是壯烈的畫面,但到後面他發現必須反向思考。在最磅礴的那一幕看著鏡頭流眼淚,他覺得那才會變成最細膩的情感。」

2020 年秋天,TRASH 預計會有新作與十週年的演出活動。他們沒明說內容是什麼,只坦言總結了過去的挫折經驗,希望這次能按部就班的安排這場重要活動。當然,成員的個人 project 包括:頤原介吉他、Marz23 都會繼續活動。金魁剛表示:「我覺得 2020 年不只是 Trash 而已,當然 Trash 還是我們的本命,但我們還會有更多不一樣的計畫。」

關於簽約華納以後,獨立與主流變質這種無聊問題,他們早在〈煩惱歌〉裡煩惱過,也給出很 TRASH 的解釋:

如果我的歌 沒有人想聽
那根本就開不起什麼香檳
阿太多人聽 好像又不行
太商業太流行太沒有個性
要在乎他又在乎你
不如我先去死比較容易所以說

到頭來想到,是怎麼保持自己並讓這個團能持續活下去。金魁剛最後毫不遲疑地說:「我們沒有覺得說,玩團是能玩多久就玩多久,我覺得玩團是我們這輩子都想做的事情,十年你說他可不可以預期,對我們來說十年並不長,只是適合回顧以前的一個時間點。我覺得 2020 年我們還會做新的東西,無論是個人還是 TRASH,然後明年會有一個很棒的表演,希望大家都能來參加。」

攝影/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