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城市巨響音樂節中 台馬獨立音樂的走出去、挑戰和交流

第二屆城市巨響音樂節的視覺由馬來西亞設計師 Driv Loo 所打造。

「我是來看 envy,但,今天所有的團都非常值得來看。當然看 9m88,原子邦妮也是第一次看,非常的棒,讚,甜約翰也不錯。」42 歲的馬來西亞樂迷 Yong 在 9m88 演出前告訴我,他曾經是一位錄音師並組過樂團,居住在柔佛州,開了 3 小時的車來城市巨響音樂節:「今年比去年更多人。」

Yong 未曾到過台灣,但會使用 StreetVoice 聽音樂,近期最喜歡大象體操。他滔滔不絕地談論對台灣獨立音樂的熱愛與觀察:「茄子蛋會比較多人認識在這裡,對,他們的歌真的很紅。老王樂隊也蠻多人喜歡的。」「去年的時候,大象體操有來兩場,我都有去。」

2020 年 1 月 4 日,第二屆城市巨響音樂節(City Roars Fest)於吉隆坡表演藝術中心登場,從下午 2 點開始至午夜前結束——英國休閒服飾品牌 FRED PERRY 是贊助商之一——現場票價為 250 令吉(約等於台幣 1,830 元),主要劃分為三個舞台、共 26 組演出單位,以及手作與美食攤位參與。

音樂節共邀請自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以及台灣的 26 組演出單位。

我從桃園機場花了約 4 個多小時的航程抵達吉隆坡,一下飛機就換上短袖,正如友人所說的,這座城市的溫度只分成熱或更熱。

當天下午,我先看了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甜約翰的演出,兩團風格各異,現場的反應都比預想中的好,若只是路過可能會讓人誤以為這是他們的專場

晚上 8 點,一頭捲髮的 9m88 與樂手在主舞台登場,近 40 分鐘的演出,擠滿了許多樂迷,不少歌曲都會跟著她合唱。畢竟,這位深受 R&B、Neo Soul、Jazz、Hip hop、Pop 影響的歌手,於去年推出首張專輯《平庸之上》之前,透過跟其他歌手的對唱與俏皮的視覺,已經在社群網路上累積不少聲量。她在每首歌的空檔,時用中文、時用英文跟台下互動:「嗨,吉隆坡,大家好!」「我今天看到很多跟我髮型類似的朋友,很開心。」

今年,9m88 發行首張專輯《平庸之上》,獲得更多矚目。
戶外的 DISQOVR Stage 是這次最大的舞台。

緊接在 9m88 之後,海諾音大樂隊在另一舞台登場,創作以台語為主,搖滾編制還加入了柳琴、板鼓、中阮、鑼鼓。他們特地演出香港樂團 Beyond 的經典歌曲〈海闊天空〉,引起熱烈的掌聲。

來自台灣的海諾音大樂隊,主唱老諾是城市巨響音樂節的主辦人之一。1999 年,他在台中創立 Gamaa Music,代理獨立音樂唱片,接著又租下一個倉庫空間成立 live house。後來,他將兩者合併為「浮現音樂」,陸續主辦與承辦了浮現祭、搖滾台中、山海屯搖滾祭、無懼音樂節及台中爵士音樂節⋯⋯等。

浮現的老諾(左)與動態度的 Shane(右),他們與擴音版圖的 Mak 是這次城市巨響音樂節的主辦單位。

城市巨響音樂節的另外兩個主辦單位是「動態度」與「擴音版圖」。他們與老諾在下午的一場座談,共同分享國際音樂節的交流經驗,雙方認為彼此在國際上都尚有開拓的空間。

「我們勢必要走出去,」老諾說,希望能變成國際型態的音樂祭,不一樣的國際、不一樣的族群都能一起參與:「那時候就會想說,那在馬來西亞這邊,至少語言上,台灣樂團過來的話,語言上比較沒有一些隔閡。」

近年,台灣獨立音樂在東南亞的華人社群也漸有人氣。此次除了 9m88、原子邦妮、甜約翰、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同樣來自台灣的還有海諾音大樂隊、I MEAN US、後站人及青虫。他們多數都是第一次來馬來西亞演出,吸引不少對於台灣的獨立音樂/樂團有興趣的在地樂迷,儘管現場仍是以華人面孔為主。

馬來西亞華人是該國第二大民族,僅次於馬來人,約有 741 萬人,佔總人口約 23.4 %。去年在馬來西亞以中文為主的音樂節,除城市巨響音樂節之外,還有天空音樂節、南門音樂節及稻海音樂節,目前皆處在發展期。

擴音版圖的 Mak 從 1998 年開始推廣馬來西亞獨立音樂,除了負責唱片發行,還創辦 live house。「從比較實際層面考量的話,馬來西亞當然還是在一個起步的階段,」他期許城市巨響音樂節能變成亞洲樂團的平台:「今年的陣容上面,馬來樂隊的數量增加了,也有很多友族的同胞,也買票過來參與這個音樂節。」

「我跟 Mak 有一個場地,來(演出)的大部分都是馬來樂團。在馬來場景裡面,這個情況是很蓬勃的——就是獨立音樂這一塊,」動態度的 Shane 接著說:「所以一直以來,我們已經在做跨界這個部分,對,音樂節其實這次是很明顯的,不管是跨語言的、跨種族的。」

音樂節的市集可以發現不少當地美食,甚至是結合當地食材的台式蛋餅。

在 1970 年代至 1980 年代之間,玩 Hard Rock 或 Punk 的馬來人樂團開始在吉隆坡等地崛起,有不少進軍主流成功的案例。不過,起步較晚的華人樂團,雖然曾經在 1990 年代出現短暫的榮景,可礙於環境與文化因素,發展停滯。

然而,馬來西亞的華人樂團面臨內外獨立音樂的強勢,近年也積極拓展海外市場。語言相通、地理位置也近的台灣音樂節,自然也是他們的交流標的。

「我們要怎麼擴展這個 map?或是說讓更多人去做音樂這件事情,我覺得還需要更多種類(音樂類型),」去年參演了城市巨響音樂節的馬來西亞創作歌手莊啟馨,曾經在桃園鐵玫瑰國際音樂節、女巫店、迴響及 TCRC 演出。關於走出去這題,她心裡也有很多期待:「不要再對自己沒有信心,不要再覺得說:我要創作一首獨立音樂,趕快拿日本、韓國、台灣的音樂來做 reference。」

她在另一場名為「台灣巡演概況與經驗分享」的座談最後喊話:「對自己要有信心,我們就是世界。」

攝影/Wong Yok T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