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yeah》特刊番外:皇室戰爭公會裡的那些樂手,原來徐子也在裡面

離團前的最後一場訪問,吉他手徐子帶了他在演唱會現場收到的,歌迷送的禮物。

演出結束下台簽名的時候,海豚刑警的團員們常會遇到這樣的歌迷:「無論如何,請你們一定要收下。」有時禮物每個團員都有,有時特別只給某一個人。此刻,徐子手上拿的是一幅他的肖像。「這個人幫每個團員都畫了一張,畫得超厲害,完全可以裱框掛在家裡。」翻到背面,寫滿了字,原來畫其實是一封信,「有人甚至會印出我們的照片,或者我們和他的合照,背後寫一篇超長文,告訴我們他們的感受。」

在現場遇到常常出現的聽眾,團員看久了就知道哪個陌生人和自己的頻率有對到。他們彼此不會去打擾對方的生活,但要是收到了對方的訊息,徐子會認真地回:「他們可能很久才終於下定決心傳訊息來,或找你講話,就算他們嘴角在發抖。」他不想放掉這些人。

想到專場時和海豚刑警一起巡迴的團隊:PA 阿 B、攝影大雄、物販唐齊,問他們為什麼願意跟著團員南北跑?其實他們都先成了朋友。阿 B 在 The Wall 的控台因演出笑翻,自己去搭訕團員;大雄不過看了主唱伍悅自己上傳的翻唱影片,就主動彼此認識;唐齊和伍悅常常互傳怪貼圖,還發明一些別人根本不懂的簡稱,例如我要去景夜(景美夜市),我要去便商(便利超商)……海豚刑警有這種磁力,讓初次見面的人覺得可以靠近,讓已經靠近的人覺得可以繼續。而有些時候,這或許和音樂無關。

可以想見,這樣的一群人,會讓外人覺得他們永遠都不會變。重感情,願意扮醜、示弱,而那示弱又讓人覺得真誠。巡迴時的場佈,他們爬上階梯黏布條、黏道具,最後一場演出結束,明明應該累到不行的他們卻興奮地 PARTY 到隔天凌晨四點,「因為一起完成了某一件大事的感覺,太開心了。」

明亮背後那些隱隱讓人感到陰影的事,他們很少談。例如提到臉書「靠北樂手」板上有人發文問伍悅什麼時候單飛,有人發文指徐子歌聲配不上,然後是他吉他彈得不 OK 是不是沒練琴。話題一下子就帶過去了,貝斯手檳榔繼續聊有粉絲露出胸部讓他簽名的事,鼓手鬼鬼說自己會和歌迷聊用什麼鼓棒。他們或許更願意在別人面前展示歡笑,其實誰不是呢?只不過他們看起來總是真的太快樂了,讓人常常忘記任何人的生活一定都有隙縫的。

徐子離團,不確定會讓海豚刑警看起來有多少改變。我想到採訪結束前,問他們平常聚在一起都在幹嘛,「我們所有人都在玩皇室戰爭!」他們說,伍悅和徐子玩最久(約三年),其他團員也被拉進來:

「而且跟你說,台灣樂團界超多樂手在玩這個手遊的!我們在皇室戰爭裡面甚至有組了一個全部都是台灣樂團樂手的公會!好像四分衛的誰誰誰是會長的樣子。」

當下就下載了這個手遊,只是沒點開。不曉得徐子離團後還玩不玩這個遊戲。也許,如果某天有點想念,登入皇室戰爭,會遇見海豚刑警的所有人在那裡重逢也說不定。

徐子離團前的最後一個深度採訪——請見 BIOS monthly 特刊《野 yeah

野 yeah

一本匯集當代越界創作群像的野性刊物。

|撒 野 陣 容|

陳竹昇 / 連俞涵 / 鄭宜農 / 黃以曦 /
盧郁佳 / 黃大旺 / 先毛窩 / 楊宗翰 /
李英宏 / 何韻詩 / 拍謝少年 / 恣睢麻利 /
海豚刑警 / 地下伏流 / HIMYM / 培養meme /
財哥專業檳榔攤 / 簡士耕 / 楊秀卿 / 台灣迷因 /
姚瑞中 / 林予晞 / 汪正翔 / 潘怡帆 / 登曼波
魯蛋叔叔 / 恆春兮 / 南瑤宮媽祖電音團 /
鄧九雲 / 王榆鈞 / 法蘭 / 楊婕 / 葛大為 /
蔡宜芬 / 謝欣翰 / 陳頤華 / 陳易鶴 /
王彩樺 / 9m88 / 黃麗群 / 吳可熙 /
胡淑雯 / 張藝 / ØZI / 言叔夏 / 許含光

撰稿/BIOS monthly 蕭詒徽
攝影/BIOS monthly 洪以樺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