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你我都是夜空裡的光:魏嘉瑩

米白色高領毛衣裹著纖細的身軀,魏嘉瑩帶著親切的微笑與一種清澈脫俗的氣質緩緩走來,我腦中浮現朋友曾描述對她的印象:淡定。還記得有次在某場校園活動看過她的演出,有種柔中帶剛的堅毅感,小魏(大家都叫她小魏,那我也來裝熟一下)在唱歌、說話時的氛圍是柔軟、沒有侵略性而且舒服的,但聽得出來,她的音樂裡有個堅固的核心,就像一顆握在手中很久、早已與體溫同化的原石,從歌詞、從她優秀的吉他演奏之中散發出微光。

她應該不知道在發行專輯《夜空裡的光》之前,自己就在發光了吧?我一邊想著這種無關緊要的事,一邊請她入座。

當歌手之前的志願是吉他老師

「第一把吉他嗎?是爸爸買給我的。」要說魏嘉瑩與音樂的淵源,大致可以追溯到國小學過三年的鋼琴,以及擁有一位身為鋼琴調音師的爸爸。上了國中以後,小魏在教會看到牧師抱著一把吉他自彈自唱,覺得十分嚮往,爸爸便買了吉他和教材給她,讓她自己摸索,直到大學時遇見一位 finger style 很厲害的吉他老師,「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吉他可以這樣彈,非常驚訝!就去找那位老師上課,所以真正學吉他應該算是上了大學以後吧。」下了許多苦工、努力鑽研各種未曾接觸過的吉他技巧,後來小魏也開始兼職教吉他,甚至一度認為這會是自己未來的職業。

大學時代,她四處駐唱,累積了不少舞台經驗。當時曾參加一個駐唱歌手徵選,評審老師是台中 FORRO CAFE 老闆王雁盟。「比完賽我問老師能不能給點建議,他說,覺得我很適合創作,可以試著開始寫自己的歌,希望未來我能帶著自己的歌去他的店裡表演。」這段話讓小魏興起創作的念頭,然而寫出第一首歌,卻又過了好幾年。

「大概是大學剛畢業的時候吧,跟一位失戀的朋友聊了很久。聊完後心裡總覺得自己還想再為對方做點什麼,但做太多又會打擾到人家,所以就把這樣的心情寫成歌,就是我的第一首歌〈是什麼奪走太陽〉。」後來她持續創作、因緣際會參加了歌唱比賽,在 2017 年底,發行了首張創作專輯《是什麼奪走太陽》。

在黑暗中,讓自己成為光

然而,發片後小魏卻陷入人生低潮期。「當時不知道未來在哪裡,但依然告訴自己要持續往前走,也許有機會找到一束光。」於是她寫下一首首開朗明亮的曲子,相較於第一張專輯的歌詞內容較為模糊、只有自己知道在寫什麼,第二張專輯《夜空裡的光》的歌詞共鳴度更高,像是希望的傳遞者,包覆在「儘管身處黑暗之中,但盡頭還是有光」的溫柔質地之中。

「就算在黑暗中真的找不到光,那是否可以更積極一點,讓自己成為發光的人?」小魏覺得,人類宛如夜空中的星星,如果每個人都會發光,就可以跟照亮彼此。她也在〈夜空裡的光〉裡使用了 finger style 技巧,「不覺得拍泛音的聲音,聽起來很像天空中的星星在發亮嗎?」

無論《是什麼奪走太陽》或《夜空裡的光》,編曲大多從吉他出發,木吉他可以說是整首歌的骨架。「雖然我很喜歡吉他,但最重要的還是音樂本身,每件樂器在音樂裡都有自己的角色,所以不會說一定要把吉他編到很滿、很複雜,還是會看歌曲整個的呈現。」這次的新專輯,在曲風上也做了許多新的嘗試,例如節奏感十足的電子舞曲〈我還是那個我〉,完全讓人耳目一新!

〈東東路〉也是一首有趣又與眾不同的歌。「有次我看到一個很酷的影片,想傳到工作群組跟大家分享,原本想說『我找到一個很棒的東東了』,結果打「ㄉㄉㄌ」竟然跑出「東東路」,看到這三個字我愣住,想說怎麼這麼可愛!後來那支影片也沒傳,就馬上拿起吉他寫了這首歌的第一段。」小魏笑說真的像是被雷劈到,靈感說來就來!

〈東東路〉的歌詞也跟她喜歡打電動有關:「電玩主角通常不是一開始都很廢嗎?後來遇到夥伴一起到處闖盪,才變得越來越強。這首歌想寫的就是『陪伴』,我們在人生路上會遇到很多人,希望面對離別時,有這首歌可以陪你看日落日出。」

小魏的歌總是充滿希望與溫暖,要說最「黑暗」的歌?大概非〈故障了〉莫屬。以提問方式描述與眾不同的孤獨,雖然有些負面,卻又帶了點反骨。短頭髮、玩音樂的小魏,時常被親戚認為是個很奇怪的人,「但我比較倔強,不想要很難過地看待這件事,所以才寫下這首〈故障了〉,不在意別人的看法,自立自強做自己。其實想想也還蠻正面的不是嗎?」

在創作之初,這首歌就已經想好要找法蘭合作了。身為法蘭黛的樂迷,小魏平常都有在關注法蘭,也會去音樂祭看她的表演。〈故障了〉完成後,她抱持著忐忑的心情主動提出邀請,沒想到法蘭很快就答應了!

MV 在某間報社的印刷廠內拍攝,兩人身穿白衣,站在的印報紙的紙捲中,小魏笑著說:「不覺得很像巨大的生乳捲嗎?」在油墨味很重的廠內拍攝近 16 小時其實非常辛苦,小魏和法蘭不僅在小浴缸裡擠到手麻腳麻,穿著白色衣服還要小心被印刷機油墨碰到,而偌大的印刷廠地板又有許多凹洞,工作人員用木板平舖其上,但還是會不小心踩到就陷落,相當危險。

專輯中另一首令人印象深刻的歌曲,便是邀請宇宙人方 Q 彈 bass、八三夭阿電打木箱鼓的〈反正孤獨才是我的朋友〉。「寫這首歌時,原本只打算用一把吉他完成編曲,所以有編了一些高音的插音和 bass line,後來自己又加了 percussion。」然而把 demo 編完後卻覺得還是少了 bass,percussion 的部分也希望找個更厲害的人來弄得更好,所以就想到方 Q 和阿電。

曾在演出場合與兩位前輩打過招呼,小魏開玩笑說幸好當時有先拜碼頭。〈反正孤獨才是我的朋友〉變成三人編制後,孤獨的感覺更加深刻,而方 Q 的 bass line 更是畫龍點睛的存在,替此曲勾勒出令人回味無窮的韻味。

12 月 20 日,魏嘉瑩即將在三創 5F Clapper Studio 舉辦《夜空裡的光》同名演唱會,由品質掛保證的「必應創造」製作,當天不僅邀請法蘭擔任演唱會嘉賓,也會做一些之前沒有 cover 過的歌曲。除了專場,小魏還會參加台北 101 和宜蘭的跨年活動。

儘管行程忙碌,她看起來依然樂在其中。採訪的最後問及「音樂對你來說是什麼?」她很慎重地低下頭,沉思片刻後,笑著說:「音樂就像空氣一樣,不能沒有這個東西,而且不管你好或壞,他都會一直在那裡,就像我做的音樂陪伴大家一樣,音樂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棒的陪伴。」

魏嘉瑩|夜空裡的光|同名演唱會

日期:12/20 (五)
時間:19:30
地點:三創 5F Clapper Studio
售票連結:https://pros.is/LITNS

 

攝影/Yuming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