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戀愛:王若琳導聆新作《愛的呼喚》

「風正從愛琴海上吹來/女人是海/在喜歡的男人的臂彎裡/仍夢見其他男人」——〈魅せられて (“愛的迷戀”日文版)〉

王若琳的全新專輯《愛的呼喚》,重新詮釋鄧麗君、翁倩玉及美空雲雀於 60 至 80 年代的作品,8 首原曲大多來自於日本,搭配中、日、粵語的歌詞,結合 60 年代的 Switched-on 特色——聲音可以參考 Wendy Carlos 的《Switched-On Bach》——不太像台灣當前的流行音樂,跨越時空,聆聽起來有屬於「世界」的樂感。

王若琳說,英國民謠歌手 Vashti Bunyan 是她最初的聲音靈感;專輯是亞洲歌姬的歌曲用比較迷幻、夢幻的方式做出來,「歌曲都是很鮮明,女性跟戀情、戀愛有關係的肖像。」

此次,王若琳遠赴美國波特蘭製作,找來 Chris Funk 擔任製作人,這位美國知名獨立樂團 The Decemberists 的成員,他找來曾跟 Joanna Newsom 合作的 Ryan Francesconi 編曲,出現蠻多有趣的樂器,他們替亞洲的經典歌曲,注入美國另類音樂元素。

專輯的名稱來自於翁倩玉的代表作〈魅せられて (“愛的迷戀”日文版)〉,赤裸描繪出女人的慾望。「最後有一段歌詞『女人是戀愛』,」王若琳說,「好像是一個很大的情愫,什麼都無所謂。」

雖然,《愛的呼喚》是一張翻唱專輯,但,同樣被王若琳納入她的「宇宙」,可以試著用不同的角度聆聽。

問:第一首〈蘋果花〉來自於美空雲雀的名曲〈リンゴ追分〉,60 年代就被張露改編成為國語,翻唱或編曲時是否有受到這些版本的影響?

我是聽張露的版本,編曲也是參考這個,沒有離原來的風味太遠。當然,Ryan Francesconi 的東西都有一點現代古典樂的影子,他在裡面加了 tambura,那個聲音神來一筆。然後,還有早期的合成器 Baldwin Fun Machine,營造出聽起來有一點像 organ 的聲音,我也非常喜歡。

問:〈寒雨曲〉是不是想要呼應英文歌名〈Blues In the Rain〉做出藍調的味道?

第一次聽到是蔡琴的中文版。我知道原曲是日文歌,那個版本非常藍調,聽起來超厭世,好像用喝醉酒抱怨世界的方式去唱(笑)。我那時候跟製作人說,光是弦樂的編曲還不夠,後來就找了鍵盤手 Rob Berger,他就搭了很微弱但很詭異的聲音,好像走進了 piano bar 裡面,更奇怪的 VIP 房之類的⋯⋯。

問:〈忘記他〉的詞曲創作者是「香港四大才子」的黃霑,好奇妳之前有聽過這個人名嗎?

我做完專輯之後才比較知道他,他有製作電影《黃飛鴻》的主題曲〈男兒當自強〉,小時候就聽過這首,最近才知道有這個連結。我只有聽鄧麗君的版本。我跟製作人說,「應該蠻適合加入 60 年代的男子合唱團風格。」他就說,「我認識一個業餘合唱團。」我們就找了摩門教業餘合唱團,出來的效果就很好,很符合 60 年代的聲音。

問:〈奈何〉的原曲由鄧麗君演唱,好像改編的比較 Country?

那時候,我跟製作人在抓這首歌的結構,光聽他用吉他彈和弦就覺得還蠻 Country pop。我也找了 Beck 的御用鍵盤手 Roger Joseph Manning Jr.,我跟他說要做 Switched-on Nashville 的方式,他就合成器用彈了 Theremin 的 overdub,非常懂那個韻味。

問:日文的「愛人」指的是情婦或第三者,據說鄧麗君當初拒唱〈愛人〉的日本版,妳會如何看待探討不倫戀的歌詞呢?

我詮釋的口吻是說,「我愛你,我也不怪你。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所以我們才必須這樣子。」

怎麼說,這首歌雖沒有像〈魅せられて (“愛的迷戀”日文版)〉那樣喜歡,但最讓我訝異的地方是,願意做這樣歌曲給鄧麗君唱的人是企劃的天才(笑)。因為我覺得她的形象是非常的婉約,至少以那時候的風氣,你不會想到要放在第三者的狀態,但這也是很美的一幅畫,也是一種浪漫,帶著苦笑與包容。

那時候想說,這首歌做成 Kate Bush 的 Synth-pop 味還蠻適合。開場的 Fretless Bass 是這首歌的重點之一,給我一種孤獨的城市感,一種 80 年代都會女性的聯想。

問:專輯名稱來自於〈魅せられて (“愛的迷戀”日文版)〉,歌詞充滿畫面感,可以聊一下編曲的部分嗎?

這首是專輯裡面最喜歡、也是最跳脫原來設定的歌曲。當初,聽到就有點⋯⋯反正有時候就是,一年一度會找到最好聽或最完美的歌。後來才回去找歌詞看,我就更⋯⋯就是有點頭腦爆炸。

我很喜歡 ABBA 的〈SOS〉,中間有十六分音符的分解和弦。我就想說〈魅せられて (“愛的迷戀”日文版)〉要是做成民謠、慢板,或是 Vashti Bunyan 那樣好像不太夠,似乎有點浪費這首歌很豐富的和弦進行,應該要做成 disco 之類才能發揮。所以,編曲要更滿,再俗氣一點都沒有關係。結尾有點像《攻殼機動隊》配樂的合音,不算很美麗的聲音。然後,這首歌的鼓手 Dan Hunt,他打這首歌的感覺,不太知道怎麼形容,好像一點點在拍子之後,不快不慢,非常有自信,說不出來的酷。

問:〈漫步人生路〉跟〈魅せられて (“愛的迷戀”日文版)〉一樣,這首充滿義大利是西部片或香港武俠片的味道。

對,兩首的合音與曲調,首尾能搭起來。〈漫步人生路〉很像電影快結尾會出現,瀟灑地往結局走,那時候想做成武俠片的感覺。第一,因為是粵語歌;第二,光是彈吉他的 demo,聽起來就像是西部片在騎馬時的節奏。所以,想說這首歌往西部片方向走很合理,那時候很多港片、國片其實也是使用西部電影的音樂。

此外,為了要聽起來像 Ennio Morricone 的感覺,我也找了 Roger Joseph Manning Jr. 搭了 Theremin。但,完成編曲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少了什麼,少了一個比較激烈的點。所以我就再去加了合聲,更有沙漠裡的戰場感、「女人族」的感覺。

問:最後,〈我只在乎你〉與〈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我只在乎你”日文版)作為專輯裡面傳唱度最高的歌曲,重新詮釋起來是否會備受壓力?

我都沒有覺得唱這首歌有壓力,直到錄完被很多人問才開始覺得是有壓力的事情(笑)。我也很喜歡這首歌,從小就聽到大,一直只有聽鄧麗君的版本。我對歌詞很有共鳴,試著去唱出這個感動,如此溫柔女性的心情。

前期製作的時候,我彈了吉他 demo 給製作人聽,他就很喜歡這個節奏,一點快慢快慢。然後,他給編曲也是按照這個 demo 編。但我們在錄音的時候就想說,怎麼樣才能做出這個感覺?所以,錄音室裡就是我邊彈吉他,4 位弦樂手一起演奏,錄出沒有 tempo 的編曲。

攝影/ 羅元成

標籤 Hot 王若琳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記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Apple Music 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