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失眠星球頻道:你會對離開台灣有感覺,一定表示你很喜歡這

失眠星球頻道成立於 2015 年,團名取得隨性,從「動物星球頻道」發想至定案,不脫五分鐘。儘管團名沒來由,他們仍不忘善用這意象:「由於我們是失眠星球頻道,所有東西都跟電視機有關係。不管是 logo,兩首主打曲的 MV〈我想回火星〉、〈掉下來〉,視覺都是用電視貫穿。」

團員四人僅有貝斯手岱杰是上班族,其他都是樂手,靠表演、教課或編曲維生。採訪約在平日,合成器手小耿、鼓手政元都被叫去做場了,主唱兼創作首腦的家鋐隻身前來,夜貓族的他當天據說四點半才入睡。

被地球耽誤的火星人們

十一月發行的《被地球耽誤的火星人們》,其實從兩年前便開始籌備,過程中,幾度的團員更換讓進度延遲,為了找新夥伴,失眠星球頻道還曾在 Facebook 下廣告:「那時候真的走投無路了,樂手不好找,除了需要一定水準,願意一起辛苦、花錢做作品的人不多。」

專輯描繪那些「不適應現代社會的人們」的心境,有些錄好的歌因氛圍不搭主題尚未發表。而他們本人是否真對世界如此生厭?「我們基調就是比較灰色一點,我本人也的確是,其他人或多或少有點啦,我可能是最不適應的人。」家鋐補充:「但還是有點希望在啦。」

作為詞曲創作者,他不否認寫的歌總是負面多一些,畢竟做音樂是苦悶生活的出口。曾被團員說:「音樂有點太過自溺了。」家鋐開始反思,觀眾沒有義務分擔自己的不開心,也才嘗試換個角度,用比較戲謔的方式書寫,主打歌〈我想回火星〉就是一例,專輯概念也由此延伸。

《被地球耽誤的火星人們》封面圖,上頭的謎樣少女嗜好是誘拐外星生物,並將其做成標本。

活在這社會總感到格格不入,他索性自比作外星人,以跳脫的視角,描繪社會的諸多亂象。歌寫得生動,大夥便決定做一支動畫 MV,用類似《Happy Tree Friends》的反差手法,讓看起來可愛、無害的卡通人物,去做些很成人的事情。

MV 中,一個外星人假扮人類生活在地球上,牠打開電視新聞,看到男人花錢看網美直播散財、女人追著韓劇跑,政治人物處處作秀⋯⋯甚至還有些十八禁畫面,對這些始終不解的現象,這異星人只想回家。

後真相時代

去年 11 月 24 日九合一選舉結束,家鋐感覺世界有了大轉變。寫下〈對這世界說晚安〉,儘管帶些政治抒發的意味,其實核心指向「後真相時代」,意即,這是個真跟假的界線越來越模糊,灰色地帶越來越寬的時代。

真相被建構出來,你所以為的現實,可能是別人精心設計餵養給你,最重要的是,每個人所相信的真實都不大一樣:「好比網美的本體在 Instagram 而不是活生生的本人,也好比支持韓國瑜的人所想的真實,跟你所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但你也沒辦法跟他說,他信的東西是假的,因為他每天看的 Line 群組、電視、網站、Facebook ⋯⋯都告訴他這世界長怎樣,而那可能跟我的世界是不一樣的。」

家鋐邊解說創作理念,我邊好奇他的背景,一問之下,原來他大學雙主修台大哲學與社會學系。台大的這兩個系出了蠻多音樂人,常常課堂上相遇得到,他說,自己當初讀社會學讀的很起勁,還一度想攻讀研究所,但最後覺得自己不是學術的料便放棄。

失眠星球頻道主唱——家鋐。

以戲劇性為混音主軸

失眠星球頻道的歌都不短,在這個注意力匱乏的時代,他們硬是要做逆流而上的魚。把突破音樂當作目標,他們想做出沒有人定義過的東西,這樣的意念,或多或少解釋了他們混雜的曲風。

沒有標籤就不便於傳播,家鋐説,他們做的事可能蠻不符合現在的潮流:「像有些人會問我們是一個厭世樂團嗎?我從來不會這樣覺得,因為我很討厭往自己身上貼標籤。我都會回不一定啊,說不定我以後會唱唱跳跳。就不想畫地自限,想盡量做不一樣的事。」

富實驗性的〈歸去,歸去,不如歸去〉,或許能展現他們的企圖心,在混音階段,他們讓戲劇張力凌駕音樂性:「我們在跟混音師討論時,是直接開一個 Google doc,去把每一段、幾分幾秒、哪幾個小節該是什麼內容全寫成一張表,並且用一些具象化的形容詞,來形容聲音。」

在台灣,作流行音樂混音時,通常不會去寫類似戲劇的腳本,但此次合作的混音師曾在日本工作,聽聞不論在歐美或日本,這樣的溝通方式並不少見。

搭配歌詞,這首歌在描寫一段結束生命的過程。前半段呼應絕望,用非常沈、大聲的貝斯,描繪一個人的沈重步伐,人聲像是悶住,讓人感覺不舒服或刺耳。中間有一段長達 10 秒,沒有聲音的留白,錄音時預留的空隙其實更短,是混音師建議拉長來增加戲劇張力;隨聲音漸強進入後段,聽覺相對濕潤、色彩繽紛,最後配上小鼓的輪鼓,模仿送葬隊的感覺,把主角一路送往另個世界慢慢消失。

歌曲採同步錄音,從中段鼓和吉他的即興搭配可見一斑。家鋐説,他們每首都是這樣錄的:「樂團之所以跟歌手找樂手來一軌一軌搭不一樣,就在於團員的默契,就算編出來的東西、大家的技巧可能不是最好,但你們就是有自己的聲音,也正因為這些缺陷,才讓這個團有自己的特色。」

厭世恰恰是因為在意

寫歌的初衷是關心世界大小事,稍具社會批判的詞,讓人常誤以為他們是以政治為主軸的樂團,對此家鋐先是否認:「我們不會每首歌都有一個訴求,還是比較全面一點。但其實政治不政治沒辦法二分,政治本來就充滿在生活裡,我去講這些話絕對會牽扯到政治,這是一定的。」

專輯最後一首是〈離開台灣〉,家鋐以揣摩的角度,寫友人發生的事。身邊許多樂手朋友去了對岸發展,而台大的同學,有蠻大比例畢業後往歐美、日本深造或定居工作。

海報上寫:「本專輯絕對沒有拿到文化部補助。」

他說,台灣有很好的教育體制、傑出的人才,競爭力不比其他地方低,但相對舞台較小,對高薪族群來説,在其他的地方工作,條件報酬或許更好。因為薪資結構不佳,很多有能力的人最後都選擇離開,人才一直往外流失,可去海外看過他也知道,若生活在他方,要像在台灣這般簡簡單單過下去其實很難。

「對這狀態感覺有點憂心,所以必須講出來。你會對離開台灣有感覺,一定表示你很喜歡這。你不會很討厭這裡,都要走了,還要為此唱一首歌。」火星人們嘴裡唱著失望,甚至說想離開,可你要知道,他心裡其實比誰都放不下。

失眠星球頻道《被地球耽誤的火星人們》專輯發片場

日期:2019. 12. 29(日)

地點:The Wall

時間:open 19:30 / start 20:00

票價:預售票 NT$ 450/雙人附酒套票 NT$ 500(一人)/現場票 NT$ 500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