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軍十年新作《走入有霧的森林》Cicada從大海走向山林

成軍十年之際,Cicada 從大海走向山林,團員們以雙腳深入臺灣的山脈,負重尋找創團十年的至高美景。揹上自己的恐懼和慾望,臣服於未知的身體感受和天候條件,希望能夠找到與山林的對話,並將一幕幕依時序開展的山中光景與體感經驗,譜成彼此共享的登山日記──《走入有霧的森林》。

成立於 2009 年的 Cicada,編制為鋼琴、吉他、大小提琴這四種樂器,早期創作著重於描繪個人情感,在發行幾件作品後,漸漸感到需要拓展視野,於是開始關注環境與社會議題,並思索著如何將這些理念以純樂器演奏的方式呈現,「這樣的轉化一直都很不容易,因為我們不是直接用歌詞等文字陳述想法,因此需要捕捉的其實是一種身體感。」鋼琴手致潔如是說。

「當我們關注海洋議題時,就得親身走訪海岸、潛入海裡,將在這裡觀察到的感受化為樂曲,並注入演奏中;而當我們將視角轉往山林,自然也得實際走入山中,實地體會人與山的關係。」本身沒特別鍛鍊身體的四位團員,為創作新專輯,很努力地一起走訪嘉明湖、奇萊南峰、合歡北峰;其中,致潔更是在去年發想創作的過程中,幾乎每個月都安排了百岳或中級山的行程,希望讓自己一直處在與山很靠近的狀態,尋求靈感自然湧現的時刻。

在完成「嘉明湖之旅」後,團員們寫了這首〈走入有霧的森林〉,描述台灣中海拔的森林。每次前往三千公尺以上的百岳時,總會先走過一段中海拔的林道。往往早上從登山口出發時還閃耀著陽光,到下午就漫起了白霧,不同遠近的樹影層層疊疊,不時能聽到些許鳥鳴,如此帶有一點神秘的氣氛,得以讓人靜心,慢慢從城市的步調轉換到山嶺。

〈降落在金黃色草坡〉則是描寫奇萊南峰上的日出。某日團員凌晨三點從天池山屋出發,一路摸黑往奇萊山,上行過程中,看著色調不斷變化的天空,直到登頂的那一刻,日出將周遭的劍竹草坡染成一片金黃色,因被這短暫且夢幻的景象深深感動,而創作了此曲。

此專輯另一特別之處,是每位團員都參與創作。Cicada 過去的專輯創作大多由鋼琴手致潔主導,後來吉他手謝維與小提琴手罡愷開始加入,而這次大提琴手庭禎也嘗試譜寫了她在山上的故事,團員回憶:「雖然我們一起上山,但是大家下山後分享的創作方向卻完全不同:罡愷感興趣的是從嘉明湖回到山屋的那場午後大雨;庭禎印象深刻的是夜晚在山屋裡活蹦亂跳的老鼠;謝維喜歡中海拔林道瀰漫的霧氣;而致潔則對夢幻的日出與夕陽雲海著迷不已。」

Cicada 認為,爬山其實很大部分都是和自己、和身體對話,所以這張專輯的曲目出現許多獨奏的橋段,和以往的作品十分不同。例如〈驟雨〉一曲,作於團員一起登嘉明湖時,回山屋的途中遇上滂沱大雨,前半段的鋪成就像是雲慢慢聚集,而鋼琴是慢慢落下的雨滴,最後尾段的獨奏是大夥走回山屋,聚在暖爐旁烤火的情景;〈山屋裡的小腳印〉正式團員庭禎在嘉明湖山屋,為印象深刻的老鼠所作的曲,「我們被一隻整晚亂跑的老鼠撞來撞去,早上還看到牠正在吃罡愷的麵包……她將那晚難忘的經歷,想像成老鼠的夜間狂歡派對,以輕快、鮮明的節奏,紀錄這段詼諧、有趣的故事。

《走入有霧的森林》在專輯製作部分,為了呈現最自然的流動感,主要是採取「同步錄音」的方式,希望讓樂句留白處的空間氛圍、團員間彼此互動的細微變化都能被留存下來。除了實體專輯之外,也預計於 11 月底發行黑膠版本,並繪製與實體不同、更適合黑膠尺寸呈現的封面。期許所有聆聽到這張專輯的人,都能像初入山林的他們一樣被臺灣的山啟發,從另一個視角理解 Cicada 從何而來。

《走入有霧的森林》2019 年 10 月 30 日實體/數位同步發行,並於 11 月 15 日起展開新專輯巡迴演出,更多詳情請洽「Cicada」或「Windie Music」粉絲專頁。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